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刁蛮女配不做小透明苏羽落雪如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羽落雪如絮)快穿,刁蛮女配不做小透明最新小说

《快穿,刁蛮女配不做小透明》是作者“落雪如絮”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苏羽落雪如絮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你小心翼翼的将少女扶回自己的寝殿,轻手轻脚的扶她在自己的床上躺好你府上的掌事仙娥见状,连忙迎了上来,毕恭毕敬的施了一礼:“护法万安是否需要传医仙?”“不用,医仙往来需要时间,我亲自运功替她疗伤会快一些你着人告诉我师兄,他妹妹被林中异兽所伤,目前在我这儿疗伤,他若是练完功回来不见自家小妹,不用太过担忧”“是”掌事仙娥退下后,你盘腿坐在床的里侧,专心运功替躺在一旁的少女疗伤半晌,少女猛地吐……

小说:快穿,刁蛮女配不做小透明

作者:落雪如絮

角色:苏羽落雪如絮

古代言情小说《快穿,刁蛮女配不做小透明》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落雪如絮”。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此言一出,那个仙官双腿一软,连忙跪在大殿上连连叩首:“仙督明鉴,护法明鉴,这这这……凡间福祸皆有天命注定,下臣虽为水神,可也万万不敢轻易做出替所辖之地逆天改命的大逆之举啊!”“既是天命所定的灾情,敢问季仙长,你所辖之地恰逢旱灾可是仙督设宴之过?可是本护法赴宴之过?!”你故作威严的轻呵,而那…

快穿,刁蛮女配不做小透明

第8章 谁说护法都卑微 08 免费在线阅读

你挑了挑眉,明白叶云裳这是摆明了告诉你,这场庆功宴就是花语对你的捧杀计。你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自信的弧度,好啊,这花语素日里仗着自己女娲后人的身份,加上沈慕枫对他的偏爱,自己还真没什么机会主动出击,现在她倒是自己送上门了。

宴会上,你和陆长渊等人刚入座,就有仙官酸溜溜的开口:“苏护法虽亲历天劫有功,但臣所辖凡间尚在大旱,我等身为仙者,不能平百姓之苦已是失职,还在仙宫如此大设盛宴……恐怕实在不妥。”

“哦?”你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樽,眸色一凝,似若不经意的一问,却足够让下座群仙心惊“季仙长,你身为一方水神,所辖之地为何大旱?你确实失职。”

此言一出,那个仙官双腿一软,连忙跪在大殿上连连叩首:“仙督明鉴,护法明鉴,这这这……凡间福祸皆有天命注定,下臣虽为水神,可也万万不敢轻易做出替所辖之地逆天改命的大逆之举啊!”

“既是天命所定的灾情,敢问季仙长,你所辖之地恰逢旱灾可是仙督设宴之过?可是本护法赴宴之过?!”你故作威严的轻呵,而那个仙官早已吓破了胆,连连叩首告罪。

高位上的沈慕枫微蹙着眉头,神情不悦。当初为保仙界无虞,无奈选定你替他去经历天劫,他知道你心中委屈,本想等你从海角天涯走出之后再好好补偿你。可是没想到,如今只是区区一个宴会,就有人惹出这一番是非,于是睥睨的看了一眼那个仙官,淡淡开口:

“你所辖之地旱情严重,虽是天命难违,可你身为仙官却丝毫无所作为,此罪一也;你区区一个下仙竟敢公然对护法出言不逊,忤逆上仙,此罪二也……”

“慕枫哥哥……”眼看情况不妙,花语连忙出声,试图挽救一下自己人“此宴既为替苏护法庆功,何苦为了区区一个下仙一时失言,坏了兴致。不如就让仙官自罚三杯,向苏护法请罪。”

“忤逆上仙可是重罪,何况更有失职之过,数罪并罚,岂能罚酒了事?”陆长渊清秀的眉宇微蹙着,一向温和的语气中覆上了一抹冰冷,他看向花语的眼神中转瞬即逝的闪过些许厌恶。

叶云裳坐在一旁,淡淡把玩着手中的酒樽,自在的欣赏着眼前的好戏。她确然不喜欢你,因为不甘自己倾慕的仙督一直偏袒于你,但是她更加瞧不上花语的虚伪,瞧不上花语总是扮柔弱哄仙督心软。

最后,季仙长被贬去东海,成了龙宫守卫。在场的众人也再无一人敢质疑仙督对护法的纵容,众人皆非常识趣的安心享受宴酣之乐。

就在这时,花语借口身体不适,想要先行回宫。你本来并没有太在意,毕竟……看仙娥跳舞不比看白莲作妖舒心多了,但是眼角的余光瞥到她从袖中掏出了什么东西悄悄递给身边侍奉的仙娥,随后便离开了仙宫。

在她离开后不久,就有仙娥为你添酒。你注视着杯中的酒,眸光晦暗不明。随后,你的嘴角扬起一抹恣意的弧度,你一手端杯,另外一手的大袖挡在杯前,假装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实则悄悄将杯中的酒都倒在了身下坐着的软垫上。

半晌,宴会将尽,众仙逐渐离席之时,你故意装作意识迷朦,浑身无力的支着头,倚在桌案上。方才你察觉到花语在你的酒里下了一种烈性媚药,醉仙散,如今你倒是想看看,她的同伙是谁。

“小羽师妹,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陆长渊缓缓走到你身边,一脸关切的问,随后作势就准备扶起你,柔声道“我先扶你回宫可好?”

好啊,还真是他们两个!你暗中蓄力,正准备出其不意的给他一掌。然而你还来不及动手,就感到自己浑身一轻,落入了一个檀香扑鼻的怀抱。苏慕枫将你横抱而起,冷着脸看了一眼陆长渊伸向你的手:“小羽想来是醉了,我会带她回崇华宫照料,你只需顾好自己份内的事情。”

崇华宫……那不是仙督自己的住处吗?你有些惊讶,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只能继续装下去。

没过多久,沈慕枫就带你回了自己的寝殿,他缓缓将你放在自己的床榻上,屏退了侍奉的仙娥仙奴,随后他温热的大掌轻轻抚了抚你的脸颊,你不由自主的感到自己的脸颊燃起一片炙热,不用看就都知道自己此时一定脸红得几欲滴血。

可恶,难道是因为自己在原来的世界单身太久了,难得和异性有肢体上的接触,才会这般没出息?你正犹豫着该怎么办,只听耳畔传来一声嗟叹,他低沉的语气像是对你的耳语,又像是出神的喃喃:

“小羽,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趁人之危,更不会强迫于你。在药效散去之前,你就安心在此修养。”说罢,沈慕枫的指尖凝出一片晶莹的雪花,他缓缓将那片雪花放到你的眉心,随即你脸上的红晕便逐渐消退,你紧绷的神经也在此刻得到了舒缓,渐渐的,你在满室氤氲着的淡淡的檀香中,睡得安稳。

沈慕枫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你恬静的睡颜,竟有半晌的失神。等他回过神时,已是深夜,于是沈慕枫便取了披风,披在身上,轻步走到书案前,随意拿了几卷书卷,枯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你悠悠醒来后,在他这里吃过早饭,回自己府上修炼时,他才得以小憩片刻。

然而,自你回府之后,仙界就陆续有流言传开,说你宴会上被人下了醉仙散,然后被仙督带回崇华宫共度了良宵。更有甚者传到,你被带回仙督寝殿之时才刚过正午,从正午到深夜,再到第二天天明,你和仙督都不曾离开寝殿,可见你们当时在房内多么难舍难分……

虽然因为顾忌你护法的身份,并没有人敢当面说什么,但是当这些流言传入你的耳中时,你还是忍不住满脸黑线:这帮仙官一天到晚是太闲了吗?你暗自腹诽着。

你正有些无奈的在庭院中温了一盏茶,想要压压内心的怒气,就在这时,耳畔忽然传来小姑娘软糯的呼喊:“苏姐姐!”

你刚转过身,陆长笙这小丫头便已然扑进了你的怀里,她仰着小脸委屈巴巴的问你:“苏姐姐,阿笙听仙娥们说,苏姐姐是不是被仙督欺负了?”

“没有,昨天我只是有些醉了,仙督用灵力替我解了酒,让我在崇华宫歇息一晚,仅此而已,”你抚着小丫头的发顶,笑容有些无奈“昨天我休息的时候,仙督在旁边看了一夜的书,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阿笙放心吧。”

闻言,小丫头总算松了一口气,她虽不懂得仙娥们口中说的“欺负温存”是何含义,但是知道自己的苏姐姐并没有受委屈,小丫头就很开心。半晌,她一脸犹豫的开口,水汪汪的眼神中满是懵懂:“那……苏姐姐心悦仙督吗?”

闻言,你险些将刚喝入口的茶喷出来,你稍微敛了敛心绪,哭笑不得的用指尖点了点陆长笙的鼻尖:“自然没有,倒是你这小妮子,从哪里学来的这种话,也不知道害臊。”

大门外,本来和阿笙一起来找你的陆长渊听到了里面的对话,原本满面的忧愁瞬间一扫而空,眉眼间又染上了一贯温和的笑意,他缓缓走进院中:“那小羽师妹可有心悦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