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双白聂知熠吻戏聂知熠翟双白最新完结小说推荐_免费阅读全文翟双白聂知熠吻戏(聂知熠翟双白)

《翟双白聂知熠吻戏》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芭了芭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聂知熠翟双白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翟双白聂知熠吻戏》内容介绍:“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他笑着说:“我们都不是好人,有一句话叫做一丘之貉。他在她的手心里塞了一把匕首:“杀了你的新郎,成为全邺城最贵的寡妇。当然,他顿了顿又说:“你也可以用这把刀插在我的胸膛。…

点击阅读全文

翟双白聂知熠吻戏》是由作者“芭了芭蕉”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家里有事?”翟双白来不及跟他解释,胡乱地点了下头就冲下楼她出来匆忙忘了带车钥匙,正要回去拿聂予桑来了,打开车门跟她说:“上车吧,去哪里我送你”翟双白上了车:“医院”聂予桑发动汽车,从后视镜里看她,她脸色发白,嘴唇发青,他从来没见过翟双白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他把车开得很快,还好现在不是高峰期没有堵车,到了医院,翟双白连谢谢都来不及说就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医生刚刚从朴元母亲的房间里出来,翟双白上…

翟双白聂知熠吻戏

在线试读

聂知熠用额头上的一道疤,换了个给聂振成做狗腿子的活。

即便是这样,老爷子也没有把新水城的项目给他,只是让他帮聂振成。

说白了,就是替人做嫁衣。

等风声过了,聂振成再把项目接过来,他就一脚把聂知熠踹开。

但聂知熠还得微笑着接受,弯腰向老爷子和聂广生致谢,感谢他们给自己机会。

从书房里走出来,聂振成也跟着出来,快走几步追上聂知熠,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咬牙切齿地告诉他。

“聂知熠,收起你的小心思吧,你再怎么努力,你在爷爷眼里永远是我们的狗。”

身后传来脚步声,聂振成向后看了一眼,悻悻地走开。

走过来的人是聂广生,他的手搭住了聂知熠的肩膀:“知熠。”

聂知熠停下来:“爸。”

“你的头…”

“小事一桩。”

“去医院吧,口子挺深的,看来要缝针。”

“方医生正好在。”聂知熠轻描淡写的:“爸,我皮糙肉厚,帮二哥挡一下没事的。”

聂广生眼神复杂地看他,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拍拍他的肩膀:“那你先处理伤口。”

医生刚刚给翟双白重新包扎好她胸口的伤,聂知熠就走进来了。

他在沙发上坐下,问医生:“带缝针的工具了吗?”

医生回头一看聂知熠的额头吓了一跳:“四少,这是怎么了?”

“带了就处理一下。”他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针和线都有,但是我没带麻药啊。”

“不用麻药。”他淡淡地哼:“你是要等血流干吗?”

医生赶紧拿着药箱过去,翟双白躺在床上看着医生给聂知熠处理伤口。

不打麻药就这么生缝,翟双白还是第一次见。

医生扎第一针的时候手都抖,聂知熠的声音如常:“医生白做了吗,这样就手抖了?”

翟双白不知道他的伤是怎么弄的,但从聂振成的事情上,她才看出来聂知熠在聂家的地位有多低。

同样是聂家的儿子,也分出三六九等。

翟双白远远地看着聂知熠,看他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看他惨白的面孔,连下巴上的那条疤都失去了颜色,仿佛没有之前那么狰狞了。

她看着出神,忽然聂知熠睁开了眼睛,幽冷的光线直射她。

医生小心翼翼地说:“四少,麻烦你闭上眼睛,您这样我不好缝。”

几分钟后,医生缝完针,聂知熠的额头上多了一条歪歪扭扭的丑陋蜈蚣。

“四少,给您开一点药,如果发炎了就吃点药。”

“滚蛋。”他不耐烦的。

医生还是在桌上放了一个小塑胶袋,一边往门口跑一边说:“一天一粒就行了。”

随着关门声,聂知熠来到了翟双白的床边。

她只能平躺着,看着聂知熠居高临下地慢慢俯下身的脸。

从这个角度,他额头上的蜿蜒的蜈蚣就更显得丑陋无比。

丑陋到,可以忽略掉他漂亮的面容,仿佛也一同丑陋起来。

他离她很近,他好像很喜欢和别人这样近距离地说话。

这样看,他的黑眼珠更黑, 不见底的黑。

小说《翟双白聂知熠吻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3日 am11:28
下一篇 2024年6月3日 am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