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非池鱼(程戚\/江池宋廷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她非池鱼最新章节列表

古代言情小说《她非池鱼》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胡桃木木”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程戚\/江池宋廷聿,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正是午时刚过一刻,陆陆续续来了些文人墨客,把扇轻摇,挑着位置坐下再过了一会儿,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清脆的钟鸣,一个带着书生帽的文人站起来,文绉绉地讲了一大堆,什么”今日少长咸集,兰亭际会“好像是在,俗称”开局“?青云坐在皇后旁边,头一点一点的,犯困打着瞌睡皇后听着这古文,反而越发来了兴致青云偶尔偷瞄一眼,这皇后,看起来好像,随时要诗兴大发两眼放光,像什么呢?什么呢?青云想着想着,突然一拍脑……

小说:她非池鱼

作者:胡桃木木

角色:程戚\/江池宋廷聿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胡桃木木”的一本书《她非池鱼》。讲述了

她非池鱼

第2章 兄长 免费在线阅读

翌日,辰时。

一众臣子从金銮殿退出。环佩碰撞,清脆作响。乌泱泱的各阶官服一大片,每个人都是庄严肃穆的神情。

如何劝叶国使臣接受和亲,还真是个难解的题。杨逻想着想着就皱起了眉头,没看到脚下的台阶,一时踩了个空。

还好后面有人伸手,堪堪把他扶住,杨逻回头,原来是大理寺少卿,李知致。两厢寒暄客套,常规流程走完,试探着到了正题。

“杨首辅,依我看,圣上的意思,不会是将公主送去,作害尽叶国贤王妾室,扰乱叶国朝纲的卧底吧。”

“到底是自己亲妹妹,作卧底可是个危险的差事。如今,程国和叶国交好,圣上何必派人卧底过去,危害叶国?”

“杨首辅啊,你是内阁大学士出身,我国军备,比如储粮,没发现近年来,年年税收都在涨吗?户部的账簿,足足超过了这个数。”李知致稍稍靠近了,比出五指张开的手势。

“五万石粮食?”杨逻心里吃了一惊。

“可不是,就算全国停止产粮,也足够军队打三年的仗。”李侍郎微微夸大了语气,“哎,天凉了呀,天气变得可真快。”

拍了拍杨首辅的肩膀,李侍郎踱着官步,摇摇晃晃地走了。

看着宫殿两旁枫树,叶子随风飘落,难掩肃杀之势,杨逻叹了口气,“天是要变了。”

金銮殿。

皇帝刚退完朝,旁边的总太监上前为他更衣。

“一会儿,去看看青云公主。”皇帝开口道,语气带了淡淡的寒意。

“嗻。”总太监听着,抖了几抖。

新帝为人狠绝,对青云公主,更是手段毒辣,京都流言,至少一半,是皇帝亲口吩咐散出去。

总太监还记得,那天內帏厚重,烛火阴森,皇帝坐在龙椅上,说出的话是三冬的雪,结冰掉在了地上。

他说,“把她逼疯了最好。”

皇帝下了龙辇,径直向朝阳宫正殿,一边屏退两旁侍女。青云公主正在练字体,眼角一扫,明黄色衣袍入眼,不禁觉得有些恍惚。

幼童时朝夕相处,两人感情倒是不错。后来皇子要入书院静修,公主及笄后更是隐入深宫,学些女红玩意。再没见过什么面。

一年前,先皇驾崩,新帝即位。从此,青天之下,莫非王土。谁也没能困住他。但是,从前温温雅雅的兄长,从来没有再找过她。

连一句问候,都不曾差人带过。性情之伤人,凉薄自此。

若只是这样也罢,……青云心里流过一丝苦涩,抬眼问道,“皇兄今日好兴致,可是有什么话要亲自嘱托?”

“皇妹心思透亮。叶国和亲之事,你应该也听说了。朕会威压叶国,姻亲可以成。”皇帝压低了声音,“父皇怎么死的,皇妹好像已经知道了。这可怎么办呢。当年,朕可是把制毒之人,庖厨之人,统统杀了个遍。杀这些人,确实不费力气。”

“果然是你。我猜的没错。”青云淡淡的开口。

先皇在世,最亲近的子嗣里,青云占头一位。有些端倪,只有真正关心之人,才能不靠任何证据,直觉断言出来。

皇帝又开口,“我不杀你,你自己心里应当知道为何。”

青云自然知道。生性多疑,刚愎自用,是程映的性格。在青云开始调查御厨大换人之事时,因为行事不成熟,难免漏了点风声,程映一时就起了杀心。

但是,青云太难除掉了。皇室武将出身,作为公主,更是武艺超群。在一群人的围捕下,最多负伤,逃生是不难的。有了先皇的先例,青云也提防着食物下毒,每次都用银针试过。后来,毒不下了,暗杀也不来了。

既然这么难除掉,那索性不除了,一来,青云没什么实质性证据,二来,左右不过是个女人,送进别家深宅大院去,翻不起什么大浪。当年他作皇子,就已经知道了,并且看过了多少“翻不起什么大浪”的例子。后宫争宠,好像是腥风血雨的样子,但是男人们朝堂里夺高位,皇帝随心意宠谁,永远是最后的决定性因素。

多少腥风血雨,跟过家家一样,造成的力量幼稚羸弱,却付出了近乎生命的代价。

“但我知道你最歹毒的秘密了,看不得我,要把我送走?”青云笑了笑。说不清里面有多少嘲讽。

“所以,和亲是个好机会。先皇生时,你与他最亲近。先皇死后,你我相看两厌。你和亲过去,我们隔得远了,就自然不膈应了。此次和亲,好好准备为是。”皇帝勾了勾眼角,也是回笑。

青云看不清里面又多少的虚情假意。

有一点,青云没有猜到的是,皇帝一年多来,从未放弃杀她的心思。一切的风平浪静,只是为更大的阴谋做准备罢了。

皇室里的兄妹,从来以利益为先。人情世故,视若无物,在这庄严,空洞的皇宫,多少披着人皮的野兽。

踏出朝阳宫时,皇帝眼瞳里投下阴翳。心里深思熟虑的阴谋正一步一步成型。踩着太监的背上龙辇的时候,他随性问了总太监一句,“小李子,死人最不膈应人,对吧?”总太监听着,连连应是,偷偷背手抹了一把汗。

自从换了个主,这修身养性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

再过个三年五载,再不退休,朝阳宫这位还没疯,自己的心脏病倒是要吓出来了。

总太监想着,出一声虚汗,捏着嗓子喊“起驾回宫”的声音,都比平时弱了好几分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