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二皇子,将军是夏满夏满浪剑狂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夏满浪剑狂神)报告二皇子,将军是夏满最新小说

网文大咖“浪剑狂神”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报告二皇子,将军是夏满》,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夏满浪剑狂神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来人,将那罪女给我按住了,将她身上的甲胄给我摘了,一个罪臣之女,这身铁衣不是她能够承受的了的”她叫夏满,夏侯府的千金三小姐,父亲乃是当今开国的大将军,开国功臣,一家上下都沾着荣光她也非常荣幸的接过了父亲的衣钵,作为一个妃子,她小小年纪就在为太子出谋划策,甚至以身犯险帮他收复失地报效国家“满门忠烈,落了个鸡犬不留的下场”夏满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在自己的震惊中没有反应过来她今天带……

小说:报告二皇子,将军是夏满

作者:浪剑狂神

角色:夏满浪剑狂神

热门新书《报告二皇子,将军是夏满》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浪剑狂神”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夏家主母只觉得头疼,刚想尽快的将这件事情解决掉,那个刚刚入水从河里面爬出来的柳婆子这个时候就气冲冲的跑了进来。“你个小贱人,就是你存心的要在那儿害我,在那桥上故意做了手脚才让我掉下去,你看我打不打死你……”屠户看着这一切,觉得无语到了极点。那屠户姓王,单名虎。夏满看着这一切觉得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报告二皇子,将军是夏满

第3章 助力 免费在线阅读

夏满需要助力,在看到夏家主母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主母这个时候正在因为他没有按时来到这里儿,在大庭广众之下责骂他,那屠户一脸的油光,样子邋遢,脸上长满了疙瘩,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也是非常不满意的,摇了摇头。

“你这丫头不是给你说了让你按时来这里接待客人吗?你看看你这穿的红不红绿不绿的,这都是些什么?这是我们这里有名的屠户,你也老大不小了……”

夏满知道她接下来想说些什么……

“不好了夫人,柳婆子去叫人的时候不小心掉到河里去了,说是,三小姐有意要害她……”

夏满跪在地上,迷茫的眼睛像只兔子一样的看着主母几人。

[这婆子也是够笨的,一点眼色也没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就算主母信她的话,大庭广众之下也没法收拾她,最多只是教训她几句。]

夏家主母只觉得头疼,刚想尽快的将这件事情解决掉,那个刚刚入水从河里面爬出来的柳婆子这个时候就气冲冲的跑了进来。

“你个小贱人,就是你存心的要在那儿害我,在那桥上故意做了手脚才让我掉下去,你看我打不打死你……”

屠户看着这一切,觉得无语到了极点。

那屠户姓王,单名虎。

夏满看着这一切觉得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也不管主母这个时候在不在,直接就从地上爬起来,跑着过去敬茶,手里面的茶水温度很高这个时候还在冒着热气。

屠户看着她的靠近,嫌弃到了极点。

“王虎,今天是我招待不周,我给你敬一杯茶,希望你不要生气了。”

夏满哪管那个屠户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直接就跑了过去,恰到好处的把自己给绊倒了,滚烫的茶水洒了王虎一身。

只见那屠户立马从原地跳了起来,蹦跳着将自己裤子上的茶末和茶叶抖了个干净,残渣掉了一地。

“放肆,我王虎的名讳也是你这一介女流能够直呼的,赶紧给我赔不是,不然到了我家有你好受的。也不过就是这夏家的三小姐罢了。”

夏满只觉的委屈到了极点,心里面早就已经乐开了花,这件事情她已经完成个大概了。

果不其然,在那屠户说完那句话之后,原本气汹汹准备惩罚夏满的主母这个时候一下子就严肃起来了,看着屠户的眼神也是越发的凶狠。

“王屠户之前在说什么?”

夏满当然是故意这么说的,她知道这夏家主母注重地位和奉承,就算他再讨厌自己,也还是要在表面上维护他们夏家一门的面子,自然不会不管,这门亲事也算是彻底凉了。

接下来……

就在这气氛不对劲的时候,夏满一下子掏出了自己的绣帕开始在那里小声啜泣起来。

“都是我的错,母亲你们二人切勿伤了和气,我在这里赔不是,方才确实是我做的不对,王屠户被我泼了一身的茶水,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夏家主母看到眼前的夏满,心里的怀疑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转而的,蔑视和鄙夷更重了几分。

“来人将三小姐带回去,好好反省,这个月的月钱克扣一半,让人去将她院里的桥梁修好免得有人说是我这做主母的虐待不成。”

被下人领着出来,夏满松了一口气,春桃这个时候已经按着自己的吩咐出去了,这个时间点她不会记错的,前一世那墨家小少爷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发病的。

这救命的药材里面独缺一味药,自己让人将这东西送出去,能有些银两做些买卖,也能得到了一个大人情。

墨家小子墨辉,墨家最小的儿子,现在虽为纨绔却在之后有着一身的功夫,更是在将来成为了莫家军的统领,要不是在这个时候得病落下了病根,根本就不会让顾满有可乘之机。

“春桃,你将这东西带给墨家的管家,他们建了这东西自然就知道有什么用处了。这东西不白给,你就说是你家阁主吩咐你过来的,

另要银票一万两,拿着这些东西就赶紧回来,我们之后再商量对策。”

夏满刚回到院子里就被几个人拖着按在了一个大水缸面前,站在她前面的自然就是之前那个落水的柳婆子。

“小姐,这旁人的眼睛不好,老奴的眼睛可不会出错。我落水的时候,你刚好就站在旁边,若说这件事情和小姐一点关系都没有。老奴自然是不相信的。祖母已经跟我讲过今天的事情了,你破坏了一段好姻缘,自然是要得到惩罚的。三小姐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这马上出头之日就在眼前了。就这么被你搅黄了,你说主母能不生气吗?”

夏满看着眼前这个几个人又看着面前这个穿着麻衣让自己跪在她面前的肥婆子,继续在那里小声地啜泣着。

现在不是她扬眉吐气的时候,在等等,只要在等等就好。

夏满被几个下人抬着到了水缸旁边,那几个人动作粗鲁,没有一点下人的样子根本就不把他这个三小姐的身份放在眼里,显然再来之前就已经被人吩咐过了,才这样的有恃无恐。

咕噜咕噜的水下冒出一连串的气泡,夏满被人按在水缸里不能呼吸,这就是今天的惩罚,换做以前夏满绝对不能憋这么长的时间,绝对会被这几个人给淹死在这缸里,但现在就不太一样了。

习武之人,比普通人能够承受的极限自然是要大些的。

夏满装着快要被淹死的样子在一番挣扎过后,身上单薄的衣裳已经湿了,漏出里面时隐时现的红色内衬。

“嬷嬷,我错了,我不该不知道礼节就这样让那屠户和母亲争吵的,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下次绝对不会再犯。”

那嬷嬷得意的看着这一切,在看到容悦溪一个大起跳的时候,下意识的接住了她,随后又把人一把推到在地,嫌弃的补上两脚带人走了。

夏满反而笑了,自己已经点了她的穴道,刚刚在空气当中扬起的粉末这个时候应该也被那肥婆吸了进去,不出几日,这婆子就会自取灭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