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政重生宠扶苏(扶苏嬴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嬴政重生宠扶苏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扶苏嬴政)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嬴政重生宠扶苏》,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扶苏嬴政,是作者大神“清溶”出品的,简介如下:天子率亲卫突然出城,咸阳城内虽未流传消息,可议政殿内,重臣齐聚,神情焦急,人心惶惶丞相李斯虽正襟危坐,可紧绷的面庞还是透露出一丝心焦陛下突然外出,一定有不得不为的原因,身为丞相,李斯明白,此刻定要稳住局面“诸位稍安勿躁,陛下率亲卫外出,定有缘由,章邯将军已经去接应,我等不能自乱阵脚,为了避免走漏消息,陛下未归之前就辛苦诸位在此办公,多说无益,诸位先将手头积累的公务办完吧”李斯和气且不容置喙……

小说:嬴政重生宠扶苏

作者:清溶

角色:扶苏嬴政

小说《嬴政重生宠扶苏》是由网文作者“清溶”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扶苏感受到突然搭到自己身上的手,滚烫,无比的滚烫,想要逃离,却又舍不得这份温暖。扶苏抬头,眼神清澈却又无辜,“父王。”弱弱的一声父王,嬴政心痛无以复加。“父王怎么到这来了?”扶苏开口问道…

嬴政重生宠扶苏

第3章 好哄的扶苏 免费在线阅读

嬴政走到扶苏面前,看着这孩子单薄怜弱的身躯,惆怅颓然地神情,内心涌现无限的心疼。

我大秦朝一人之下,尊贵无比的大公子,竟是如此的孱弱单薄,让人望之生怜。

“都起来吧。”

嬴政说着便上前扶起了扶苏。

扶苏感受到突然搭到自己身上的手,滚烫,无比的滚烫,想要逃离,却又舍不得这份温暖。

扶苏抬头,眼神清澈却又无辜,“父王。”

弱弱的一声父王,嬴政心痛无以复加。

“父王怎么到这来了?”扶苏开口问道。

嬴政看着眼前的孩子,扶苏无疑是遗传了其母的基因,温润谦和,骨茂淑清,一身气质如竹如兰,尽显贵族仪态。

扶苏,不仅仅是他心中的太子,更是天下人心目中的太子。

他是残暴的秦始皇。

只有扶苏是天下人心中的火种,是希望,是民心所向的继承人。

嬴政避开随从,看向一头雾水的扶苏,“苏儿,父王为何来,你一点都猜不到吗?”

嬴政语气和缓,其间涌现着无限的温柔与疼惜。

这样的语气,恍若隔世,扶苏觉得自己仿似在做梦,呆呆地看着父王。

嬴政无奈地叹气,抬手抚摸上扶苏清秀地脸庞,无限爱怜,“上郡苦寒,苏儿此去怕是会愈加消瘦。”

扶苏骤然间泪水不受控制地流出,眼眶泛红,好像受伤地兔子,期冀舐犊之情。

扶苏抬袖拭泪,可不知为何,泪水便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根本停不下来,胸口胀闷胀闷地,说不清道不明地心绪萦绕。

嬴政看着扶苏这般,哪里还能控制住内心疼爱又愧疚的心情,一把抱住扶苏这孩子,眼眶泛酸,强忍热意。

想到这孩子前世的糊涂,手握大秦最强悍的军队,竟被生生逼死,就是恨铁不成钢。

粗粝的大手一下一下狠狠地打在扶苏的背上,一次比一次用力,另一只抱住扶苏的手却抱得更紧,仿似要将扶苏这孩子揉进自己骨血一般。

“痴儿啊。”

感受到背上一次比一次强的疼痛,扶苏无暇理会,只觉得自己内心压抑,痛苦,难过,委屈,好多好多的委屈无从说起,痛苦地压抑无从释放,“父王,父王……”

一声声的父王饱含无限的深情与委屈,一声声的哭腔直让嬴政的内心滴血。

“苏儿,王室父子,我们之间的误会太多了,可是,无论如何,你都要记得,你是朕生命的延续,理想的延续,是朕百年之后的继承人,无论身处何地,都不会改变。”

两世父子,这些话终于说出口了,是不是前世他的严厉,让扶苏对他们的父子之情产生了怀疑,让这孩子最后心灰意冷。

听着父王的话,想到自己竟然躲在父王怀里哭,一时间竟是羞愤地满脸通红,无地自容。

自幼饱读儒家经典,举止礼仪,合乎礼乐,谦谦公子,从未有半点差错,今日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失态至此?

嬴政低头看到耳尖,脖颈通红的扶苏,不由开心一笑,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扶苏滚烫的脸庞,光滑柔嫩,言语中带着调侃之意,“苏儿怎么和女孩子一样,还会害羞了。”

扶苏听着更是无地自容,躲在嬴政怀里不肯出来。

这孩子自从长大后,满口君臣礼不可废,仁义道德,进退有度,挑不出任何瑕疵,何曾如此亲近过自己。

前世他们父子二人到底是错过了多少?

嬴政贪恋这份温暖,可还是拉开了扶苏,捧着扶苏的脸庞,两人对视,嬴政怀着无限诚意。

“苏儿,不管发生什么,你永远都是父王最疼爱,最器重的孩子,父王要你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大秦帝国的未来需要你。”

父王也希望你活着,长长久久地活着,后一句话嬴政在心中默念。

父王一颗真心骤然捧到面前,看的扶苏是天旋地转,一时反应不过来。

扶苏听懂了,听懂了父王的意思,扶苏心痛,父王啊,扶苏不孝,原来你对我期望这么大,你也是疼爱我的对吗?

我竟然那般误会父王,我以为父王不喜欢我,以为父王见不得我柔善的性格,以为父王一眼都不想再见我,才将我赶去上郡。

可是,这世上哪有父亲不疼爱儿子的?

扶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以额抢地,利落的动作看得嬴政心痛,“父王,儿臣不孝,竟如此误会父王。”扶苏语气中无限的愧疚与后悔。

嬴政摇头,这孩子如此单纯,怎能不让他疼爱,嬴政附身,和扶苏平齐,“苏儿,你我父子平时沟通太少,以至于有太多误会,可是朕是父亲,你是儿子,你我父子哪有过不去的坎。”

说着扶起扶苏,“我大秦以弓马取天下,此去上郡,正好看看我大秦长城军团的铁血军容,和蒙恬多看看边关战事,相信我儿此去一定有所收获。”

嬴政满含期冀,这也是上辈子他送扶苏去边关的目的,希望军队的历练能够消磨掉扶苏身上的孱弱儒懦之气,我大秦的继承人,需要柔中带刚,有仁善之心,有杀伐果敢。

咸阳儒生教出的大公子,礼仪完备,温润谦和,才华斐然,为天下人称道,可要成为一个不受制于人的合格帝王,还需要一丝的铁血杀伐,果敢铿锵。

一直以为自己见弃于父王才惨遭放逐,谁知父王竟是如此的用心良苦,若不是父王赶来,自己怕是要怀着误会,也不知何时才能明白父王一片苦心。

“父王苦心,儿臣明白了,儿臣去上郡一定好好和蒙恬将军学习。”扶苏贵雅如兰,开口清润,是世间独一份的清贵公子。

“能文能武方能统御天下,苏儿,蒙恬手握三十万大秦精锐,不论何时,你都有路可以走。”

“扶苏,答应朕,这一次不要再让朕失望,让天下人失望。”嬴政看着骨茂淑清,清贵俊雅的扶苏,抱着所有的寄望。

扶苏郑重地点头,“儿臣一定不辜负父王一片苦心。”

嬴政威严疏阔的面容流露出慈爱的笑容,“父王信你。”

说着便递给扶苏一个木匣,“这木匣你交给蒙恬将军,告诉他,一定要单独打开看。”

扶苏点头接过木匣。嬴政为扶苏整了一下衣冠,便让车队出发了,嬴政看着车马远去的身影,不禁想起荆轲刺秦时流传的一句话——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和扶苏的上一世不就应证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