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路雁回岳西楼)最新热门小说_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全本在线阅读

《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是作者“明宜”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路雁回岳西楼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漆黑的夜,一轮血月高悬夜空……像一颗巨大的杨梅果路雁回吞了吞口水,奔向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上午吃剩的半盒水果红彤彤的果子,酸酸甜的口感,瞬间取悦了她的味蕾叮咚一声,微博向她推送了一则搞笑娱乐新闻笑点极低的她,瞬间笑出鹅叫:“哈哈哈…….嗝?”忽然,笑声戛然而止果肉卡进了气管,她逐渐呼吸困难……路雁回死在了第一章“滴,系统激活成功!”“滴,记忆输送完毕!”“滴……

小说: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明宜

角色:路雁回岳西楼

热门新书《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明宜”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她瞧见了瘦猴腰间鼓鼓囊囊的荷包。趁爹和哥哥没注意,她悄悄伸手摸向荷包,在心中默念一声:“收!”荷包竟神奇地脱离了瘦猴的腰带,骤然消失。“您的别墅已添置:荷包一个、碎银七两、铜板十枚!”兜里有钱,心里不慌!假如在日后的相处中,路家人逐渐察觉她的改变,猜疑这具身体换了芯子,她多少还能有点退路。路雁回起身…

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

第6章 会喘气的十两银子 在线试读

路雁回控制着力道,给瘦猴留了一口气。

这可是会喘气的十两银子。

哦,不对。

不止十两。

她瞧见了瘦猴腰间鼓鼓囊囊的荷包。

趁爹和哥哥没注意,她悄悄伸手摸向荷包,在心中默念一声:“收!”

荷包竟神奇地脱离了瘦猴的腰带,骤然消失。

“您的别墅已添置:荷包一个、碎银七两、铜板十枚!”

兜里有钱,心里不慌!

假如在日后的相处中,路家人逐渐察觉她的改变,猜疑这具身体换了芯子,她多少还能有点退路。

路雁回起身拍了拍衣裳上沾的尘土,转而,软糯的声音中夹杂着慌乱与不安:“爹爹,好可怕!他是人贩子!”

瘦猴:到底是谁更可怕?

“雁雁别怕,爹已经把他打倒了,他不能再伤害你了!”

瘦猴:到底是谁伤害谁?

旁边,路大牛双眼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哇!十两银子!十个一千文是多少来着?……不管了,反正值很多很多草蛐蛐!能买很多很多肉包子!”

瘦猴:我谢谢你们全家!

“赶紧报官吧!求你们!”

比起被小姑娘胖揍,比起听他们一家聊天,他宁愿去蹲大牢。最起码官爷会给他一个痛快!

黄泉路上,还能追上他的兄弟们。

一家人,就该整整齐齐。

路雁回很快满足了他的愿望:“爹爹,报官!领赏钱!”

“得嘞!”

问题来了——

瘦猴已经被揍成了一滩烂泥。

摆烂似的躺在地上,不肯起来。

“他的腿受伤了,没办法自己走了。爹,您得去把官爷请来。”

路宽摇头:“爹不放心留你们俩娃娃,跟这坏蛋待一起。”

瘦猴:“我都这样了,你还有啥不放心?”

路宽不理他,推了儿子一把:“爹和你妹妹在这儿守着贼人,你跑回城里报官!”

“好!”

在十两银子的驱使下,路大牛当即没了人影,足后跟蹬出的灰尘呛得瘦猴直咳嗽。

瘦猴躺在冰冷的夯土地上,望着湛蓝的天空,有一点他想不明白。

“小丫头,你昨晚怎么跑出去的?我明明在柴房外,锁了一把很结实的铜锁。”

路雁回余光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路宽,此刻有点后悔没把瘦猴的牙打掉、舌头拔了!

她挤出几滴眼泪,泪眼朦胧道:“……我昨晚发了高烧,被丢进柴房里,昏昏沉沉睡到半夜。我喊救命,没人听见,就碰碎了瓷碗,用瓷片磨开绳子。没过多久,灶房那边突然冒出了好多烟。我急忙跑去拍门,门一下子就开了,哪有什么铜锁呀?

“难道不是你们看我烧得糊涂,又被捆住了手脚,才不屑于落锁吗?”

说着,她继续补充道:“贾叔就是这么推断的呀。难道不是吗?”

昨晚,她放完火后,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所以,出门的时候,刻意手握着锁,将其收进了空间。

大火已经将柴房烧成了废墟,就算官兵查验,也查不出什么。

她全程都是一个可怜、无助、弱小的六岁小姑娘。

小孩子又怎么会撒谎呢?相比于阴险狡诈的人贩子,大人们更倾向于相信她。

见她哭红了眼眶,路宽心疼极了,朝瘦猴又踢一记窝心脚。

瘦猴顿时疼晕了过去。

兴许是腿部伤口感染,也可能是因为昨晚吹了一宿的冷风,他发起了高烧。

路雁回很满意。

……总算为原主出完了恶气。

虽然她还活着,但原主已经死了,死在乍暖还寒的早春里,死在了万恶的人贩子手中。

借用了人家身体,自然要为人家报仇。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打断了她的沉思。路雁回及时捂住口鼻,闪到一边。

尘土飞扬之后,马背上的贾班利落地跳了下来。

他先看了路雁回一眼,……确实冰雪可爱。

怪不得人贩子都追着她跑。

随后,又从怀中掏出通缉令,和地上的瘦猴进行比对。

果然!

……一样的丑。

颈部的刺瘊也对上了位置。

贾班一挥手,后面两位官差就将瘦猴拖了起来,抬到马背上,横着身子放,又用麻绳固定结实。

他朝路宽拱了拱手:“劳烦路兄留步,再跟我跑一趟,等附近的百姓指认完后,还有十两赏银拿。”

“好、好。”路宽接连说了两个好字,憨厚的脸庞堆满笑意。

他牵着一双儿女,又重新返回了城里。

路雁回差点累断腿。

领完银元宝后,太阳已经偏西。

不知不觉耽误了大半天的时间。

“爹,我们坐牛车回吧。”

“行!”路宽怀中揣着十四两银子和大半吊钱,心中多了一分底气。

先带路雁回和路大牛去买了十五个肉包子,又带他俩赶去路三爷停牛车的地方。

农闲的时候,路三爷也不让牛闲着。

套上板车,做起了城乡往来的生意。

大人两文,小孩一文。

路大牛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爹爹,付四文!”

说完,他将妹妹抱起,放在板车中宽敞的位置。

路雁回还是第一次坐牛车,东瞅瞅,西瞧瞧,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充满好奇。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连风也温柔,牛车晃悠悠地朝路家村驶去。

兴许是老牛走得慢,倒也没多颠簸。

路家村距离溪县二十里地,走路的话差不多需要一个多时辰。

坐牛车则时间减半。

等到家的时候,路雁回已经睡着了。

路大牛抱着杂物,路宽则抱着女儿,披着漫天晚霞,踏进了家门。

竹篾围成的篱笆小院内,只有三间正房。

土胚墙,茅草顶。

堂屋内放着供桌和祖宗牌位,还有一张八仙桌和四条长板凳。堂屋东侧是东厢房,住着路老爷子和其妻常氏,以及他们的小儿子路安。

西厢房则挤着路宽一家六口。

他和妻子田秀儿睡在靠北的木床上,南边的窗户下,沿着东西方,各摆了一张竹床。

窄的那张,是路雁回的。

宽的那张,属于路大牛、路二虎、路虫虫三兄弟。

院子东边,是间灶房。

猪圈、鸡窝则分布在灶房对面。

穿过东侧的夹道,后院种着一排排长势茁壮的韭菜,角落里还有一间玉米杆搭成的旱厕。

傍晚时分,路家婆媳无心做饭,正坐在屋檐下,借着微薄的天光,心不在焉地做着绣活儿,等候消息。

破旧的木门吱呀一声响,路宽带着一双儿女回来了。

田秀儿抬起眼,看清归人后,泪水簌簌地落:“宽哥,你总算回来了!你们昨晚去哪儿了?”

路宽文绉绉地答了一个从同村秀才那儿学会的成语:“说来话长。”

路雁回被吵醒了,迷迷糊糊地接话:“那就长话短说。”

“扑哧——”逗笑了一屋子人。

这丫头知道长话短说什么意思吗?准是跟她三哥学的!

田秀儿抹了抹眼泪,从丈夫怀中接过女儿:“那雁雁来说。”

“……娘。”路雁回本能地叫了声,又道:“我昨天被拐了。”

田秀儿刚止住的眼泪,瞬间又开闸:“呜呜,我可怜的儿!”

见娘子哭得伤心,路宽又把路大牛拎过来,揍了一顿:“都怪你没看好你妹妹!”

路二虎背着柴火进来,跟着气哼哼地指责大哥:“没用!”

路虫虫则拉起妹妹软乎乎的小手,趁机诱哄:“大哥太粗心了,雁雁以后还是跟三哥一起玩吧。咱们一起去路夫子窗下听讲!”

往日,妹妹总嫌读书乏味,不愿意跟他一起旁听。

他也喜欢软软糯糯的妹妹,但他更想读书!识字!考状元!

给娘挣诰命!

给妹妹挣糖葫芦!

所以,路虫虫好纠结。

夫子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但他既想要妹妹,又想要读书。

于是,他想出了一个聪明绝顶的好主意——哄妹妹陪他一起去读书!

恰好大哥做错事,他开始趁机拉踩……

兄弟三人围着路雁回,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十分热闹。

无人注意到刚蹲坑出来的路老爷子,满眼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