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归来:老妖我便冒犯一下上神(踏雪归来:老妖我便冒犯一下上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踏雪归来:老妖我便冒犯一下上神)踏雪归来:老妖我便冒犯一下上神最新章节列表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踏雪归来:老妖我便冒犯一下上神》,这是“云遮斜塔尖”写的,人物祁临顾樾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但后面那位丝毫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就在祁临化回人身打算迎战之时,只见前方一阵清润的琴声传来“铛、铛”两声破空而来,紧接着一阵虹芒从祁临的头顶闪过朝后面击去,只听身后一声痛呼,祁临抬眼便看到前方一人踏月而来,手中抱着一把古琴,白衣飘飘,仙风道骨。是他?那日那个白衣男子,他的伤口应已痊愈,如今换了一身…

小说:踏雪归来:老妖我便冒犯一下上神

作者:云遮斜塔尖

角色:祁临顾樾

古代言情小说《踏雪归来:老妖我便冒犯一下上神》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云遮斜塔尖”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但后面那位丝毫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就在祁临化回人身打算迎战之时,只见前方一阵清润的琴声传来“铛、铛”两声破空而来,紧接着一阵虹芒从祁临的头顶闪过朝后面击去,只听身后一声痛呼,祁临抬眼便看到前方一人踏月而来,手中抱着一把古琴,白衣飘飘,仙风道骨。是他?那日那个白衣男子,他的伤口应已痊愈,如今换了一身…

踏雪归来:老妖我便冒犯一下上神

第2章 白衣 免费在线阅读

见此祁临结力挥出一记杀招击去,虹芒闪烁间,他看到那位蓬头垢面的堕神躲闪时漏出的细微的空隙,祁临迅速闪身恢复狐狸身一跃而出,逃出升天。

那位见祁临逃出了杀阵,更是愤怒,一边冲天怒吼一边腾跃而起追着祁临逃亡的方向而来。

祁临在这里分不清东西南北,就一个劲的疯狂奔跑,而且这里根本没有躲藏的地方,只有一片光秃秃的铺着厚厚大雪的地面,绝望又一次爬上祁临的脑海中……

不知跑了多久,后面那位仍是紧追不舍,步步紧逼。

本来,祁临还未完全恢复,不愿应战,而且这里到处是堕神,若他与后面那位蓬头垢面的堕神打的不可开交,他怕其他堕神“渔翁得利”。但后面那位丝毫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就在祁临化回人身打算迎战之时,只见前方一阵清润的琴声传来“铛、铛”两声破空而来,紧接着一阵虹芒从祁临的头顶闪过朝后面击去,只听身后一声痛呼,祁临抬眼便看到前方一人踏月而来,手中抱着一把古琴,白衣飘飘,仙风道骨。

是他?

那日那个白衣男子,他的伤口应已痊愈,如今换了一身雁形银纹点缀的白衣,好一个温润的翩翩公子!

追了祁临许久的那位被击伤后,眼睛的红光更甚,招式更密朝白衣男子袭去。

祁临见状心中对着白衣男子一阵感恩戴德便准备溜号,虽然感激白衣男子的相救。但在这个地方,他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出的龙潭,又如虎穴,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计!

才跑了几步,他一条腿便被一条白色的绸带缠住了,他反应过来之时,那边一阵拉扯传来,他顺着绸带飞身而起,便看到自己正被甩向那位蓬头垢面的堕神,他立马运起灵力一边结盾一边还击。

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他道:“还是你自己上更好。”

“……”祁临囧。

这白丝绸不知是什么神器,明明没有灵力,祁临却怎样也挣脱不开。

于是,接下来祁临便是被那绸带东扯西扯,打这击那,那位白衣端着琴立在一旁,偶尔奏两声琴音扰乱蓬头垢面那位的攻势。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难缠。”祁临随口一问。

“吞了灵兽的疯子。”白衣缓缓出声答道。

原来如此,本想吞了灵兽涨修为,却被灵兽反过来吞噬了,真是作孽!

蓬头垢面那位在频频过招之间,显得体力不足,见碰到硬茬便也不恋战虚晃一招就跑了。

“多谢兄台出手相救。”祁临狗腿的望向白衣男子;那位亦是,只是眼神里充满了探究。

祁临看着白色丝绸刚一解开,他拔腿就跑。

结果,下一秒便被丝绸卷住了手扯了回去,丝绸的另一端拽在白衣男子的手上,好像牵一只小狗……

祁临又是一囧。

“你如何进来的?”白衣男子许是看穿了他是妖身,却出现在了满身墮神的囚地觉得新奇。

“我也不清楚,半梦半醒间就到了这里。”祁临睁眼说瞎话。

白衣男子看出他的敷衍,便不继续问了,反正问了也是白问。

白衣男子一路扯着祁临到了一个宅子之中,只是这座宅子竟全是冰砌成的,梁柱上面还有许多精美的冰雕花,窗户也是由冰制而成,薄薄一层冰片代替糊窗的油纸,竟还能透过去看到外面的景象,别有一般韵味。

不等祁临参观感概完,他便被白衣男子化回了狐狸身关在了冰笼里还加了封印……

!!!

得!真是又入虎穴。

“敢问恩人何意?”祁临睁写满真诚的眼睛,满是谄媚奉承道。

“防止你乱跑。”白衣男子仍是一副没有表情的脸,语调稀松平常如同在陈述晚上吃啥。

“我不会乱跑的。”我只是躲避你们罢了!而且他又不是他家养的宠物,关着他是怎么回事?

“还是呆着吧。”那清冷的声音让祁临听得火大,却也没办法。

就这样过了几个日夜,期间祁临也是各种方法都试了一下,愣是没找到破绽。想得借口也一一被那位白衣化解。

随后几天,祁临便也安分了,老老实实的吃喝拉撒睡,那位见他如此安分守己,倒是愿意与他多说两句话了,但都是些家常。

祁临十分警惕这位白衣,所以言语间都谨慎非常,白衣倒是不以为然。

而这几日,祁临憋着一个大招呢,他之前跟一个家伙学过缚神令,只要出得了笼子再施展,应该可以逃开白衣男子。想到那个芝兰玉树、光风霁月的少年郎,他的眼里闪过一股柔软……

经过几日的休整,他的灵力恢复了七七八八,幸亏这地没有抑制他的妖力。

这会祁临开始耍赖,吵着闷太久了要出来耍耍,那位白衣把祁临安置在自己的房中,这会那位白衣应是在修炼,祁临一个劲嚷嚷,吵得他心烦。

白衣一掌劈来,冰笼一把被掀翻下地,门开了。

“只能在宅子十里内活动。”清冷的声音传入祁临耳中。

“好说,好说。”祁临一边应承着,一边往外面走去。按白衣的意思,这宅子十里内应有结界,他先去观察一下,找个好突破的地方跑路。

祁临在外围绕了良久,发现北边一处结界比较薄弱,好机会!

连缚神令都不需要使用,祁临直接在自己身后结了一个护身结界,便开始运力解开白衣设的结界,就在结界快要解开之时,祁临的余光中瞥见一抹闪过来的白影,是白衣。

祁临回头朝白衣做了一个鬼脸,结界破了一个小口,祁临化回原型一下跃出结界逃串而去。

“等等……”白衣的声音未落,祁临已不见踪迹。

身后那个护身结界够拖延白衣一会了,祁临一路向北飞奔,却没发现这一路寒意越加凛冽,万籁俱寂间暗藏危机……

不知跑了多久,祁临才停下来歇息,胸口一下一下的喘气,耳边却传来了陌生的喘气声,祁临看不到身影,但那喘气声却一声比一声响亮,在祁临的耳边“炸响”。祁临很肯定那不是自己的声音,祁临身形一顿,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到祁临的脑门。

四周死寂,似乎连空气都停住了,

祁临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很响亮,一下一下跳得飞快。

那一股不安让祁临浑身难受,动物的直觉一向很准况且是修炼了三千多年的妖。

祁临只纠结了一秒,还是决定“打道回府”。

没跑几步,就看到了追上来的白衣,祁临便如同看到亲人一般飞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