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宁本纪(濮阳予月无妄山海)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归宁本纪最新章节列表

濮阳予月无妄山海是古代言情《归宁本纪》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濮阳予月的病终于在到达连山府的第四天好了蓝宇带着家丁来接她,问道:“殿下,若有所需吩咐草民便是”他带着他们来到一间暖阁,那暖阁足有三层楼高,最外一层种着松树,为寂白的院子添上几分春意一条青砖路通向暖阁又分成三条分别通向后院和前院,前院除了树还有花园和亭子,后院大概是有个温泉,在冬日冒着雾腾腾的水汽蓝宇说:“殿下,此处为小女之前所住,若殿下不嫌弃就住下”濮阳予月摇摇头,经历几次追杀,她对死……

小说:归宁本纪

作者:无妄山海

角色:濮阳予月无妄山海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归宁本纪》,作者是“无妄山海”。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锦十二捂住她的耳朵,不想让外面打斗的声音污了她的耳朵,但她依稀听见了一些。“小公主……这里吧?”“什么公主?里面是我们老爷的孩子,只不过是求学不成折返回家罢了。”“一个小孩……难道还不……?宁……放一个!”“保护好小姐!”“上!”打斗声越来越近,锦九和锦十也进来了,锦…

归宁本纪

第3章 刺杀 免费在线阅读

天空渐渐被夕阳染成橘红色,再慢慢变黑,点上无数星星。

濮阳予月一到夜晚就会想起濮阳辰萧,为了不哭躺在榻上数自己的手指头玩,以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感觉到马车突然晃动,直接将毫无防备的她甩下榻。

“殿下!”锦一跳进车厢将她从地上捞起来说:“有刺客,您好好跟着锦九锦十和锦十二,别耍小孩子脾气了。”

他回手将她塞进锦十二怀里,提着剑冲出去了。

锦十二捂住她的耳朵,不想让外面打斗的声音污了她的耳朵,但她依稀听见了一些。

“小公主……这里吧?”

“什么公主?里面是我们老爷的孩子,只不过是求学不成折返回家罢了。”

“一个小孩……难道还不……?宁……放一个!”

“保护好小姐!”

“上!”

打斗声越来越近,锦九和锦十也进来了,锦九力气大,锦十轻功好,在这种乱斗的场面都派不上太大的用处,所以派来保护濮阳予月。

她大概听明白了,抬头问锦十二:“就因为孤是公主,所以他们要杀孤,对吗?”

锦十二感觉这样的事情对一个小孩子来讲有些残酷,他酌情美化了一下说:“因为他们是乱臣贼子,而您是天下最尊贵的人,他们容不下您比他们更尊贵,所以想要除掉您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末了他怕濮阳予月不相信,又补了一句:“就是这样。”

她听的似懂非懂,点点头,又问道:“可是锦一说孤的国已经亡了,孤不是公主了,也不是最尊贵的人了。”

锦十二急得抓耳挠腮埋怨道:“老大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啊,这也太过分了。”

一支冷箭射进车厢,连带着那一块的木板都被损坏了,濮阳予月也借此看清了窗外被鲜血染红的月亮。

厮杀声不绝于耳,锦十二抱着她跳出车窗外,将她交给锦十说:“我来挡着,你带着殿下先跑。”

有眼尖的刺客发现他们,高声道:“目标在这里!别让她跑了!”

形势发生大变化,暗处的刺客全部出现,围绕着锦十,濮阳予月又想哭了,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锦十安慰道:“殿下别怕,属下定护着您活下来。”

不知是谁先动的手,双方人马立刻缠斗起来,锦一锦二将剩下的敌人丢给其他暗卫,转过头保护濮阳予月。

锦十武功不算高,全靠锦九的大力气,用大刀砍到几个算几个。锦十一躲在暗处发射暗器干掉几个想趁乱做掉濮阳予月的人。

温热的鲜血喷在她脸上,她第一次见到死亡是重伤的父亲,这是她第二次近距离看到有人死在她面前。生命好像就是这样的脆弱,一眨眼就没了,她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的感觉,鲜血喷涌的场面似乎刻在她的脑海中,直到锦一的声音唤回她的理智。

“殿下,闭眼。”

她被转换到锦一手里,依言闭上眼,呆呆的趴在他肩膀上。

天将亮时才结束了这场刺杀,锦卫里有不少都受了伤,好在没有一个丢掉命的。濮阳予月坐在马车外面吹着初秋微凉的风,她还没从刚刚的事情里缓过神来。

锦四一屁股坐在她身边说:“殿下吓坏了吧?”濮阳予月呆呆地点头,锦四将自己随身的小外套披在她身上说:“这种事情会常有的,殿下要习惯的。”

“四姐!你怎么也吓唬殿下?她还只是个孩子!”锦十二凑上来谴责锦四。

锦四说道:“为王者,要……要什么来着?要不拘小节!殿下只有从小习惯了以后面对那些大风大浪才不会害怕。不过对于殿下来说的确有些残忍了。”

锦十二刚想反驳她就听见锦一的声音从后面响起:“都这么闲?痕迹都清理干净了吗?是不是都忘了规矩了?”

锦四和锦十二灰溜溜的离开,剩下依然呆呆坐着的濮阳予月。锦一没打算安慰她,刚想问她饿不饿的时候听见她说道:“新名字就叫锦鲤吧,剩下的身份你看着安排。”

锦鲤?

锦一这才知道锦卫名字的由来,他问道:“殿下,这名字是有什么含义吗?会不会被外人识破身份?”

濮阳予月摇摇头说:“这是父皇和阿翠才知道的名字。父皇说孤出生的那天母亲养的锦鲤死掉了,于是认为孤是那锦鲤的转世,有吉祥之意。现看来,那条鱼或许是被孤克死的。”

锦一说道:“殿下,莫要说丧气话,调整好心态才能做好下一步的规划,您是要成王的人,莫要被坏情绪所干扰。看样子属下要为您讲学了。”

濮阳予月不太理解问道:“你又不是夫子,怎么讲学?你要讲什么?女德吗?”她不知道女德是什么,只是常听后宫妃子提起。

锦一摇摇头说:“是帝王心术、四书五经和算术等,女德是用来束缚平常人家女子的,束缚不了您。”

濮阳予月“哦”了一声,没放在心上,总之是他安排什么自己就做什么好了。她有些困了,说:“让锦四来伺候孤睡觉。”

“是。”

濮阳予月做梦了,梦里光怪陆离的景象让她忍不住想逃跑,可无论她跑到哪里都是鲜血和一条条黑色的人影,有些在叫她的名字,有些在骂她。她捂住耳朵不想听,那些声音却像是能透过皮肤一样,直接传进她的耳中。

她实在没忍住,放声哭了出来,朦胧中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哼歌,是她听过的奇怪小调,她喊出来:“锦四!”

锦四轻拍她的后背应道:“在呢。不怕。”

濮阳予月睁开眼,眼前是模糊一片,她抽泣着讲自己刚刚可怕的梦,锦四替她擦掉眼泪说:“殿下,怕的话就躲进属下怀里,属下替您挡着呢。”

她揪着锦四的衣服,看着她蹲在自己面前问道:“你会一直在吗?”锦四笑起来时,杏眼微弯,像极了温温柔柔的阿翠,她说:“会呀,殿下。只要属下还活在这个世上,就会一直陪着殿下的。”

濮阳予月将头埋进她胸前闷闷的说:“那孤命令你一直活着,要一直陪着孤。”

锦四轻笑起来,说道:“属下遵命,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