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狂宠疯批偏执魔尊安晴程照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后,她狂宠疯批偏执魔尊)重生后,她狂宠疯批偏执魔尊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重生后,她狂宠疯批偏执魔尊)

书名叫做《重生后,她狂宠疯批偏执魔尊》的小说,是作者“小焰酱汁”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安晴程照意,内容详情为:安晴直直地朝着魔宫的御花园走去在她的印象中,她上辈子就是在那里被密探劫持,随后被送去萧以轩处万箭穿心的既然如此,自己就该先去那儿,把密探除去!安晴走着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帝妃娘娘”她回头一看,刚刚有过一面之缘的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正在对着她单膝跪地安晴问道:“你是……?”那黑衣人恭敬地回答道:“我是尊上的属下,暗血骑兵的首领,尊上担心您的安危,派我来保护您”暗血骑兵!安晴惊诧地瞪大了秀……

小说:重生后,她狂宠疯批偏执魔尊

作者:小焰酱汁

角色:安晴程照意

热门网络作者“小焰酱汁”的新书《重生后,她狂宠疯批偏执魔尊》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安晴……她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这样,她明明恨毒了他啊。是自己痴心太过,陷入了梦境吗?还是自己的心魔又出来了?程照意想到此处,觉得后者可能性很大。于是他往后退了些,低声道:“抱歉。”话毕,他就披了件黑金色暗纹的外衣,从床榻上下去,走出了殿门…

重生后,她狂宠疯批偏执魔尊

第2章 被她抱了? 免费在线阅读

少女的脸颊微微发红,带着清香的发丝垂下,双眸明亮如水,看起来极具美感。

她凑得太近,温热的气息在二人之间萦绕,显得暧昧至极。

程照意瞳眸微动,被她撩拨得心跳愈发加速。但是他并没有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安晴……她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这样,她明明恨毒了他啊。

是自己痴心太过,陷入了梦境吗?

还是自己的心魔又出来了?

程照意想到此处,觉得后者可能性很大。于是他往后退了些,低声道:“抱歉。”

话毕,他就披了件黑金色暗纹的外衣,从床榻上下去,走出了殿门。

安晴呆住了。

她在撩了程照意一句后,他居然走了……

居然走了……

走了……

了……

留下安晴在风中独自凌乱。

他至于这么嫌弃吗?

还是说他其实很讨厌自己吗?

可是前世程照意为她挡下无数箭羽的身影浮现了出来,安晴不相信程照意会讨厌自己,也不想去怀疑他的真心。

不过,他刚才行色匆匆,说不定是遇到了别的麻烦事,自己一定要跟上去看看!

想到这里,安晴随手披了一件大衣,也从门内追了出去。

门外是一条奢华昏暗的长廊,周围摆满了精致的烛台。长廊两列,许多美貌的侍女身着轻纱,恭恭敬敬地低头站着。

看着这一幕,安晴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声:真有钱!

上辈子安晴经常把自己锁在房间内不肯出去,一个人暗自伤心。所以她虽然嫁给了魔尊,却连魔宫门口的长廊都不熟悉。

安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程照意,于是走上前去,想去问问那群侍女。

她摆出了一个温柔可亲的微笑,轻声道:“这位姐姐,打扰了,我想问问……”

被她叫“姐姐”的侍女抬起头来,看见是安晴,立马花容失色,双膝跪地,大声打断了安晴的话:“参见帝妃娘娘!奴婢实在惶恐,奴婢是卑贱之躯,实在配不上当您的‘姐姐’啊!”

其他侍女这才看到了安晴,于是纷纷跪下,齐声喊道:“参见帝妃娘娘!”

安晴:!!!

这阵仗太大,她甚至被吓得倒退了几步。

过了一会儿,被称为“帝妃娘娘”的安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是魔尊的妃子了,现下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

不过安晴并不在意这些礼节,于是她笑着把那侍女扶起来,温柔道:“没关系,姐姐既然年岁比我大,就自然当得起这声称呼,何来卑贱之说呢?”

那位侍女听安晴这么说,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她以前就听说过,一向清心寡欲的魔尊娶了一位妃子,那妃子勾引人心,嚣张跋扈,从来不屑出席魔界的任何场合。

尊上色令智昏,竟也一直纵容着那女子。

可是今日一见,她才发现传闻中的祸国妖姬竟是如此温和可亲的姑娘,丝毫不摆架子,脸上笑容也温暖又真诚……

安晴勾唇浅笑,温和地道:“所以姐姐,你能告诉我魔尊大人去哪了吗?”

那侍女被她一问,这才从呆滞中反应了过来。她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害怕地道:“您真的要去见尊上吗?”

安晴奇怪道:“怎么了?”

那侍女咬了咬唇,似是不想说,但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地凑了过去,低声道:“帝妃娘娘,您最好别去见尊上。我听闻尊上对一女子相思成疾,生出了心魔!”

安晴:“啊?”

侍女害怕地攥紧了自己的衣袖,继续道:“心魔会变成那女子的模样,侵蚀尊上心神,尊上也因此变得越来越狠戾了。”

她浑身颤抖着道:“尊上每日都需要在炼化室强行镇压心魔,已经杀了很多误闯进去的人了!现在谁都不敢进炼化室了。 ”

安晴闻言,彻底愣住了,她在一瞬间都明白过来了。

上辈子程照意为她而死,安晴在心痛之余,还有些疑惑:程照意可是魔族至尊,他的血统是魔界最强,甚至一个人就可以轻松灭一个仙府。凭萧以轩的万箭,应该杀不死他啊。

原来是这样!

程照意对她爱念成疾,生前一直受心魔侵害折磨。所以最后才会无法抵抗箭雨,为她而死啊!

安晴心里涌上了一阵酸涩感:程照意真是一辈子都陷在自己身上了啊。自己实在是亏欠他太多太多了。

那侍女小心翼翼地打断她:“帝妃娘娘,恳请您听我一句劝,尊上此刻太危险了,您还是别去见他了。”

可是,安晴却默默摇了摇头。

曾经,程照意暗自保护着她,为她付出一切。那么现在,他为她生出心魔,她也一定要去到他身边。

于是,安晴冲着那位侍女坚定地说:“谢谢你的关心。不过,即使可能会死,我也是一定要去救他的!”

说着,她飞速地朝着炼化室跑去。

侍女愣在了原地。她看着安晴的背影,忍不住心想:这位奇特的帝妃娘娘,真是又温柔又坚定,连自己都为之心折,也难怪尊上会对她如此宠爱了。

另一边,安晴按照自己的印象,朝着炼化室一路跑去。等到了那气势磅礴的门口,她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安晴上前用力去推炼化室的门,可是不管她用多大劲,门都纹丝不动。

数次尝试无果后,安晴沮丧地坐在了地上。

忽然间,炼化室门口的魔兽雕像开口说话了:“贵客需出说出通行口令,方可入内。”

安晴:……

她心想:你怎么不早说啊,我都推了半天了。

不过,原来进炼化室是需要口令的吗?那该怎么办?她怎么知道口令是什么?!

情急之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安晴想到什么说什么,乱七八糟地喊了一大堆,可是门一直纹丝不动。

最后,她无意间随口说了一句“四月初九”后,门突然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随后缓缓向两边打开。

等等,所以通行口令是……四月初九?

安晴心跳又加速了,脸颊也涌上一阵酥酥麻麻的热意。因为,四月初九,是她的生辰日啊!

历代魔尊修炼之地,所有魔族心中最高贵神圣的地方,谁能想到,它的通行口令居然是一个妃子的生辰?

不过此刻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安晴捂着快要跳出的心,强行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走入室内,向四周望去。空阔的炼化室内,四周刻满了各种密咒暗纹,魔气翻涌。到处都血迹斑驳,让人触目惊心。

在最中间,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子。

那男子察觉到有人进入了炼化室,缓缓回头看去。

安晴也随之看到了男子的面容,这是程照意!

不过,此刻的程照意和往日里很不一样,他周身被魔咒环绕,瞳眸带着渗血一般的颜色。

虽然他依旧俊美至极,但他周身散发着的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让人不敢靠近。

安晴还没反应过来,一道可开山劈海的魔气就朝她狠狠劈来!

程照意手持暗色长剑,一副她从没见过的冷冽模样,森然地说道:“心魔,你若是再敢幻化成她的模样出来,我定让你魂飞魄散。”

安晴一愣:听他的意思,程照意是把自己当成心魔幻化出的影像了吧……

幸好她反应极快,立刻闪身躲过了这一击。

不过程照意的魔气实在是过于强大,它带起的巨大气浪翻起了安晴的身子,让她一下子被掀飞了。

安晴头晕眼花间,感觉自己的肌肤被磕破了好几处,这才重重摔在了地上。

她好不容易缓过来,却察觉到一阵寒意从头上传来。

安晴缓缓抬起了头,正好跟程照意对上了视线。

……她原来刚好被气浪带到了程照意身前啊。

这是什么天选之运。

程照意看向她的目光如同看死物,冷淡至极,杀气旁溢,仿佛下一秒就要杀了她。

可是下一刻,他的身躯就僵硬在了原地。

因为他感到有人抱住了自己。

一阵柔软的触感从怀中传来,安晴身上特有的淡淡的木槿花香气扑面而来,将他温柔地环绕住。

这是多么温暖的怀抱啊。

暖意从肌肤相贴的地方涌来,几乎直达心底。一瞬间就驱散了阴冷的心魔。

安晴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闭着眼睛紧紧抱住了程照意,温柔地轻轻哄道:“我不是心魔,心魔是没有心跳的,你感受到我的心跳了吗?”

她的声音温润轻柔,如同涓涓细流轻轻荡漾开水纹,却一圈圈浸入了程照意的心。

程照意站在了原地,心魔造成的伤痛被逐渐抚平,他不由自主地就随着少女的语句轻轻点了点头。

少女握住了他的手,对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所以,我是真的安晴,我来陪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