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程清玙梁书媞重逢(梁书媞程清玙)_程清玙梁书媞重逢梁书媞程清玙推荐完结小说

最具潜力佳作《程清玙梁书媞重逢》,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梁书媞程清玙,也是实力作者“月缱绻”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西安女考古研究员✖️香港心外科圣手】深夜,青藏铁路的火车上,播放着寻找医生的广播,上铺没戴眼镜的梁书媞把多余的葡萄糖送给了在下铺行医的医生。火车经过唐古拉山手机失去信号时,餐车里,梁书媞对面的男人仗义疏财替她现金付了早餐,当他走后,从旁人的口里才得知,原来他就是昨晚的医生。缘分使得他们在同一个旅游团里相逢,赏过林芝桃花,看过银河星空,也在大雪纷飞里里同游过八廓街。贡嘎机场外,上一秒是她情难自已主动吻别,下一秒她在飞机起飞前,将对方删除。*港城最大的私立医院大厅里,做完急诊手术的程清玙,见到了那个女人。路灯下,他问她“来香港玩,没想过联系我?”紧接着,他像是笑了一下,“哦,对了,你把我删了,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后来,他去了她的城市进修,长安城的城墙上,他们一起吹过晚风。*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而行。 ——《小王子》…

点击阅读全文

程清玙梁书媞重逢

古代言情程清玙梁书媞重逢》,现已上架,主角是梁书媞程清玙,作者“月缱绻”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下午急诊那边又收了一个心脏病突发的病人过来,抢救了很久才算是从鬼门关把人拉回来。一直到晚上9点他才回了办公室,中午没来得及吃的汉堡还放着,他实在没胃口,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难得的喘息时间,他才有功夫打开看手机,出乎意料的是,梁书媞给他发过信息。上一秒还觉五官麻木,这一秒好像又都有了知觉一样,如枯木逢春…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玛丽医院是全港最大的公立医院。

程清玙从上班的那刻开始,就忙得应接不暇,明天还有一个病重的患者等了很久才等到合适的供体心脏进行手术移植,每一秒都刻不容缓,他也很难在这on call的关键,挤出时间去见梁书媞。

想起曾在西藏的时候,承诺过她要是来香港,腾出吃饭的时间总是有的。

如今她来了,他又无法实现当初的承诺,甚至乎觉得,她没来找自己,对她而言,是对的。

下午急诊那边又收了一个心脏病突发的病人过来,抢救了很久才算是从鬼门关把人拉回来。

一直到晚上9点他才回了办公室,中午没来得及吃的汉堡还放着,他实在没胃口,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难得的喘息时间,他才有功夫打开看手机,出乎意料的是,梁书媞给他发过信息。

上一秒还觉五官麻木,这一秒好像又都有了知觉一样,如枯木逢春般,胃里也有了饿意。

“程医生,我们原本明天下午的航班,航空公司临时取消了这趟航班,给我们改到后天早上了。”

“如果你明天下班后,晚上有空的话,我和我的朋友想请你吃饭,谢谢你昨天晚上的帮忙。”

上面两条消息都是7点发的,剩下的又是隔了一个半小时后发的。

“如果你明天晚上还是忙的话,那没关系,你还是忙你的事情,我们以后有机会了再见。”

最后另附一条转账,备注了医药费。

隔着屏幕,程清玙也能感觉到在他没来得及回复信息的这段时间里,对方的小心翼翼,这让他又多了一丝愧疚。

“不好意思,我刚才忙完,看到信息。”

“明天下班后有空,我们一起吃饭。”

他消息才发过去,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好的,我订好餐厅位置后发你。”

程清玙本来想让自己来安排这一切,但转念一想,知道这一切是她想偿还前一晚上的事情,他又怕太过客气,让梁书媞心里更过意不去,就干脆眼下顺水推舟,到时候明晚他再买单就是。

“好的。”

他准备再问一些她今天玩的怎样,办公室有人敲门,进来一位护士,

“程医生,7床的患者出问题了。”

程清玙连忙起了身,匆匆发了“我先去忙了”,就跟着护士去了病房。

梁书媞躺在床上搜一些餐厅的攻略,最后找了个评价不错,一顿饭吃下来跟医药费差不多的店,还是什么米其林的。

医药费,果然不出她所料,对方没收,还给她退了回来。

梁书媞把钱又转回给赵欣然,对她道:

“医药费你收回去吧,明天请他吃饭的钱,咱俩AA。”

第二天天气很好,虽然程清玙待在医院里,称得上是不见天日,但他的心情还不错。

一切工作按照计划进行,包括心脏移植手术也很成功。

就在他在办公室脱白大褂,准备下班时,实习医生Allen本来是路过,但却提了一嘴,

“程医生,你还记得年初咱们科的那个患者,李铭路吗?”

程清玙脑子里浮现出那个脾气怪,事多,又非常难配合的中年男人,眉头皱了起来,

“当然,当初他心脏移植的手术,还是我们做的。”

“快死了。”

从医护人员口中,说出生死已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程清玙弯腰往抽屉里放工作牌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直起身子,

“怎么回事?”

Allen走进来绘声绘色道:

“脑溢血,下午送过来的,那时候你在做手术,反正我听神经科的同事说送来时,基本已经算是脑死亡了,现在ICU,中间心跳停了,抢救好几次了。”

是可惜的心情吗,程清玙明白,当然不全是,白大褂终究没有脱下去,他又取回了工作牌戴上,

“我去看看。”

程清玙一路走到ICU所在的楼层,ICU科室外的还围着他曾经见过的李铭路家人,当这些人里面有人刚认出程清玙时,他已经视若无睹,刷了卡进了科室。

他并没有进ICU病房里面,而是在办公室里面找医生了解情况。

“程医生。”

“黄医生。”

在办公室的监视器里,黄医生给程清玙指了指李铭路床位的监控画面,

“已经是脑死亡状态了,也告知家属,就看他们什么时候停呼吸机了。”

“可惜了,小尤那么年轻的心脏换给他,他一点都不珍惜。”

程清玙问:

“他家里人怎么说的。”

“哎,就说他出院了每天还是吸烟喝酒,降压药也不好好吃,家里人只要一说,他就又打又摔的。”

程清玙眼冷似灰,

“有问他家人器官捐献的事吗?”

饶是脾气最温和的黄医生,都发了冷笑,

“你知道他家里人怎么说的吗,说李铭路活着的时候受了这么多次病,死了让他留个全尸,不要再受罪了。”

“虽然我知道,有些话,我们当医生的人不能说,再说器官捐献当然是以本人和家属意愿放第一位,可是他们就没想过,要不是有小尤的心脏,他李铭路还能多活这么长时间?”

“可就哪怕他能规律作息,按时吃药,好好对待这颗心脏,我都不会有这么多不平的。”

医生救死扶伤,但无能为力的事情更多。

程清玙再看了看屏幕里的人,最后只拍了拍黄医生的肩膀,说给黄医生,也是说给自己,

“医护共情是大忌。”

爱与恨都是。

程清玙一路沉默着回到办公室,只觉浑身乏力。

他从十六岁考上医学院,一路走来到今天,十几年的时间,见过太多生死。

不敢说自己历练到对待生死冷漠无情,但至少能冷静面对。

从他手里曾经活下来的人,又以另外一种方式,结束了生命,他该可惜造化弄人,还是李铭路命该如此。

只是想到是他曾经劝说小尤的父母,做出器官捐献的决定,现在,晃晃数月,又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

就好像,自己也成了罪人。

他唯一该庆幸的是,小尤父母并不知道小尤心脏的受捐者,也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一个人,还报以对方以另一种美好的方式延续着小尤的生命。

生命是很残忍的,人也是。

小说《程清玙梁书媞重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