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怀缝恩朝雪(我在大烨守神镜)完整版在线阅读_余怀缝恩朝雪全集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我在大烨守神镜》,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余怀缝恩朝雪,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披斗篷的小飞侠”,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叮铃,检测到宿主深陷绝境,乐灵阿真自动觉醒,请宿主尽快完成绑定】一阵如烟似雾的淡淡的白光过后,一身净白束袖劲装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余怀面前“乐灵阿真,见过主公”白衣女子手握一把月白短笛,对余怀行礼道这下可帮了大忙了,有金手指就是好哇,什么巫师尊上,老子有乐灵在手,看你们能奈我何?!“别客气,赶快和我说说,你有啥绝活?别跟无羁那小子似的,就会给我吸灵气,我现在还用不了!”余怀抬手看了看那紫点……

小说:我在大烨守神镜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披斗篷的小飞侠

角色:余怀缝恩朝雪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我在大烨守神镜》,它的作者是“披斗篷的小飞侠”。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伏魔卫多年的打击下,兽族与魔族几乎都销声匿迹了,已经是很久没出现过,如今日这般蛮兽袭击了。并且巫师团的人也来掺和,还抓走了余怀,此事的背后必定与幻雪神镜有关。这也进一步证实了他最初的猜测。“殿下,小公主说得对,倘若那人真的和守镜人有关,那我们必须得去救他…

我在大烨守神镜

第9章 来到魔域 在线试读

北关镇大街上,朝雪正在冲着自家哥哥发脾气,她既懊恼自己没看好余怀,说好保护人家的,结果杀蛮兽杀嗨了,

一个转身的工夫,咦?怀哥哥不见了……

又一心想去找余怀,而伯寻偏拦着不让,说是为了她的安全。

朝雪气得干着急,只好求助一旁的雾霖零。并将火蓝之印的事儿,以及之前的遭遇一并说了出来。

雾霖零陷入深思中,才顿觉此事并不简单。

在伏魔卫多年的打击下,兽族与魔族几乎都销声匿迹了,已经是很久没出现过,如今日这般蛮兽袭击了。

并且巫师团的人也来掺和,还抓走了余怀,此事的背后必定与幻雪神镜有关。这也进一步证实了他最初的猜测。

“殿下,小公主说得对,倘若那人真的和守镜人有关,那我们必须得去救他。”雾霖零抱拳道,“守镜人幽塔已失踪多年,几位皇爵也一直在追寻其下落,现在好不容易有点眉目,万不能放弃呀。”

“就是就是,雾大哥说得对,可是现在,我们怎么知道,他被带去了哪里呢?”朝雪担忧道。

“应该是去了他们的老巢魔域。”雾霖零猜测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去捣了他们的老巢,救出怀哥哥!”朝雪已经摩拳擦掌,迫不及待了。

“不可,小雪,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伯寻冷脸怒道,“都像你说得这么容易,巫师团还会存在吗?我们这样贸然前去,等于送死。我回去怎么和父皇母后交代?”

朝雪毫不客气地怒怼:“弄丢了守镜人,后果不堪设想,你照样没法交代。”

“你!”伯寻说不过妹妹,只能愤愤然转过身去。

“魔域那地方危险重重,殿下和公主是万万不能去的。我们在魔域中安插了内应,先打探下消息。”

“另外,殿下还是带着小公主速速回宫去吧,倘若泄了身份,真的被巫师团的人知道,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朝雪极不情愿地看了看自家哥哥,而后只好对雾霖零说:“那雾大哥,定要将怀哥哥全须全尾地带回大都,我等着!”

“小公主放心。”雾霖零恭敬道。

……

不知被扛着走了多久,余怀只觉浑身散架般酸痛,在他迷迷糊糊将要睡过去时,麻袋“咚”地摔到地上,瞬间又将他摔清醒了。

“启禀尊上,额上有火蓝之印的人已被我等找到,就在这麻袋之中。”

看来这是来了贼窝窝了,这下可彻底完犊子了。

“这次,确认是真的吗?之前可有好几人为了邀功讨赏,找了几个假的来糊弄本尊,下场你也是知道的。”一个女人极具威严的声音响起。

看来是刀疤女口中的老女人了……余怀想,继续侧耳听着。

“魈落不敢,请尊上放心,不会错的。已经用您的感灵珠证实过了,千真万确。”

“如此甚好。”

低音的嘴角露出一抹邪魅,抬手一挥间,余怀只觉整个身子都飘起来,随着“刺啦”一声,整个麻袋碎成了布片,如雪花般簌簌落了满地。

一道强光耀得余怀睁不开眼睛,眉心处的刺痛像是火灼一般,余怀眉头皱成了迷宫,止不住地连连惨叫。

立在大厅两侧的黑袍人高举右手喊道:“尊上!尊上!”

众人欢呼中,低音猛地一收手,白光顿失,余怀狠狠地摔在地上。

“扶他起来。”

低音一声令下,两个黑袍人将余怀架了起来。

这时,余怀才看清那老女人的长相,其实一点都不老嘛,甚至比那刀疤女还冷艳几分,

只不过,这女人散发出来的强大的气场,不是刀疤女那种人能比得了的。

低音从高高在上的九头蛇座上起身,拾级而下,缓缓来到余怀面前,勾起他的下巴道:“真真是长得一模一样……

小子,十八年前,在我与你父亲的那场较量中,让你侥幸逃了,不过没关系,你终究还是被我抓到了。

乖乖地把幻雪镜交出来吧,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留你个全尸的。”

“啊呸,想得美!”莫说自己不确认神镜是否在身上,就算知道,也不会交出来的。眼前的这些人,妥妥的大反派嘛。

作为一个有政治有觉悟的年轻人,断然不能与野兽为伍,同反派妥协。

并且,只要他一天不交出幻雪镜,他就安全一天。电视上都这么演。

可显然这尊上没多少耐性,也不墨迹,挥了挥手:

“带去炼魔场,本尊有的是办法,让这小子吐出来!”

两个黑袍得令,拖着余怀离了大堂,一直往地下走,半晌后,空气变得稀薄起来。

穿过燃着壁灯的狭窄的甬道,眼前豁然开朗,余怀知道,炼魔场到了。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环形道场,外圈被一座座形态各异、张牙舞爪的青铜蛮兽雕像环绕起来,道场正中间被一道强光笼罩。

两个黑袍将余怀拖上炼魔场,而后默契地,将余怀整个人掷进了被白光笼罩的场地中央。

“好好待着吧你,哈哈哈……”两人一阵狂笑后,离开了炼魔场。

白光刺得余怀睁不开眼睛,他见四周无人,欲要起身逃了,手刚触碰到那白光,指尖便传来被电击一般的麻胀感。

“TNN的!别让老子出去,一旦让老子逮住机会,灭了你们这群阎王小鬼!”

越狱失败的余怀缩回了手,盘膝坐在地上,刚才获得了好多信息,他要好好在捋顺一下。

看来这原身的父亲和那位尊上之间,必然有些某种纠葛矛盾,亦或者不共戴天的仇恨。看来,是原主的父亲,将幻雪神镜藏进了原主的身体里。

但接来下,余怀却发现,看似合理的逻辑,却并不成立。

根据原主的记忆,余怀得知,在十六岁之前,原主一直和父母生活在村里。

而父母就是老实巴交的农人,照那尊上这么一说,原主的父亲是守镜人,并且两人还开战过,这显然不符合原主记忆中父亲的样子……

难道,原主的身世另有隐情?

事情还是朝着更为复杂的方向发展。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则是逃命,不然,等那尊上大魔头来了,自己定会交代在这里。

正当余怀一筹莫展之际,小仙童的金铃声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