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狗行王二狗粉条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王二狗粉条子)侠狗行最新小说

小说《侠狗行》,是作者“粉条子”笔下的一部​奇幻玄幻,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王二狗粉条子,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王二狗心中无奈,只能再去那黑熊身旁吸了几口气又把手伸向黑熊的眼睛,心中默念道“黑熊大哥迫不得已只能再冒犯你一次,你说你不想着吃我你能命丧于此吗?唉,也许这都是命你就安心的去吧!”果然从黑熊的眼睛里掏出了一枚银子,约莫二三两,这次他强忍着要吐出来的冲动去那小湖里洗了洗银子,只因那银子在黑熊脑子里最深处“伯伯,我这就去买药,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回来了!”王二狗边往山下跑边喊道从村子到镇里不远……

小说:侠狗行

作者:粉条子

角色:王二狗粉条子

小说《侠狗行》是由“粉条子”所著。内容概括:”说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放下手中吃的走了出去。这个跟上官子清的说话人叫元成刚,是在路上负责照看上官子清的。元成刚起初见到上官子清穿着华贵,元成刚以为他是一个只会享受荣华富贵,胆子极小的富贵子弟。后来日常接触后,发现上官子清从容不迫,为人和善,并未像元成刚心中所想的慌张或哭闹…

侠狗行

第8章 奇怪的劫持 免费在线阅读

虽然睡了一个安稳觉,但此时的上官子清坐在床上感觉还是虚弱无比,时不时的咳嗽。

“子清兄弟,吃饭了。”

看着有人给他送来吃的,上官子清热情的说道:“真是劳烦元兄了,下次你在门口跟我说一声,我过去取。”

“子清兄弟何必客气,现在已经到了我们族中了,你放心,你说的事有机会我一定转达给族长,你就在帐中好好休息。”

说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放下手中吃的走了出去。

这个跟上官子清的说话人叫元成刚,是在路上负责照看上官子清的。

元成刚起初见到上官子清穿着华贵,元成刚以为他是一个只会享受荣华富贵,胆子极小的富贵子弟。

后来日常接触后,发现上官子清从容不迫,为人和善,并未像元成刚心中所想的慌张或哭闹。

元成刚与上官子清交谈,感觉两人像是朋友一般,慢慢的对上官子清多加照顾。

另一个帐中元玲儿这次倒是破天荒的提出她要去煮药。

原来昨日发现族中带来个汉人小哥,得知此事心中好奇想要去看看那人什么样。

煮完药后,元玲儿便偷偷端着到了那帐前。

“你们让开,我要进去送药。送完药我就走。”

元玲儿端着碗气鼓鼓看向眼前两人。

“小姐,你把药给我吧,让我去送。”元成刚看着元玲儿一阵头大。

“哎呀,成刚哥,都说了我去送,你别把药弄撒了,起开起开,要不我就喊我爹过来说你们欺负我!”

元玲儿说着便往里面走去,元成刚见状也没办法只得让开放她进去。

此时上官子清躺在床上,他刚才吃了一些饭并没有胃口,加上身体虚弱便又回到床上休息。

元玲儿端药走到近前,看到一个长相清秀脸色憔悴的少年躺在床中,叫醒了那少年把药递了过去。

“喝了这药会让你的身体好起来”

元玲儿这时看着那少年接过药,心想长的倒是颇为好看,跟族里的人比倒是斯文秀气许多,像个小女生一般。

“谢谢姑娘,敢问姑娘芳名何许?”上官子清接过药看着眼前的女孩子。

“我不告诉你,你问我干什么?那你叫什么?多大了?家哪的?怎么被带到这来了?”

元玲儿瞪着她那灵动的眼睛,像是在审讯着上官子清。

看着声音清脆却咄咄逼人的元玲儿,上官子清不禁嘴角上扬说道:“我叫上官子清,今年十二,家在江南。”

“哦,我比你大以后你就叫我玲儿姐,江南?江南在哪?”

元玲儿歪着头思考,显得很是可爱。

“玲儿…姐,江南当然是在南方了,现在南方穿薄衣你们这还要穿厚衣服。”

上官子清喝完元玲儿端来的药微微皱眉,心想这小姑娘年纪应该没我大,嘴巴倒是伶俐。

“哼,江南那地方既然离这这么远,你怎么跑这来了?是不是对我族做了什么坏事被逮了过来?你不会是坏人吧?”元玲儿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上官子清耐心的回答道:“我不是坏人,也没有对你们族里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也许是有人陷害吧,其中肯定有误会。”

看上官子清说话诚恳,元玲儿歪着头思考着:“你说你不是坏人?我们距离这么远谁会陷害你呢?”

外面元成刚往帐中探去,催促元玲儿赶快回去。

“元姑娘,你父亲是族长吧?你可不可以叫来你父亲,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跟你父亲说。”

看着元玲儿身穿白色皮毛制成的衣服做工精致好看,上官子清觉得眼前的少女身份不一般。

元玲儿看着上官子清略有些犹豫。

“可是我跟我爹爹去说,他也不听我这小孩的话啊。”

说完元玲儿脸色泛红,她本就是偷偷跑过来送药,让他父亲知道肯定少不了一顿呵斥,那还会去听她的话。

上官子清无奈叹了口气。

“也罢,也许过个几日就能见到你父亲了吧,到时候一切都会结束吧。”

这时上官子清抬起头看向帐顶。

听到上官子清说的话,元玲儿误以为到时候父亲会把他当成坏人杀掉,不由着急起来。

“若是真有误会,爹爹还没解开误会就把人杀了那多可惜,这人年纪可能也就比我稍大一些,能犯下什么错?其中肯定是有误会!我要帮他一下。”

元玲儿心中想着,走到床边凑到上官子清旁小声说道。

“我有个办法可以帮你现在就能见到我爹爹,你可以假装劫持我,到时候我爹爹肯定会过来。”

想到她父亲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心中肯定急坏了,元玲儿不由笑了笑。

听元玲儿说的主意,上官子清有些犹豫,这方法确实可以快速见到她父亲,又看元玲儿傻呵呵的还笑,心想自己劫了这小妮子不会到时候惹来什么乱子吧?

那可不行,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还是在等几天吧。

看着上官子清不说话,元玲儿心中有些生气。

“我好心帮你,你犹犹豫豫得想什么呢?,你能不能像个男人?”

元玲儿气鼓鼓的说着顺手拿过来碗,啪的一声摔得四分五裂。急忙捡起来一块还算趁手的碎片,坐在床边拉过来上官子清的手,把碎片放在他手上。

房间内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这两人你望我,我望你,上官子清被眼前这一幕搞的不知所措起来,只好稀里糊涂的顺着那小丫头,作势劫持起来。

元成刚在帐外听到碗碎声,走过去正要开门只听传来元玲儿的呼救声,一伙人急忙进去看着上官子清拿着碗的碎片抵在元玲儿脖子上。

看到这情景元成刚急忙说道:“上官兄弟,你这是干吗?赶快放下来,咱们有事好商量。”

“只能麻烦元兄去喊你们族长来了,我有些事要和他商量。”上官子清看着元成刚虚弱的说。

主帐里正在和族人议事的元律烈看到从外面急急忙忙过来的元成刚,元成刚走到元律烈跟前小声在他耳边把元玲儿被劫持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闻元成刚的话,顿时元律烈暴跳如雷,一双大手拍的桌子发颤,站了起来说道:“这小子怎还劫了我闺女?”说完便匆匆往上官子清的帐篷赶去。

此时元玲儿还小声嘀嘀咕咕对上官子清说着话:“等会我爹爹过来,你最好再要挟要挟我爹爹,我要看看我爹爹能急成什么样?还有让我对我爹爹说几句话,总之你别急着放了我,好不好?”

上官子清听到元玲儿所说脸色铁青,敢情自己是过来陪她过家家的?

旁边几个人更是摸不清头脑,搞不清楚那元玲儿在对上官子清嘀咕些什么呢?

元律烈刚进帐中看到元玲儿和上官子清两人,谁知上官子清把破碗片一扔,给元玲儿推了过来。

元玲儿张口还想说些什么,没想到上官子清给她推了出来,不由气的在那跺了跺脚。

帐中众人见此情况也是在那发愣不知该怎么办时。

元律烈笑道“你小子这是在弄哪一出?是为了引我过来?”

上官子清刚想说话却被元玲儿抢先道:“上官子清你故意的吧你?刚才说好的话呢?爹,你看他欺负我!”

元玲儿走到父亲跟前,摇晃着元律烈的手臂。

元律烈瞪了元玲儿一眼:“你这小妮子,整天瞎胡闹,得亏别人给你放了,不放你该怎么办?你给我回你帐中好好反省去,这段时间不准你再出来!”

听到父亲的话,元玲儿对父亲笑了笑跑了出去。

上官子清这时已下了床,向着元律烈拱手行礼道:“元伯伯,小侄上官子清无礼,此事是我所做责任在我,不得已以用此方法与您相见,还请您宽宏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