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囚》林安宇何落雪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神之囚)全文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奇幻玄幻《神之囚》,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乡野老狗,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林安宇何落雪。简要概述:第一章再见,九洲大陆九洲大陆幅员辽阔,青叶洲居中,南荒洲、云兰洲、东胜洲、天虹洲、北华洲、澜沧洲、西和洲、梦泽洲分立八方南荒多飞禽、东胜多妖、西境多灵、北华天虹多精怪、云泽多蛮兽,唯青叶、云兰两洲为人类世居,而澜沧洲最为特殊,诺大地界,并无原住民,但却是秘境、矿石资源最为富饶之地澜沧州深处的塔克沙漠,是九洲大陆最大的沙漠,广袤无垠,空气在烈日的灼烧下形成了层层热浪,偌大的地界,寸草不生,寂静……

小说:神之囚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乡野老狗

角色:林安宇何落雪

小说《神之囚》是由网文作者“乡野老狗”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你爷爷的,这是中了魔障了?”老头平静的脸色出现了一丝波澜,他揪了一把自己的山羊胡,环顾着四周的枫树林。他记得他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鬼枫林,当时漫天飞舞的金黄叶片让他记忆颇深。那时他从这里出发,从酷暑到寒冬,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踏出了十万大山,没曾想,居然一直在原地打转。“罢了,罢了,你要留我,我不走便是…

神之囚

第2章 天要开了? 在线试读

寒风呼啸,落雪飘飘。

云兰边陲,十万大山。

老头衣不蔽体,如行尸走肉般游荡在崇山峻岭之间,老头脚上的鞋子早已不见踪迹,倒是脚踝处还挂着几条品级不错的兽筋。

“咯吱、咯吱”

老头踩着荆棘和积雪前行,最终在一片枫林地停了下来。

“你爷爷的,这是中了魔障了?”

老头平静的脸色出现了一丝波澜,他揪了一把自己的山羊胡,环顾着四周的枫树林。

他记得他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鬼枫林,当时漫天飞舞的金黄叶片让他记忆颇深。那时他从这里出发,从酷暑到寒冬,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踏出了十万大山,没曾想,居然一直在原地打转。

“罢了,罢了,你要留我,我不走便是了。”老头叹了口气,随便找了棵鬼枫树坐了下来。

似乎是听到了老头的决定,整片鬼枫林突然整齐的摇曳起来,纷纷抖了抖树身的积雪,显得格外精神。

春去秋来,寒暑易节。

果如老头自己所说那般,他在鬼枫林寻了个洞穴,便在洞穴里居住起来,后来又自觉住在洞穴里太野蛮,如蛮兽一般,于是他又在洞穴外面建了个小木屋。

木屋用的是鬼枫林中的紫竹,为啥不用鬼枫树造房子,说来也邪门,一开始老头见到鬼枫树很多,便砍了一些粗枝用来搭木屋,不过木屋做好以后老头每晚都会做噩梦。

后来老头算是明白了,不仅是这鬼枫林邪门,这鬼枫树也邪门得紧,大抵是自己前世的仇人,化身来报复自己了。

再后来,老头在鬼枫林中发现了一小片的紫竹林,说来也巧,这紫竹似乎天生克制鬼枫树,自紫竹屋造好以后,老头不仅睡觉睡得好,貌似还越活越年轻了。

偶尔觉得孤单的时候,老头会跟这些鬼枫树说说话,似乎是想化解与他们之间的矛盾,说不定那天就放自己离开了。

闲云野鹤的日子,老头过的却也惬意。

鬼枫林没有大型野兽,但好在吃穿无忧,今天打个山鸡,明儿个猎个野兔,紫竹林里的笋子也成了老头的家常菜。

再后来,老头发现鬼枫林中里居然还有条河,河里的鱼儿时不时的还能给加个餐。

老头试过沿着河流一直走,但无论是往上还是往下,都没有出路,上游是高不见顶的瀑布,下游是深不可测的暗河。

老头最终还是放弃了走出鬼枫林,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这天半夜,老头突然惊醒。自从建好了紫竹屋,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用紫竹编织而成的床板上,浸满了老头的冷汗,身上的兽皮也被他在梦中一脚踢飞。

梦中模糊的身影虽然记不清楚,但是那身影的话,老头却很清楚,那身影说,天要开了!

老头起身捡起了兽皮披在身上,神差鬼使的走到门外。

“天要开了?难不成今晚要下暴雨?”

老头抬头望向夜空。

“月明星稀啊,明儿个保准是个好艳阳天儿。”说罢老头转身走向屋内。

轰隆……

刚上竹床,屁股还没坐稳,一声雷鸣惊彻整个天空。

轰隆,轰隆!

……哗啦!

手指粗细的雨柱紧接着雷鸣倾盆而下,随后狂风席卷而来。

老头的木屋哪儿经得起这番肆虐,随着屋顶席卷而飞,老头彻底暴露在了雨柱之下。老头裹紧兽皮,躲到了屋后的山洞之中。

“我裂开了啊,你这贼老天,说开就开,特么的不能讲点道理?老子辛辛苦苦修个竹屋,一阵风就给我挂地四分五裂的,有本事把我也给劈了呗。”躲进山洞,老头裹了裹身上的兽皮,一边拧着头发上的雨水,一边骂骂咧咧的指着洞口。

青叶洲,青叶皇廷议事大厅外。

年迈的青叶大帝柳夏负手而立,仰头望着雷电风雨交加的夜空,长久未语。身旁的执事微俯身躯,低着头,静静的候着。

“夜执事,自老祖缔造这青叶帝国以来,你祖辈为皇廷尽心竭力,功不可没。”柳夏突然发话。

一旁的夜执事并未多言,微微张了张嘴,但话最终未说出口。

夜家作为青叶洲最大的世家,夜无眠是夜家的当代家主,更是青叶皇廷唯一的执事,所谓执事,便是代皇廷掌管一切事物,包括军队。

夜无眠与柳夏是总角之交,一路成长、一路征战,情同手足,形影不离,如果要评个青叶皇廷最了解柳叶青的人,非夜长梦莫属。

“皇廷从一开始的家族势力,一步步发展到现今这般规模,虽不能抗衡其余八大洲,但若其余八大洲不同时合盟,我们均可立于不败之地,对吗?”柳夏似乎在询问,但更像是自我笃定。

夜执事仍未搭话,只是身子略微往下,鞠了一躬。

“夜家传承久矣,可以说是与皇廷相伴而生,皇廷一直视夜家为手足,从未待薄。青叶皇廷除了我掌控的皇廷飞骑外和皇廷亲卫以外,八方军权都授予了你夜家,可以说夜家就是皇廷的兵与盾,你可认同?”柳夏仍然面无表情,岿然不动。

夜执事再鞠一躬。

“九洲大陆灵气被禁锢已有两万余载,最后一批修炼者也在万年前悉数葬身于云兰边陲的十万大山之中,其中便有我柳家老祖柳不邪。老祖当年前往十万大山时,留有祖训,自家族执掌青叶皇庭以来,世代便只有皇权继任者可以得悉。今天我便告知于你,你可敢听?”柳夏突然转身看着微俯身躯的夜执事,但话音却依旧平静。

“敢。”夜无眠再鞠一躬。

“天道无门,世间无仙;此行必往,此身必亡;万古为限,必开天道。”这是老祖的第一句话。

“天道若开,乱世将临;先而起之,可占仙机。天道不开,则徐徐以养生息。”这是老祖第二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陛下的意思是?”夜无眠突然立起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柳叶青。

“你没听错,天道,要开了。”

说完,柳夏转过身躯,继续仰望着漫天雷雨。

似乎为了印证柳夏的话,一道足足持续了数个呼吸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夜空。随之而来的是响彻天地的轰隆声……

“愿为陛下、为皇廷鞠躬尽瘁,死而不惜。”半响过后,夜无眠弯下身躯,久久不起。

“你去吧,这番,我们得早做打算。”柳夏的话虽然平静,但是却透露出了无尽的战意。“九洲大陆,平静的太久,太久了。”

夜无眠领命而去,柳夏久久伫立在议事大厅外,一会儿仰望天空雷雨,一会儿俯视整个青州城。

“暴雨至,异象起,灵元降,万物生。”柳夏喃喃自语。

一场持续数月的雷雨席卷九洲大陆,河水暴涨、江海滔天,一些地势低洼的地方直接被洪水淹没,一些原本深埋地底的地方,也奇迹般地得以重见天日。

云兰边陲,洪州城。

云兰洲乃九洲之一,位于九洲大陆西南部,云兰洲东与青叶洲相隔,东南部则与九洲之一的南荒相接,十万大山延绵数十万里,成了云兰洲与青叶、南荒两洲的天然屏障。

云兰北部乃是西境洲,两洲之间并无山川阻隔,但却有无尽的原始森林,其中凶险,无人知晓。

洪州城是云兰洲边境距离十万大山不远处的一个小城镇,说是城,其实也就是个较大一点的集镇,因周边小村落较多,相比起来,便城了村民口中的城。

洪州城三面环山,雨季雨水汇聚山谷,经常引发洪水,便名洪州城。

当初为了抵御洪灾,当地居民在洪州参执的组织下,耗费巨大人力物力在洪州城四周修建了高大坚厚的城墙,洪州城外则挖掘了宽阔的河道,用以引流洪水。

历来洪州城的洪水大多集中的初春,而当下临近夏季,正是蓄水备旱之时,岂料天降暴雨,一连数月。

大雨之初,洪州城上下都没有警觉,直到河水平河之后,参执才急匆匆的组织村外居民进城避难,但随着河水越发上涨,城外一些离得稍微远一点的村民为了保命,只能返身往高处逃去。

十万大山中,一行数百人形色匆匆,妇女抱幼儿,孩童拉着牲畜,年轻力壮的汉子扛着粮食与行李,发髻斑白的老者们,则是颤悠悠的跟在队伍中间。

数百人行至密林下,茂密的树枝形成了一处天然的避雨屏障,原地坐下休息起来。

长时间的冒雨行进,除了幼童与老孺裹着兽皮与蓑衣外,所有人身子均已湿透,一些身子骨弱点的孩童和老人,已经十分虚弱。

“村长,我们已经深入十万大山了,若再往前,危险重重啊。”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名叫何大力,约莫30岁左右,面色黝黑,双臂粗壮,身材是这行人中最为魁梧的。

“我怎不知前面凶险万分,不得已了哟,外面低洼点的地方全被洪水淹没了,我们这一路,遇山洪爆发、泥石塔方,最危险的还是匪徒抢食,我们深入十万大山,是唯一的保命之法啊。”人群中一名头发斑白的老者颤颤巍巍地说道。

老者边巡视着众人,一边无力的拧着裤腿上的雨水,头上发髻凌乱,些许白发糊在了铺满皱纹的脸颊,眼神中满是悲凉与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