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梦》叶星辰花梦语全章节阅读_(太虚梦)全本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太虚梦》是作者“潇潇丝语”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星辰花梦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晚上,薇姨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好菜,四人心情都不错,花千丛与薇姨还搬出了酒坛,两人小酌了一番期间,花千丛道:“星辰,云雾宫不同其他门派,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况且我们修道之人,也不必过于重视那些繁文缛节,今日你算是正式入我云雾宫门下,将来一定要行侠仗义,匡扶天下!”“是,师父!”叶星辰重重的点了点头薇姨也道:“是啊星辰,我们一直以来都像一家人一样,所以你也不必拘束”“好的,师叔”“你还是叫我……

小说:太虚梦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潇潇丝语

角色:叶星辰花梦语

《太虚梦》小说是作者“潇潇丝语”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走到跟前,见亭子四周被纱帐遮住,看不见里面,他心中好奇,便掀起一面走了进去,但没走几步,整个人瞬间呆住了!只见亭子中有个水池,一个只穿贴身衣服的女子在池中坐着,背对着他一动不动,应该是沾了水是缘故,衣服紧紧的贴着那女子的身上,将女子正在发育的线条暴露了出来。十三岁的叶星辰哪曾见过这种场面,立马惊呼一…

太虚梦

第5章 小村覆灭 在线试读

可自当他踏入院子里后,奇怪的事却来了,院子里突然云雾四起,视野朦胧,走了许久,感觉一直在打转。

这可把叶星辰急坏了,这院子原来有古怪,怪不得门口没有人守卫!

但没办法,他此时只能像是迷路的鸟儿一样乱撞,希望能走出去。

也不知转了多久,云雾才褪去了一些,视野渐渐开阔起来,叶星辰一阵激动,看来出去有望了。

他四处望去,看到前面不远处隐约有个亭子,便向亭子走了过去。

走到跟前,见亭子四周被纱帐遮住,看不见里面,他心中好奇,便掀起一面走了进去,但没走几步,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只见亭子中有个水池,一个只穿贴身衣服的女子在池中坐着,背对着他一动不动,应该是沾了水是缘故,衣服紧紧的贴着那女子的身上,将女子正在发育的线条暴露了出来。

十三岁的叶星辰哪曾见过这种场面,立马惊呼一声,呼吸急促,脑袋空白!

那女子听到了他的惊呼声,转过头来,叶星辰一见她正脸,不由得张大了嘴巴,这不就是救自己的那个紫衣女孩子么?

那紫衣女子也没想到有人突然出现,看到叶星辰后先是一愣,接着又羞又怒!正欲开口,却是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然后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下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叶星辰不明所以,只想着救人要紧,他急忙跳进水中,想将女孩捞起来,但池水古怪得很,一下去就如同火烧一般,把他浑身上下烫得多处起泡,疼痛无比。

他也顾不得这些,吃痛将女子赶紧抱了上来,盖上了挂在旁边的紫色衣袍。

紫衣女子双眼紧闭,脸上有股若隐若现的红光,嘴角还有鲜血流出,叶星辰只好赶紧运起白发老爷爷教他的功法帮她疗伤,虽然他自己都控制不住丹田那股力量,但是也只能是活马当死马医了!

也知道是不是叶星辰的疗伤有了效果,半个时辰后,那紫衣女子脸上竟有好转!

当她睁开眼睛看到叶星辰时,羞怒的说道:“你这色狼,快放手!”

原来叶星辰替她疗伤时手一直贴着女子的后背,此时听到女孩呵斥,才反应过来!

他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刚才是……是情况紧急,我才顾不得许多,实在是对不起。”

那女孩刚刚是感觉有股功法在她体内运行,让她体内乱撞的气息慢慢平静,此时听叶星辰解释,也知道自己错怪他了。

但见叶星辰还是盯着自己湿漉漉的半裸身体,火气不禁又涌了上来,她气恼道:“还不转过头去!”

叶星辰脸上一红,立马转过身去!

“对不起对不起!”

但紫衣女孩没有说话了,等了一会,她的声音才响起:“你转过来吧。”

叶星辰听到声音,这才重新转过头来,只见面前的女孩已经穿好了紫色长裙,脸上还有些红晕,姿态真是楚楚动人!

“你年纪不大,内功修为怎如此纯正?只是感觉你还不会归纳运用。”紫衣女子率先打破平静。

叶星辰回道:“机缘巧合下学过功法,但都是一人独习,所以有些乱。”

那女子点了点头,又道:“你不在山下好好疗伤,上来这里干嘛?你可知害我差点丢掉性命?若是薇姨知晓,以她那火爆脾气,你今日可要吃苦头!”

“你说的薇姨是不是那天跟你一起救我的绿衣姐姐?”叶星辰问道。

“嗯,就是她。”

“她人呢?”叶星辰还真怕她突然出现。

“我也不知道,要不然你哪能闯进来!”紫衣女子道。

叶星辰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他又问道:“对了,刚刚你在水里干嘛?这么突然晕倒了?为啥说我差点害死了你?”

紫衣女子微微叹了口气:“算了……说来话长,而且我爹爹不让我告诉别人。”

叶星辰没有再问,但见到女子忧郁的神情,不免心中一疼。

“这里这么大,怎么人影都见不到一个?”叶星辰岔开了话题。

紫衣女子轻轻道:“从我出生起,这里就只有我和薇姨,还有我……爹爹。”好像提起她爹爹时,语气中又有一些失落。

叶星辰点了点头,原来这偌大的宫殿,就只有三个人!

紫衣女子又道:“你快下山吧,我要进去疗伤了,要是让薇姨知道可就不好了。”

叶星辰“嗯”了一声,可想到自己走不出去这院子,不由得一阵窘迫。

那紫衣女子看了出来叶星辰的窘境,轻轻笑道:“你随我来,这里的幻境是我爹爹布置的,你走不出去,以后不要再乱闯了,很危险的。”

叶星辰点了点头,跟在紫衣女孩身后,没一,就来到了门口。

叶星辰道:“今日真是对不住,不仅冒犯了,还差点害了你。”

紫衣女子见叶星辰身上都是水泡,也有些歉意:“不能怪你,我也错怪你了!这云雾宫从来没人来过,所以我们没有防范。”

原来这里叫云雾宫,也真是应景,因为这宫殿仿佛就是建在云雾里的。

紫衣女子又交代道:“今天的事可别跟任何人说,特别是薇姨,她会认为你是色狼的。”说完脸又红了,转身朝里面走去。

叶星辰见她快要离开,突然大起胆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回头一笑:“花梦语!”然后便没入院子里了。

“花梦语……”叶星辰默念了几声,也缓缓下山了。

回到半山的小院,叶星辰才反应过来,应该问清楚回村子的路的,自己现在好得差不多了,完全可以自己回去的,真是笨!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两道身影便落到小屋前面的院子上,一紫一绿,正是花梦语和薇姨,两人对着叶星辰淡淡一笑。

薇姨道:“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吧?”

叶星辰点了点头:“多谢姐姐相救,已经好多了。”

“姐姐?”薇姨听到叶星辰叫她姐姐,突然噗嗤一笑。“我可不知道大你多少呢?哈哈哈……”

叶星辰又是一脸窘迫,不知说什么。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上来!”薇姨笑了一笑,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发着绿光的剑,剑身越来越大。

叶星辰瞪大了双眼,看着巨剑,口中喃喃道:“这是神仙的剑么?怎么这么厉害?”

薇姨听后,又是哈哈大笑。

叶星辰惊讶以后,便朝着薇姨走去,忽听得花梦语道:“薇姨,要不我送他回去?最近云雾宫周边妖兽突增,还是你在家坐镇为好!”

叶星辰抬头看了花梦语一眼,见她一脸平静,没有任何表情。

薇姨愣了一下,看了看花梦语,又望了望叶星辰,眼神有些诧异,但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也好!”

随后,也不见花梦语有任何动作,一把紫剑就已然出鞘,紫气腾腾,气势磅礴!

叶星辰心道:这两人的剑都是宝物,特别是紫剑,可能真的是仙人遗落在凡间的!

紫剑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回到了花梦语脚边,她缓缓的走了上去,然后看了眼叶星辰,意思叫他也上来,叶星辰赶忙走上前,小心翼翼的踩在剑上,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宝物,也是第一次踩在这种宝物身上,不禁非常紧张!

花梦语待他站好后,手指做了个剑诀,向上一挥,紫剑便到了空中,然后朝花隐村的方向飞去。

因为这是叶星辰第一次在剑上飞行,所以站不太稳,在后面摇摇晃晃,差点还摔了下来。

“抓紧我!”花梦语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叶星辰“哦”了一声,将手轻轻搭在花梦语肩上,在碰到她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她抖了一下,吓得叶星辰又急忙把手缩了回来。

“还不抓紧,掉下去要摔成肉泥的!”花梦语的声音又响起。

叶星辰再次把手搭上去,这次花梦语倒没有反应。

但叶星辰明显看到,花梦语的耳背和脖子红通通的!

两人一路无话。

没过多久,就隐隐望到了花隐村的房子。

叶星辰有些激动,毕竟第一次离开花隐村这么长时间,现在回来很兴奋!

可花梦语突然道:“咦?怎么这么浓的血腥味?”

叶星辰用力嗅了嗅,也闻到了,他定眼向下望去:“奇怪,怎么村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两人心中都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花梦语加快了速度。

待两人进到村子里,却被面前的惨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村中一片狼藉,随处可见家禽和猫狗的尸体,死状惨不忍睹!

整个村里的小道,此时都血流成河!

叶星辰边走边喊亲人的名字,但却无一人答应!

所以,十三岁的他声音越来越颤抖,越来越绝望!

沿着血迹,两人一直来到祠堂,但祠堂大门紧闭。

叶星辰看到,祠堂门槛下面的狗洞里,有很多暗红暗红的血流出来!

他气血翻滚,发疯似的推祠堂的门,但却怎么也推不开!

华梦语见状,一剑将门劈了开来!

随后两人冲了祠堂,看到一幕,恐怕真是世间最凄惨的景象了!

祠堂里面都是支离破碎的肢体,还有些完整的,表情惊悚,嘴巴张的大大的,仿佛对死前一幕感到无比的绝望!

男人们的尸体基本都在门口,尸体旁有粗大的树木,看样子是用来顶住祠堂的门的,祠堂的门栓从中折断,巨大的血爪子到处都是。

叶星辰眼睛暴红,她喊着母亲,在成堆的肢体中翻找……

华梦语浑身颤抖,泪如雨下,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惨景!

过了好大一会,叶星辰终于在一堆尸体下面找到了她的母亲,只不过她已经奄奄一息,叶星辰运功帮她疗伤,但她伤得太重,所以没有任何作用。

叶星辰抱着她,眼泪直流:“娘……娘……”

叶母流出来的不知道是泪还是血,她伸着颤抖着手摸着叶星辰的脸,笑了笑:“我……我要下去……找你爹爹了……”

也许在六年前,她就是有这个想法吧!不然怎么会一夜白了头发!她没去,是因为放不下叶星辰而已。

叶母继续道:“你……你脖子上的吊坠还在么?”

叶星辰重重的点点头:“在的,母亲!”

“嗯……你这个可怜的娃,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了,记着……那个吊坠千万不能掉,其实……其实我跟你爹爹……”

话还没完,叶母便闭上了眼睛,呼吸慢慢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