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心娇温颜程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颜程知)噬心娇最新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噬心娇》,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温颜程知,作者“会飞的草”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五十两”台下,一名肥头油耳,年过五旬的男人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神色龌龊地盯着台上,率先举手出价“八十两”另一位束着长穗宫绦,脚登黑缎白底长靴的白发苍颜的老爷颤颤巍巍地举起手“三百两”一个身穿绿白相间华服的浪荡公子,一面持着折扇轻摇,一面色眯眯地瞧着台上那覆着面纱的女子,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众人闻他一言,不觉脱口惊呼此地,乃是沅国京都的澜芳楼现下,被台下人争相出价的,乃是澜芳楼花魁“芷……

小说:噬心娇

作者:会飞的草

角色:温颜程知

经典小说《噬心娇》是网络作者“会飞的草”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她可不觉得,在程府当个丫鬟便能将欠程知的三千两还清,若说依赖每月发给她的几吊月钱,她便是在程府为奴为婢一辈子,那至死也是还不清的。既是这般,必定是要往外头想法子去的了。只是这一个月以来,不知烦程知与她请了多少次大夫,又吃了多少药,这脑子却总也回想不起往日的半点记忆。她心虽急,奈何也无丝毫办法…

噬心娇

第8章 失控 免费在线阅读

然跟随纪妈等人回了厨房不久后,温颜才从刚刚的惊诧中反应过来,那怦怦跳着的心也方稍稍定下,程母身边的一等丫鬟泽兰便奉了令过来通传,道是程母想见她一面,要她立时前往。

温颜听了这话,一时只觉头疼,不消说,这麻烦是要来了。

厨房里的众人目送着温颜出了门,皆不觉暗暗地为她捏了把冷汗,瞧着方才迎接老太太时的情形,她这一去,可不得脱一层皮?

温颜虽来了程府有将近一月之久,可每日除了走那往返慕修馆和厨房的路外,别的地儿她还真没去过。

因着当日南里早便有过提醒,道是这府里规矩森严,若程知无别的吩咐,万不可胡乱逛去,他此言便是不提,温颜对这方面也并无多少兴趣,她想的不过是赶紧恢复记忆,然后存点银两,好外出找个活路。

她可不觉得,在程府当个丫鬟便能将欠程知的三千两还清,若说依赖每月发给她的几吊月钱,她便是在程府为奴为婢一辈子,那至死也是还不清的。

既是这般,必定是要往外头想法子去的了。

只是这一个月以来,不知烦程知与她请了多少次大夫,又吃了多少药,这脑子却总也回想不起往日的半点记忆。

她心虽急,奈何也无丝毫办法。

温颜跟着泽兰出一厨房后,走过两边抄手游廊,又过一月洞门,直走了有一盏茶的功夫,这才过了穿堂,又转过三间小正厅,再往后过了一圆洞门,踏上青石游廊,走了有十来步,方到了程母所居之地。

候在门外的两个小丫头见她们来了,忙忙地打起帘卷,泽兰一面进去,一面回话:“老太太,温颜姑娘来了。”

泽兰这话音方落,温颜便见她和里头的人皆退了出去,她怔了怔,眼角瞥见上头那一角暗红色的衣角,便忙垂首跪下,道:“请老太太安。”

程母瞧了瞧底下跪着的女子,见她双膝虽是贴着地儿,可那背后的脊梁骨哪里真的有弯下去?且再看她这通身的气质,亦全然不似曾在青楼里浸染过,可若说是琼闺绣阁里的小姐,她自来也没见过这般的。

“你,便是我家阿知赎回来的那个女人?”这话里,似是不敢相信般,程母打量了她片刻,方道。

“回老太太,是的。”

她进了门后的这两声回答,不惊不惧,不疾不徐。

若是青楼或寻常人家出来的女子,进了这相府,断没有端得这样冷静自持的。

屋里缄默了半晌,温颜不知程母要意欲何为,正当她思量着要不要开口时,头顶上方忽地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赎你的银两便只当我家阿知做好事了,你现在回去收拾收拾,出了相府,就别再回头了。”

这结果,温颜来时并非没有想过,只原以为程老太太会万般为难,那备了满胸腔的话语且未出口,便听得她道出了那话,一时不觉怔了下。

然不过转瞬,她既不打算发问,也不反抗,便垂首回:“是。”

因已然摆在了明面上的事,她可不觉得这寡淡冷言的程老太太会容忍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待在府里,所以自己便是一时逞口舌之快反驳上两句,也不可能得到什么不同的结果,更何况相府一开始就不是她想待的地儿。

可高座上的见了她这副安然受之的模样,却是眸色一沉。

进程府时,温颜原也不曾带什么东西过来,惟得两三套衣裳,可因那衣裳的材质亦不大适合在厨房里穿,便搁在了慕修馆里头,而今自然是要回去拿的。

因要出门,她身上无半点银两,便是将那几身衣裳当掉作盘缠也是好的。

然在此之前,温颜念着纪妈素日待她的好,因而也定是要回去道个别的,所以她便先转道回了厨房。

“好孩子,你此番出去,我也没什么可给你的,”听温颜此番回来竟是要与她们道别,纪妈一时虽心有不舍,却也没有丝毫办法,便拿出了自己积攒的一包碎银,硬是塞到了她手里,“外头艰辛,你一个姑娘家生活定然不易,有点银子傍身也总比没的强。”

温颜才想着开口推脱,可未等她说话,其余人皆纷纷翻箱倒柜,将收在里头的银子递与了她,道出的话不外乎与纪妈说的相差无几,她无法,只得含泪收下。

她来厨房干活的时间虽不长,可这里的人从纪妈算起,到杨叔、光头伯、小丫头阿苓、几位妈妈,连同慕修馆的秋紫,待她也都是极好的。

再回慕修馆,因东西不多,收拾起来也不过片刻间的事,温颜想了想,觉着此番走得实在是着急,又念着这段时日程知待她的好,便想着给他留封信。

然温颜思量了半日,对于程知,她除了些感谢的话,却也实在说不出别的了。

做完这些,她这才起身、开门。

可蓦地瞧见门外的情形,温颜却陡然一诧。

程知面色不佳地将她打量了番,良久,方一把扯过她挎在肩上的包袱,用力地把她往里一推,重重地将包袱往榻上一扔,才瞥过脸来盯着她。

“你一个姑娘家,出去外面要如何生存?留在这,别担心,其他的事儿我自会与老太太说明。”

温颜也不生气,一面往榻上走去,一面淡声道:“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你若为了我与老太太对着干,我也着实不心安。而且此番我出去了,兴许对我恢复记忆也有好处。”

“你的意思是说留在我这,挡着你恢复记忆了么?”男人的声音里似是不带一丝情绪,可任谁都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不满气息。

温颜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程知转首瞧她,墨色的眼眸里盛满了愤懑。

温颜有些惊诧。

自与程知相识以来,论是对待任何人,他从来都是一副温文儒雅的模样,她哪里见过他情绪这般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