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州有个大师兄(苏风湖心亭落雪)全本阅读_《仙州有个大师兄》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仙州有个大师兄》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湖心亭落雪”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苏风湖心亭落雪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离开小摊后苏风直接顺着谷阳街向城北而去听锦雨说了一大堆关于李剑仙的事迹后,苏风沉默了许久这小子也太能折腾了…..吧?从登州到平州,再从望川州到南康、灵江两州,基本上是哪里不平哪里便有他的身影深林野岭砍妖怪,荒村坟头灭邪魔,拳打仙府修行者,脚踹世家公子哥….五州百姓唤他“越北小剑仙”,世家仙府则称其为“大剑狂魔”苏风心中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还有点后悔了而从锦雨几人的话中,苏风也算……

小说:仙州有个大师兄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湖心亭落雪

角色:苏风湖心亭落雪

小说《仙州有个大师兄》是著名网文作者“湖心亭落雪”所著的一本奇幻玄幻小说。主要讲的是:后者正抱着膀子,眉头紧皱,良久,才怅然开口:“唉!算了,咱们走吧。”默默放下手来,赵列有些无奈的对众人打了个招呼,抬脚便欲离去。“大哥!咱们走趟镖就挣那么点钱,这贼管家的意思分明是要往自己腰包里拿一半,这…这不欺负人嘛?!”薛豹急忙拉住赵列,大眼儿瞪得像铜铃。“是啊大哥,真分一半给管家,兄弟们就…

仙州有个大师兄

第4章 赵哥带带我 在线试读

青玄林氏能成为一方豪族,最主要原因便是摸清了“墙头草,两边倒“之精髓。

曾经,林氏对前朝兴昌国忠心耿耿,可当越国那位老祖窃国上位后,他们便成为了越国南境最忠实的一批拥护者,如今,林氏已是南玄玉阳宗背后最大的世家之一。

城西紫宁坊是林氏一族基业所在,此时,高门大户的林氏府邸前,一群虎背熊腰的壮汉正来回踱步。

“大哥,要不要我冲进去把那贼管家打一顿!”薛豹面带怒色,指着面前的林府大门对身旁的赵列说道。

后者正抱着膀子,眉头紧皱,良久,才怅然开口:“唉!算了,咱们走吧。”

默默放下手来,赵列有些无奈的对众人打了个招呼,抬脚便欲离去。

“大哥!咱们走趟镖就挣那么点钱,这贼管家的意思分明是要往自己腰包里拿一半,这…这不欺负人嘛?!”薛豹急忙拉住赵列,大眼儿瞪得像铜铃。

“是啊大哥,真分一半给管家,兄弟们就落不下几个钱了。”

“咱们都是做买卖的,拿钱出力,那管家红口白牙一张嘴,就拿走了一半钱,他凭什么啊!”

众人情绪激动,大有要冲进林府闹上一番的打算。

赵列此时异常冷静,他看了看眼前这帮兄弟们,沉声道:“林氏家大业大,咱们拿什么跟他们斗?”

“再者说,你们看城门处的官兵尚且如此,他们这些世家又能好到哪去呢?”赵列抬手拍了拍薛豹的肩膀,“行了二弟,明日把货送到玉阳宗,拿了钱咱们就回浮霞郡,青玄城的生意咱们以后都不做了。”

“大哥….”薛豹紧紧攥着拳头,满肚子的火气,可见赵列说完话便毅然离去,他也只好将火气咽下。

在跟兄弟们对着那管家的亲人一阵亲切问候后,薛豹才带人悻悻离去。

…..

为了庆祝玉阳宗大长老的寿诞,青玄城内的世家互相攀比,就看谁家布置的更喜庆。

虽已至亥时,紫宁坊依旧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赵列甩开兄弟们独自走在街上,看着脸上洋溢着笑容的人们,心里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区区一个林府管家都敢站在自己头上,仗势欺人。

我他娘要这通玄境的修为有何用?!

赵列心中郁气难平,刚想寻处酒肆喊上兄弟们一醉方休,却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却令他身子一僵。

“赵大哥,去哪呢?”喧闹的大街中,苏风缓缓走向人群中那个人高马大的红脸汉子。

“苏…苏小兄弟?!”看着前方朝自己走来的的灰衫男子,赵列不禁愕然,“你….你不是去城东了?怎么在这?”

“这…..赵大哥,怎…怎么说呢,来来来,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说。”苏风自来熟般拉起赵列,不顾这汉子满脸的迷茫,带着他拐进了街边的一家酒肆内。

一坛老酒,两盘小菜,安静如鸡的酒肆内,苏风笑眯眯地看着眼前满脸疑惑的赵列。

“苏小兄弟….你可是遇上什么麻烦了?”赵列收敛表情,不动声色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开口问道。

“赵大哥明日可是要去玉阳宗?”苏风将酒坛子往赵列那边挪了挪,“小弟有个不情之请。”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苦酒入喉,赵列心中稍显快意,“不错,苏小弟有什么事尽管说吧,能帮的,你赵哥我绝不会拒绝!”

“好!”苏风看着眼前的红脸汉子,心中直呼爽快。

这人能处!

与小师弟分别后,苏风就直奔城西而来。

想起入城时听到赵列一行人押送的货物是明日为玉阳宗长老祝寿所用,苏风便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强闯玉阳宗是绝对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干这种人前显圣的事。

跟着赵列混进玉阳宗内,再找机会偷偷取走养剑峰上小师弟的佩剑,才是最稳妥的计划。

所以,苏风才火急火燎地来到城西,打听到林府的位置后,找上了赵列。

“赵哥明日去玉阳宗,可否带上小弟我呢?”

“啥?你亲戚家不是有白事嘛?怎么想要跟我去玉阳宗?”赵列闻言一愣,狐疑地打量着苏风。

“此事说来话长,我表弟他娘也是命大,被一个路过的神医给救了,又活过来了,只不过消息还没来及告知我,我便来了。”苏风连忙给赵列又满了一杯酒,“我呀,打小便向往修仙问道,可惜仙缘浅薄,此事也终是人生一大遗憾。”

苏风仰头微叹,语气悲悯:“世人皆知玉阳宗乃南越灵秀圣地,仙恩浩荡,可我这般凡人蝼蚁,根本没机会见识一番。”

“这事不难,你明日跟我一起去便是。”赵列点了点头,立马应了下来。

就…就这?

自己还有一番肺腑之言没说完呢,这就答应了?

“赵大哥!”苏风倏然起身,端起酒杯,“您能了却我此番心愿,小弟我…我…呜!”苏风眼角隐有泪光闪烁,看得赵列一脸诧异。

红脸汉子缓缓起身,将手搭在苏风肩膀上,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明日一起去玉阳宗的还会有林府的人,少说也会有百十号人,所以….这事不作难的。”

“啊…啊?”苏风一愣,抬手抹去眼泪儿,“这…这么多人啊?”

“对,玉阳宗长老院的几位长老本就是南方各大世家的人,此次大长老一百五十岁寿辰,基本上南越七州的世家望族都会派人来。”赵列随苏风一道坐下,语气有些酸楚,“我当年为了突破,不止一次想要加入这些世家,结果都被拒之门外。”

“这是为何?”苏风作出一副不忿的模样,“赵哥想来也是位了不起的修士吧?那些世家又为何…”

“什么了不起,不过一个通玄境的修士,出身卑微,若没有资源,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赵列再饮罢一杯,“通玄算是修士的入门境界,饶是如此,我都卡了快半辈子了。”

看着恍然失神的赵列,苏风点了点头,心中表示认可。

这是实话。

现如今的修炼资源大多数都掌控在皇室、世家以及仙府手中,甚至还有一部分被妖族霸占。

而像赵列这种底层的修士,想要在修行之路上再进一步,若不依附世家,单靠自己是很难实现的。

现实是残酷的,出身和背景大多数时候已经决定了一个修士的未来。

若有机会便帮他一把吧,这赵列也是个好人….苏风提杯与面前的汉子一道饮罢,带着一点醉意道:“哎!赵哥,男子汉大丈夫,何故这般郁郁不欢呢!”

苏风拍着胸脯,故作豪气地说着:“赵哥可曾听过那位隐居于鸣州九华山无名隐士的诗?”

“啥?”赵列的脸似乎更红了,也不知是不是喝多了。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苏风目光湛湛,脚踏木椅,把酒向屋梁,“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赵列目瞪口呆,眼前这位草履灰衫,除了外表英俊外,其他皆平平无奇的“凡人”,竟恍惚给他一种仙人临尘的错觉。

苏风的话更如尖锥利斧般,深深刻进了赵列脑海之中。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来明日愁!”

没读过什么书的赵列,瞬间念头通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