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遥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景霄四十一年)霄遥录最新小说

很多朋友很喜欢《霄遥录》这部奇幻玄幻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四十一年”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霄遥录》内容概括:“贱民刘老全,感谢山神老爷庇佑!”山神庙里,老刘正在朝山神塑像行叩拜大礼,一遍又一遍哽咽高呼就在大雨到来的前一刻,三个挑夫“撞到”了这座山神庙不用担心药材受潮,不用担心赔偿,不用担心被流放了刘老全感激涕零,喜极而泣,不停的磕头,为自己,为了三人,也为全家人感谢山神的庇佑三人将货物妥善安置,又清扫出一块干净地方歇息山中寒气重,又遇上了雨天,就生了一堆火三人围火取暖,老刘抽了几口旱烟,又开……

小说:霄遥录

作者:四十一年

角色:景霄四十一年

《霄遥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四十一年”。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跟在最后的小伙子叫孙得福,大概十七八岁,身材并不高大,却很结实,应该也算是福田村的人。孙得福的祖上是正儿八经的福田村村民,可不想孙得福的父亲早逝,母亲郁郁而终,仅留下的老宅和一些田地,也被家族的亲戚瓜分了。七八岁时候孙得福就变得一无所有,还被孙家除名赶了出来,那时候他不知道该去哪儿,也没去过别的地方…

霄遥录

第2章 大雨 免费在线阅读

中秋后,北国已是风啸水寒霜满地,南方却还是艳阳高照,树上黄叶,秋风都摇动好几次了,还是不肯离开枝头。更有甚者,依旧是翠色葱葱。

文楚南地,层层大山如同巨大的青色兽群,三名挑夫肩负重担小心翼翼行走于群山之间。

三名挑夫领头的是四十来岁的粗壮汉子,名为李二,约莫五十来岁的黑矮老头叫刘老全,两人都是福田村的村民。跟在最后的小伙子叫孙得福,大概十七八岁,身材并不高大,却很结实,应该也算是福田村的人。

孙得福的祖上是正儿八经的福田村村民,可不想孙得福的父亲早逝,母亲郁郁而终,仅留下的老宅和一些田地,也被家族的亲戚瓜分了。七八岁时候孙得福就变得一无所有,还被孙家除名赶了出来,那时候他不知道该去哪儿,也没去过别的地方,所以每天就在村子附近晃荡,渴了就喝口水,饿了就找吃的,困了就找个地方睡,有时在树下,有时在山洞,有时在别人家的屋檐下或是牛棚里。有些乡亲可怜他就拿些剩菜剩饭给他,没得吃的时候孙得福会摘山里的野果充饥,实在找不到食物他就去偷,菜饭,瓜果,糖饼,总之只要是能填肚子都行,就这样福田村的野孩子,风吹日晒,吃着百家饭,一天一天长大。

有一次,孙得福饿极了,跑村长家里偷吃的,被逮了个正着,于是村长敲锣打鼓叫上各家各户,要在村口处当着众人的面打断孙得福的双腿,以儆效尤。当时李二和老刘帮孙得福“赔”上 村长家的损失,这才没让孙得福落下残疾,之后孙得福就跟着李二、老刘一起做苦力还债。

一开始,孙得福根本受不了,挑着担子走几步就要歇息,不是说肩膀疼,就是叫累死了,一趟走下来就睡地上。可是不久之后,这小子挑着重担健步如飞,还能哼山歌。

老刘和李二闲聊时候,问过小伙子当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一般年轻人都吃不了这份苦。小伙子笑笑回答道,比起吃苦,我更害怕吃不饱饭。

孙得福也反问他们,一年到头这么干,你们的老骨头不怕折了吗?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笑了。

看看日头也差不多了,走到一处阴凉地,老刘说烟瘾犯了没劲儿。于是,三人就停了下来,轻放下肩头重担,老刘背靠着树,点起了旱烟,翘起腿,喷云吐雾,已然成仙。李二坐下就开揉捏膝盖,多年的老毛病了,别看他身材魁梧,时时刻刻都受旧疾折磨,这些年都是咬牙硬着撑罢了。孙得福先是选了个干净的石头,还穷讲究的采了些枝叶垫上,心疼上个月买来的“新”衣服,其实就是富裕人家不喜欢的衣服。

“老刘,这旱烟抽了又吐出来,有意思不?又不能饱肚子。”年轻就是好,孙得福喝了点水,只是歇息片刻,一上午赶路的疲劳就消失了,开始调侃老刘。

刘老全大大的抽了一口,眯着眼喷云吐雾,之后才一脸陶醉的说道:“其中奥妙不是一般人能懂的。若是说饱肚子肯定不行的,但是能让人暂时感觉没那么饿,浑身来劲,不信你试试就知道了。”

孙得福瞟眼看看老刘,再看看李二,一番衡量之后,舔了舔嘴唇,最终站起身来,接过那根老烟枪。

深呼吸之后,孙得福用尽气力猛抽了一大口。

“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孙得福面红耳赤,满脸泪水。

孙得福不服,又抽了一口,依然是呛得眼泪横飞。李二和老刘拍腿大笑,笑得前仰后翻。

歇息过后,三人很快又开始了行程,毕竟此次去的是重阳镇,路途遥远,容不得多耽搁。

山路虽然崎岖难行,却是有两点好处的,路虽然难走却是比官道要近很多,还有就是可以享受山中独有的清凉,烈日行凶时,自有清风来相助。赶路辛苦,却是你一言我一语,说些有的没的,大伙儿笑笑,苦中作乐,似乎也没那么辛苦。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

午后,天象突变。

狂风在群山咆哮,乌云奔袭而来,遮天蔽日。

闪电粗暴鞭打着大地,轰隆隆的怒吼让万物生灵瑟瑟发抖。

黑沉沉的天底下,青山的脊梁之上,三个挑夫拼命的赶路。

完了,完了。

老刘一路走一路念叨着,此次走的货可是受不得雨淋的药材,当初不该省下油纸包装的钱的,可谁又曾想到就遇上了大雨呢。若是这批药材出了问题可是要赔的,如若赔不上,定是要吃官司的,到时候最轻也是发配流放。

真要是流放了,家里七八口人,可怎么活啊?

心急如焚,三人快步疾行,沉重的货物挂在扁担的两头上下跳动,看起来就像是蝴蝶的翅膀,忽闪,忽闪。

天越来越黑了,那黑沉沉的乌云感觉都快要滴出墨了。

“老天爷啊,求求您,就别欺负咱们这些可怜的穷苦人啦,饶了我们吧……”眼看大雨将至,老刘哽咽的声音带着哭腔,就想着老天爷能可怜可怜他们,放一条生路。

“老刘啊,你这就说错了。老天爷不欺负咱们穷苦人欺负谁去啊?你放一百个心,老天爷肯定不会放过欺负咱们的机会。”孙得福朝地上吐了一大口吐沫,接着说道:“你想啊,那些富贵人家,风雨来了有大屋,寒暑来了有绫罗锦衣,饿了有酒有肉,满仓米粮吃不完,还有咱们不管干啥都要税金,他们是人在家中坐,金银自然来。老天爷也很生气,但没办法啊,根本动不了他们,所以呀,最后只能拿着咱们穷苦人出气了。”

老刘蠕动了几次嘴唇,想开口说话,可是想来想去居然想不出怎样反驳这个臭小子,就最简单的挑货吧,城东到城西,一趟三十文,可是真正能拿到手的钱只有十二文。这重阳镇路远,一趟三百五十文的标价,真正到手的也就二百文。那些税金,最后都到什么事都不干的权贵手里。

“还有!老刘你发现没?富贵人家一般都有一副不把人当人看的狼心狗肺,一个比一个狠辣,狼心狗肺才能过好日子,因为符合天意嘛,所以老天爷就是狼心狗肺。你还指望狼心狗肺的老天爷可怜你?省省吧,老刘。”孙得福大声的嘲笑着老刘,越说越激动,声音有些颤抖,脸庞有些扭曲。“你平时不是烧香拜神仙么?老刘,赶紧的,叫你的神仙来帮帮忙呗。”

这世上,还有救苦救难的神仙?

我,孙得福,没见过!

“举头三尺有神明,话不能乱说,你不知道二十三年前的事么?”李二停下脚步,很是严肃的告诫孙得福。

二十三年前,楚王荒淫无道,惹得天怒,大楚国都化为火海,当时最繁华的城市一夜之间变成焦土,数百万人无一幸存。其后,文庙代表天下诸侯开始接管楚国,昔日的大楚变成了“文楚”,改年号建文,原先高人一等的楚人也全部成了罪奴。缴纳高额税金,以此向各国赎罪。

这样的事,不可能是人干的,除了神仙还有谁能干出这样的事。

“快些赶路,少说屁话。”李二声音低沉,说完就加快了步伐,三部当做两步走,大步向前。“天还没下雨,货物还好好的。兴许前方有避雨的地呢。”

百步之外,有一个十四五的小和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跟在了三个挑夫的身后。

“这就是愚昧的世俗人?”小和尚摸摸光头,自言自语起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沙场之上,敌我悬殊,依然冲锋,可谓之“勇”。

庙堂高处,不畏强权,坚持己见,称为“风骨”。

荒山野岭,天雨将至,明知最近的避雨处在三十里开外,努力已经无用,还要尽力前行,这些世俗人当真以为人力可胜天?

何其可笑。

又或许,他们只是想在失败到来的时候,心里能舒服一些吧,毕竟就算是无用功的努力,他们也曾尽力了,自欺,也欺人。

何其可悲?

果然是愚昧的世俗人。

突然,小和尚扭头向东南,那里有野兽的哀嚎传来,听着十分惨烈。他脸色微变,思量片刻之后,轻轻一脚踏出,身影已在数十丈外。

——

山谷里,十数名年轻修士凝结着法术、剑气,蓄势待发。

场中六名老者正在施展阵法神通,六根光柱困住一头青黑色巨兽。

巨兽,高一丈有余,头生牛角,体态似狮虎,浑身布满坚硬鳞片,双眼有拳头大,明亮如火。

“攻!”

为首的年轻修士,中气十足,一声令下,十余道法术、剑光齐出,有些绚烂。

一轮又一轮攻击之后,巨兽身上已经有大大小小几处创伤,它在场中来回走动,频频发出低吼,却始终走不出三丈范围。

“这孽畜浑身坚甲,但是腹下柔软,你们对敌之时,应该要懂得寻找对方的弱点。”一轮攻杀之后的歇息,仙风道骨的老者为后辈们讲述经验。“另外,你们以后要小心鳞甲异常坚硬的凶兽,很有可能是上古神兽的后裔。上古神兽都是有天地之力加持的,就算是其血脉不纯的后裔也可能调动天地之力的,极其危险……”

“禀告长老,这孽畜会不会在呼风唤雨?”有细心的小修士发现随着巨兽的一声声低吼,天象风云逐渐变化。

几位老者先是惊愕,随后双眼迸发出灼热的光芒。能够调动天地之力的异兽,必然是上古神兽的后裔,一滴血一块鳞片都是无价之宝。

巨兽除了本身的鳞片之外,还有一层似有若无的气盾存在。修士们的攻击多数被巨兽的护体气盾吸收,只有一小半穿过气盾缝隙打在巨兽身上。

又只是打落几块鳞片么?年轻的修士有些沮丧了。

“火焰刀!”

巨兽的护体气盾已经撕开了一个口子,仙风道骨的长老看准机会,挥手施展出压箱底的绝学,其他长老也都跟着纷纷出手。

“阴阳虚指!”

“九重光!”

“雷霆化剑!”

“寒江独钓!”

“拨云见日!”

六大长老都是高居云端的神仙,居然同时出手了。不是说好了,这是给后辈们的历练和考验么?

阵法之内,鲜血飞溅。

被困的巨兽喘着粗气,它警惕的环视四周,不停的来回徘徊,还是走不出这数丈方圆的法阵,鲜血流淌在地上,染红了一片又一片,就像是小孩子初学绘画的满纸涂鸦,一点都不好看。

“别让孽畜有喘息的机会,诸位弟子证明你们的实力给老夫看看。”

大长老一声高喊,年轻的修士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不再藏着掖着,一记记道法、剑气,怎么给力怎么来,一旁“审视”的长老们也找寻机会跟着出手。

绚烂的法术、剑气,在巨兽身上炸开。

那场面似曾相识,元宵灯会,爆竹烟火。

随着修士的攻击不断,巨兽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血流淌也越来越多,而天象也在快速变化,先是狂风起,乌云聚,电闪雷鸣接踵而至。

“没想到这孽畜居然……”

终于,有一位长老发现了不对劲,看看天色,看看 “困兽”,看看场地上鲜血染出的图案,很是不可思议。他很不愿意相信,只是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信。

小小的法阵之中,触目惊心的鲜红连成一些古朴符号,隐隐闪动。

天地间,风起云涌。

这头巨兽居然以自己的鲜血为引,在地上“画符”,借此引动天象!

“窃取天地之力,必然会祸害当地生灵。孽畜竟然如此大逆不道,看来是真的留不得了。”仙风道骨的大长老,义正辞严的呵斥,然后一声令下,众人一同出手诛杀“祸害”。

强大道法攻击,一记接一记,巨兽仰天哀嚎。

又经过两轮攻击,修士们因为消耗过大,一个个面色苍白,不得不停下来歇息片刻。

在法阵之中的巨兽,就在这喘息之时,发出三声哀嚎,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绵长。哀嚎之声在群山回荡,第一声的回荡与第二声重叠,第二声的回荡又与第三声重叠,最后三个声合成一个奇妙的音符。

“殁”

四面八方的狂风汇聚而来,山谷中飞沙走石。年轻的修士惊慌之余,御气抵挡,修为高的只能自保,长剑插地,固定身形。修为稍弱的,被狂风卷走,只留下惊叫。

六名长老不约而同的冲上前,却发现巨兽周围已经形成一道混白的气墙。

昔日里,长老们引以为傲并借此称雄一地的术法,威力强大却不失华丽。此刻,打在气墙上,感觉就像是扔进湖里的泥巴,有一点水花,然后?然后没了。

“大事不妙!”

巨兽的气墙在不断扩大,六根阵法光柱在气墙的挤压下开始崩碎。众人惊惧,强悍如斯,已有年轻修士慌乱脱逃。

上古有神兽,其名为夔,声如钟鸣,体似山岳,面相凶煞,心性纯良,乃是雨神坐骑。夔有六子,其中夔虎,龙鳞虎躯,与生俱来有呼风唤雨之能,聚风成墙,能借雨逃遁。

山崖上,青衫少年迎风独立,腰悬一柄剑,背着一柄剑,手拿一个枣红葫芦,一边喝酒一边静静的看着山谷里发生的一切。

瞟了一眼天色,大雨将至,少年仰头灌了大口酒。

“谁陪我走一个?”

话音刚落,身后背着的长剑抢先出鞘,锵锵龙吟,幻化蓝光朝山谷飞去。

少年不急不躁,将酒壶系好在腰间,凌空而起。

他后发先至,持剑,捏诀,一剑直击,流星破月。

一剑过后,大雨轰然而至。

少年手中却多了一粒拳头大的火红圆球,那是巨兽的眼珠。

在巨兽消失的前一刻,他破开了气墙防御,剜出了巨兽的眼珠。众人围攻近一个时辰都没办法,他只出了一剑而已。

仙风道骨的长老正在酝酿措辞,该如何与这位高深莫测的“前辈”打招呼。

初生牛犊不怕虎,有年轻修士站了出来,朝那少年喊道:“这巨兽乃是我们先找到的,阁下居然插手抢夺,是何道理?可敢报上师承姓名?”

“羽化门,谢禹。”

长老赶忙一把捏住那个擅自开口说话的“不肖弟子”,急急解释:“谢剑仙,谢剑仙!还请大人不计……”

只是那青衫少年早已不知所踪。

羽化门,谢禹,十七岁,剑道天才,外号“小判官”。

一剑出手,生死立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