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观李紫琪(豪门孽子,一首鹊桥仙让公主落泪)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豪门孽子,一首鹊桥仙让公主落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豪门孽子,一首鹊桥仙让公主落泪》,以秦观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秦观”倾力打造的一本军事历史,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我想要你”这句话一出再加上秦观那让人想入非非的动作,导致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齐等一些对玉漱公主有狼子野心的男同胞们,就怒了啊他们目眦欲裂,纷纷大吼起来,“呔,大胆,秦观,你竟然对公主说淫词浪语”“秦观,你狗胆包天啊”“秦观,不要你以为做了一首好诗,就能够对公主为所欲为了”“是啊,公主不是那么好得到手的”“公主,请你让侍卫,好好的惩治秦观啊”玉漱公主羞红着脸,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羞赧……

小说:豪门孽子,一首鹊桥仙让公主落泪

作者:当时只道是寻常1

角色:秦观李紫琪

作者“当时只道是寻常1”的热门新书《豪门孽子,一首鹊桥仙让公主落泪》火爆上线,是一本军事历史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不可能啊。哪有人作诗,会让天地发出钟响的。这从来没有听说过啊。玉漱公主摇了摇头,排除了自己这个有些荒谬的想法…

豪门孽子,一首鹊桥仙让公主落泪

第9章 诗会第一名,公主,我想要你 免费在线阅读

玉漱公主皱了皱柳眉。

显然,这钟声,是秦观念完诗之后,才有的。

难道,天地之间,之所以出现这钟声。

是因为秦观。

不可能啊。

哪有人作诗,会让天地发出钟响的。

这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玉漱公主摇了摇头,排除了自己这个有些荒谬的想法。

三个享誉大乾的老先生,肯定是知道什么的。

但是他们没有说

显然是顾及什么。

念于此。

玉漱公主眼眸微微一闪,没有再问了。

不问的原因,有她自己的思量。

第一,这里人太多了,有些事情,就算问了,三个大儒也不会说。

第二,现在不是关注那奇怪钟声的时候啊。

而是该品评这次诗会的第一场,谁是第一名的时候。

想到这里。

玉漱公主微微一笑,看着还在那儿讨论那奇怪的龙卷风和钟声的众人,大声道,“大家安静一下,现在每个人的诗都作完了,应该请三位评委评价众位的诗词了,看看到底哪个公子的作品,能够成为这次诗会第一场的魁首。”

隐士叶康含着笑意的看着秦观,赞叹的说道,“小友,你的这首鹊桥仙,实在是出彩啊,词一开始即写“纤云弄巧”,轻柔多姿的云彩,变化出许多优美巧妙的图案,这应该是衬托出女生的手,精美绝伦。可是,这样美好的人儿,却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共同过美好的生活。

你只能用天上闪亮的星星,来传递着他们的离愁别恨。

古诗有云:“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盈盈一水间,近咫尺,似乎连对方的神情语态都宛然目。

你在这里,却写道:”银汉迢迢暗渡“,以”迢迢“二字形容银河的辽阔,描写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相距之遥远。这样一改,感情深沉了,突出了相思之苦。迢迢银河水,把两个相爱的人隔开,相见多么不容易!”

暗渡“二字既点”彩云节”题意,同时紧扣一个”恨“字,他们踽踽宵行,千里迢迢来相会。当真是好诗,好诗,当孚人间一大白啊。”

我靠。

秦观看着这个老头,目瞪口呆。

这是有文化的人啊。

连我都不知道这诗的具体情况,他特么的听一遍,就能说出这么一大段起来。

孔文芳抚着胡须,跟着赞叹道:“秦小友,最让惊艳的还是诗中的那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用拟人的手法,描写一对久别的情侣金风玉露之夜,碧落银河之畔相会了,这美好的一刻,就抵得上人间千遍万遍的相会。

这表示作者热情歌颂了一种理想的圣洁而永恒的爱情。“金风玉露”用以描男女彩云节相会时的风光,同时还另有深意,词人把这次珍贵的相会,映衬于金风玉露、冰清玉洁的背景之下,显示出这种爱情的高尚纯洁和超凡脱俗。

“柔情似水”,那两情相会的情意啊,就像悠悠无声的流水,是那样的温柔缠绵。“柔情似水”,“似水”照应“银汉迢迢”,即景设喻,十分自然。一夕佳期竟然像梦幻一般倏然而逝,才相见又分离,怎不令人心碎!

“佳期如梦”,除言相会时间之短,还写出爱侣相会时的复杂心情。“忍顾鹊桥归路”,转写分离,刚刚借以相会的鹊桥,转瞬间又成了和爱人分别的归路。不说不忍离去,却说怎忍看鹊桥归路,婉转语意中,含有无限惜别之情,含有无限辛酸眼泪。小友啊,你真是好文采啊,这样绝妙的诗句,老夫就算想上一辈子,也写不出来啊。”

说着,说着,这位孔子的后人,深深的叹息。

此时的林子杰,已经麻木了,抱了抱拳,“过奖了,过奖了。”

接着,第三位评委,大儒董正心又是逼逼叨叨的好一顿夸,都让秦观产生了一种错觉,我真的有这么牛马?

能够让三位德高望重,在大乾的文坛,很有地位的大佬,这么猛夸。

你们别再说了啊。

都被你们说的骄傲起来了。

差点以为这首诗,不是系统给的,而是我自己的做的。

不要给我错觉啊,三个大佬。

此时。

夜幕渐深。

月亮出来了。

今晚的月亮,很是漂亮啊。

又大又圆。

就像是手巧的大厨巧夺天工做的大白馒头一样……

很美观,很好看啊。

三个大儒,讨论了一会儿,最后,由叶康宣布,“这诗会的第一场,我宣布,由秦观道《鹊桥仙》,获得第一名。”

这话一出。

倒是没有人反对,既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了。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平日里在青州城名声不显的一个无名小卒,竟然能够写出这么一首好诗。

意料之中的是鹊桥仙实在是惊艳了啊。

这诗,要是成为不了这一次诗会的第一名。

那么只能说明,三个评委的眼睛瞎了,耳朵聋了。

叶康刚刚宣布完毕。

就在这时。

秦观脑海里那如机械般的神秘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宿主获得华阳诗会第一场的好成绩,受到了二百八十三个人的嫉恨,一百二十五个人的爱慕,奖励100点文气值,现在系统商城已经刷新了。”

“宿主可以用文气值,去系统商城购买物品。”

二百八十三个人的嫉恨?

秦观一愣,摇头啊。

唉,现在的人啊,嫉妒心怎么这么重啊。

这二百八十三个人,秦观不用猜,也知道,这些人,肯定都是在场的爱慕玉漱公主的男士了。

至于那一百二十五个爱慕者,不用说,就知道,是场上那些好看的小姐姐了。

毕竟,在大乾,才子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不仅去酒楼,能够吃免费的饭。

还能够白嫖美女啊。

“秦观兄,恭喜你啊。”玉漱公主迈着两条大长腿,都到了秦观的身边,夜风吹起了她的白色裙摆,玉腿修长而又迷人啊。

秦观真可怜啊。获得诗会的第一名,除了玉漱公主之外,连一个向他贺喜的人都没有。

不过,他也不在意啊。

反正今天本来就不想来参加诗会的。

是便宜大哥秦仲永,非要拉着他来的啊。

“第一名没有奖励吗?”

秦观看着公主说道。

玉漱公主眨了眨眼,“没有啊。”

“公主啊,你这诗会,办的不怎么好,都没有什么奖励。很难让人有参与感啊。”秦观不带严厉之色说道。

“咯咯,秦观兄你想要什么奖励,和我说就好了,只要我能够给的,我都可以。”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啊,公主,我想要你……”

说着说着,秦观上前一步,挨近了玉漱公主,那男子特有的气息,钻入了玉漱公主的琼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