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诀)张寒星关河全集在线阅读_张寒星关河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长篇奇幻玄幻小说《明心诀》,男女主角张寒星关河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关小二”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朱越离开后张寒星和苏媚儿细细品味了这道佳肴苏媚儿忽然想到:“寒星哥哥你没喝过酒吧?”张寒星不太好意思的回答:“嗯,什么是酒啊?”“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没关系的,这世间有许多美味,许多有意思的事你都不知道,我会带你一一体验的,当然这世间也有很多我没体验过的事,以后我们一同行走江湖就能一起体验啦今晚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那里有最好的酒,最好看的表演”苏媚儿又露出了惯有的坏笑“可是我答应了苏伯今……

小说:明心诀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关小二

角色:张寒星关河

热门小说《明心诀》是作者“关小二”所著。小说精彩截取:张寒星见其身法诡异,便收招沉势,弓步举剑,脚底生风,如猎豹一般奔出,剑停腰间,以腰为轴,脚底生根,身躯急转,嗡嗡剑鸣撕风破土,追至红灯老人身前。“小子,功夫练得很到家,但缺乏实战经验,你师傅他自己没脸见人却放心让你出来丢人现眼,真是个老糊涂!”红灯老人仍不确信他会是飞云剑圣的传人,便出言试探。“你竟…

明心诀

第4章 苏府大院 在线试读

红灯老人抬眼看了看张寒星,发现他手中木剑已变成一柄青色云纹长剑,顿时红灯老人大惊失色,握着木杖的手有了些许的颤抖,一道声贯心魂的声音从这矮小残破的身躯中传出:“马上告诉我你是谁,不然……”

红灯老人话未说完,张寒星立起剑刃,双手握剑一步跃起运足真气,剑芒如月白,在空中划出道道月华剑气,红灯老人见势不妙急退身形,躲开道道剑气。

如果刚才只是猜疑,现在他已确定这个小子手中拿的就是飞云剑,使的也正是飞云剑诀,看这剑势分明是剑圣真传。想到此处红灯老人狂笑不止,好像放下了一世重担一样。步履变得轻盈灵异,身如羽毛在空中翻飞。

张寒星见其身法诡异,便收招沉势,弓步举剑,脚底生风,如猎豹一般奔出,剑停腰间,以腰为轴,脚底生根,身躯急转,嗡嗡剑鸣撕风破土,追至红灯老人身前。

“小子,功夫练得很到家,但缺乏实战经验,你师傅他自己没脸见人却放心让你出来丢人现眼,真是个老糊涂!”红灯老人仍不确信他会是飞云剑圣的传人,便出言试探。

“你竟敢辱骂我师父!”张寒星大吼道。

“你这飞云剑是捡来的吧!”

“我没必要跟你一个杀人狂魔费这么多话,虽然你身法诡异,但你绝对不会见过我的身法,这可是我在崖底与百兽追打练出身法,我的剑可是斩过兽王,断过虎牙的!”张寒星握剑置于背上,双手撑地,双腿前后蹬地,真气运满全身,张寒星轻喝一声,丹田之内又一股真气喷涌而出,瞬间运转全身经脉,飞云剑在真气加持下紧贴后背。

此时张寒星身形如豹,猛然出击,红灯老人瞪大双眼惊叹其步法玄妙,却没有闪躲。眨眼间张寒星已至身前,双手握持背上飞云剑,拔剑出击之势如同山岳倾倒而来。就在剑锋杀至红灯老人脖颈之处时,忽然剑势全消停了下来。

红灯老人已被压倒在地,剑停之时冷笑一声说:“你没杀过人吧,张家小子张寒星……”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张寒星大惊失色,嘴上强势,但剑锋却已偏离皮肤。

红灯老人见状心知果然如心中所想,闭上了眼睛,抓着飞云剑说道:“天意如此,那么就让我来开启你江湖路上的第一剑吧。”说完红灯老人一剑断喉,鲜血溅在了张寒星的脸上,滚烫至极。

眼前的情景发生得太快,张寒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片刻后他回想红灯老人面目表情的变化察觉到他可能也是当年自己百日宴上活下来的人,他杀巡捕追其原因很可能是为了给自己的父亲出气。在他得知自己是飞云剑圣传人时就在探寻自己的真实身份,试探之下终于证实自己是仁侠张枫之子,并毫不犹豫地夺剑割喉,只为了让自己成长。

张寒星取走了红灯老人的木杖,希望以后能借此查明他的身份。心绪繁杂之时,忽然意识到了沐阳合当年为何总是面露愁色了,也许就是怕自己的出现会引发今天这样的事。但既然自己已经回来了,就一定不能辜负了沐阳合的心意和他的一世威名与修为!

张寒星回到深巷里解开了苏媚儿的穴道,苏媚儿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张寒星的怀里。张寒星马上为苏媚儿输送真气,苏媚儿渐渐地恢复了力气。

她抬眼看着张寒星,眼眸里尽是崇拜与迷恋,一点也不反感充满血腥味的张寒星。苏媚儿轻启红唇,娇羞地问道:“小女子名唤苏媚儿,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苏媚儿轻灵的声音如一阵清风吹散了张寒星心内的阴霾,不禁露出一抹笑容,他不想对眼前的女人有隐瞒便说:“在下张寒星,今日多有冒犯。”

“张寒星!你叫张寒星!你不是死了么?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苏媚儿不可思议地大声说道。

张寒星顿时升起戒心:“怎么?你也听说过我?”

“这么说你当真就是十八年前与飞云剑圣一同落崖的仁侠张枫之子张寒星!”苏媚儿不可置信地说着,但她眼中已是泛起激动的泪水。

张寒星看到苏媚儿的反应心里很是不解,就在他想要逼问苏媚儿时,苏媚儿说道:“龙爪巡捕来了,你跟我回苏府,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事!”说着说着苏媚儿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张寒星背起苏媚儿飞檐走壁回到了苏府,二人走进了苏媚儿的闺房。张寒星第一次走进草屋之外的卧榻,屋内淡淡的花香,幽幽的烛光,让人温暖舒心。

苏媚儿喝退了红香,对张寒星说道:“家父苏万同是龙运钱庄总庄主,二十年前他只是安溪城内一名普通商人,只因结识了仁侠张枫,家父在其帮助下研究出了一套完整的统银体系,在仁侠的支持下吞购了各大钱庄,一举成名。即便如此家父也仅仅是仁侠府上众多强大幕僚之一。那年我与你同日出生,家父与令尊喜出望外结下了你我的姻缘。他们本要在你我百日宴上宣布此事,但凝王府却遭人暗算,满门被灭。虽然那时我仅百日,但在我懂事后家父经常讲起仁侠的过往,每每提及都叹息不已。我一直向往江湖的快意洒脱,所以一想起我与你有婚约就觉得可惜,心想若当年没有那些事,我就能嫁给你了那可就太幸福了,不过现在好了,你并没有死。”苏媚儿一口气说完,说到最后一副面色红润,娇滴滴的样子让张寒星看的一顿心神大乱。

“此事师父倒是从未提及,可能他也不知此事吧。”张寒星说道。

“你口中的师父可是飞云剑圣沐阳合?”苏媚儿问。

“是的,比起家父我的记忆里只有师父陪着我,教我功夫,教我识字,教我生存的一切本领,虽然他老人家也经常跟我提起家父当年的伟大之处,但我却对他没有任何亲情。”

“好了,寒星弟弟别想那么多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以后我会陪着你的。”苏媚儿言辞音调轻柔娇媚,说着就伸出纤纤玉指抚摸着张寒星的面庞,眼中柔波在烛光下熠熠生辉。

张寒星感受到苏媚儿指端的温度,她的话牵引到了自己的心,就在自己无处安身之时,竟然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人,自己的心又有了依靠。

苏媚儿抚摸着张寒星的面庞,目光渐渐变得游离却一直注视着张寒星的眼睛,玉指顺着张寒星的脖颈伸入了他的衣襟之中,另一只手缓缓地解开了张寒星的腰带……

张寒星从未接触过女人,更不知此时发生的事该由男人来主导,更不知此事只能在洞房花烛之时才可进行。

而苏媚儿已宽去张寒星的衣服,露出了结实的身躯,她凑近到张寒星的面庞前,兰香吐息呼在张寒星的脸上,让他一阵意乱神迷,轻轻地在他的耳边说道:“寒星,你我能相遇即是天命,此事我要随我的心意而动,从了姐姐吧。”说着便开始解自己的衣衫。

苏媚儿散开秀发,褪去夜行衣,玉肌含香,眸色撩人,看得张寒星一阵意乱神迷,不自觉地流出了鼻血。

苏媚儿扑哧一笑说道:“你可真是可爱至极呀!怎么样姐姐很美吧?今晚我们睡过了明天你可要带我闯荡江湖哦。”

“啊?”张寒星急忙擦掉鼻血,扯过夜行衣盖在了苏媚儿身上。双手握着苏媚儿的肩头,凝视着她的眼眸说:“我会带你走的,但要等我娶了你以后我们才能一起睡。”

“那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带你去见我爹,然后就洞房,明天我们就出发!”苏媚儿激动地扑到了张寒星身上,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

“这太急了吧,明天再见好不好,今天有很多事都让我有些难以接受,我想先一个人呆一会好吗?”

苏媚儿这才想起刚刚红灯鬼的事,便点了点头说:“好。”

张寒星起身推门之际回首看着床上的苏媚儿说道:“遇见你我很安心。”说完便翻身上了屋顶。

张寒星躺在房脊上望着夜空中的繁星,心中十分感慨,从前师父总是带着他这样看着星空,边看边给他讲从前的事,那时候他的心里十分的幸福。自从师父过世后,他只有在想师父的时候才会看一眼夜空,一眼过后,心中尽是落寞之感。但今日看着那繁星散发的点点银光就好像是师父花白的胡子一样。

从前那种幸福感又一次涌上了心头,不知为何来到苏府后就一直有一种家的感觉,苏媚儿虽然让他一见钟情,但他并不是贪恋她的美色,而是一种强烈的归属感让他能够认可她的所有样子。不管她是故作端庄,还是古灵精怪,还是美艳诱人的样子都让他为之心动。他更加喜欢她敢爱敢恨,敢作敢为,虽然有时很冲动,很任性。想到这里他暗自发誓要守护她一生喜乐无忧。

苏媚儿双手抓着被子,气鼓鼓盯着屋顶,不知张寒星是否能感受到一股透骨的凉意。

而此时苏万同在苏府大堂内踱着步,手中的两枚紫玉珠却是快要磨碎了。

这时一位带着面具的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苏万同急忙迎上前问道:“怎么样,他走了吗?”

面具人声音低沉的说:“红隐死了。”

“你说什么!你怎么能——”

“不是我,他死在了一个小辈的剑下,准确的说他是自杀的。”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

面具人将自己看到的事给苏万同复述了一遍。

苏万同不可置信的瘫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苏万同心中巨浪翻腾,思绪万千,手扶着额头,面具人看不清他的脸,但心知他此刻定是无比惊喜的。轻声说道:“他此刻就在府上。”

苏万同听后并未做声,站起身来,面色坚毅说道:“不必多说,你随我来。”

面具人听闻此话,心中已是知晓苏万同要带他去往何处,面具下的脸漏出了一抹微笑。

面具人本来是苏万同请来劝走红灯鬼的,但在他要行动时苏媚儿和张寒星突然搅了局,更发生了他不敢相信的事。他不敢相信张寒星会活着,也不敢相信红灯鬼会如此的果断。但此事过后江湖中必定会掀起轩然大波。

二人来到了苏府后院一座府中最大的院落,它的大门上挂着一把重锁,仿佛从未开启过一样,但院落的墙体又没有一丝的破旧感。随着二人走进屋内,满堂烛台竟遇风而燃,屋内瞬间一片通明,大堂上方一块木匾上刻着三个大字“易学居”。

二人走至左侧屏风后面拨动机关,一道暗门悄然打开,同样通道内的灯火全都燃亮。暗室内的空间更加开阔,这里陈列着许多书籍、武器。二人径直来到一副巨画跟前,画上标题赫然写着“凝皇龙卫图”!画上共八人,各个神采飞扬,桀骜不训。

其中一位手执羽扇,身着红衣的男子尤为出众,身高八尺,傲然视物,容貌俊伟,神采奕奕。

“当年名满天下的红隐书生是多么的光彩夺目!”苏万同盯着画像眼中藏满了故事。

面具人此刻也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脸的肥肉。看着画中央坐在木椅上的白衣男子说道:“想不到当年这幅画你还留着,要不是它凝王府怎会灭门!”

“朱老二!当年你入世不深,并不了解这易学居意味着什么,凝王他该成皇!红隐他虽然年老但心气未改丝毫,否则又怎会识破张寒星身份后毅然自尽,今后的王朝注定不会太平了。”

“这么说你心中已有决意?”

苏万同取出一个宝匣交给了朱老二。

“这、这是——”朱老二不可置信的说道。

“没错,它在我这,还有这个”说着苏万同又取出一具刀匣交给了朱老二。

朱老二此刻双手已开始颤抖“你有什么计划,说吧。”

二人在密室内密谋了两个时辰,易学居的大门又挂上了那把重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