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免费阅读(苏婧瑶君泽辰)完结免费小说_完结版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免费阅读(苏婧瑶君泽辰)

苏婧瑶君泽辰是古代言情《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免费阅读》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尤宫羽”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点击阅读全文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免费阅读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免费阅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苏婧瑶君泽辰,讲述了​“梅香,本宫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殿下了。”话语间,她的双眸中溢满了泪水,今早回到东宫后,眼泪便如断线的珠子般,断断续续地流淌着。只要一想起昨晚见到君泽辰与苏婧瑶亲昵相依的模样,她的心便如被刀绞般疼痛不已。梅香见状,赶忙上前劝慰道:“主子,您一定要坚强,万不可再与殿下起冲突了…

免费试读

栖鸾殿。

“主子,殿下回来了,下面人来报,殿下正在来栖鸾殿的路上。”

梅香立于一旁,轻声向凌悦汇报着。

凌悦听闻此言,娇躯微微一颤,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

“梅香,本宫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殿下了。”

话语间,她的双眸中溢满了泪水,今早回到东宫后,眼泪便如断线的珠子般,断断续续地流淌着。

只要一想起昨晚见到君泽辰与苏婧瑶亲昵相依的模样,她的心便如被刀绞般疼痛不已。

梅香见状,赶忙上前劝慰道:“主子,您一定要坚强,万不可再与殿下起冲突了。您若还是与殿下争吵,那不是把殿下往苏侧妃那边越推越远吗?”

凌悦咬了咬唇,眉头微皱。

“梅香,你说得对,阿泽他还是爱本宫的,他此番定是来与本宫解释昨晚之事,本宫不能再与他生气。”

凌悦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强自镇定道。

“太子殿下到————”

殿外的太监远远望见太子的身影,立时高声喊道。

君泽辰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走进殿内,此时他的心中也满是纠结,不知该如何面对凌悦。

但有些事情终究是要解决的,也是必须说清楚的。

凌悦抬眼望去,只见君泽辰缓缓走来,她深吸一口气,起身走上前去。

“臣妾给殿下请安。”她的声音微微颤抖,身姿略显柔弱。

君泽辰望着眼前的凌悦,心中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其实他很早就免过凌悦私下的请安,也允许她私下叫他亲密些的称呼,今日她这般有礼,倒让他有些不太习惯。

但他并未多言,君泽辰现在已经明白,有些话不应该轻易承诺。

“起来吧。”他的声音平淡如水,听不出丝毫情绪。

凌悦起身,泛红的眼睛委屈的看着他,君泽辰心中一叹,将人轻轻地拥进了怀里。

凌悦因着他温柔的举动,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如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出。

“呜呜,阿泽,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她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委屈与哀怨,肩膀不住地颤抖着。

君泽辰没有说话,只是缓缓伸出大掌,轻柔地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动作极尽温柔,仿佛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兽。

他的眼神中有着疼惜和怜爱,但也有一些复杂的情绪,漆黑的眸子深邃如幽潭,让人难以捉摸。

凌悦哭了好一会儿,直到眼泪渐渐止住,君泽辰才终于开口。

“昨晚侧妃不小心喝了墨风楼加了料的花茶,孤这才同她一起……”

说到这儿,他的声音略微停顿了一下,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神色。

君泽辰没有说出口的是,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自己没有把持住,在昨晚暧昧的氛围中,经不住苏婧瑶的诱惑,甚至还乐在其中。

凌悦听到他的解释,心中的郁结稍稍舒缓了一些。

只要君泽辰不是故意违背他们之间的约定,她都能接受。

然而,她的心底却清楚地明白,君泽辰已经被苏婧瑶吸引了!

“阿泽,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可以不在乎你有多少女人,你以后会是君国的皇帝,大臣们也不会允许他们的帝王子嗣单薄的。”

凌悦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与妥协,她的眼神中满是坚定与执着。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迟迟没有生育,但是只要是阿泽的孩子,我都会很喜欢,我只希望自己能与阿泽白头偕老,生同寝死同穴。”

她的话语中透露出深深的悲哀与期许。

君泽辰听到凌悦这般忍气吞声的话,心中的愧疚突然翻涌而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足够了解她,却不曾想,她为了他,竟变得如此委曲求全。

他心疼现在这个在后宫中磨平了棱角的凌悦,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紧紧地抱住她,给予她安慰。

君泽辰此刻才明白他的自私。

他无法在凌悦和苏婧瑶两人之间作出抉择,他既贪恋凌悦的深情,又无法抗拒苏婧瑶的诱惑。

“好,悦儿永远是孤的妻子。”

君泽辰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仿佛带着一种魔力,让凌悦破碎的心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凌悦得到他的回应,脸上顿时绽放出一抹明媚的笑容,她扬起脸,将自己紧紧嵌入男人的怀抱中,贪婪地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与安全感。

夕颜殿。

苏婧瑶回来后,悠然地踏入洒满花瓣的浴桶,温热的水舒缓着她的疲惫。

她在汤池中泡了许久,才缓缓起身,任由妙云她们用柔软的巾帕轻轻擦拭着她的肌肤。

随后,又让妙云她们为她进行了一整套全身护肤和按摩的细致流程,她们的手法娴熟而轻柔,苏婧瑶感觉昨晚被狗男人折腾的疲惫消散了很多,每一寸肌肤都在享受着这种呵护。

一切完毕后,苏婧瑶浑身绵软无力地躺在美人榻上,宛如一朵盛开后慵懒的花朵。

她的发丝微微有些湿润,随意地散落在榻上,更增添了几分妩媚。

妙云坐在一个低矮的凳子上,手中轻轻地握着团扇,有一下没一下地给苏婧瑶扇着风。

“主子,今日殿下回来后,去了栖鸾殿可就再没出来过了。听说奏折都是安顺拿到栖鸾殿,然后殿下在栖鸾殿批阅的。”

苏婧瑶听闻,轻笑一声。

“看来咱们的太子妃终于开始知道怎么哄男人了。”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戏谑。

苏婧瑶想都不用想,凌悦定然是“示敌以弱”了,若还是昨晚那般莽撞,君泽辰肯定早就生气的夺门而出了。

“那主子不把殿下抢过来吗?”妙云轻声问道。

“抢?我自进东宫以来,何曾抢过,不是殿下自己送上门吗?”

苏婧瑶的语调中带着一丝慵懒和自信,她缓缓睁开双眸,明亮的眼眸中透着智慧的光芒。

“妙云,你要记住,放在明面上的抢,即使抢来了,也不香。”

苏婧瑶说完,又重新闭上了眼睛,享受难得的惬意,她的神情放松而自在,仿佛整个世界都与她无关。

妙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虽然她还不能完全理解主子的话,但她打心底里相信自己的主子。

看看现在的太子不就知道了吗,当初不也是信誓旦旦地说不喜欢主子,不愿意碰主子,可现在不也是主动靠近主子吗?

这几日,苏婧瑶在夕颜殿中过得极为惬意自在,不是看书写字,就是弹琴作画,总而言之,不讨好男人的时候,也要让自己过得舒心。

这日,苏婧瑶正坐在书房中静心写字,她的身姿端庄优雅,神情专注而宁静。

四个侍女中最活泼的妙雪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她来到苏婧瑶右后方,有些踌躇地站定,眼神中带着几分犹豫。

妙雪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声音中带着一丝怯懦:“主子,妙云、妙霞还有妙月她们都不敢来问您……”

苏婧瑶手中的笔微微一顿,却并未抬头,只是淡淡地问道:“问我什么?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还是沉不住气呢?”

妙雪微微抿了抿嘴唇,鼓起勇气道:“主子~太子妃这几日只要殿下一回东宫,立马派人将殿下请去栖鸾殿。”

“这几日殿下不来我们这儿也就罢了,可妙月去东宫的厨房领食材还被刁难,是不是太子妃在故意为难我们呀。”

苏婧瑶平日里的吃食极为精细,通常都是拿到夕颜殿自己的小厨房由妙月来精心烹制。

“可不许乱说,厨房怎么刁难你们了?”

苏婧瑶的声音依旧平静,手中的笔继续在纸上舞动。

“昨日妙月想要给您做鱼,可厨房那边却说鱼死光了,可是明明旁边的水缸中还有好多鱼呢,妙月询问后,厨房的大太监却说那几条鱼都是做给太子妃和太子殿下的。”

妙雪越说越气愤,声音中带着一丝委屈。

“还有今日,我们夕颜殿自己小厨房中的细盐用完了,奴婢就去大厨房要一些,可是大厨房的管事却一直不理奴婢,直到饭点都过了,才将细盐给了奴婢,脸上的神情也很是不友善。”

苏婧瑶的眼中闪过一丝晦暗,她微微皱了皱眉。

看来单纯的太子妃终于知道反击了呀,不过手段还是太过稚嫩。

苏婧瑶都不想在这些小打小闹的事情上费功夫。

至于凌悦天天让君泽辰去她的栖鸾殿,苏婧瑶更是看戏一般。

凌悦对男人还是抱有太高的期待了,一天两天的去堵君泽辰,君泽辰可能会因为花朝节那日的愧疚和心疼去栖鸾殿陪着她哄着她。

可这都连续几日了,君泽辰不仅每日要处理朝政,回到东宫还要哄女人。

对君泽辰而言,女人哄他还差不多。

凌悦因为君泽辰给她的承诺,一直将自己和君泽辰的位置摆在差不多的高度,总觉得君泽辰要爱着她哄着她惯着她。

若她俩真正的平等,这样的相处没毛病。

可是君泽辰的身份就显示了他的不一般,不是他哄女人,而是女人要一直保持对他的吸引力。

愧疚这种无用的情感可留不住多久君泽辰。

“今天殿下也去栖鸾殿了?”

苏婧瑶微微抬起头,脸上神情平淡如水,声音也淡淡的问道。

“今日没有,听说栖鸾殿的人也去请过殿下,不过殿下说今日处理政务繁忙,身子疲惫,他就在毓德殿休息。”

妙雪语气中有些幸灾乐祸。

苏婧瑶听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嗤笑。

和她想得差不多嘛。

君泽辰本就变心了,更何况君泽辰对她的感觉还处于最新鲜的阶段,被凌悦这般提防着,阻碍着,君泽辰心中只怕也烦闷吧。

毕竟没吃够的食物,总是会想着念着。

“今日天色暗沉,可能晚上有雨。”

苏婧瑶缓缓抬起头,望向窗外,如墨般的天空仿佛要压下来一般。

妙雪有些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主子突然提到天气。

“主子,今日应该会下雨,不过应该就是些毛毛细雨,今日下午也下过,总不会打雷的,主子不必害怕。”

“主子若是害怕的话,奴婢到时候来陪您。”妙雪眼神真挚地看着苏婧瑶,脸上满是关切。

苏婧瑶笑了笑,随后揶揄道:“若是我想让殿下来陪呢?”

“那奴婢就去毓德殿给主子将殿下请来。”妙雪眼神坚定,毫不犹豫地说道。

“好,今晚就叫你去请殿下。”

苏婧瑶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狡黠,声音饱含深意地说道。

妙雪听后,心中一阵激动,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主子终于要开始争宠了。

戌时初,刚刚洗漱完的苏婧瑶,身着一身轻薄的嫩粉色纱裙,宛如一朵娇艳欲滴的桃花,袅袅娜娜地走到软榻边坐下。

如瀑般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更增添了几分柔美与妩媚。

软榻中间的矮桌上摆放着一张白纸,苏婧瑶伸出纤纤玉手,轻轻地拿起毛笔,蘸了蘸墨汁,然后在纸上缓缓地书写着。

她的神情专注而认真,写好后,苏婧瑶满意地看了一眼纸上娟秀的字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甜美可人的笑容。

她将纸张小心翼翼地折好,放入一个精致的信封中,随后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妙雪。

“妙雪,去吧,亲自给殿下哦。”

苏婧瑶调皮地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是,主子。”妙雪开心地应道,她双手紧紧握着信封,仿佛握着一件珍贵的宝贝。

妙雪出去后拿起一把伞,向殿外走去。

殿外细雨绵绵,妙雪小心翼翼地将信纸藏在怀中,不让它被雨水打湿。

毓德殿外,安顺看见妙雪过来,急忙迎上前去。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既有几分恭敬,又有几分无奈。

他在这东宫侍奉了十几年,如今面对栖鸾殿和夕颜殿的两位主子,真是有些左右为难。

安顺原本以为这位容貌出众的侧妃在东宫得不到殿下的宠爱,还为此可惜,现在才知道,他错得多离谱。

这位侧妃可不简单啊。

“妙雪姑娘,下着雨,你来所为何事?”安顺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关切。

“安顺公公,主子让奴婢给殿下送来一封信,还说要奴婢亲自递给殿下,公公可否通传一声?”妙雪的声音清脆悦耳,眼神中充满期待。

“妙雪姑娘稍等,老奴进去问问。”

安顺说着,转身走进了毓德殿。

君泽辰端坐在首位,他身姿挺拔,气宇轩昂,手中拿着书,正专注地看着,明亮的烛光在他俊美的脸上跳跃,将他的五官映照得更加立体分明。

他的脸庞线条刚毅,却又带着一丝柔和,眉眼深邃,鼻梁挺直,薄唇紧闭,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冷峻而又神秘,宛如神祇一般,让人不禁心生敬畏。

“殿下,外面苏侧妃的贴身宫女妙雪求见。”安顺微微躬身,轻声说道。

君泽辰听闻是苏婧瑶宫中的,如寒潭般深邃的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随后他淡淡地问道:“所为何事?”

“妙雪说苏侧妃给您写了信,并吩咐让妙雪亲自给您。”安顺恭敬地回答道。

“让她进来吧。”

“是。”

安顺应道,然后转身出去,不一会儿便带着妙雪走了进来。

妙雪跟在安顺身后,心中有些紧张,她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来到君泽辰面前。

“奴婢请殿下安。”妙雪微微屈膝,恭敬地说道。

“起来吧,呈上来。”

君泽辰的声音依旧平淡,但总是给人一种压迫感。

妙雪赶忙站起身来,双手恭敬地将信封呈上。

君泽辰接过信封,拆开,然后展开信纸,仔细地看了起来:

今夜雨丝绵绵,惜无雷鸣,望殿下安卧。

就三句。

君泽辰皱着眉头,他微微眯起眼睛,有些不太理解这小女人的心思。

“你主子可还有其他吩咐?”君泽辰抬起头,看向妙雪问道。

妙雪见殿下面露疑惑,心中也好奇主子给殿下写了什么,但是主子确实并未吩咐她什么,她也如实回答道:“回殿下,并未。”

“嗯,你回去吧。”

君泽辰挥了挥手,示意妙雪退下,妙雪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慢慢地退了出去。

妙雪出去后,君泽辰拿着信纸,细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眉头微微皱起,眼中满是疑惑不解。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信纸,似乎想要从中寻找到一些隐藏的线索。

今夜外面确实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君泽辰也清楚记得,小女人向来是害怕打雷的,可她却在信中可惜今日没有打雷。

这不是很矛盾吗,更何况若是没有打雷,他不是应该能更安稳地入眠?

那她为何还要可惜?

君泽辰的心思完全被这封信所占据,连手中的书都看不进去了。

脑海中不断地思索,这小女人博学多才,这三句话难道还有什么更深的含义?

君泽辰百思不得其解,心中更是被挠得痒痒的。

“安顺,去夕颜殿。”

君泽辰低沉的声音在殿中响起,眼神中闪过一丝急切。

安顺听到君泽辰的吩咐,心中一惊,今日殿下可是拒绝了太子妃的邀请,若是今晚殿下去了夕颜殿,明日太子妃可要怎么想。

苏侧妃就写了一封信,殿下便心心念念坐在那里看了良久,甚至现在下着雨还要去夕颜殿。

侧妃真是好本事呀。

虽然心中百转千回,安顺还是恭敬应道:“是,殿下。”

等君泽辰到了夕颜殿时,寝殿内只有一盏烛火在微弱地跳动着,小女人已经正在安睡。

君泽辰轻手轻脚地走进寝殿,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他静静地立于床边,目光温柔地凝视着她。

她的睡颜甜美而宁静,在昏暗烛火的映照下,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淡淡的阴影,小巧挺翘的鼻子微微翕动着,嫣红可爱的唇瓣微微上扬,整张脸美得如梦似幻。

君泽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仿佛时间都在这一刻静止了。

过了许久,苏婧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却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保持着睡姿。

“殿下还要看妾多久?”苏婧瑶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和调皮。

君泽辰微微一怔,没想到她竟然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瑶瑶怎么知道是孤?”

苏婧瑶睁开眼睛,侧过身子,手撑着头,笑盈盈地看着君泽辰,笑容调皮又可爱。

“因为妾与殿下心有灵犀,这不殿下一来,妾就感觉到了。”

“油嘴滑舌,今日为何给孤送信,送了信还睡得这般早。”

“妾让妙雪冒着雨给殿下送信,殿下不知道什么意思?”

君泽辰微微抿了抿唇,他确实还不知道她信中所表达的具体含义。

不过他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不想在这个小女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无知,他堂堂太子,难不成文学造诣上还能输给她一个小女子?

君泽辰大步上前,高大的身子瞬间将苏婧瑶笼罩住。

他弯下身子,双手撑在女人两边,眼神深邃而炽热,与她水润的眸子对视着。

“既然要孤安眠,又为何可惜无雷?”君泽辰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没有雷声,妾如何有理由钻进殿下怀中呢。”

苏婧瑶笑靥如花,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然后紧紧抱住男人劲瘦的腰,笑脸也贴在他的胸膛上。

君泽辰心中一颤,眼神突然楞了一下,她是怎么说出这样的话的!

君泽辰的眼神变得更加炽热,仿佛要将她融化一般。

“嘴怎么这么甜!”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欲。

君泽辰眼中开始带火,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因为妾的心是甜的。”说罢,苏婧瑶将君泽辰的手放到她的心口,“殿下感受到了吗?”

“孤没有感受到。”

君泽辰将嘴唇抵在她耳边,声音又低又缓,还带着丝丝沙哑,仿佛是故意在诱惑她。

“妾想殿下了,心里都是殿下,所以心是甜的。”

苏婧瑶眨着她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真挚地看着君泽辰。

君泽辰再也忍不住了,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学的这些勾人的手段!

“那孤要尝一尝!”

他俯下身,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贪婪地吮吸着她的甜蜜。

小说《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免费阅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