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日王《富二代的武侠梦》全文免费阅读_(富二代的武侠梦)完结版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富二代的武侠梦》,主角分别是星河日王,作者“日王”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苏星河含泪安葬了兰儿,同时也等于将自己的爱情埋葬,其中心酸苦楚也只能靠时间去抚平此刻苏星河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这个世界比以往的世界更加的残酷,更加的血雨腥风,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所以他以后遇事一定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方能处于不败之地之后,在兰儿的坟前,他暗暗发誓就算走遍九州大陆,寻遍千山万水,也会将昊良有的头颅提来抚慰兰儿的在天之灵蜀山派自古神秘莫测,凡人根本无从查找,苏星河便主动询问了……

小说:富二代的武侠梦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日王

角色:星河日王

奇幻玄幻小说《富二代的武侠梦》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日王”十分给力。讲述了:蜀山派自古神秘莫测,凡人根本无从查找,苏星河便主动询问了无天。无天说道:“这等小门小派,在三界之中都是夹着尾巴生存,只能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而已。”苏星河感觉无天在顾左右而言他,便有点不耐烦地说道:“这么多的废话,你到底知不道?”无天用手挠了挠他杂乱无章的头发,尴尬地一笑,吞吞吐吐地说道:“不知道………

富二代的武侠梦

第10章 神奇的老头 在线试读

苏星河含泪安葬了兰儿,同时也等于将自己的爱情埋葬,其中心酸苦楚也只能靠时间去抚平。

此刻苏星河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这个世界比以往的世界更加的残酷,更加的血雨腥风,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所以他以后遇事一定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方能处于不败之地。

之后,在兰儿的坟前,他暗暗发誓就算走遍九州大陆,寻遍千山万水,也会将昊良有的头颅提来抚慰兰儿的在天之灵。

蜀山派自古神秘莫测,凡人根本无从查找,苏星河便主动询问了无天。

无天说道:“这等小门小派,在三界之中都是夹着尾巴生存,只能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而已。”

苏星河感觉无天在顾左右而言他,便有点不耐烦地说道:“这么多的废话,你到底知不道?”

无天用手挠了挠他杂乱无章的头发,尴尬地一笑,吞吞吐吐地说道:“不知道……这么芝麻绿豆大点帮派,估计也是这几百年才兴起来的,我根本没有听……”

苏星河说道:“打住!你还是好生修炼吧!”

由于无天说话越来越不着调,苏星河对其也如平辈一般对待。无天也不挑理,反而觉得这般才舒服自在。

三个月后,进入寒冷的冬日。

苏星河来到平阳县的一家酒馆,准备小酌几杯取取暖。

进入酒馆,打开厚厚的棉被做的帘子,便一阵暖气迎面而来。

酒馆里面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后来的顾客没有座椅板凳,索性就席地而坐。

苏星河有点不习惯坐在地上喝酒,便要了一壶热酒,倚靠在柱子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酒馆的中间还点燃一堆柴火,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者坐在旁边,时不时地给篝火添木柴。

大家对其视而不见,苏星河却觉得这个老者气息平稳,非同一般。

一开始,大家都自顾自地饮酒取暖,当苏星河三杯酒下肚的时候,一位腰间佩剑,身着长衫,脸上有道深而长的刀疤男子,缓缓站了起来说道。

“各位,走南闯北的英雄们,今日大家相逢在一起,我想大家一定都是为了十日之后的武林第一比武大会而来吧!”

众人原本都端起了酒杯,被他一打岔,暂停了一饮而尽的动作,当听到他说的关于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事,便一脸嗤之以鼻。

苏星河依旧若有所思,心事重重的模样。

这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并没有让苏星河心旷神怡想要参加,因为他一心只想报仇。

刀疤男瞧见众人不理睬自己,又自顾自地饮起来酒。

刀疤男并没有觉得尴尬,而是神采飞扬继续说道:“这次!武林第一比武大会第一名,会被蜀山派收为弟子,进入蜀山派学习武功!这个消息不知道各位英雄知不知道?”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激动得站了起来!

苏星河听后内心更是汹涌澎湃,激动地问道:“你说的当真?”

刀疤男拍着胸脯对苏星河说道:“千真万确!我白世通说的话,哪有有错!你也不去江湖上打听打听!”

刀疤男原名白事通,有江湖小百晓生的美名,他也是靠着消息灵通混迹江湖,得一口让人羡慕而又生畏的营生。

原因是有时候他也要刀尖上舔血。遇到武功高强,脾气暴躁的主,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时候也有。也只有经历了九死一生,他才能得到第一手的资料,才能得今日的美名。

只见他又转身看下其他听客,说道:“若英雄们,想早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请英雄们给一点碎银子,让在下赚点小钱来喝点小酒。”

酒馆里的客人,也都是大方豪爽之辈,纷纷向白事通丢去了碎银子。

百事通用绝妙轻功,上奔下跳,真正做到左右逢源,居然没有让一块碎银子丢落掉地上,顿时也迎来了众人一阵喝彩声。

轻功水上漂的绝世神功,也是帮助白事通可以死里逃生重要法宝。

“多谢各位老板,各位英雄了!那我就要继续跟英雄们分享了……”

话音还没有说完,苏星河便丢了一定金子给白事通,白事通纵身一跃接过来后,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看了苏星河一眼,连连鞠躬感谢。

苏星河踏破铁鞋无觅处,今日终于得到一些音讯,自然开心,便大方了起来。

白事通整顿一下刚刚收钱市侩的模样,转而一脸严肃地娓娓道来。

“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每五年召开一次,都是各门各派的顶级高手参加,也决定之后五年内武林权势的划分,哪个门派在武林之中声望更强与权势更大,所以受到各方势力关注,每年的比赛更是精彩绝伦。

我想这其中厉害关系,各位行走江湖的都应该明白,我就不再过多赘述了,也正是这个原因,不是人间烟火般存在的蜀山派才如此重视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但是蜀山派大伙可能都只听其威名,不曾知道他在何方吧?更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组织派别!

只是知道蜀山派的大名鼎鼎,那是妇孺皆知,据说蜀山派有通天之本领,只要你一只脚踏进入蜀山派,可以长命百岁,两只脚踏进蜀山派,就可以活到三百岁!如果你有幸拜师学艺,更可以踏剑飞行,犹如神仙一般。

(他说的时候,台下的众人,都开始心旷神怡起来,犹如那幸运之人便是自己。唯独苏星河一人沉着冷静,眉头紧锁着。)

所以呀,他们原本压根就瞧不起我们武林第一比武大会的。但是啊,天有不测风云!具我可靠的消息,蜀山派出了你一个心术不正之人,一夜之间杀人无数。

蜀山高手也因此陨落不少,蜀山年轻一辈有前途的,有潜力的,也死伤无数。

蜀山派高层长老们商量一个晚上,最后一拍即合,要从武林第一比武大会之中挑选人才。各位英雄好汉们,这次可是逆袭的好机会,如果被蜀山剑仙们看中,那可是光宗耀祖啊!”

“那蜀山派的叛徒是谁?现在又在哪呢?”苏星河喝了一口酒,缓缓地问道。

白事通一怔,他原本想一带而过,免得给自己找麻烦,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大的客户居然提问了。

他有点提心吊胆,最后松了一口气,说道:“哎,此人叫万金成,已经被蜀山八大长老联合起来打成重伤,最后用了一件法宝,逃离了蜀山派,现在估计也在跟各位有些英雄一样,浪迹江湖。至于他身在何方,再小就无从可知了,这一点我想蜀山的剑仙们也不知道!”

白事通最后提到“浪迹江湖”四个字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苏星河。

苏星河心想道:“难道他已经知晓我的来历?应该不能,这段时间我行走江湖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也没有与他人结过梁子。”

突然间,苏星河发现之前白发苍苍老者不知道何时居然在一旁发呆了起来。

接着又一个酒客,站起来问道:“白事通啊!你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呢?这不会是你胡乱编造的吧?”

白事通笑了一下,说道:“这位少侠,这就是我白事通吃饭的本领,不好意思了您,不能告诉您。唯一能告诉大家的是,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

他转念又一心想道:“就这碎银子,还好意思提问……还敢质疑我的专业性!哼!”

他这样一说,众人也是一笑了之,便不再刨根问底。

唯有苏星河双眉紧促,不苟言笑,眼神却不时地打量着拾柴的白发苍苍老者。

白事通继续说道:“为了对得起各位英雄的银子,我再给各位分析一下目前各门各派具有潜力的选手。

武当派的大师兄张洪亮,他的太极剑已经练得出神入化,衡山派大师姐鱼机子……”

白事通眉飞色舞地讲着,突然咳嗽不止,原来是酒馆的篝火熄灭了,飘散出来浓浓的黑烟所致。

众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根本没有察觉拾柴的老者发呆走神,没有继续添加柴火。

苏星河眼疾手快,将篝火稍微掀起来一点,冒出来几撮小火苗,然后又添了几根新柴火,小火苗才慢慢地燃烧了来。

就在这时,酒馆前排,一位身材魁梧,眉毛粗长的大汉看看浓浓黑烟愤怒了起来,上前便把老者一脚踢飞了两三丈,骂道:“臭老头!不能干就回家等死吧!”

老者慢慢爬起身来,低着头,没有理睬大汉,蹒跚地走到篝火旁。

大汉直接被忽视,怒气更胜,居然拿出手中的大刀,便向老者的头颅砍去。

“助手!放了这个老人家!”苏星河怒斥道。

大汉一怔,收回来了刀锋,吹胡子瞪眼,看了一下苏星河,说道:“你这黄毛小儿!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让你的命比这老头还要短!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众人见此情景,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一人上前阻拦,因为大家都知道拿着大刀的这个家伙是谁。

原来他就是雪山派胡大刀。

江湖上传闻,胡大刀可以一刀劈开两座雪山,厉害至极也是不言而喻。

苏星河瞪着胡大刀说道:“今天,你要想伤害这个老人,那你就要先把我砍了!”

胡大刀一怔,有些欣赏地看着苏星河,说道:“好!既然你想充当英雄,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胡大刀便运足气力,挥起手中的大刀,大刀刚举过头顶的时候,刀锋口散发着一道光芒,之后便快速地向苏星河头顶砍去。

苏星河想也没有想,随即来了一个空手接白刃。

众人之中,有胆子比较小的人,以为后面是血淋淋的场面,不忍心看把头转到了身后。就是胆子比较大的人,也是在心中为苏星河捏了一把汗。

只有白事通站在一旁,双手插着腰,笑而不语地看着这一切。

片刻以后,众人都匪夷所思地瞪圆了双眼,根本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原来苏星河居然安安稳稳地站在原地,结结实实地接住了胡大刀的一刀。

白事通依旧保持着之前的笑容,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胡大刀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态,因为在雪山那一片根本没有几人可以接住自己的迎头一刀,更不要说是空手接白刃了。

胡大刀心想道:“中原武林果然是藏龙卧虎啊,这少年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居然有这般实力,不简单啊!”

苏星河松开双手,他不想动武,只想止戈,对胡大刀说道:“现在,你可以放过这个老人了吗?”

胡大刀收回大刀,缓缓地说道:“方才,我小瞧了你的实力,只用三成功力,让你侥幸逃过一劫,如果我使出洪荒之力,你恐怕已经……”

没有等胡大刀说完,苏星河立马接过来道:“那你就使出洪荒之力!”

胡大刀说道:“为了一个不想干的老头,你情愿搭进一条命?说实话,我真心为你感到不值。”

苏星河坚定地说道:“只要我在,你休想动这老人一根头发!”

这时苏星河神识里的无天开口说道:“苏星河你是不是看出来那个老头非同寻常了,不然,你现在大仇未报,为何要四处竖敌呢?”

苏星河心想道:“如果我看到有人恃强凌弱,还无动于衷,那我这一身武艺要它又有何用!”

无天默默点头,有抬头若有所感地仰望了一下苏星河。

胡大刀说道:“小兄弟,我非常敬佩你的侠义精神,但是!无论如何今天这老头我非要砍他一刀!”

说完,他举起大刀,这次似乎使出了浑身解数将功力全部运用到了大刀之上,顿时整个酒楼都开始摇摇欲坠,快要散了架般。

面前的篝火很是火花四溅,酒馆里客人此时哪里还有闲功夫看热闹,早已经四处逃窜,保命去了。

而唯独一人,双手叉腰,非笑似笑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此人便是白事通。

不,还有一人,那就是那个老者,从苏星河为他出头到现在依旧是低着头,一动不动地蹲着。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集分解(来点互动,有人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