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昭闻渊《将军,夫人又闹了》全章节阅读_将军,夫人又闹了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将军,夫人又闹了》是“描眉”的小说。内容精选:辰时到,叶昭准时的出现在昨日拜堂的地方昨日披着红盖头,并不能观察周围环境,现在一进门就被主屋的摆设震惊,大幅的名家手笔的画挂在四面,玉石花瓶只多不少传说中的三位夫人,已经坐在下面的位置等候,看到叶昭的真容也具是一愣,这将军夫人长得就很有威慑力叶昭款款而来,径直走向主位,待到坐下之后,三位云园的夫人站起身行礼:“妾身拜见夫人”绿夏细心的倒了一杯茶,叶昭抬起饮了口茶,放下了才说:“三位夫人请坐……

小说:将军,夫人又闹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描眉

角色:叶昭闻渊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描眉”的热门书《将军,夫人又闹了》,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以前将军得皇上的赏赐,全都堆放在库房了。这是赵管家特意挑选出来的,您瞧,都是稀罕物件。”新竹打开盒子,入目就是琳琅满目的翡翠簪子,细雕的珠花,玉刻的耳环,无一不是价值连城。叶昭也是惊讶了一番,这么一个小匣子,能买几百亩田地了吧…

将军,夫人又闹了

第7章 皇后娘娘的针对 在线试读

次日清晨,叶昭早早的就被两个丫鬟拉着起床了。绿夏念叨道:“夫人,您醒醒神,进宫是大事,您要万事小心啊。”

新竹出去打洗脸水,绿夏给叶昭挑选衣裳,此次是皇后娘娘举办的赏花宴,但也不能落了将军夫人的面子,起码装扮上不能输。

新竹伺候叶昭梳洗之后,拿出了几日里第一次出现的梳妆盒,新竹与叶昭解释道:“夫人,这个是赵管家整理库房之后挑出来给您的,里面都是御赐的上等的头钗簪子。”

“以前将军得皇上的赏赐,全都堆放在库房了。这是赵管家特意挑选出来的,您瞧,都是稀罕物件。”

新竹打开盒子,入目就是琳琅满目的翡翠簪子,细雕的珠花,玉刻的耳环,无一不是价值连城。

叶昭也是惊讶了一番,这么一个小匣子,能买几百亩田地了吧。看来叶昭对将军府的家产,还没有深刻的认知。

叶昭今日不是很想出风头,首先她的身份就很敏感,宫里的人对她是什么态度还尚未明了,还是静观其变再做打算。

叶昭吩咐道:“新竹,挽个平常的头发便好,素雅一些。”新竹不太理解,但还是按叶昭的安排,头上的簪子却多插了两个,按新竹的话说:“夫人,您可以素雅,但是头上的东西不能再少了,您可是堂堂的将军夫人,代表着将军府的颜面。”

叶昭见此也就随她们了,任两个丫鬟摆布。绿夏摆弄着叶昭,没一会儿就满意的说:“夫人,你是真的很漂亮。不管穿什么都漂亮,是吧,新竹。”

新竹说:“绿夏说得对。时辰快到了,夫人,我们走吧。”

叶昭带着两个丫鬟出府,府前已经准备好了马车,赵管家也在门前等候。马车很宽敞,是将军出行专门用的马车。

赵管家送叶昭上马车的时候说:“夫人慢走。若是能和京师的权贵交好,对您今后在京师立足是有好处的。”

叶昭看着笑盈盈的赵管家,内心也放松下来,虽然她本来也不紧张。京师权贵,那她就等着看吧。

马车缓缓驶向皇宫内城,马车上有将军府的标志,内城门口的侍卫一看到就放行了。到了里面宫殿门前,叶昭才下马车。

宫门前有一个宫女在等候,看见叶昭下来之后,再过来说:“是将军夫人吧。奴婢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侍婢,皇后娘娘命奴婢在此等候您。”

叶昭恭敬道:“劳烦姑姑。”

宫女回以恭敬:“将军夫人,请随我来。”

这是叶昭第一次进来皇宫,红墙绿瓦,威严庄重,守门的侍卫十步一人。叶昭没有多看,云州城格局与凌月皇宫差不多,见得多也就不会觉得皇宫是好地方了。

领路的宫女将叶昭直接带去御花园,叶昭到时另外几位夫人已经到了。席内首位坐着的是皇后娘娘,而皇后娘娘两侧,则是坐了另外两位雍容华贵的美贵人。

叶昭不再抬头看,恭敬的行了个礼:“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只听见皇后娘娘道:“将军夫人平身。来人啊,赐座。”

叶昭站起身,语气不卑不亢的道:“谢皇后娘娘。”

随着宫女的指引,叶昭就位之后,侍从就把点心端上来,摆在叶昭面前的小桌子上。

待到叶昭坐好之后,皇后娘娘才向叶昭介绍她身侧的左右两位妃嫔:“将军夫人初到云州,很多人都不认识,诸位都是朝廷命妇,可要互帮互助。”

“将军夫人第一次入宫,对宫里的人和事情都不熟悉。本宫给你介绍一下,左边这位是庄妃,右边是淑妃,她二人可是宫里的老人了,以后会多多见面。”

皇后娘娘言外之意就是,叶昭会经常进宫,但是皇后娘娘对将军府是何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既是皇后娘娘搭的话,叶昭作为将军夫人,也该是与二人过个礼。叶昭站起来,举起面前的酒杯向两位娘娘说:“叶昭见过二位娘娘,今日初见,礼数有所不周,望二位娘娘海涵,叶昭在此敬二位一杯。”

叶昭说完就满饮此杯,酒色入喉,竟然是香甜的梅子酒,叶昭在心里不禁夸赞。

众人皆知淑妃娘娘与骠骑将军自小就是新梅竹马,若是淑妃娘娘未入宫,保不准就是现在的将军夫人了,世事无常,就是不知道淑妃娘娘心里如何了。

淑妃娘娘风姿绰约,光艳逼人,潇洒的抬起面前的酒杯,也是一饮而尽,看热闹的众人不免夸赞一声,淑妃娘娘大气。庄妃娘娘本着要看戏的心情,还想看看淑妃给不给这个将军夫人面子,倒是没想到是这个情况,掩唇一笑,庄妃娘娘也给了这个面子。

庄妃娘娘似是故意说道:“将军夫人怕是不知道吧,咱们这位淑妃娘娘,和闻将军自小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若是将军夫人不知道闻将军的兴趣爱好,淑妃娘娘或许还能记得……”

庄妃娘娘没说完,就被皇后打断了,皇后目光凌厉的看过去:“庄妃,注意言行。淑妃既是入了宫,那就是皇上的人了。皇上的人还容不得你来评论。”

庄妃就如当众被扇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面上难堪,不再说活。

淑妃娘娘就如胜者一般,笑盈盈的道:“庄妃姐姐,说话不过脑子可不好。小桃啊,一会儿把咱们宫里皇上赏赐的人参给庄妃娘娘送去,补补脑子。”

庄妃娘娘气急道:“淑妃,你!!”

皇后娘娘发话:“安静,凭白让人看了笑话。”皇后娘娘是对着庄妃娘娘说的,为此,庄妃只得自己发闷气,但是她是帝王妃也无人敢笑话。

果不其然,底下的几位世家夫人,无一人看这边的暗流涌动,只是将军夫人却好似津津有味的听着。

皇后娘娘警告似的看着庄妃,而后才对底下的叶昭道:“素闻将军夫人在凌月国也是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故而皇上才由此替骠骑将军择妻。不知将军夫人可有一展才艺的意思。”

叶昭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饱读诗书?琴棋书画?这说的是凌月的三公主吧!可惜,她叶昭没有。

叶昭缓缓起身,笑着道:“臣妇自幼学得不多,登不了大雅之堂。若是皇后娘娘想听曲看画,难道云州皇宫内竟无人吗?”叶昭反将一军,皇后娘娘想听曲看画,云州的皇宫竟然如此狭隘,连会唱曲的人都没有,传出去岂不是叫人笑话。

皇后娘娘面色不虞,落了云州的面子那就是皇上的面子受损,她不允许任何人这样污蔑。

皇后娘娘压下心中的想法,语气平稳的说:“将军夫人说笑了,本宫只是想看看将军夫人的才华。想必将军夫人也知道,骠骑将军乃是云州第一战神,若是陪在他身侧的是位贤良淑德的佳人,本宫自然替他高兴。”

叶昭对皇后的心思,可算是拆解了一二,就是欺负她是新妇,就看着将军出征了不给她好脸色。看来闻渊在宫内的树敌不少,这骠骑将军府也是个孤立无援的地方。

叶昭笑道:“多谢皇后娘娘抬爱。将军自然知道他娶的是什么人。”皇后娘娘见叶昭不想展示,也就不再逼人,毕竟骠骑将军刚刚出征,施压过多恐惹来非议。

皇后娘娘询问道:“将军夫人,初来云州饮食方面可还习惯。本宫记得御膳房的刘公公就是凌月人,若是吃得不惯,可唤刘公公送去将军府当差。”

叶昭谢答道:“回娘娘,将军很照顾臣妇。已经从外面找了一位熟悉凌月菜肴的大厨。”

皇后娘娘见此,也只得作罢,强行往将军府塞人是不现实的。婢女们在此又上了几道新菜,几位世家夫人面前都有一个小桌子,只见她们安静的吃茶,不曾说过一句话。

叶昭一个人也不认识,自然不会同她们先说话,况且她身份敏感,世家夫人唯恐与她沾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