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原始部落炼青铜(荒焱我家小黑叫小白)热门小说_《我在原始部落炼青铜》全章节阅读

荒焱我家小黑叫小白是《我在原始部落炼青铜》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我家小黑叫小白”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荒焱也不理那些惹人嫌的小子们,毕竟他都两世为人了,还至于和他们计较吗“嘿”“嘭”在少年少女们的调笑中,荒石不由的笑了一下,这一笑却是把戒备的心思松动了一下结果就是这一下,让荒焱抓住了机会,眼疾手快的一掌抓向荒石的咽喉,趁着荒石紧张防御手掌的攻击时荒焱的脚已经同时搭在了荒石的小腿后方当荒焱脚在贴着荒石小腿后方站好后,荒石的结果就注定了,因为这时荒焱手掌上力量哪怕是已经被卸去了一部分但是也……

小说:我在原始部落炼青铜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我家小黑叫小白

角色:荒焱我家小黑叫小白

奇幻玄幻小说《我在原始部落炼青铜》的作者是“我家小黑叫小白”。其中精彩内容是:“这,算了,没事就好。”巫用手轻轻搭在婴儿的后背一会儿,感觉不到什么异常,只感觉婴儿心脏好像更有活力了自言自语道。“巫,你说什么?”“没什么。”“哦…

我在原始部落炼青铜

第3章 荒古部落 在线试读

突然,那八角印记就像虚影一般快速的移动到了白鹭的心脏部位。

令人惊异的是那八角青铜印迹此时显得既古老沧,又像初升的朝阳锐不可当。

但很快八角青铜印记却慢慢变浅,变淡。

“嗯?”

巫是唯一见证过这个神秘过程的人,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算了,没事就好。”

巫用手轻轻搭在婴儿的后背一会儿,感觉不到什么异常,只感觉婴儿心脏好像更有活力了自言自语道。

“巫,你说什么?”

“没什么。”

“哦。”

旁边的青年,也就是白鹭在这个世界的爹问了心中的疑惑,在得到巫的答案后,显然也有预料。

“出生之时,天为九彩,火灵伴舞,族人突进,此子为上天赐于我族重返巅峰的礼物。”

“今日代表我族先祖封此子为我族少族长待十二岁后便行少族长之礼,赐名为焱,望此子带领我族走出蛮荒。众族人还不行礼?”

巫看着火灵的变化与手中的白鹭,双手举起神圣而又严肃的说道。

“见过少族长。”

“见过少族长。”

众多族人也都不多想,全都齐刷刷的右手握拳贴在胸口向婴儿的方向行礼道。

……

“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二年了,时间就像鬼一样,跑的可真特么快。”

“我这副小孩身体也成长为少年了,不过过不了多久就要去狩猎完成成人礼,也要继承劳什子少族长之位了。”

“好烦呐,还是水星好,无拘无束。”

在一颗巨大的石头上,一个穿着兽皮的半大小子坐在上面,对着当空的艳阳叹息着。

而这个小子便是来自水星的白鹭,更是现在荒古部落的未来少族长,荒焱。

为什么说是未来的少族长,因为他爹还没退位。

准确的说,上一任族长还没有退位,他爹无法去替代,他自然也无法接他爹的班。

虽然少族长这个名头看起来很大,但显然荒焱对这个位置并不感兴趣。

这十二年来,荒焱也从刚开始迷迷瞪瞪的状态走了出来,并且对这个世界展现出极大的好奇心。

自打会跑会说话起,这个部落内部总会看到一个小毛孩跑到这个战士旁边唠唠嗑,冲到那个妇人边拉拉家常。

最近几年更是飞扬跋扈,在山顶把众族老,族长,和巫的门槛都快踏破了。

说到这里,荒焱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呀,任谁突然换个世界也会好奇吧。

更何况这个世界相比较水星是另外的一种精彩。

目前荒焱也大致搞清了他部落及周围方圆数百公里的情况吧?

好吧,荒焱也不知道巫有没有骗自己,毕竟听说巫是活了三百岁的老妖怪。

“哈哈哈…”

想到这里荒焱就想起当时他问巫年龄时的搞笑画面。

“巫,你今年贵庚?”

“什么是贵庚?”

“贵庚就是高寿。”

“什么是高寿?”

“额,就是活了多久了?多少年了的意思。”

“哦,三百六十有余。”

“啥?三百多?那不成老妖精了吗?”

“嘭,嘭,嘭。”

“啊,巫,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回见啊您,改天再过来找您唠嗑。”

荒焱逐渐收敛起脸上的奸笑,思绪又回到过往之中。

荒焱所生活的地方是一个部落,这个部落是以狩猎为生的已经定居的原始又玄幻的部落。叫荒古部落。

为什么说是原始呢?因为他们还穿着兽皮。

那为什么又说玄幻呢?因为他们个个能力抗几百上千斤。

更重要的是有些人还会身上冒火,发火,总之就是有控制火焰的能力。

刚见识到的荒焱也是吓了一跳,怀疑是不是来到了上古神话世界,而他们是火神祝融的后人。

为此还专门在巫哪里研究过部落历史,而结果很显然,他想多了。

而巫却告诉他他看到的会冒火的人,只不过是小把戏,厉害的能放出云朵般大小的火焰。

对此,荒焱一直保留意见。

荒焱所在的部落定居点就在这方圆数百公里最高的山上。

而以这座大约一百多平方公里的高山为点而环绕的大概方圆一千平方公里都属于荒焱所在的部落的狩猎领地。

在远点就是其他部落的狩猎领地,或者未知地。

而从巫口中荒焱也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荒古部落祖上曾经也阔过,大概七八百年前曾经离开过这片他们生活的祖地,跨过了湍急的古水,翻过了那遥不可望的荒山,在那遥远的大平原,建立了自己的秩序。

但一切辉煌三百多年前的一场大洪水中破灭了。

那是一场噩梦般的回忆,就像整个世界在发怒,要抹平这世间一切事物,无论是猛兽还是人类,高山或者森林。

当时巫还是个青年,记得洪水爆发前大平原上的大部落都已经占卜知道了洪水的到来,荒古部落也不例外。

那时荒古部落也是大平原上的大部落,人口足有五万多,远不是现在的三千多族人可比的。

当时洪水来之前大平原上的部落也都各自选择了高地,山峰。以求抵抗洪水,猛兽。

但显然,大平原上的部落都低估了这次洪水的猛烈。第一波就带走了无数的部落。同时带来了比往年更为凶猛的猛兽,无数的巨大猛兽冲向所有部落所在的山峰,想要争夺一片生存的土地。

而人类也不愿掉进凶猛的。洪水中,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那是一场浩劫,洪水持续了一个月才满满开始消退,而当时的荒古部落战力最强的族人也在战斗中十不存一,族人更是只剩下两千出头。

而其他部落也互有损耗,但终究有些部落因为洪水没有直面冲击而损耗较小,而荒古部落无疑是最惨的那一波部落。

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部落的高层看着那些损伤不大的部落仿佛看到了徘徊在周围天空的一只只秃鹰,像看食物一般看着当时的荒古部落。

最后趁着洪水还没彻底消退,和漆黑的夜色全员向曾经的祖地撤退而去。

为了部落的血脉的延续,为了重现先祖的光辉,仅存的强者的鲜血洒满了回归的路途,而他们的敌人却不仅仅是那凶猛的猛兽。

最后经过数年的艰辛,终于回到了他们的信念所在,祖地。

而族人们也仅剩六七百人,强者们大都倒在了回归的路途上,剩余的有因为伤势过重,或者寿命有尽的种种原因而逐渐凋零。

而巫,当时年轻的他,却成了现在部落可能唯一见证过那场历史的人。

而,重现祖先的荣耀怕也成了他唯一的信念。

原本他其实已经对有生之年重现荣光不抱任何期望了,毕竟现在的部落实力在曾经的大平原上一个浪花都激不起来。

但当荒焱出生时的天空异像,和火灵的沸腾,逐渐又激起了他的斗志,也许是给逐渐沉轮的自己一个交代,也许是给后人一个期望,总之荒焱就成了所有族人心中唯一的念想了。

不过好的是,在巫无数次挣扎后还是在三年前给荒焱卜了一卦,他怕卜的卦像不吉,他的信念恐怕就会破碎,结果卦象显示,无。

无,在巫心中代表的可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一切都有可能,有无数的可能,甚至超越先祖也是可以的。

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洁白的云朵,翠绿的丛林传出一声声鸟儿的鸣叫。

荒焱看着这干净的世界,不自觉的笑了。

“管他呢,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还是要活在当下,毕竟再也不能回到水星了,现在感觉也不错,最起码没人追杀我了。”

荒焱表示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坦然,不能改变什么,还不如珍惜每一天每一刻去享受生活呢。

而像这种安逸的生活,在上一世他是想都不敢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