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谢淮礼程娇娘免费阅读(程娇娘谢淮礼)_谢淮礼程娇娘免费阅读程娇娘谢淮礼完结版小说阅读

程娇娘谢淮礼是古代言情《谢淮礼程娇娘免费阅读》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小酒三杯”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她不光被外人嫌是个傻子,还被定亲的秀才退亲,连小朋友都编儿歌嘲笑她。被退婚的她伤心欲绝被占了便宜,街坊邻居更是觉得她这样的应该浸猪笼。可那和她一夜的男主是侯府的大人,他带着一车一车的聘礼来迎娶她,成亲后更是独宠她,羡煞旁人。…

点击阅读全文

谢淮礼程娇娘免费阅读

谢淮礼程娇娘免费阅读》中的人物程娇娘谢淮礼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酒三杯”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谢淮礼程娇娘免费阅读》内容概括:虽说这没名没分地就怀上了孩子,也不可能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小姐,但是农户家?!连她房里的丫鬟都没有农户家里出来的!她这些天在府里伸长了脖子等着看那村野丫头的笑话,没想到,她才第一天来就这样精彩!她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三哥,多年来不近女色,显得多高不可攀似的,最后挑来拣去竟带了一个这样的回来,连带着他都像…

谢淮礼程娇娘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各管事带着家丁去执行命令,侯府里各个院子的怒骂声陆续响了起来。

“王德全,你疯了!”这是二房的小姐谢婉月,在府中的女孩儿里排行第二。

“回二小姐,小的哪敢冒犯小姐,这都是侯爷的意思。”

“你这狗奴才!三哥几时理会过我房里的事,你打量我蠢呢拿他来压我?!”

“是真的二小姐,文总管今儿个一早下的令,侯爷说府里的门槛碍事,叫全锯了。小的也只是听令行事。”

“这又是什么鬼话,门槛能碍他······”话还没说完,谢婉月回想起了昨夜在寿春堂的那一幕。

三哥新进门的那个小妾,刚到寿春堂就绊了一跤,把那老太婆吓得病都犯了,她笑得差点没滚到地上去。

娘捂着她的嘴匆匆把她拽了出去,可是没办法,她打出生以来就没见过这么好笑的事,如何忍得住?

早先丫鬟打听消息来告诉她,三哥要纳进府的那个小妾是农户家里来的,她就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虽说这没名没分地就怀上了孩子,也不可能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小姐,但是农户家?!

连她房里的丫鬟都没有农户家里出来的!

她这些天在府里伸长了脖子等着看那村野丫头的笑话,没想到,她才第一天来就这样精彩!

她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三哥,多年来不近女色,显得多高不可攀似的,最后挑来拣去竟带了一个这样的回来,连带着他都像是从云端跌进了泥地里。

昨日看了好一场笑话,今日她晨起原本十分愉快,却被门外刺耳的锯木声吵得不安宁,出来一看,三哥竟要为了那个乡野姨娘锯光府里的门槛!

疯了不成!

那村丫头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来动自己院中的土!

谢婉月想破口大骂,但到底碍着谢淮礼在府里的地位,不敢乱说,只得争辩道,“我又不会请她来我院里,我这里的门槛关她何事?”

王德全心中叫苦不迭,从早上领命来办事他就知道会挨一顿臭骂,眼下二小姐说的话,他也私下问过文总管。

文总管看在他时常孝敬的份儿上,提点了他,哪里是门槛的事,侯爷这是要让满府上下知道,有他给程姨娘撑腰,警告府里的主子和下人们都不许怠慢程姨娘呢。

可是这话他哪能说出来打二小姐的脸,只得陪笑道,“侯爷许是怕二小姐在院子里被门槛绊跤了呢,也是一片心意。”

谢婉月听着他胡说八道气得啐了他一口,其实她何尝不知道谢淮礼此举用意,但自己在他面前又说不上话,只能干看着下人们锯掉了她房中内外的门槛。

看着地面上那光秃秃的木截子,谢婉月气得把手中的帕子都快绞烂了,等过几日那老太婆好了,她倒要去寿春堂看看那姨娘到底是个什么妖精,敢在这侯府里这样无法无天!

她这里气得不知怎样才好,程娇娘人在苍梧苑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府里的夫人小姐,只在发愁她自己的事。

从看见了丹枝的模样,又知道青萝也受了罚,她就再也没了早上的惬意心情,一整天躲在房里也不敢出门。

中午和晚上传了两次膳,菜品比早上还要丰盛得多,她却全无胃口,只动了两筷子,陶妈妈劝她多用些,可她一想到丹枝那张脸就反胃。

下午府里的裁缝来给她量身,她乖乖立在那里给人量了,也不敢多说话,对要制的新衣也没了什么期待心情。

陶妈妈看在眼里很是担心,待晚上谢淮礼一回来,便去前院将白日里程娇娘的种种都禀报给了他。

谢淮礼听后略作思忖,先吩咐了崔颢再去传一桌膳,然后跟着陶妈妈回了内院。

刚走到正房门口,正赶上程娇娘在屋里憋闷得胸口难受,打开了门想透透气,两人在房门口撞了个正着。

等两人站定,谢淮礼一看程娇娘的模样,瞬间有些看呆了,程娇娘被陶妈妈精心打扮一番,原本就姝丽的姿色更是被衬得如九天仙女般,他一时看得忘了形。

程娇娘却是吓得往后大退了一步。

其实从她这一天在府里的待遇来看,侯爷对她是很不错的,但是她害怕自己万一惹祸,会不会也变成像丹枝那样,因此面对他还是胆战心惊。

谢淮礼看她胆小躲避的样子心中好笑,又来了,在这跟他演老实人,也不知道昨夜钻进他怀中抱着他不撒手,在他身上乱摸害得他某处僵持半夜的人是谁。

程娇娘虽然退开了,但还记着要给他行礼,福了一福道,“我······”

刚开口,想起丹枝昨夜提醒她的话,立即又改口道,“奴婢见过侯爷。”

谢淮礼皱起了眉,“谁教你这样说的?”

程娇娘听了这句心下大惶,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可又不知道错在哪里,结结巴巴道,“奴···奴婢······奴婢······”

谢淮礼越听越不高兴,按礼数,妾室自称奴婢倒也是应该的,但他听着就是莫名的不爽。

“以后不要自称奴婢。”谢淮礼打断了她,上前将她扶了起来,一握住她的手,发现又是一手的冰凉。

“那···那我······”程娇娘被他拉住有些紧张,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淮礼没接话,将她牵到太师椅上坐下,又像昨日一般半蹲在程娇娘身前,将另一手覆在了她的小腹上。

陶妈妈在门外看见两人这副光景,笑眯眯地合上了门,自己守在了外头。

屋内程娇娘一手被谢淮礼握着,肚子上感受着他掌心的热力,不一时全身就变得暖洋洋的,紧张了一天的心变得松泛了许多。

程娇娘虽然怕他,但却拒绝不了他这样给自己暖肚子,真的很舒服。她忍不住偷偷打量起谢淮礼近在咫尺的眉眼,真是个英俊的男人。

沈知远也是个英俊的男人,是那种白面隽秀的阴柔美,但谢淮礼完全是另一种英俊,他眉眼深邃,面容硬朗锋利,程娇娘此刻舒适放松,一时忘形看呆了。

回过神来,发现谢淮礼正含笑盯着她的眼睛,“好看吗?”

程娇娘一瞬间脸变得通红,结结巴巴辩解道,“我···妾身没有看!”

为了自证清白,她推开了谢淮礼想要从太师椅上站起来。

小说《谢淮礼程娇娘免费阅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0:59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