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风贱贱夙在《心语飞鸟》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心语飞鸟热门小说

小说《心语飞鸟》,现已完本,主角是刘风贱贱夙在,由作者“贱贱夙在”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刘风心想肯定是昨日爬树的时候鸟蛋滑落,掉在衣服褶皱里他又想到李明,恐怕此生再无缘相见,随即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把鸟蛋孵出来,以作睹思之物!这么想着,刘风的心结霎时解开他急忙找出剪刀在被褥边角剪开一道小口,再抽出一点棉絮,小心翼翼把鸟蛋包裹放入小木盒,贴身温藏,只等孵化做完这一切,刘风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就像迎接新生命诞生、又像多年好友以崭新面貌再会,内心喜悦不言而喻待到来日相见,你是仙,我……

小说:心语飞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贱贱夙在

角色:刘风贱贱夙在

火爆新书《心语飞鸟》是由网络作者“贱贱夙在”所编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内容概括:刘风哪还不知他所想,电光火石间奋起余力一脚踹过去,把这人踹得人仰马翻,随即跌跌撞撞往树林外跑。“来人……”“……救命!……”刘风身疲力竭。可别的外门弟子都接了任务,偌大的山峰又哪来的旁人。“刘师弟慢点走哩!”这外门弟子终于开口说话,脸上挂满猫捉老鼠的戏谑…

心语飞鸟

第8章 彰善瘅恶 在线试读

正说那外门弟子手上倒提的狐仙,它的尖嘴被藤条捆绑,前脚兀自滴血,已是奄奄一息。

二人不巧相撞,都是面露惶恐。

这外门弟子表情变幻莫测,随手丢下狐仙,却是一句话不说,摸出腰带上的匕首就往刘风胸口刺!

“噗”的一声,匕首瞬时插入心窝,殷红的血液霎时晕染开来!

刘风眼见匕首刺入心窝大半,几近晕厥,颤抖着抬起双手捂住。

此时,这外门弟子突然现出凶神恶煞之光,企图再来一下杀人灭口。

刘风哪还不知他所想,电光火石间奋起余力一脚踹过去,把这人踹得人仰马翻,随即跌跌撞撞往树林外跑。

“来人……”

“……救命!……”

刘风身疲力竭。

可别的外门弟子都接了任务,偌大的山峰又哪来的旁人。

“刘师弟慢点走哩!”

这外门弟子终于开口说话,脸上挂满猫捉老鼠的戏谑。

“你看,地上掉好多血,可别失血而亡,那我岂不是罪孽深重……”

两人你追我赶,谁都没发现半空中一个人影飘飘而下落在树梢,正是采燕从花木村回来。

话说刘风真是吉人天相,要不是今早遇见采燕,也不会在此绝处逢生。

只见采燕瞥一眼地上的狐仙,再看这外门弟子追杀刘风,心中已明白七七八八,立时恨得咬牙切齿:

“身为狐仙门弟子居然捕杀狐仙,还残害同门,其罪当诛!”

她言未说罢,手中仙剑挽个剑花,瞬间从天而降,贯穿而过!

这外门弟子到死都来不及求饶,只一对铜铃大的眼睛兀自撑开!

“师姐……”

两个字已耗费刘风全部心神,随即脚下踉跄摔倒在地。

采燕见此,自是大惊失色,她急忙取出储物袋里的灵丹喂进刘风嘴里,又拿出创伤药正要敷上。

“且慢……”

“嗯?”

“男女授受不亲……”

“噗嗤!”

采燕闻言,抿嘴笑了起来。既然刘风有闲情逸致说这种话,伤口肯定不及内脏,这下服过灵丹更是立马见好。

她哪里晓得刘风的心思是怕她发现鸟蛋,当下把创伤药放下,红着脸转过身。

而刘风吃过灵丹只觉着一股清凉之感充沛全身,一会功夫疼痛渐消,他强撑起身作揖道谢:“今日得采燕师姐救命之恩,却是无以为报,以后定当做牛做马报答……那个…那狐仙还生死未知,还请采燕师姐前去救治……”

采燕闻言背地点头道:“先不说这个,我看刘师弟无碍就先带狐仙回园救治,再去一趟‘执法堂’禀明情况。你先走回屋,我等会找你有事。”

刘风默然,等采燕消失在天际才脱下道袍上药。而那小木盒中间洞穿,替他挡下寸许进度,真个救了他一命。

待得片刻,伤口居然结痂。

刘风迈着蹒跚的步伐回到小楼,第一时间查看鸟蛋。他见鸟蛋完好无损,终于舒口气。他又脱下满是血渍的道袍,擦拭完毕换上新衣,躺床上等采燕。

“这会子是真饿了……”

刘风想到母亲做的饭菜和父亲酿的果酒,顿时口水啪嗒流。正当他流得满脸哈喇子,采燕恰逢其时推门而入。

“呃……采燕师姐这么快……”

“那可不!我得赶紧带执法堂弟子处理杂碎尸体!”

采燕端坐床沿,塞给刘风一个药瓶和一块令牌,正色道:“今日刘师弟冒死斗歹徒勇救狐仙的事我已作禀报,门主念你孤勇,遂决定嘉赏你两颗‘炼气丹’。虽然你没有灵根,但这两颗炼气丹足以助你进入炼气境界。”

“那这块令牌又是?”

“令牌里有杂碎的功德值啊!他死了功德值自然就是你的!”

“啊?”

刘风本想解释自己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但听采燕如此说,却是动了别的心思:

“采燕师姐,我记得门规里并没有说入门心法不可传授门派以外的人……”

“嗯,是这么回事,各派入门心法大同小异,所以狐仙门只规定高阶心法不可外传。”

“那……我可不可以传给父母……”

“你说什么呢!”

采燕还是第一次听闻这种事,实在觉得匪夷所思。她略一思量,语重心长说道:“刘师弟,师姐看得出你是孝顺之人,但是这种事从没有过。门规之所以不规定,是因为没必要。”

“首先,叔叔婶婶都是没有灵根的凡人,就算有心法,修炼也是全靠灵石,单单你那点功德值完全不够三个人分,若是贪大反而得不偿失。”

“其次,所有父母都希望子女有个好前程,你若这样,反而辜负了他们。”

“师姐说得可有道理?”

刘风听采燕说完,却是默然。

“怎么,难道刘师弟还想携父母修炼?”

“是的!”

“为什么?”

“我不想自己活两百年,而父母已化作一抔黄土!”

“那你修仙,为了什么?”

刘风听出采燕的不解,这更加坚定他的信念:

“采燕师姐,就像当初秦兄问我时一样,我现在还是此想。我的初衷就是为了让爹娘过上好日子,其次才是大道!”

“哼!刘师弟真是榆木脑袋!算我今日浪费口水!”

采燕突然很生气,虽然她说不清对与错,但就是很生气。她看刘风执拗,料想多说无益,于是摔门而出。等她走至门外,又似有不甘说道:

“像刘师弟这样的人,恐怕绝无仅有!那匹绸缎就当作报答,到时交予采玉即可。你我内外有别,各自珍重!”

“唉……都生这么大气还挂念那匹绸缎……”

刘风一阵无语,他自是知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但采燕说不动他就生这么大气,也令他搞不懂女人。

他又想道:“难怪爹娘吵架时,爹爹总是说母老虎又发威打人。”

他这样想着,内心瞬间平衡不少,不过肚子依旧饿得慌……

正当刘风考虑是继续挖野菜还是下馆子时,发现门外有个影子探头探脑,不是袁刚那货,又能是谁?

“钢牙,你说你回来就回来,鬼鬼祟祟又是做甚!”

“嘿!我说刘老弟,你这声‘钢牙’分明对我不满,我招你惹你了不成!”

袁刚见屋内有人,大大咧咧进门压床板。他翘个二郎腿对侧躺,正好一只臭脚在刘风脸上晃。

“谁今早求爹爹求爷爷要我叫钢牙的?”

“那你之后也没叫我钢牙,现在分明情绪不对……嘿!你占我便宜!”

刘风点头。

“我猜你今日看守狐仙园不力,丢失一只狐仙,所以提前结束任务,并且没有功德值。”

“嘿!你神了!这都被你猜出来了!”

刘风笑笑,不置可否。他实在忍不住,还是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袁刚听后突然坐起,一拍大腿叫道:“嘿!刘老弟,你可真是榆木脑袋!”

“怎么你也这样说!”

“算了……当我没说……”

“唉,又一个‘母老虎’如是也!”刘风这样想,肚子又咕咕叫。

“喏,这包‘灵谷干’拿去吃!”

刘风见这荷叶包裹的灵谷干,恍然悟出袁刚那身肉的来历。

原来,这货一直偷狐仙的口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