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谢容方锦宁)免费小说全本_热门网络小说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谢容方锦宁)

《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是由作者“小禾棠”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锦宁穿到古代撩了个将军当男朋友,后来发现将军占有欲太强还每天想着床榻上的荤事,好在他深情专一,她忍!不幸的是将军男友死在了边疆,她还被迫嫁给男友的病弱哥哥冲喜。哥哥温柔体贴,她渐渐沦陷,年后清明,想起前男友生前的变态占有欲,心虚的厉害,一家人去给“小叔子”的坟头烧纸唯独她装病不敢去。可就在当晚,“战死的将军前男友”活着回来了。锦宁吓得两眼一黑,当场昏了过去!——“别来无恙啊,”青年脸色阴沉得要杀人,咬牙凿齿般唤她,“嫂、嫂。”她装作不熟,对他避如蛇蝎。可夫君官场遭难,锦宁不得不哭着乞求青年搭救。谢容唇角泛着残忍地笑,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却阴鸷而狂热:“——想救他?吻我。”…

点击阅读全文

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是作者“小禾棠”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谢容方锦宁,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片刻后。“……锦宁?”耳边响起青年温柔低唤声,刚醒来的缘故带着些嘶哑,却莫名更显得缱绻撩人。锦宁皱了眉头佯装不耐,梦呓似的轻轻哼了声,用小臂盖住眼睛。她担心自己表情僵硬装睡露馅,这样盖住脸就自然多了…

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

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 免费试读

锦宁头脑凌乱,实在觉得糗,索性把两眼一闭,直接倒头假装还在睡着。

空气安静的只剩下几不可闻的匀称呼吸声。

片刻后。

“……锦宁?”

耳边响起青年温柔低唤声,刚醒来的缘故带着些嘶哑,却莫名更显得缱绻撩人。

锦宁皱了眉头佯装不耐,梦呓似的轻轻哼了声,用小臂盖住眼睛。

她担心自己表情僵硬装睡露馅,这样盖住脸就自然多了。

只等谢韫赶紧起床结束这灾难场面。

又安静了有一会,锦宁纳闷他怎么还没动静时,她遮脸的手臂倒被人握着缓缓拿开。

“!”搞什么。

锦宁大疑,但都到这份上了她决定装睡到底,只好将脸部肌肉放自然以防他看出什么。

可身边人却没起身,那淡淡药香离她反倒越来越近。

耳边发丝被人撩了下,接着有种被笼罩的压覆感逼来。

锦宁不记得那几秒自己的脸部表情有没有控制好,她实在太过吃惊,耳边嗡嗡响,所有感官都集中在了某一处。

——有两瓣触感温热柔软的东西,在她眉心贴了下,又很快移开。

蜻蜓点水似的,锦宁却感觉像被火星子燎了一下的烫。

“明知不该心动,还是乱了心曲。”

“卿卿,我该如何……”

温弱青年这两声低低哑哑的自语,透着克制不住的深情和浓烈的苦涩之意。

仿佛堕入爱恨嗔痴,无法自控,黯淡痛苦。

……

身侧空荡荡。

谢韫已经起床,走出了卧房。

却过了好一阵,直到塌上青年留下的体温也慢慢变凉,锦宁才颤巍巍地睁开了眼。

她表情无疑是十分复杂的。

落在她眉心的那片触感微妙而柔软……是什么,不言而喻。

以及那夹杂着苦涩和挣扎的低语。

所以,昨晚谈话中,谢韫那心动却不敢妄想的对象,竟是她自己?

锦宁躺床上愣愣望着房顶,轻啧了声感叹她这该死的魅力,同时,有一些为难。

虽说她不是那种‘男友死了我滴心也跟着死了’的痴情女,可谢容身亡的消息到现在不过半年多,她心底依然念着他,短时间内很难、也不敢接受新感情,更遑论……谢韫可是谢容同父异母的哥哥!

男友死后我找了他哥?

这什么火爆话题!不可以,她不能。

若真有鬼神之说,依谢容那变态的占有欲,他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她的、没开玩笑!

外头湘玉端着热水走了进来。

“小姐该起床……”湘玉看到屋里情形,见惯不惊地压低声音,“您怎么又滚到郎君床上了!”

锦宁回过神,起床穿衣。

“夫……谢,谢韫呢?”她顿了顿,竟是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也已经不知不觉习惯叫他‘夫君’。

湘玉回答:“郎君出门了,特意说了让小姐吃早膳不用等他。”

锦宁神思莫名慌乱,压根没有听进心里。

她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直接挑明拒绝?

锦宁咬唇思忖了片刻,终于开口:“湘玉,收拾一些衣物和银票。”

“啊?”

“我要回方家住一段时间。”

湘玉愣住,反应过来后点了点脑袋瓜,不太确定地问:“那要等郎君回来一起吗?”

“不,”锦宁声音略低,没什么底气,“现在就走。”

湘玉非常疑惑,猜测俩人夜里莫非是因为争床打架了?

不过她完全是听锦宁的,没有多问,俩人很快收拾好了包裹。

秋月刚摆好早膳,一转头就见主仆俩挎着小包往外走,吓得差点把盘子打翻,连忙追出去:“少夫人,您这是去哪?”

院中打扫的几个下人也纷纷看过来,其中包括迎春。

锦宁略略扫过一眼,稳了下心神,神色如常道:“父亲染了风寒,我回方家探望他顺便小住一段时日,昨晚和夫君说过了,你们去忙吧,不用管我。”

说完她继续往外走,下人们也没多想,只有秋月不信,紧步跟着压低声音道:“少夫人还是等郎君回来再走吧,不如先吃早饭,有您爱吃的芝麻小汤圆!”

听到小汤圆锦宁微顿,喉咙吞咽了下。

秋月又诱惑道:“还有冰酪酥山,您不是一直念叨着冬天在地龙房里吃冰最爽了,再不吃可就要化掉了!”

这……锦宁咬牙,要不吃了再走?

湘玉恨铁不成钢用手肘怼了她一下:“小姐!”

锦宁回过神来,迈起的步伐再次变得坚定。

秋月急得脑门冒汗,却不敢真的动手拦,眼看出了院门,前头走来了两道身影,秋月最先看到,面上一喜同时松了口气。

“郎君!”

锦宁脚步顿时一僵,抬眼便看到了谢韫,他脸色竟是不似往常温和,淡的生冷,寒霜似的沁着森森凉意。

她心跳微慌,下一刻青年却含笑走近,刚才的一眼恍若只是错觉,锦宁并未深想,只将这归为冬日天寒导致的错觉。

“卿卿去哪?”谢韫停在她身前温声询问。

锦宁不说话,只故作冷淡和他对视。

还问?自己心里没点数?早晨干了什么忘记了?

“少夫人说要回方家探亲,昨晚和您商量过了,只是这一早就走连早膳还没吃。”秋月低着头作答。

谢韫静静听完,并未拆穿。“用了早膳再去也不晚,浪费食物可不是好习惯,这是卿卿亲口说过的。”

他低眼看着锦宁,弯了弯唇:“还是我记错了?”

“……”

算了,吃不吃小汤圆和酥山什么的不重要,还是面对面摊开来谈一谈清楚吧。

锦宁深吸一口气,没有看他,转身回了屋里。

“我们之间的合作到此结束吧。”

“你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我本来就是小家小户出身,如果不是因为冲喜是攀不上谢家的,现在我们和离你爹娘肯定会同意。”

吃完东西,锦宁抹了抹嘴,直接如此说了。

谢韫听后微怔,低垂的眼睫遮下淡淡阴翳。

“和离?为什么。”他疑惑轻喃,淡色薄唇缓缓吐出几字,“因为我亲了你?”

锦宁顿时一愣,睁大了眼看着对面青年。

却撞入那双眼眸中,他的瞳仁竟是浅浅的琥珀色,泛着温润光泽,眼波深情惑人,好像不自觉就会沉溺在其中。

锦宁烫到一般扭开了脸,面皮微红,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好意思直白说出来的!

“抱歉,趁你未醒时做了无耻行径。”

谢韫坦然自己的失控,苍白面容浮现些许局促不安:“卿卿原谅我这一次,日后我再也不会逾越半分,好吗?”

锦宁没想要他的道歉,情情爱爱的太复杂,她现在就想和他把关系清理干净。

“你不用道歉,我也没生气,只是不该发生的事情让它及时止损就好。”

谢韫默了片刻,点头:“是我不该妄想。”

锦宁哑然,心头思绪颇乱,最后还是丢下一句最简单省事的法子。

“我们和离吧。”

谢韫垂眸,安静了片刻,响起的声嗓低哑:“如果我不同意,卿卿又能如何。”

小说《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