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完本将军独宠,郡主如此多娇小说(秦鸩席瑟瑟)_将军独宠,郡主如此多娇小说(秦鸩席瑟瑟)热门小说大全

很多网友对小说《将军独宠,郡主如此多娇小说》非常感兴趣,作者“泗扬”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秦鸩席瑟瑟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郡主天不怕地不怕,身边贴身侍女受过沐阳军的训练保护她的安危,全京城无人敢动她。可她也到了适婚的年龄,一到圣旨下入将军府,全府苦不堪言。可婚后才发现郡主并没有传闻那么不堪。而将军疼爱她也越发上瘾了………

点击阅读全文

将军独宠,郡主如此多娇小说

将军独宠,郡主如此多娇小说》是作者“泗扬”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秦鸩席瑟瑟,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青果扶着席瑟瑟下楼,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锦绣阁,又俯身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张家的事情,奴婢已经传信让人去查了。”“告诉青松,最多五天,我要知道张家充当了什么角色。”五天,已经是她所容忍的最大极限,每每牵扯到爹娘之事,她总是格外急躁无法冷静,这是她最致命的弱点,可这份急躁恰恰也是她的护身符,在这阜阳城…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秦鸩丢下这么一句话,大刀阔步地朝楼上雅间走去,席涣笙愣愣地待在原地,他还是头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夸席瑟瑟很好的这种话,看这位将军的神情,倒不像是骗人的。

他不会是瞧上他们家小妹了吧?

脑子里冷不丁蹦出这个想法,席涣笙吓得扇子都有些拿不稳了,京城里想跟席家联姻的人很多,席秦两家同时掌兵,这个想法一丁点都不能有,否则宣德帝的猜忌只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席涣笙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笑嘻嘻地搭上秦鸩的肩膀,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好在他这自来熟的交友方式,席瑟瑟已经见怪不怪了。

掌柜的上菜特别快,毕竟男女有别,秦鸩特意与席瑟瑟隔开了距离,中间又夹了一个话痨的世子爷,整顿饭下来他们也没什么交集,席涣笙也是时不时抬头观察,这月鸣将军连眼神都不曾给过席间女子。

他家瑟瑟虽不是大锦第一美人,可也算得上遗世明珠,以往出门时,哪怕是戴着帽帷,旁的男子也要多看好几眼,扮男装比起他也毫不逊色,这月鸣将军莫不是对女子没兴趣,还是有隐疾?

若是席瑟瑟知道兄长内心所想,只怕又得好一番吐槽,自己又不是金子,旁人多看两眼就是有想法,不看就是有病,真不知道纨绔少爷脑子里装的什么。

“二哥我吃好了,先出去透透气。”

席瑟瑟在宫里就吃了不少,吃烧鸡又是一时兴起,再加上女子比较在意自己的形态,稍稍动了两筷子就把玩着手指,看两个男人聊得起劲,就让青果扶着她出去。

朝堂上的事情轮不到她,交友这方面二哥手到擒来,正好旁边就是锦绣阁,她去挑几匹新到的布料做衣服,首饰这方面也不能落下,上次就被龚尚书家的千金抢了头筹。

席瑟瑟向来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每次他跟人在这里喝酒,她就跑去挑胭脂首饰,这些席涣笙早就习惯了,也就没有多言。

“主子,锦绣阁的掌柜昨日来传过话,说新上了一批胭脂,请您去掌掌眼。”

青果扶着席瑟瑟下楼,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锦绣阁,又俯身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张家的事情,奴婢已经传信让人去查了。”

“告诉青松,最多五天,我要知道张家充当了什么角色。”

五天,已经是她所容忍的最大极限,每每牵扯到爹娘之事,她总是格外急躁无法冷静,这是她最致命的弱点,可这份急躁恰恰也是她的护身符,在这阜阳城,她的缺点越多越安全。

女人家对胭脂水粉、华服首饰向来没有抵抗力,想到这些她的心情都好了起来,锦绣阁的掌柜接到消息已到门口候着,席瑟瑟正欲踏过门槛的那一刻,身后传来娇滴滴又凄凉的哀怨声。

“臣女求郡主怜悯。”

求她怜悯?

她最近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没有出去给谁添堵哇!

席瑟瑟回头望去,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跪在她脚下,眼眶里挂着晶莹剔透,想哭又不敢哭的模样似乎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可她在脑子里想了一圈,也没记起来这是哪家官眷。

“有冤去衙门,本郡主不认识你。”

她不动声色往后退了一步,皱了皱眉准备离开,谁料那女子惊愕了一秒钟,又跪爬几步拽住了她的裙摆,眼眶里哗啦啦地掉银豆豆。

“臣女是誉城侯府的女眷,誉城侯世子是臣女的表哥,臣女自知比不上郡主玉叶金枝容貌倾城,也不敢妄图同郡主争什么,更不敢同郡主求一个侧室之位,只臣女与表哥感情甚笃,便是为奴为婢也心甘情愿,只求能侍奉表哥左右,郡主心善,望怜臣女一片真心。”

席瑟瑟眼见自己的新裙子遭了毒手,还没反应过来,对面又滔滔不绝地输出了一大堆,说完还磕了几个头,女儿家的皮肤细腻,一会功夫就有些见红了。

“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污蔑郡主清誉?”

青果上前一步将女子拉开,又护着自家主子后退两步,还不忘斥责几声,郡主还尚未议亲,眼下正值午时人声鼎沸,附近又都是茶楼酒肆,一旦闹起来围观的人必然不少,到时候几张嘴都说不清。

青果是个会武功的,气性上来难免夹了些内力,地上的人显然被吓了一跳,唯唯诺诺地瑟缩到一团,一边抽泣一边无声地望着这对主仆。

“臣女自是不敢得罪郡主,但指婚一事舅父已经去求陛下做主,何况凡事都讲究先来后到,臣女自幼便与表哥定了亲,如今甘愿为人妾室,郡主总不能仗着自己出身显赫,便这般欺辱臣女吧。”

女子说话的声音不小,像是故意要把事情闹大,转眼间就围上来不少人,交头接耳地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席瑟瑟冷笑一声,条理清晰伶牙俐齿,分明是有备而来,叫她骑虎难下。

听话里话外的意思,好似她席瑟瑟不知羞耻横刀夺爱,她若在此时愤而离去,便是善妒眼里容不得人,若是答应了她,就是默认了与誉城侯府的婚事。

“你表哥空有一个世子名头,既无朝堂建树,又无沙场军功,想继承爵位还要等上十几年,模样更是比不上我两位兄长俊俏,你凭什么觉得他能堪配本郡主?”

“何况本郡主尚未议亲,你空口白牙污蔑宗室清誉,便是将你送去刑部受审都不为过,别以为哭一哭本郡主就心软了,我不吃这套。”

席瑟瑟不耐烦地叹了口气,今天这是撞了邪,还是他们誉城侯府的人都有毛病,非要挑在同一天找不痛快,都是张家人惹出来的祸,这笔账她记下了。

“怎么会?没议亲?我明明听见……”

那女子坐在地上喃喃呓语,席瑟瑟懒得去听她说什么,冲青果一个眼神示意,立刻叫来了王府的马车。

“将左小姐绑了送回左侍郎府上,另外替本郡主带句话,就说今日多有得罪,改日本郡主定当上门拜访。”

王府的下人手脚麻利得很,对待这种污蔑主子的人更是不讲究怜香惜玉,五花大绑直接塞进车里,驾着马车长驱直入地驶入巷子。

小说《将军独宠,郡主如此多娇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1:26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