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圆白溪山(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免费阅读无弹窗_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清圆白溪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清圆白溪山,文章原创作者为“施钦境”,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去卜周山的路途略有些远小五驾着马车送他俩过去,俩人坐在车厢里面面相觑、相对无语容孤灿不停地上下打量她,然后闭目养神去了清圆原以为他会追问她出走的原因和近况,若是这样她打算好好装一回糊涂,可他竟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知是没有认出她,还是笃定了她是清圆?他不动,她有些不知如何回应马蹄声悠然而枯燥清圆如坐针毡,她觉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阿灿像变了个人似的,令她看不懂也认不明,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

小说: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

作者:施钦境

角色:清圆白溪山

《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施钦境”。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好。”他暗红的薄唇微微一动,仿若开启了一个新世间的大门,清圆的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啪!……还在转,只是不知转的是天地还是她。反正她再看清时,他的面孔映在蔚蓝的天空上。连着白子炜和阿云的脸,也与他一起,以天为景,以地为……压根儿就是她躺在人家脚下呢!清圆一个打滚抱住他的脚,用力一抬…..

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

第8章 老天爷……娘啊…..爹爹竟然死了…… 免费在线阅读

“哟,”清圆一瞬间胆气陡增,“怕了就说怕了,别拿清圆说事。”

呼地一阵香风,眼前又陡现容孤灿冰冷俊秀的面孔:“桂清熙,别逼我动手。”

“动手……就动手。”清圆的气虚了一虚。

“好。”

他暗红的薄唇微微一动,仿若开启了一个新世间的大门,清圆的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啪!……还在转,只是不知转的是天地还是她。

反正她再看清时,他的面孔映在蔚蓝的天空上。

连着白子炜和阿云的脸,也与他一起,以天为景,以地为……压根儿就是她躺在人家脚下呢!

清圆一个打滚抱住他的脚,用力一抬……咔,啥也没抬动。

她不信,容孤灿比她就高了小半个头,还能像白溪山那般力拔山兮气盖世?她一骨碌爬起身,跪在他面前使劲抬……抬……抬八抬大轿都没这么吃力!

“够了没?”他语气冰冷。

偏偏清圆很不知趣:“不够……啊——!”

她的身子猛然向上飞起,在空中呼地转了一圈之后,又一次不争气地,啪地一声,仰面朝天躺倒在地。

“够了么?”

“够……了。”

“哼。”

清圆眼前一花,容孤灿竟抬脚跨过她的脑袋,接着,小五也跨了过去,俩人就那样轻轻巧巧侮辱了她,然后连声道歉也没有,飘飘然就要扬长而去。

“容孤灿!”

她气得大叫,白子炜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愤怒的后半句强制压进肚子。

而容孤灿只略略停了一下脚步,便没再理会她。

清圆气啊,一把甩开白子炜的手:“跟上去!”

“啥……”

白子炜煞白了脸,可清圆不管,气恨恨地跟在容孤灿身后,一直出了学馆,又爬上马车,明打明地让马车紧跟着他们,一直跟到容孤灿的马车拐进一个宅子。

她用毛笔蘸了墨,在这宅子的外墙上画了一个圈圈作记号,这才令马车回去白家。

——得亏白家主母不怎么管事,白溪山又不在,若不然清圆这么做,早被打板子赶出去了。

**

很快到了休沐日,她一个人摸到容孤灿的宅子外。

在这之前,她已在桂姨娘处打探到一些过去的事情:那时容家尚在肃州,这个宅子正是他们的老宅。桂姨娘纳过去后,就是在这宅子里怀了孕,没多久容家迁去了京城。

所以,这也算是她的老宅了。

宅子白墙灰瓦,从墙里伸出些长着绿色宽叶的树枝,可这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她总不能沿着这几根树枝爬进宅去吧?

正为难着,她一眼看到同学陈陶颠啊颠地在远处走过去。

“陈陶!”她喊了一声,“你去做什么?”

陈陶朝着她招手,她奔过去,看到他脸上的慌张:“吃人啦!老虎吃人啦!”

“老虎?哪?”

陈陶指指很远的一处山峰:“卜周山里跑出来一只老虎,把人吃掉啦。你赶紧回去吧。不过官府出了告示,谁能杀了老虎就奖励一百两银子!”说完,他又颠啊颠地跑掉了。

卜周山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想来老虎没那么快过来,清圆踌躇了一会,心里有了主意。

她过去敲老宅的门:“你家公子在家么?”

很快,容孤灿木着一张脸出现在宅门口,他连头发都没梳好,直直地披在身后,倒是别有一番风味:“你来做什么?”

“你想要一百两银子么?”

容孤灿盯了她一眼,然后伸出手:“拿来。”

“我没有。”她回得爽快,可容孤灿的目光有些瘆人,她赶紧补一句,“卜周山里有一只老虎,把它打死了官府赏一百两银子。”

“哼。”

容孤灿提了提嘴角,冷笑一声,然后像看傻子似地看了她两眼,转身往里走去。

清圆赶紧跟上。

宅子里人不多,冷冷清清的,只见着几个仆人在做事。

“你家大人呢?”清圆问。

“我就是。”他竟没赶她出去,任由她跟屁虫似地跟在身后还东张西望,甚至耐心地回答她的问题,“我一个人回来的。”

“爹娘没回来?”

清圆问这话的时候心里惴惴的,可容孤灿的回答让她的心停了一停:“我娘死了。”

“啊?……啥时候的事啊?”她大大地吃了一惊。

容家主母竟然死了?!

这可是一桩大事,她一定要回去告诉娘亲。

容孤灿很注意地瞥她一眼:“我娘的死与你何干?”

“干……自然不干。问问嘛。”

清圆磕巴了一会,终于想起请人节哀,可容孤灿只扔了一个极其轻微的冷哼。清圆憋了好一会,又期期艾艾地问了一句:“那你爹呢……没死吧?”

“你爹”就是“我爹”啊——死不死的,干系大着呢。

清圆眼巴巴地看着容孤灿,希冀从他的嘴里能吐出一根好象牙来。

容孤灿停下脚步,皱着眉头,像在思索如何回答她……清圆大惊失色:“不会也死了吧?……老天爷……娘啊…..爹爹竟然死了……”

她转头就跑,她要赶着把这消息告诉娘亲去。

容孤灿在她身后吐出两字:“没死。”

清圆一拍大腿,正要号啕大哭,那俩字总算在她的脑袋里显示出正确的意思,她楞了一下,回身尴尬地望着他:“没死?”

“你也没死?”

“啊…..我……”清圆思绪一片纷乱,“我死了啊……哦不,我活着啊……”

容孤灿不发一言地看着她,乌黑的眼底慢慢涌过许多复杂的情绪。

清圆渐渐冷静下来,她知道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可既然父亲没死,那自己和娘亲就有被他找到并打死的可能,好在父亲眼下不在肃州,自己再找些补,把容孤灿蒙骗过去,事情还是有转圜的余地的。

她挺起胸膛,若无其事地问道:“容公子,敢不敢去打老虎嘛?”

“打它作甚?”

“有银子拿啊。”她脱口而出,“我陪你一起去,拿了银子分我一半如何?”

“好。”容孤灿爽快答应,“我去拿剑。”

“啊,还要拿剑?你还有剑?”

清圆很懵。

容孤灿横她一眼,都不屑回答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