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一刀梅琳钰(一刀江山)免费阅读无弹窗_一刀江山苏一刀梅琳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叫做《一刀江山》是“余生也难”的小说。内容精选:5美味鸡蛋自从脚踹苏一刀,苏老有脸皮再厚,再强词夺理,也有好几天没有出门就是出了门,老远看到苏大牛一家人,就立刻拐了弯而大儿子一家,原来还会隔三差五的来看他,如今是彻底断了来往没有人说,实际上却如同是断了关系苏老有心里虽然有点怨恨,可是这个月苏强,苏秀的工钱又拿到了手,看在钱的份上,没有去闹苏大牛一家,也是眼不见心不烦,彼此相安无事苏一刀受了伤,吐了血,母亲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去乱跑了……

小说:一刀江山

作者:余生也难

角色:苏一刀梅琳钰

热门新书《一刀江山》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余生也难”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苏老有心里虽然有点怨恨,可是这个月苏强,苏秀的工钱又拿到了手,看在钱的份上,没有去闹。苏大牛一家,也是眼不见心不烦,彼此相安无事。苏一刀受了伤,吐了血,母亲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去乱跑了。苏一刀已经十个月了,小胳膊小腿虽然利索,也拧不过母亲的大腿,只好接受被关的命运…

一刀江山

第5章 美味鸡蛋 免费在线阅读

5 美味鸡蛋

自从脚踹苏一刀,苏老有脸皮再厚,再强词夺理,也有好几天没有出门。

就是出了门,老远看到苏大牛一家人,就立刻拐了弯。

而大儿子一家,原来还会隔三差五的来看他,如今是彻底断了来往。

没有人说,实际上却如同是断了关系。

苏老有心里虽然有点怨恨,可是这个月苏强,苏秀的工钱又拿到了手,看在钱的份上,没有去闹。

苏大牛一家,也是眼不见心不烦,彼此相安无事。

苏一刀受了伤,吐了血,母亲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去乱跑了。

苏一刀已经十个月了,小胳膊小腿虽然利索,也拧不过母亲的大腿,只好接受被关的命运。

这天,他跑着跑着,就跑到了鸡窝前。

他重生回来,家里虽然养了鸡,也就吃过两个鸡蛋。

因为所有的鸡蛋,都被娘攒起来拿到镇上换盐,换生活用品了。

他忽然想起来,这里的人,还不会腌制咸鸡蛋。

这不就来钱了吗?

想到这里,小手就朝鸡窝掏去。

苏一刀十个月了,比人家两岁的孩子走的都稳。

别人家两岁说话还不清不楚,苏一刀已经会说长句子了。

不过,苏一刀在外人面前,从来不说那么多。

他可不喜欢成为别人口中议论的对象。

小手一手一个,苏一刀像大将军打了胜仗一样,举着跑到了苏三丫面前。

苏三丫一看苏一刀拿着鸡蛋,吓得心砰砰直跳。

怕苏一刀摔倒,更怕把鸡蛋打烂。

这些鸡蛋可是金贵的不得了,苏三丫长这么大,记得好像只吃过一次。

还是上一次苏老有打她和小刀的时候,奶奶冯婆子拿过来一个鸡蛋。

苏三丫就吃了一口。

一直到现在,苏三丫都认为,鸡蛋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哎呀,小刀,这可不敢拿。”

苏三丫去拿苏一刀手里的鸡蛋。

苏一刀 把鸡蛋捂到胸前:“不,我要盐。”

“小刀弟弟乖,等妈妈回来了,就给你煮鸡蛋吃,好不好?”

小刀弟弟一定是说错了。

他要什么盐,肯定是想吃鸡蛋了。

可是,苏一刀黑亮黑亮的大眼睛看着她,又一次很清晰的说道:“我要盐!”

哎呀,这孩子。

鸡蛋可贵了,盐也不便宜啊。

妈妈拿好多鸡蛋,才能换回来那么一小罐盐,可不敢拿来给小刀弟弟玩。

可是,苏一刀不依啊。

唉,还是长大了好,想要一点盐,还要求半天。

苏三丫没办法,心虚的跑到门口向外面看看,确定父母没有回来,这才关上篱笆门,跑回屋内,从罐里拿了两小粒盐出来。

这时的盐都是大青盐,很大粒的那种。

不过,这还不算,苏一刀要了一个碗,还从灶膛里弄了草木灰。

他让苏三丫把盐化到碗里,再把草木灰倒进去。

他说一句,苏三丫就照着做一件。

最后把两个鸡蛋滚满草木灰,放到一个空罐里藏了起来。

这件事情,苏一刀不会说,苏三丫不敢说。

哪怕小刀弟弟再得宠,说出来恐怕也要挨打。

沈玉娘回来以后,先到鸡窝看了看,回到屋里对苏大牛说道:“今天怎么少了两个鸡蛋。”

苏大牛一边喝着蘑菇汤,一边不在意的说道:“兴许是哪个鸡偷懒了吧。”

“怎么会呢,昨天我摸过的,六个鸡都是有的啊。”

苏三丫在一旁吓得要死,急忙低下了头。

苏一刀却小手一伸,就抱住了母亲。

沈玉娘把苏一刀抱到腿上坐好,嘴里还嘟哝道:“不可能啊。”

不过,这件事情,最终在苏一刀的不停缠闹下,不了了之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时不时的,苏一刀就会偷个鸡蛋,让苏三丫腌制起来。

不知不觉,小罐就装满了。

这一天,趁着苏大牛两口子不在家,苏三丫在苏一刀的指挥下,把上面的十几个鸡蛋全部拿出来,洗的干干净净,一点也不看不出来草木灰的痕迹。

然后,就是生火煮鸡蛋。

苏三丫对苏一刀,从来就不会狠心拒绝。

哪怕苏一刀想要天上的星星,她也会去找根棍子,想办法敲下来几个。

煮熟以后,苏三丫小心翼翼的捞出来一个,放到苏一刀面前的碗里。

不就是小刀弟弟贪吃嘛,大不了被父母打一顿。

再不然打死也没关系。

只是以后,就再也抱不了小刀弟弟了。

苏三丫悄悄的抿了把眼泪。

苏一刀却没有苏三丫想象中的兴奋,而是让苏三丫把鸡蛋切开,分为四瓣。

苏三丫瞬间就明白了。

家里现在就四个人,分为四份,这是一人一份啊。

咦,这鸡蛋黄怎么看着不一样,还流油呢。

苏三丫顿时口水直流。

她再懂事,也不过是七八岁的孩子,哪里忍得住美食的诱惑。

把自己的一份分给小刀弟弟一半,苏三丫这才小心的吃了起来。

哇,真是太好吃了!

小姑娘像只仓鼠一样,很小口很小口的吃着。

等他吃完了,一抬头,嗯,小刀弟弟怎么没吃啊。

苏一刀冲她甜甜的笑着,手里拿着苏三丫刚才分给他的鸡蛋,把自己的一份递给苏三丫。

“姐姐,吃。”

苏三丫眼泪立刻下来了。

来到这个世上,小刀弟弟对她最好了。

而她,原来还想淹死小刀弟弟。

苏三丫正哭着呢,没听见父母进门的声音。

“三丫,你干什么?”

沈玉娘惊呼道。

看着碗里,锅里的鸡蛋,沈玉娘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天鸡蛋不够数的原因了。

“贪吃的死丫头,咋不吃死你!”

一向好脾气的沈玉娘,也忍不住责骂起来。

“妈妈吃,这些卖钱。”

苏一刀没有丝毫害怕,奶声奶气的说道。

苏大牛正找扫把,准备打苏三丫呢,听到卖钱,顿时一脸狐疑。

“什么卖钱?”

苏三丫也不知道啊,浑身发抖,脸色发白,不明白小刀弟弟说的是什么意思。

“咸的,卖钱!”

苏一刀又重复了一遍。

咸的?

苏大牛撇了撇嘴。

他虽然没有吃过几次鸡蛋,也知道鸡蛋怎么可能是咸的呢。

可是,切开的鸡蛋,蛋黄好像真不一样。

沈玉娘骂过苏三丫,心里有点后悔。

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鸡蛋,然后放到嘴里,不由得一愣:“鸡蛋真是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