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在线阅读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谢容方锦宁_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谢容方锦宁)小说完结

热门小说《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谢容方锦宁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小禾棠”,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锦宁穿到古代撩了个将军当男朋友,后来发现将军占有欲太强还每天想着床榻上的荤事,好在他深情专一,她忍!不幸的是将军男友死在了边疆,她还被迫嫁给男友的病弱哥哥冲喜。哥哥温柔体贴,她渐渐沦陷,年后清明,想起前男友生前的变态占有欲,心虚的厉害,一家人去给“小叔子”的坟头烧纸唯独她装病不敢去。可就在当晚,“战死的将军前男友”活着回来了。锦宁吓得两眼一黑,当场昏了过去!——“别来无恙啊,”青年脸色阴沉得要杀人,咬牙凿齿般唤她,“嫂、嫂。”她装作不熟,对他避如蛇蝎。可夫君官场遭难,锦宁不得不哭着乞求青年搭救。谢容唇角泛着残忍地笑,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却阴鸷而狂热:“——想救他?吻我。”…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谢容方锦宁,也是实力派作者“小禾棠”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原来他是为了她着想,真是善良又体贴的大好人啊,锦宁心头难免触动。谢韫这样清风霁月的端正君子,大多女孩子都会抵抗不住。可他是她早亡男友的哥哥,看到他她就会想起谢容,想起谢容出征前一晚的深夜留下的那句‘乖乖等我回来娶你,不许和别的男子走近’。因着魂穿本就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事,她是真的害怕…

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

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 在线试读

锦宁面色一僵,攥紧手指,忍不住有些恼了:“你什么意思?”

崩人设了吧!

他不是温柔善良亲和有礼的好郎君吗!怎么能说出这种话?难不成还要用强的困住她?

锦宁难得冷下了脸,空气僵寂时却听得谢韫一声自嘲的轻笑。

“卿卿不要生气,我并非要强留住你。”

“我是个说不定哪会就咽气的病痨鬼,这半年的夫妻相处,你不嫌弃我这幅病容,我已然心满意足,哪里还敢妄想你的喜欢。”

“……”

锦宁头上冒起的小火苗瞬间灭了下去,他话锋一转又说的这么卑微,怪让她不好受的。

谢韫又缓缓道:“你突然提出和离是因为我冒犯了你,并未经过深思熟虑,也就还没考虑日后的生计,女子一人在这世道生活并不容易,我如何能安心放你离开?”

谢韫的嗓音始终低柔轻缓,一如他这个人,远离一切污秽阴暗,明月般干净清朗。

即便是面对爱不得,也是克制而温柔。

原来他是为了她着想,真是善良又体贴的大好人啊,锦宁心头难免触动。

谢韫这样清风霁月的端正君子,大多女孩子都会抵抗不住。

可他是她早亡男友的哥哥,看到他她就会想起谢容,想起谢容出征前一晚的深夜留下的那句‘乖乖等我回来娶你,不许和别的男子走近’。

因着魂穿本就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事,她是真的害怕。

不都说人如果有执念,死了也会变厉鬼吗?

她怕谢容变成阿飘缠着她,甚至还会做梦被变成鬼的谢容掐死带回阴间酱酱酿酿。

可怕:)

她不想被谢容带走,她想活着,更想活着回家。

她也知道这都是自己在胡思乱想,可就是忍不住,或许以后会和别的男性谈恋爱,但那个人不该是让她总会反复想起早亡男友的谢韫。

锦宁思量后,认真道:“谢韫,你很好,即便身体病弱也是瑕不掩瑜,你说不敢妄想我,我却认为是自己配不上你。”

“谢谢你为我着想这么多,但我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你写和离书吧。”

谢韫轻轻摇头:“不写。”

锦宁语噎。知道你善良,但最好是没有一点私心!

她耐心道:“请你尊重我的选择,谢谢。”

谢韫微笑:“我更在意你的人身安危。”

两人四目相对,安静了片刻,锦宁轻轻吐气,依然坚持:“不写算了,那我现在要回娘家住。”

“我陪你一起。”谢韫道。

锦宁皱眉不耐:“不要,咱们是假夫妻,你现在是不是管我太多了?”

谢韫看着她,目光深邃而沉静,却有一闪而过的黯淡和受伤。

他低低哑声:“抱歉,是我越界了。”

锦宁好像没察觉出什么,轻轻巧的步伐出了院子,只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青年苍白温润的面容和那双流露出哀伤的眸子。

她摇了摇头,说不清的有些烦躁。

……

锦宁没回方家。

原身的生母早就不在世,方家爹唯利是图,只将她这庶女当成交换利益的物件,好不容易从恶心的方家逃了出来,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去的。

京城里不设旅店,只有会馆。

锦宁选在梨花会馆暂住下,主要这处离谢家有些距离,不易和熟人撞面。

会馆里环境不错,就是没有地龙。

锦宁本就怕冷,又在谢家地龙房里享受惯了,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寒冬腊月的,颇为难捱。

她冻得鼻尖通红,直到房里炭盆烧起来才好上一点。

湘玉将汤婆子重新换了滚烫的热水,塞在锦宁手里,踌躇了一会还是问:“小姐,咱们以后还回谢家吗?”

锦宁坐在炭盆前取暖,雪球窝在她怀里有一下没一下摇着尾巴,她盯着烧红的炭,轻道:“大概不会了。”

谢韫不写和离书,她就先和他‘分居’冷着。

事实上她本来想余生就和谢韫搭伙熬日子算了,可说好了假夫妻对方却来了真的,各种复杂因素她不接受,反正手里有点钱,那就直接说拜拜咯。

所以不管何时女人手里都得有钱,有点事自己能有选择的底气。

“哦,”湘玉并没有多问,亲昵挽上她的手臂,“反正小姐在哪,我就跟在哪!”

锦宁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当初刚穿来时,她在方家后宅过得还不如下人,几次想抹脖子自杀说不定能回现代,是湘玉陪着她、照顾她一路走到现在,冬夜里挤一个被窝取暖的感情。

锦宁早给她赎了自由身,只是湘玉没爹没娘,就要跟着她,还一直改不掉主仆称呼,她也只能由着她了。

湘玉大概是这个世界唯一胜似亲人、能让她在这异世感到有那么一点归属感的人了。

俩人就这么在会馆住下,前两日天都是阴沉沉的,第三日终于见了晴朗,太阳光一早就穿过窗斜斜洒进了房里,碎金似的耀眼明亮。

闷在房里两天,锦宁也不太舒服,趁今个天好决定带湘玉去街市转转。

俩人买了不少糕点零嘴,锦宁来到这古代除了吃还有的一个爱好就是买首饰了。

各式各样的步摇点翠簪子玉坠腕镯珠宝真的美、死!她超爱!

而且幸运的说不定哪天她就回了现代,这些古董首饰随身带走一两件她不就变超级富婆啦?

锦宁想想这场景没忍住笑出声。

湘玉和首饰摊老板投来大为不解的目光,她回神清了清嗓子掩饰,眸光一扫瞧见摊上摆着的红绳,起了兴致:“老板,这个怎么卖呀?”

红绳便宜,她又去首饰店买了几颗上等的玉珠子。

回到会馆,锦宁让湘玉捏着红绳一端。

“小姐,这是做什么?”

锦宁绕上红绳,手指灵巧地打出一个个结:“编手串哦。”

记得那是高三,班里有段时间特别流行戴手串,还有的同学特地跑去灵隐寺请手串保佑高考上岸,锦宁也和几个朋友在小卖部买红绳自己编了戴着。

好大会,两条手串编好了。

湘玉晃着手腕的玉珠手串,新奇又开心:“好漂亮,小姐你真厉害,我从未见过这种样式的手串呢!”

锦宁不怎么谦虚,翘起唇角:“那可不。”

她们握着对方的手,腕上玉珠折射出点点碎光,彼此相视一笑,冰冷的冬日也得了些趣味美好。

又过了两日,锦宁在房里躺着看话本子,却被外面吵得没了心情。

“听会馆里的人说,今个有人包下了整个二楼,好像是为了祝贺生辰。”湘玉说。

锦宁了然,这京中会馆和现代酒店会所差不多,能住宿能吃饭,还能包下来宴请坐席开part,过生日宴就再正常不过了。

她们住在三楼,傍晚下楼吃饭时路过二楼,果然见一片喜庆热闹。

除了满座的酒席,中间的台上还有娉婷袅娜的美人们弹琴作舞。

锦宁心想怪不得臭男人们喜欢看美女,她一个女的也超爱啊!

远远地站在楼梯角欣赏了会美人跳舞,直到湘玉嘟着小嘴不开心地怼了她一下,锦宁这才牵着醋意满满的小丫头下楼吃饭。

二楼酒席上,一个穿着鲜艳粉衫、油头粉面的男子,抻脖子望着楼梯口的方向眸光不定。

“四妹……?”他吃疑地咕哝了句。

同桌男子见此也跟着看过去:“你个色胚子不看台上美人往那看什么呢?”

方子显嘿嘿一笑,举起酒杯:“应该是我看错了,喝酒,一同祝李兄生辰吉乐!”

锦宁吃完饭回房,湘玉嘴馋去了街上买烤地瓜,她怕冷就没去,回去的路上心里盘算着往后的生计。

眼看从谢家离开已经有了四五天,她也不能总在这住下去,是该找谢韫再谈一谈和离的事了……

还没到客房门前,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喊。

“四妹!”

锦宁闻声心头一跳,看也不看身后,加快脚步,却还没冲到房里,方子显已经追上来一把抓着她手臂:“妹妹,好妹妹,怎么一见哥哥就跑?”

“我还当是看花了眼,没想到真是我的好妹妹!”

方子显喝过酒,还算端正的脸通红,看着她眼里火烧一般炽热兴奋:“你不在谢家伺候那病痨鬼,怎么跑这来住,难不成……被赶出来了?”

锦宁脸色难得冷的不带一丝情绪,用力甩开他:“关你屁事,滚!”

方子显一点不恼,仗着人高马大又把人牵住,还企图往怀里扯:“怎么能这么跟哥哥说话,再怎么说妹妹在方家受欺负时,都是我护着你宠着你,现在攀上高枝就翻脸不认人了?”

一说这,锦宁咬紧牙关表情更可怕了:“再不放开,我喊人了。”

“喊,把人都喊来,让他们听听你小小年纪是如何爬到床上勾引哥哥的,”方子显笑的淫恶,“好妹妹何必这么冷漠,那病痨鬼不要你,我要你。”

“想来那病痨鬼肾虚体弱的,底下那根东西也不中用吧,可有力气破了妹妹的身?不如你跟我一回,哥哥定让你感受那欲仙……!”

锦宁用膝盖猛地狠狠创上去。

“——嗷!”只听那杀猪似的一声哀嚎,方子显腰弓着,双手捂住腿间的命根子吃痛嚎叫。

锦宁勾唇冷笑,转身回了房间,重重甩上门上了锁。

小说《方锦宁谢容小说名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11日 pm12:02
下一篇 2024年7月11日 pm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