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煜颜顾玲风(重生,皇太孙他竟要黑切白)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皇太孙他竟要黑切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皇太孙他竟要黑切白》,由网络作家“玲墨橘”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苏煜颜顾玲风,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玲风从病房内走了出来望向了晴雪:“现在何时了?”“回小姐快午肘了”女孩明显地征了一下:糟了!她答应母亲只是去恭厕一趟而已,而现下自己已经出来这么久了,母亲会不会起疑?“晴雪,让你买的糕点呢?”顾玲风续问道晴雪一听顾玪风这话就知是什么意思了,她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个温热的包裹递给了女孩“好,我去见一下娘亲,你且先在这等着,若夏大夫包扎完后,你且付一下银钱,并告诉他若那公子醒了,就派人来告知我一声……

小说:重生,皇太孙他竟要黑切白

作者:玲墨橘

角色:苏煜颜顾玲风

经典小说《重生,皇太孙他竟要黑切白》是网络作者“玲墨橘”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顾玲风回头瞥了一眼身旁的晴雪,他微微动了动唇,似乎是想说什么,只不过又因某种原因没有说出来,她抿了一下半干裂的唇皮,将视线投向了去往假山的道路上。这座假山不是很大,但离侧门很近,玲风幼时不喜深闺拘束,自己便偷偷地去假山后命自己人挖了个通道,通往府外。小姑娘到了假山后。不禁看到了小时候出去玩耍时留下的…

重生,皇太孙他竟要黑切白

第1章 重回五年前 免费在线阅读

:天灰蒙蒙一片,牛毛般的雨滴,打透了碧绿的叶片,滑落在地,空气不是很清晰,其间,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

“父亲不要!”

盛京的丞相府内不少身袭军服的官兵手持着锋利而又血红的大刀,走进了府中内院,他们每走一处,凡是见到活口,便直接上手持刀杀掉,不少府中下人因没有及时逃跑而死在了他们的血刃之下……

“晴雪,快带小姐走!”

一阵凉风掠过,掀起了小姑娘那墨黑的长发,挡住了她回头探望的视线。

“小姐,我们还是快些走吧,官兵即临再不走,咱真逃不掉了!”一名叫晴雪的丫鬟左胯包裹,右手环住了小姑娘的胳膊,神情十分的着急。

今日,新帝登基,同时也是顾家的灭门之日,罪名“通敌结私”。

顾玲风回头瞥了一眼身旁的晴雪,他微微动了动唇,似乎是想说什么,只不过又因某种原因没有说出来,她抿了一下半干裂的唇皮,将视线投向了去往假山的道路上。

这座假山不是很大,但离侧门很近,玲风幼时不喜深闺拘束,自己便偷偷地去假山后命自己人挖了个通道,通往府外。

小姑娘到了假山后。不禁看到了小时候出去玩耍时留下的痕迹,内心千万缕思绪不断地浮涌出来。

曾经用来逃家的通道,如今却成了逃命的通道,真是讽刺啊……

她闭了一下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没敢再去多想,而现在最主要的是逃出去,逃出这一眼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顾玲风伸手移开了假山上的一块石头,下一秒那块被搬移的石头之下出现了一个星符机关。

面对机关的出现,这次地没有再失神了,因为她明白时间不等人……

嗖――

一支离弦的箭不知从何处而来,突朝着顾玲风的方向刺去。那箭头如针般的尖锐,速度是那么的快,仿佛下一秒便能穿透人心……

“小姐小心身后!”

正要按机关的顾玲风听到了晴雪的声音,半空中的手顿了一下。随后不怠慢而又敏捷的迈出脚步侧转移身体的位置。

在小姑娘成功转身的下一秒,那支箭“嘭”的一声狠狠地插进了方才玲风所站位置的假山上,而那原本完好的假山石块也在这一刻多出了数道甚深的裂纹,仿佛下一秒那块石头就会被粉碎,由此可见,这之间的力度是有多么的大……

小姑娘望了一下那把箭,又侧眸瞟了一眼石上的裂纹,眉毛不由得皱了起来。

顾玲风:这把箭翼非平,这用主之人究竟是何人?

“顾小姐,这是要去哪啊?”

伴随着声音的落下,三道身影似风般划过小姑娘的头顶,脚踏石块站在了假山之上。那三人之中为首的是戴着黑面具的男子身袭黄黑相间的锦衣,手中持着的是一个刻着龙纹的利剑,显得十分的威风凛凛。

小姑娘抬眸见那三人,内心是说不出来的恐惧,那种寒气入骨般的威压,更是令人难以呼吸,她眼珠颤了颤,脚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顾玲风哽咽了几下后,面色缓了下来,她握紧了拳头,眼神镇定自若地看着那三人:“敢问阁下为何人?“

话落,小姑娘并没有听到那三人,其中任何一人的答复 ,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见了那戴着面具的男子冷“呵”了一声。

随后,大约过了三息的时间,那戴着面具的男子终于发话了:“顾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五年前的事难道都不记得了吗?”他声音低沉而又冷意,因为戴着面具,所以并不能清楚的看出他此时的神情。

听言,小姑娘被这话弄得又惊又愕:五年前?五年前,我好像并不认识他吧!他这话什么意思?

五年前,顾家走向悲剧的开始……

假山上,三人为首的青年男子望着小姑娘那不解的面情,那深邃的眼眸中有一丝讥讽之色一闪而逝。他踮起了脚尖,身体轻跃,下一秒便跳到了地面上,不急不徐的走向了顾玲风的面前。

见青年男子离自己愈来愈近,小姑娘说不惊吓才是假,她微微垂头咬紧了唇皮,脚再次往后退了几步,她那绷紧的心从未松过。

“看来顾小姐是真忘了,五年前……乱葬岗……”他的脚步开始加快,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五年前……乱赞岗……

小姑娘望着面前那肃穆的脸庞,原本缓和下来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他的脚步随之内心的恐惧开始加快,至退到绝路……

砰――

一阵微声作起,小姑娘转头一看,内心的希望霎间化成了土灰,随风散去,原来在她的身后,已经没有路了,那是一面既厚又高的墙壁……

她回眸抿了一下唇,抬头避开了青年男子的视线,内心的不安再次加剧……

那件事明明只有我与晴雪之情,他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小姑娘将视线投向了目前的青年男子,心中突然涌出了个大胆的猜测。

那青年听言,嘴角勾了勾,他撩起了额旁的墨发熟悉的将面具摘了下来,瞬间一个新的面容呈现在了小姑娘眼前。

一对浓厚均匀的剑眉,扇般的睫毛之下是那深邃的眼眸,宛如黑洞般的眼眸之中透出了一丝丝冷戾……

这张脸是如此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

玲风望着青年摘下面具的颜容,瞳孔瞬间放大,她的睫毛颤了颤,脑袋眨间空白,她沉吟了……

“顾小姐,我是阿颜啊,被你扔进乱葬岗的阿颜啊!”

他嘴角微弧,表面是十分的乖巧,实则内心杀气欲溢……

是的了,曾经任自己欺负的阿颜,他回来了,他回来报仇杀自己了……

“你今天是来报仇的吧?”

小姑娘语气十分的坚定。也不知是否为错觉,从她的眼中竟看出了一丝细微的欣慰…。

欣慰?开什么玩笑?不应该是害怕吗?

青年皱起了眉毛,停住了手中持剑的动作,试探的目光投向了她:“若我说是呢?”

青年本以为这话一出小姑娘会暴露原形,哪料……

“我顾家代代权势滔天,享福于贵,如今,落个通敌结私的罪名导致被抄家也算是罪有应得的了……”

五年前,皇后见我与二皇子交好便强拉拢于我顾家收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为了更好的利用顾家的权利皇后还强赐婚于我和二皇子,一旦入了深渊,便再难逃出去了,如今,皇后战败,二皇子被处死,皇后一派全被清除,我顾家又怎会逃出呢?……

“你是陛下派来的吧?如今大势已去,证据确凿,不知陛下让你如何处置我这漏网之鱼呢?”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时间令青年有些错愕……

“小姐不唔!”

晴雪本想上前,不料被一个黑衣人擒住了,手捂住了嘴,而最后一个黑衣人也没有怠慢他跳下假山后,利索的拔出腰间的佩剑将剑柄搭在了她的脖间上,目光直直地盯向她,眼眸之下泛着显眼的血丝:“你最好不要动!”

“晴雪,不要过来,我不会有事的!”

“你连自己都要保不住了,还有空管别人?”青年伸出手撑在了小姑娘背后的墙上,眼中泛出了几分不满地瞪着她。

“反正我迟早是死,还有什么有没有空的?”

有的时候或许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吧……

她垂下了睫毛,无视了青年的神情。

“你!”苏煜颜拧着眉毛咬起了牙关。

“主子顾家其余人都已清楚,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一阵男声从耳边传来,那男的从屋檐上跳了下来,向苏煜颜恭礼道。

顾家其余人都已清除……

小姑娘一听这话,瞬间恍惚, 她沉着脸额前的刘海挡住了她的半张脸庞。几息之后,她微卷起了衣袖,伸手拔出了头侧一旁的发簪将簪尖直向自己的胸口。

“顾小姐,这是作甚?”苏煜颜用力的扣住了她的手腕,仿佛心中的不满都都发泄在了这只手上:这丫头之前不是还将蛮任性,贪生怕死的吗?怎么现在突然敢自尽了?!

“主子!”身后的那名蒙面男子见苏煜颜意图阻止下意识的喝声喊道。

音落,青年背对着他没有说话,只是下一秒一个充满戾气的眼神出现在了蒙面男子的眼帘,这是主子对自己的警告……望着青年的眼神,那男子没敢再多嘴,即使自己有再多的怨气,他也只好选择吞声。

“自是完成陛下的成命。:”她握紧了手中的玉簪,双眸如水晶般澄澈的看着青年。

“……”见小姑娘的言行举动,青年犹豫了……要知道,同面临这种情况,别家都是跪地求饶,贪生怕死,要么想尽切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好能逃过一劫,而顾家呢,不多言且先不说,死的还甘之如愿?!这换做谁谁不惊愕,谁不呆滞犹豫?

青年皱着眉,若有所思……难道五年前的事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而是另有隐情?事出反向必有妖!

正当青年思付之时,他的鼻尖隐隐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他顿了一下,抬头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被顾玲风早然挣脱了。

“顾玲风,你疯了么?”

这还是青年第一次喊小姑娘的全名,他开始急了,眼中微微泛红,脸上的深情开始不淡定了……

小姑娘面对着苏煜颜,她的脸不再那么的红晕,原本她的脸上就涂了一层胭粉,如今看来,显得更加的苍白……她无力的垂下睫毛,双眼已然细成了一条缝,她的唇色微泛冷白,嘴角明显的渗着一些血迹,她轻轻地将玉簪从胸口之中拿了出来,此时玉簪的尖头沾满了浓浓的鲜血,红中泛黑,嘀嗒嘀嗒的滑落在地。玲风胸口处的衣料已破戳破,被刺中的部位嫩肉裂开,血流成河,十分的刺眼……

“这也算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她微微勾起了唇角、眼眸之中开始迷茫,她的话很轻很柔,同时也带着微微的苦涩之情。

“什么?!”苏煜颜紧逼地看着玲风。想要知道真相。

面对青年的质疑,小姑娘瞥了一眼他身后的黑衣人,后又收回目光,无力地笑了下,随后,她终于坚持不住了,她的笑容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了……玲风慢慢的垂下眼皮,身子如散了气的皮球般软倒在地……

“顾玲风!”

“小姐!”

唔,好吵!

女孩猛然睁开了双眼,看着面前镜中的完好的自己,她神情有些错愕。

她轻轻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一股疼痛油然而发。

这不是梦,她竟回到了小时候!

“小姐,奴婢不过去拿一下衣裳,你怎么掐自己呢!”一阵清脆的女声传入了顾玲风的耳畔,她征丁一下,猛然回头,面色欣喜大喊了一声:“晴雪!”

“哎,奴婢在呢!”晴雪还是一如既往地柔声回答。

顾玲风扇睫微微颤了颤,她立马坐起,奔向了晴雪,双手抱住了她。

前世,晴雪被那个俩个黑衣人挟持,我自尽后,也不知苏煜颜会待她如何,不过如今重生还能再看到地,就已经很好了……

“小姐?”晴雪被顾玲风这一举动征住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顾玲风自知自己方才有些鲁莽了,她缩回收,将视线移向了晴雪手中拿着的衣服上:“这是……”

“小姐,这是夫人怕你外出冻着,特给你做的披风呢!”晴雪笑说着,把那叠起来的披风展开,披在了女孩的肩上。

顾玲风望着那披风,睫毛不由地垂了几分。

披风是她比较喜欢的粉色,帽子上还有雪白柔软的羽毛,这件披风她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前世五年前母亲给自己做的披风,也是最后一次……

“待会可是要与母亲一起出府?”顾玲风抬眸望向了晴雪问道。

“是的小姐,夫人估计已经准备好已在外面侯着了。”

“……”女孩没有说话,一丝复杂之情从她的眸中一闪雨逝:出府么,前世就是在这个时间点出府遇上了昱颜,还带他入了府,之后为了不牵受他,想尽一切办法将他送出虎穴,但顾家最后还是……这一世重来,她不想再那样了……

她的手慢慢蜷缩起来,深呼吸了一口气,但是……

仔细想一下如今的的是颜也不过才十五岁,并且在今天,他还会遭受追杀受伤,而若自己不出现,他会不会……

顾玲风一想到昱颜那受伤无人救的样子,心中的怜悯之心再次油然而生,到底还是前世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她舍不得旁观他受了重伤无人救……

“走!让柳风带一些人暗中跟着:。”女孩最终还是下了决心还没等晴雪反应过来便朝门的方向走去。

府外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口,玲风掀开帘子走了上去。

“风儿你来了啊!”一阵熟悉又极其柔和声音传到了女孩的耳里。

马车内的坐着的女人容颜精致,细长的眉毛,一双杏眼,琥珀般的眼眸明亮可见,高挺的鼻梁之下是那朱红色,微扬的嘴辱。女人今天穿得不是很华丽,但也算不上简朴,她一袭浅蓝内裙,外面披着的是朱红色披风,披风上还绣着一些好看的花纹,显得十分优雅朴素。

顾玲风抬眸望向那熟悉的面孔,身形,她不禁鼻子一酸。

母亲……

前世,父亲因一次意外宠幸了一名丫鬟,被迫纳那丫鬟为妾,而父亲也不知为何政务更忙了,几乎每天早出晚归,与母亲见面说话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那丫鬟从中作梗,挑拔离间,还在母亲的饮食中下药,害得母亲还没等父亲亲自解释便去了……

“还傻站着在那作甚?外面冷,快进来。”女人神色依旧是那么的温柔,她拍了拍旁边的空位置,朝顾玲风笑着说道。

“娘亲……”顾玲风眼角有些抽摘,她不疾不徐地来到了女人的身旁坐了下来。

“冷吗?这个还热乎,捂捂手吧!”女人将一个暖手炉塞进了顾玲风的手里:“今个儿看起来怎么有些失神?”

“没有,娘亲定是看错了。”她撇过头,将那些复杂的情绪收敛了起来。

娘亲还是这样温柔,体贴的照顾自己,重来一世,我绝不会让前世之事重演!

马车摇摇晃晃地离相府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