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见无欢,久处怦然)景湛宋初初全章节免费阅读_(乍见无欢,久处怦然)最新章节阅读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乍见无欢,久处怦然》,男女主角景湛宋初初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李浅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若无乍见之欢,但愿久处怦然自诩半生安稳,奈何半步入深渊,一生不得安——楔子我叫宋初初,爹爹宋唯是当朝丞相,娘亲是圣上亲自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哥哥宋叙白是最高司法法官大理寺卿,嫂嫂是当今皇后的亲生女儿,萧予公主这可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最……的身世了吧或许,这和我后来及笄半年内,却从未有人敢上门提亲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沈沐舟这个人,爹爹在饭桌上经常提起说他才貌双全,断案也很有一手我便在心里默……

小说:乍见无欢,久处怦然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李浅子

角色:景湛宋初初

小说《乍见无欢,久处怦然》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李浅子”。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可是谁叫景湛?景姓,嫂嫂姓景,景是国姓。可是我也从来没听说有哪个王爷太子的,当真没有。若是有,我的婚事也不至于推到将近此时他会很好看吗?会不会……我看着婚书上秀美的字迹,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没有五官的脸,但是却也显的秀美灵气。我一下子打消了我自己脑子里的念头,这些,没什么好想的…

乍见无欢,久处怦然

第3章 两两相抵 在线试读

原以为,是哥哥和嫂嫂的。本来没想着打开看的,但是盖不住我当时好奇,掀开了。

上面的名字,是我的。是我,宋家长女,宋初初。

可是谁叫景湛?景姓,嫂嫂姓景,景是国姓。可是我也从来没听说有哪个王爷太子的,当真没有。若是有,我的婚事也不至于推到将近此时

他会很好看吗?会不会……我看着婚书上秀美的字迹,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没有五官的脸,但是却也显的秀美灵气。

我一下子打消了我自己脑子里的念头,这些,没什么好想的。我自然想问这件事情的缘由,可我知爹娘的性子。

如若真有这个人,早在我金钗之年就已经告诉我了,娘亲耐不住性子。我细细地摩挲着帖子末尾处的烙印,景湛书。

景湛,见字如见人。我不知他,也从未知他。京城里,京城外。无一人识他,又或者,只我一人不识他。

我嘴角泛着笑,若以后见你,定然道一句:君可安好。

我将那喜帖好好的放回盒子里,将房子放回原来的位置,走出门去,此后再没有踏进过爹爹的书房。

我打理了两间铺子,一家糕点铺子,一家首饰铺子。生意都还算说得过去,我不曾因为生计和缺银子操过心。京城里谁也不知诉流年和流酥斋是我开的,这倒也好。树大招风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只得眯着我的就行了,其他的多想也是无益。

还想着呢。那日我去诉流年里看店,带了面纱,人多了不好,会被人发现的。那日暖风和煦,是个好天气。

店里的翡翠首饰都是上好的,在细碎的阳光下,格外晶莹剔透。更显得温润如此。

我让小苏将后堂的摇椅搬了出来放在店铺的门前。阳光照耀之下,好一幅岁月静好。

还没等我坐上去,就来了客人。我只得站起身,慵懒的站到柜台前,看见来人,我一下子正经起来。

是许久不见的沈沐舟。看他身旁那女子与他如胶似漆的模样,大概是他的妻子吧。

许久没听见过这个名字了。这般见他,只是觉得一点心悸,过了那一瞬,便没什么了。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他到底不知我,如今他的人生路走的比我要快得多,我不止一次劝自己,即使是念想,半点不能有。

如今便连朋友都做不得了。

“二位选点什么?”我学着小苏平日里在店里的作派,走到柜台前面,朝他开口问道。

没等沈沐舟开口,他旁边那女子,略施粉黛,身着一身淡色绣花百褶裙,倒像是哪家的小姐,与他很是相配。

只见女子眉目含情,环顾店里一圈。随即指着柜子里单独放着的那支缠丝玉簪,抬眸朝他柔声道:“夫君,思思想要哪个。”可是一眼就相中了。

这丫头眼光不错,那可是我的镇店之宝。

沈沐舟半点不含糊,朝我道:“请掌柜的将内人方才所指着的那玉簪包起来吧。”

我嘴角一抽,心想道:这么有钱?随即将包好的玉簪放到那女子手心,朝沈沐舟道:“五十两……黄金!”

女子瞪大了眼睛,犹如铜铃一般。我嘴角微微勾起,五十两黄金,可不是个小数目,希望沈大人付得起吧。

但是我店里的宝贝,五十两黄金,我都觉得少。就当卖个人情了。少要了他十两。

沈沐舟握了握女子的手腕,将腰间的荷包解下,尽数放在柜台上,看着我道:“不必找了。”

我蹙眉,他真的有这么多钱?我疑惑不已。待他走后,我第一时间将荷包里的银子倒出来。

嗯……不错,一百两,黄金。

可是,我真的赚了吗?那可是我的镇店之宝。缠丝玉簪,我画了许久的图,做了许久的簪子呢。

转手卖给了,对于我自己来说极为特殊的男人的妻子。

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奈何一百两黄金,小苏不吃不喝干半辈子,也没有这么多。

我心情大好,转身便去了隔壁的流酥斋,随手拿了两块桂花酥放在嘴里,那叫一个香。

“小姐今日心情不错?”小年眯着眼睛站在我身旁弯腰朝我说。

我轻轻的点点头,万般享受不及现在这般舒坦。“心情确实不错。”我将嘴里的糕点咽下,笑着开口,摸上了腰间鼓鼓囊囊的荷包。想着的全是里面的金子,半点不是因为荷包。

晚上,我回了家里,将那荷包稳稳的锁在了匣子里。我细细的抚摸那盒子,里面锁着的不是金子,是我情窦初开的所有念想。

他从不知我叫宋初初,如今就当我从未知他叫沈沐舟一般。现在倒是庆幸,他当时不知我对他的心思,若是知道了,今日我哪里还能坑他这么多。

两两相抵吧,沈沐舟,我再不想知你了。

那晚之后,沈沐舟这三个字,于我来说,陌生了许多。淡淡然,若是他现在再出现在我面前,就如平常的顾客一样,潦草招待罢了。

建宁五年,是我及笄的第二年。霜降那天是我的生辰,府上来了个我从未见过的男人。远远看上去,他如泼了墨一般,头戴玉冠,身着暗纹绛红外袍,是有些威严在身上的。

想是哪家当官的,借着我生辰来拜访爹爹的。毕竟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去年及笄的时候,来人并不少,我认识的却没几个。大都是爹爹朝堂上的同僚。我只得一一的听着父亲介绍。

这个人,想来也是了。

我在阁中,还没下去,也没急着下去。远远的望见哥哥和爹爹他们向他行礼。我只见过爹爹对皇帝行礼,这男人什么来头?我不禁心里暗自揣测。

时辰到了,我不得不下楼去,好奇心促使我的脚步加快了几步。

我见他,如盘桓的墨龙,走近了才发现他身上暗纹绣的是蟒纹,他是……太子还是王爷?

我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他的地位绝对比爹爹还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