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阅读阮梨傅砚礼(阮梨傅砚礼)_阮梨傅砚礼阮梨傅砚礼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

《阮梨傅砚礼》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阮梨傅砚礼是作者“唐百万”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阮梨有个秘密。  人前她是寄养在傅家的孤女,人后却是傅砚礼的情人。  傅砚礼开始相亲当天,她单方面结束了他们这段见不得光的关系。  原本以为两人从此不会再有交集,他却一次次霸道地闯进她的生活。  男同事送她回学校,他第二天就送来专车和司机,并把公司所有员工换成女性。  爱慕者向她表白,他当场把人揍得鼻青脸肿,差点住进ICU。  养父母给她安排相亲,他直接公开他们的关系。  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男人,红着眼将她拥进怀里,眼底盛满偏执的爱意。  “阮梨只能是我的妻子!”…

点击阅读全文

阮梨傅砚礼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阮梨傅砚礼》,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阮梨傅砚礼,是作者“唐百万”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傅承洲听着这句话,心沉了沉,久久没有收回看向他们的视线。喝醉酒的阮梨和平时完全不一样,闹腾得厉害。傅砚礼把她抱上车以后,脱下外套她还坐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柔软的身体磨蹭着他的大腿。他的眸色深了深,黑着脸一把抓住她纤细的脚踝,声音有些暗哑:“别乱动…

阅读最新章节

傅砚礼瞥了一眼,是傅承洲和他的几个朋友。

“梨梨怎么了?”

傅承洲快步走近,担忧地看向他怀里抱着的阮梨。

“喝醉了。”傅砚礼冷声回了一句,不动声色地避开他伸过来的手。

“我送她回去吧。”

“不用。”傅砚礼沉着脸色,语气带着不悦和警告:“我说过,我的人不需要你费心。”

“可是……”傅承洲还想坚持,他已经抱着阮梨快步离开。

“承洲,三少怀里抱着的美女是谁啊?”

傅承洲的朋友们都有些怕傅砚礼,等到他走了以后才敢凑过来开口。

“他的妹妹。”傅承洲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我怎么不知道三少还有一个妹妹?”

“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难怪,我就感觉他们不像是兄妹。”

不像是兄妹。

傅承洲听着这句话,心沉了沉,久久没有收回看向他们的视线。

喝醉酒的阮梨和平时完全不一样,闹腾得厉害。

傅砚礼把她抱上车以后,脱下外套她还坐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柔软的身体磨蹭着他的大腿。

他的眸色深了深,黑着脸一把抓住她纤细的脚踝,声音有些暗哑:“别乱动。”

“我就要动!”她不服气地哼了哼:“我没醉!我还要喝!”

见她一直不老实,还想要继续囔囔,他的眼底划过一抹无奈。

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突然低头吻住她的唇,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

阮梨一开始还有些挣扎,后来逐渐沉溺在这个吻里,两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

驾驶座的许明目不斜视,继续平稳地开着车,就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后座的动静一样。

亲了许久,傅砚礼才松开她的唇,身体跟着有些燥热起来。

压住心里的欲望,他大拇指的指腹按在她水润柔软的唇瓣上,语气缓了些。

“阮梨,你乖一点。”

“乖有什么用?”阮梨的酒似乎醒了点,能模糊认出眼前的人是他,但情绪还是无法控制。

“不管怎么乖,你还是要去和别人约会,还是要喜欢别人!”

“你骗人,你骗人!”

“傅砚礼,你就是个大骗子!”

她一开始很激动,后来喊着喊着,声音又逐渐变小。

“傅砚礼,你能不能……能不能别去相亲?”

她的脑袋贴在他的胸口蹭了蹭,语气带着哽咽,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我不想你去相亲,不想你和别人在一起……”

随着话音落下,傅砚礼感觉到衬衫的胸口处有些湿润。

是她的眼泪。

他的心脏因为她的这番话猛地一抽,疼痛和酸涩一起涌上心头。

黝黑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她,指腹颤抖着从唇瓣慢慢转移到她白皙的脸颊上。

一下一下,轻轻摩挲着,但一直没有出声说话。

一直得不到他的回答,阮梨又开始闹腾。

“放开我!”

“我讨厌你,傅砚礼,讨厌你!”

“不许讨厌我。”傅砚礼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终于开口,声音依旧有些沙哑。

阮梨,不要讨厌我。

但酒精上头的她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还是一直闹腾着。

直到车驶进梨海湾的别墅后,她的力气差不多耗尽,终于消停下来。

柔软的身体安安静静地窝在他怀里,但嘴里还在念叨着他的名字。

傅砚礼抱着她去了二楼卧室,许明则住进一楼客房。

阮梨爱干净,要是让她不洗澡就睡,第二天早上起来肯定会难受。

别墅里没有女佣,他也不想让别人来,只能自己上了。

但每次事后阮梨基本上都是自己去洗澡,所以替她洗澡这事,他做起来并不熟练。

好在她酒疯已经撒完,这会儿非常安静,完全任由他“摆布”。

最后花了快一个小时,终于给她洗澡换好睡裙。

轻轻把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傅砚礼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睡颜。

阮梨双眼紧闭,睡得很沉。

这副模样可比刚才在车上发酒疯的样子乖巧多了。

他看着她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轻轻呢喃了一句。

“阮梨,乖乖留在我身边。”

这一晚她都睡得不安稳,迷迷糊糊做了好久的噩梦。

等到一觉睡醒,天已经大亮。

眼前这熟悉的房间让她有些恍惚。

这是梨海湾的房子,只有傅砚礼会带她回这里,可自己昨晚不是在跟西格蒙德在酒吧吗?

怎么会碰到他。

难道是自己喝醉酒以后给他打了电话?

想到这个可能,阮梨心里一惊。

还没等她完全反应过来,一只手突然搂住她的腰,将她往后一拽。

她整个人瞬间落入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

“阮梨。”傅砚礼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带着刚睡醒的微哑。

“跟一个陌生男人去酒吧喝酒,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阮梨刚才光顾着震惊,根本没发现身边还躺着一个人,这会儿直接懵了。

但还是小声解释:“他不算陌生男人,是我很喜欢的作……”

“很喜欢?”傅砚礼直接打断她的话,简短的三个字里带着不带强烈的怒意。

阮梨知道他又生气了,可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惹到他了。

正想要再解释,傅砚礼突然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下一秒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转过头,两人四目相对。

“你……”刚开口,他突然低下头吻她。

和前几次的吻一样,又凶又急,一点也不温柔。

他好像很久没有像以前那么温柔地亲吻她了。

阮梨的思绪有点飘远,直到滚烫的手掌顺着她的腰线下滑,从裙摆里面钻进来,她才回过神。

她说不了话,只能着急地去抓他的手,想要阻止他的动作。

可傅砚礼向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里是她能够阻止的?

甚至在他的带领下,她从一开始的疼变成舒服,从抗拒逐渐变得配合。

阮梨啊阮梨,你可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

她在心里唾弃着自己,身体却忍不住跟着他一次次攀上高峰。

情到深处时,房门突然被敲响,苏婉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阿礼,你起床了吗?”

小说《阮梨傅砚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