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玉婉黎墨渊(凤玉重生)免费阅读无弹窗_凤玉重生凤玉婉黎墨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凤玉重生》,是以凤玉婉黎墨渊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燕夕金”,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他用一只修长的手臂轻轻的揽过凤玉婉纤细的腰肢,霸道的往自己怀里狠狠的带了带,又用他微凉的唇瓣贴在凤玉婉耳畔撒娇呢喃道:“官人,你可心悦人家?”这句话引得羞涩的凤玉婉只想临阵脱逃开始紧张的手足无措,就像受惊的小鸟这一诱人的景色在阿墨眼中是那样的秀色可餐,只想马上吃掉怀里的人脸上因为羞涩而早已浮上一片绯红的凤玉婉想要推开他,可阿墨看着怀里这般可人儿又生涩娇羞的她却搂得更紧他扶起凤玉婉的一缕青丝……

小说:凤玉重生

作者:燕夕金

角色:凤玉婉黎墨渊

《凤玉重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燕夕金”。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次日清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小姐,我进来了!”只见小桃急冲冲的跑到凤玉婉面前:“小姐,这是您心心念念的齐国三皇子给您的信。”凤玉婉听完心中疑惑“奇怪,听闻齐国三皇子齐云与凤玉婉早有婚约,可齐云对原主总是置之不理,屡次要求退婚,但原主却对齐云殷勤的很,这次齐云给我送信不知有何目的,是不是有什么…

凤玉重生

第3章 酒楼相见 免费在线阅读

这时小桃跑上前来问:“小姐,您什么时候学的功夫啊,身手还这么好,我从小就跟着您,从没见您打过架啊?”凤玉婉不知怎么解释,便随口找了个借口:“在我昏迷之时,梦里有位神仙说要教我几招功夫防身,我学的异常用功,所以方才才能制服虎子。”凤玉婉本来不想骗人,但又不得不编个理由,怕被小桃看出端倪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可在不远处的齐云一看便知,神仙教的定是骗人的,这么俊的功夫没有十几年不可能练成,她的招式倒像战场奋勇杀敌的将士。猜想凤玉婉一定隐瞒了不少秘密,但对她今日的善举却极为欣赏与赞许,嘴角微微上扬淡淡的说道:“凤玉婉,我们是时候该见一见了。”

次日清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小姐,我进来了!”只见小桃急冲冲的跑到凤玉婉面前:“小姐,这是您心心念念的齐国三皇子给您的信。”凤玉婉听完心中疑惑“奇怪,听闻齐国三皇子齐云与凤玉婉早有婚约,可齐云对原主总是置之不理,屡次要求退婚,但原主却对齐云殷勤的很,这次齐云给我送信不知有何目的,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接过信封,映入眼帘的是齐国独有的标志。展开信一看,上等的宣纸,还飘出淡淡的檀木香味,信上面的字迹行如流水,很是俊美“丞相,近来可好?因近日府上事务繁忙,想见丞相却分身乏术,今日得已闲时,不知可否到醉香楼一聚?”

看到这儿凤玉婉的胸口掩饰不住的激动与喜悦,她微微皱眉心想“这应该是原主的感情吧?唉,也罢,我既然借用了你的身体,就帮你完成这个心愿吧。”便拉回思绪和小桃说道:“帮我更衣。”

小桃拿出好多件原主喜欢的头饰和服饰,开心的说道:“三皇子好不容易主动约小姐,一定要盛装赴约。”凤玉婉看着这些俗不可耐的衣裙竟提不起一点兴趣,全都不是自己喜欢的样式,便闭眼轻揉额头说着:“不用,就随便拿一件素色衣服和简单头饰便好。”

不多时,凤玉婉便换好衣裙,衣裙风格虽不是自己喜欢的样式,但还算满意。一身淡蓝色抹胸长裙,头上简单带了几支玉簪,淡绿色玉石耳坠衬托她的脸颊更显娇嫩,虽是一身素色但也掩盖不住倾国倾城之姿,美得不可方物。

小桃羡慕的夸赞:“小姐,您今日就是仙女下凡啊!”满怀心事的凤玉婉只是应了一句:“走吧。”

到了醉香楼,在小二的引领下来到了一个雅间,抬眼望去,只见一位公子正看着窗外,身着淡黄色长袍、周身整齐、腰间配着龙凤玉佩、面容犹如婉玉、一双丹凤眼、高挺的鼻梁、淡粉色的唇瓣,修长的手指拿着折扇,这人正是齐国三皇子齐云。

看到齐云就在眼前,凤玉婉平静的心突然狂跳不止“这难道又是原主内心的情感?想不到她对齐云的感情已经如此之深。”稳了稳心神,款步走上前俯身行礼“齐公子许久不见,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齐云看见凤玉婉后愣了片刻。心想“这还是我认识的右丞相吗?以往穿着不是红色就是绿色,傲慢的也从不行礼,满眼的花痴神态让人厌恶至极。可今日的她如同脱胎换骨如此清丽脱俗,不仅礼数周到,而且这身淡蓝色衣裙更显她肤质白皙娇嫩,身材婀娜,让人移不开眼。”

齐云痴迷的看着凤玉婉,心止不住的骤然乱跳,突然回过神来,轻咳几声,掩饰住尴尬。

“凤姑娘,我们之间不必拘礼,请坐。”凤玉婉面无表情的问道:“不知齐公子约我来可有什么要事?”齐云心中疑惑“以往都是她主动约我,我甚是不情愿,今日主动约她,她应该高兴啊?为何感觉她没有一丝喜悦呢,欲拒还迎?”想到这儿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凤姑娘,你我从小便相识,虽然已经解除婚约但还是朋友,我可以直接唤你的名字吗?”凤玉婉抬眸看了看他,极不情愿的说了一个“好”字。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齐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假思索的开口道:“玉婉,我们几日后去游东湖可好?现在正是盛夏,东湖的荷花开得娇艳。”齐云也被自己的话吓到了“为何自己会想和她一起出去,以前如此反感的事可现在却想和她尝试。”

凤玉婉思索片刻,刚想回绝,但又对上他满心期待的眼神,不忍心拒绝只要勉强答应下来。

齐云掩饰不住的喜悦,嘴角上扬,但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奇怪,自己以前很讨厌凤玉婉的,今日对她的感觉为何不一样,甚至因为她答应去游湖而开心?”

酒楼散去,各自回府。

凤玉婉心中烦闷,想多了解一些自己死后的情况,便独自来到街上。

向一位装扮老实的过路人问起最大的酒楼在哪,那人便指了指万花楼。只见万花楼门口灯火通明,好生气派。凤玉婉谢过之后径直走了进去,指路的人见她已进去邪魅一笑。

刚一进门,万花楼的爸爸桑就一眼认出她迎了上来:“官人,您好久没来了!我们都想您呢。”招手叫来三四个貌美如花的男子,都穿的花枝招展,甚是妖娆。

“官爷,您今日无论看上哪一个一定包您满意。”个个手里拿着娟帕晃向凤玉婉说到:“官人,选我吧!”

没有说话的凤玉婉,径直走到里面的雅间,只点了酒菜。这时隔壁房间传来谈话的声音:“夏将军太惨了,一定是被奸臣所害,夏将军刚死,太守府就去抄家了。还听说一位穿着青色长衫、腰间佩剑、仙风道骨的男子在她的尸体旁哭了好久。”凤玉婉一听是师傅,心里忍不住的酸楚与刺痛。

一段记忆涌上心头。我没有九岁之前的记忆,只记得九岁那年和母亲在黎国皇宫里生活。母亲曾为自己偷偷算了一卦,在十九岁我会有一个生死劫,所以托人在我十岁之时将我送到逍遥派拜江慕言为师,不久后母亲就过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