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人生:从被废开始崛起)陈月关罗浮图录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陈月关罗浮图录)全本阅读

书名叫做《风流人生:从被废开始崛起》的小说,是作者“摆烂喵喵侠”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奇幻玄幻,主人公陈月关罗浮图录,内容详情为:走出书店的时还可,陈月关都觉得自己脑袋有点发胀尤其是刚刚达叔给陈月关普及了一下这个世界的修行界情况普通人能够接触几个修行体系就是武道、道修还有儒道、佛修、魔道魔道由于开国时被太祖严打,所以也早就只剩下大猫小猫三两只,早早就销声匿迹而佛修也因为十几年前的废太子案大伤元气剩下的武修和儒道分别代表了文官和武官两大朝堂势力至于道修,达叔表示那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他并不了解但是达叔特别叮嘱……

小说:风流人生:从被废开始崛起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摆烂喵喵侠

角色:陈月关罗浮图录

作者是“摆烂喵喵侠”的热门新书《风流人生:从被废开始崛起》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下一刻,又是几行小字出现在了陈月关的面前。气运值:15点“气运值,这是什么东西?”似乎是察觉到了陈月关心中的疑惑,小字继续出现。天地之间,皆有气运,道主可通过击败、击杀、占有等方式掠夺气运。击败、斩杀:敌人的地位越高,实力越强,所能够掠夺的气运值就越高…

风流人生:从被废开始崛起

第2章 罗浮图录 在线试读

这图录散发着无边的玄妙之气。

片刻之后,罗浮图录上出现了几行小字。

时间:大乾崇明十五年

位置:大乾神京·西北角

大乾治世三百年,虽然表面繁花似锦,烈火烹油,但暗地里走私、杀人、抢劫、邪祭、山贼作乱、边境不安,一切背后隐隐约约与域外邪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道主:陈月关

目前专精:古武·国术(89%/100%)

状态:丹田破碎、虚弱

境界:无(丹田破碎,武道修为消失)

“莫非这就是我穿越而来的机缘?”

陈月关感受着罗浮图录中的玄妙。

【要使苦海诸有,悉度无漏之舟,罗浮众生,咸证菩提之果。】

下一刻,又是几行小字出现在了陈月关的面前。

气运值:15点

“气运值,这是什么东西?”

似乎是察觉到了陈月关心中的疑惑,小字继续出现。

天地之间,皆有气运,道主可通过击败、击杀、占有等方式掠夺气运。

击败、斩杀:敌人的地位越高,实力越强,所能够掠夺的气运值就越高。

占有:女方所拥有的气运值越高,宿主可以共享的气运值就越高,甚至可以通过繁育子嗣,提高气运值,但若子嗣不成器,会削减气运值。

其他方法请道主自行摸索……

气运值可以购买物品。

物品1:洞若观火

类别:技能

品质:普通

价格:10点气运值

你可以通过使用该技能获取他人信息,使用次数不限制,但由于是普通技能,获得的信息有限,后续可通过与类似技能合并升级。

物品2:重塑丹

类别:丹药

品质:稀有

价格:100点气运值

你可以通过服用丹药重塑经脉,增强的身躯活力,服用后有一定几率领悟技能:狂暴之躯。

物品3:先天丹

类别:丹药

品质:史诗

价格:500点气运值

你可以通过服用丹药改造体质,增强身躯活力,服用后有很大几率领悟技能:狂暴之躯。

【你可以消耗10点气运值刷新商店。】

陈月光心中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自己穿越的机缘就在这里。

击败或者击杀敌人可以获得气运值,气运值可以在商店中购买物品。

别的不说,单单是那重塑丹就是自己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购买物品,洞若观火!”

————————————-

“陈月关小兄弟,请跟紧我。”

一名身穿华丽绸缎衣衫的中年人走在前面说道。

刺鼻的酒精、烟草味以及浓郁的劣质胭脂气味不断朝着陈月关的鼻腔中涌动。

周围纷繁嘈杂的声音对陈月关这种喜静人来说,有些。

“就在这里等着,马上就到你来,等叫到你的名字,你跟着上台就好了。”

陈月关点了点头,目送中年人离开。

他环顾四周,这个拳台并不大,是个大概两丈的正方形,拳台被经过特殊加工的兽筋围了起来。

至于拳台周围,则是挤满了赌徒,甚至不远处还有开盘的人。

开盘自然是开的打拳的盘。

这些赌徒们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他们会在每一场打拳开盘之前押注。

随后,挥动着手中的票据,为台上的打手们疯狂呐喊。

如果押注的打手赢了,那么他们会陷入狂喜,连忙将自己的收获取出来,押注到下一盘中。

而如果押注的打手输了,那么他们就会陷入崩溃之中,甚至还有人会直接走上天台,一跃而下,终结自己的生命。

赌狗的生命自然是不值得惋惜的,尤其是那些将自己人生翻盘寄托在赌桌上的人。

于是乎,陈月关靠着巧劲从人群中挤到了赌桌的旁边。

“借过一下,老哥,借过一下。”

陈月关一巴掌拍在了前面赌徒的肩膀上。

“我草……”

还没等那名赌徒多说些什么,就感觉一股巨力从身后传来,将他毫无防备的拉了出去。

负责开盘的是一名头戴金钱元宝帽,身上穿着廉价绸缎马褂的胖子。

胖子在赌场呆的久,看的人也多,见识也就广了。

只是瞥了一眼陈月关,看着陈月关的容貌,心中大概有了定数。

‘这小子多半是官宦之后,但是家中无财了,所以来赌场碰碰运气。’

胖子对于这种人也不惊奇,毕竟神京城每隔几天,都会有家破人亡官员之后。

胖子一边对票据书写着,一边漫不经心的问对陈月关道:“小子,你要压谁?”

“下一场武斗,我要压陈月关,押一两银子。”

“陈月关?”

胖子眉头一皱,他干了也有五六年时间了,从没有听过这么个人的名字。

多半是个新人吧。

看着陈月关那惨白的脸色,胖子莫名的心生怜悯。

他停下了手中的毛笔,看了一眼赛程表。

果然,这个陈月关是个新人。

或许是见眼前的少年,脸色苍白。

胖子忍不住多嘴提了一句:“小子,胖爷我在这拳台干了五六年了,从未见过有新人一飞冲天,莫要被临时起意,押错了人,丢了钱财。”

原本还在周围的赌徒们都听愣了。

这位胖爷外号可是叫做“胖扒皮”啊!

平时都是恨不得叫人把所有的家产都给压进去,怎么今天和转了性一样。

哪有发善心的时候,劝人换个人压得时候。

莫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正当这胖子就要将手下刚写的票据扯去。

耳边却传来了清脆的声音。

“胖子大哥,我没有临时起意,我就要压陈月关一两银子。”

嗯?

胖子忍不住抬起自己圆滚滚的脑袋,眯起绿豆大的眼睛,看向陈月关。

半晌之后,胖子沉声道:“臭小子,你莫非是这里有问题?”

听到胖子的话,周围的赌徒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臭小子,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胖爷我都说了不要压,你还要压。”

“莫非你是来消遣胖爷的不成?”

周围的赌徒们也七嘴八舌起来。

“小子,要我说,你就听胖爷一句劝,胖爷在这干了好几年了,那些顶级打手的实力胖爷都知道。”

“这个陈月关,胖爷都不知道他,显然就是个没实力的,你压他,明显就是把自己的钱财打水漂了。”

相比于这种正常人,明显还是狂热的赌徒多一些。

“胖爷,让他压,让他压!等他压完,我就压那个陈月关的对手,终于轮到我老王挣傻子的钱了。”

“嘿嘿,胖爷估计也没想到今天好不容易发了善心,却被这傻子给拒绝了。”

“都别吵,让我先压,那一两银子我吃定了。”

“不行,我也要压,分我一份,蚊子再小也是肉。”

“我也要,我也要!”

“……”

周围的赌徒们像是沸腾的开水,胖子此时伸出手,压了压,让他们声音低些。

“小子,下一场是叫做林森的高手要一打六的局子,而你要压的那个陈月关,正是六个人之一。”

听着胖子的声音,周围的赌徒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就是那位号称九品之下无敌的打手吗?”

“那岂止是九品之下无敌,我曾经亲眼看见林森与八品高手交手都能全身而退。”

“嘶,这么恐怖?那我要压林森!”

“胖爷,你先别管这个小瘪三了,让我先压,我压林森,我压十两银子!”

“我也压林森二十两!什么陈月关,哪来的臭垃圾,没听过!”

……

胖子看向陈月关:“小子,胖爷我今天心情好,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要压陈月关?”

“没错,胖子大哥,我想压陈月关。”

“也罢,既然你愿意压,那我就不拦你了。”

胖子的声音明显冷了下来,很显然是不愿意在陈月关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压陈月关一两银子是吧!”

“没错,而且我建议大哥你也压一点。”

胖子:???(什么意思,你小子恩将仇报是吧!)

周围的赌徒:???(我草?)

往日里,都是这胖子舌绽莲花的忽悠他们压钱。

今天,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劝胖子压钱的,一个个都忍不住竖起来耳朵,想要听听眼前这个半大少年怎么劝胖子压钱。

“你凭什么让我也压一两银子?”

胖子忍不住站起身来,庞大的身躯好像是一座小山,遮住了陈月关的身躯。

似乎只要陈月关说不出来个一二三四,就要倒在这里。

“凭我就是陈月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