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师渡尘(圣图)免费阅读无弹窗_圣图温庭师渡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温庭师渡尘是奇幻玄幻《圣图》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当温庭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趴在一处河岸之上“啪!”温庭坐起身给了自己一巴掌,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但他却咯咯咯的笑出了打鸣声原来,他不是在做梦,他真的没有死!抬头望去:壁立千仞,猿猱难度两崖如刀,切割天穹温庭放下心来,那白衣人想必已经离开糟糕,定圣轮盘!温庭浑身摸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他记得跳进深渊后,一头扎进了水中,他虽会游水,但水流湍急,他只能紧抓轮盘,随波逐流后来,黑暗之中,他被礁石撞……

小说:圣图

作者:师渡尘

角色:温庭师渡尘

热门小说《圣图》是作者“师渡尘”所著。小说精彩截取:这样即使有了危险,也能向军队呼救,这也是他们两个十几岁的少年,敢在晚上进山的底气。但芒砀山很大,两人一牛转悠了许久,也没有见到军队的影子。“温庭,应该是我们来晚了,军队应该已经进了更深的山里。”陈小年看着周围黑黢黢的环境,心中有了怯意,“要不咱们回去吧!”“那这样吧,咱们往前再走一段,有一条路可以绕…

圣图

第2章 定圣轮盘 免费在线阅读

山里蜿蜒的小路,已经暗了下来。与头顶上的那一方依旧苍白的天空,似乎不是在同一个世界。

牧童骑黄牛,歌声真难听。温庭嘴角叼着一根野草,吐槽着沉醉在自己歌声中的陈小年,听得老黄连连点头:的确是真难听!

两人本来打算,如果遇见军队,就远远的跟着。这样即使有了危险,也能向军队呼救,这也是他们两个十几岁的少年,敢在晚上进山的底气。但芒砀山很大,两人一牛转悠了许久,也没有见到军队的影子。

“温庭,应该是我们来晚了,军队应该已经进了更深的山里。”陈小年看着周围黑黢黢的环境,心中有了怯意,“要不咱们回去吧!”

“那这样吧,咱们往前再走一段,有一条路可以绕下山。”温庭对这里很熟悉,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沿途没有发现,咱就直接下山回家。”

“好,那就这么办!”陈小年也不想太虎头蛇尾,便同意了温庭的方案。

两人一牛继续往山上跑,在一处岔口停了下来。

这里已经到了半山腰,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右转直接下山,一条是直行继续上山。

“时也命也,命里无时莫强求!”温庭叹了一声,望着上山的路摇了摇头,就要踏上了下山的路。

“温庭,前面有亮光,好像是灯!”陈小年突然指着上山的路悄声道。

“是命灯,一二三…差不多有五盏,这可是大命师!”温庭在商阳城中见过命师斗法,知道命师每次出招,体内命灯便会亮起。但此刻距离较远,他不确定是不是五盏。

“温庭,咱们这样过去,会不会太危险了。”陈小年一听是大命师,心中再次有了怯意。

“没事,咱俩把老黄找个隐蔽的地方拴起来,偷偷摸过去远远的看看,应该无碍。”温庭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如果能机缘巧合帮到那位五灯大命师,或许自己可以求他点亮自己的命灯。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温庭愿意一试!

两位少年初生牛犊不怕虎,将老黄藏起,轻手轻脚的向那处灯火跑去。

“真的是五灯大命师!”温庭与陈小年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激动。

但二人都没有继续上前,因为那五灯大命师正在与一位白衣人交手。让温庭奇怪的是,那白衣人体内并没有命灯亮起。没有命灯,却能和五灯大命师斗得难解难分,真是怪哉!

“蔡大人,你的龙渊冥气坚持不了多久了!”白衣人倒跃数米,似乎是在劝阻那位五灯大命师,“将定圣轮盘交出来吧,我可以饶你不死!”

“魔族已经有了一方圣图,还要觊觎我中土神州这一方吗?”五灯大命师蔡大人,明知不敌,却并未服软。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痛下杀手了!”那白衣人双肩之上,双足之下,右胸心脏,小腹丹田,六盏命灯亮起,一时间光芒大盛,金光迅速将白衣人全身笼罩!

六灯大命师,不枯金身,西方佛国又叫做金刚不坏体。

“那位五灯大命师要遭了!”温庭对十灯命师歌倒背如流,知道白衣人金身一出,那位五灯大命师就要落败了。

但因为距离较远,他和陈小年都没有听到谈话内容。他俩若是知道白衣人乃魔族,早就撒丫子逃跑了。

“阿修罗之怒!”白衣人的金身将山林点亮,如同一尊人形大日,倾力一掌将那位五灯大命师打飞出去。

“啊”温庭和陈小年同时大叫出声,因为那位五灯大命师好巧不巧的向他俩砸了过来。情急之下,温庭抱住陈小年滚到一边。

“咳咳,噗”五灯大命师喷出一口鲜血,而后体内命灯一阵摇曳,光芒减弱。

“你们两个小鬼,怎么会在这里?”

“启禀前辈,我俩是商阳城的,下课后进山放牛,由于贪玩把牛丢了,又怕父母责骂,所以摸黑在这找牛。”温庭自小聪明,一番说辞滴水不漏。之前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但此刻温庭发现,这位五灯大命师竟然身穿锁子甲,这可是军队中的将军才能穿的。

陈小年却是一言不发心有余悸,若非温庭抱着他滚到一边,就他这小身板,估计会直接被砸扁。

“蔡大人放心,等我拿到定圣轮盘,一并送你三人上路!”白衣人金光褪去,已经来到温庭三人身前。他一直没有动用金身,就是怕太过招摇,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求前辈不要杀我,只要您放过我,我保证守口如瓶!”陈小年见机不妙,扑通跪倒,涕泪交加,连连求饶!那等情景,直令听着伤心,闻者落泪。

“没用的,他是魔族!”蔡大人站起身来再次咳出一口鲜血,一句话让陈小年停止了演戏,迅速躲到温庭身后。

“您可是蔡忠蔡大人?”温庭知道魔族的残忍手段,这白衣人绝不会留下活口。因此,他必须自救。

“哦?你这少年,竟认得我?”蔡忠这次认真看了少年一眼。

“晚辈温庭,在应天书院读书,是蔡启明的同窗。”温庭淡定从容,躬身见礼,实则内心慌得一批。他没猜错,蔡忠正是蔡启明的父亲。

“原来你就是我商阳那位神童,温八叉!”蔡忠身体动了动,将温庭二人隐隐护在身后。

温庭听到蔡忠的回答,有点不好意思。温八叉是书院学生给他起的绰号,意思是他双手交叉八次,便能做出一首应景的诗来,因此得了个神通温八叉的美誉。

“蔡大人,你已是自身难保,还想护住那两个娃娃吗?”白衣人看出了蔡忠的意图,却哑然失笑。

“我想试试!”蔡忠冥气运转,体内五盏命灯,再次变得耀眼。他的身影,这一刻在温庭和陈小年心中,变得无比高大。

“温庭小友,如今之计,唯有求你相助。你携带此物,速回商阳,进城面君,亲手交于圣上。此事干系重大,关乎我宋国甚至整个中土神州百姓的命运,拜托了!”蔡忠右手背后,将一只圆形轮盘递出。

温庭错愕,看了白衣人一眼,发现那人恍然未觉。他才确定,蔡忠这番话只有他自己能听到。于是他若无其事的接过圆形轮盘,在蔡忠手心点了两下,意思是好的,我答应你。

其实,温庭除了答应,还有别的选择吗?

温庭知道,或许刚开始蔡忠和那白衣人,便发现了他和陈小年。后来得知白衣人是魔族之人,他知道已入死局。唯一的生机,就是让这位蔡大人为他和陈小年断后。

但这位蔡大人,刚开始很明显,是打算迅速逃跑,根本顾不上温庭二人。因此温庭第一步,从白衣人的称呼,再联想到陈小年的话,便推测出了蔡忠的身份。第二步,告诉蔡忠他与蔡启明是同窗,想借此引起蔡忠的同情心。他没想到的是,蔡忠竟然听过他的神通之名,知道他聪慧过人,竟托付给他此等大事。

温庭自幼饱读诗书,虽然年仅十三岁,却深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对于蔡忠的托付,自是当仁不让,誓死完成。

“白衣修罗摩诃都,轮盘早已被我转移,无论如何你也拿不到的。”蔡忠状若癫狂,体内五盏命灯光芒大作,浑身冥气汹涌冲撞,竟然无风自燃。

“你这商阳护军副统领,竟然是个好官!”白衣人下意识后退一步,发出一声赞叹,“没想到你竟以命灯为火,以冥气为柴。燃烧自己,也要保护你身后的两个娃娃。”

“身为宋国将领,自当保国安民。否则要这一身修为有何用?”蔡忠大义凛然,化作一道金色长虹,直奔白衣人。温庭虽然知道蔡忠是有事相托,但依旧是为了国家大计,因此心里对蔡忠万分敬佩。

“既然如此,我便留你一命!”白衣人摩诃都六盏命灯亮起,同样是化作金人,与蔡忠在山上大战。

“少在那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不过是想从我这得知定圣轮盘的下落!”蔡忠修为不行,但嘴上却不会服输。

“我们走!”温庭见白衣人被蔡忠拖住,抓着陈小年的胳膊,向山下逃去。

白衣人见温庭二人逃跑,并未着急。只要撬开蔡忠的嘴,不愁找不到定圣轮盘,他犯不着对两个少年穷追不舍。

温庭二人一口气跑下山去,眼看就要出山,温庭突然一拍脑袋!

“坏了,小年,我把老黄落在山上了!”温庭一阵懊悔,这回家怎么交代?说是出来放牛,结果把牛放没了!

“明天再去找老黄吧!”陈小年被白衣人吓破了胆,想放弃老黄。

“这样吧,你先回家,我得去救老黄,要是等到明天,估计我得去给老黄收尸了!”温庭冷静下来,当机立断。山上有不少豺狼虎豹,老黄在山上肯定过不了今晚。

“那好吧,你小心点,注意安全!”陈小年声音有些颤抖,几番欲言又止,终究是认了怂。

“没事的,你赶快回家吧。这段路我熟,而且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离开那里了。”温庭冲陈小年摆了摆手,从怀里掏出一块干饼,啃了几口。他之前就想过,万一一时半会儿出不了芒砀山,总不能饿着吧。毕竟他还没有吃晚饭,因此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拿了两块干饼。

陈小年看着温庭的背影,抬起脚想跟上去,又恐惧得把脚放下,叹了一声,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