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剧本不太对(苏宇我心如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这剧本不太对最新章节列表

苏宇我心如魇是奇幻玄幻《这剧本不太对》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万物迎春送残腊,一年结局在今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幽岛上面此起彼伏,苏宇跟在苏烈表哥身后在岛上闲逛紫色的雪狐貂披在苏宇身上,腰间挂着一枚玉佩,乌黑长发束起成鬓苏烈咬下一口炸年糕,取笑道:“小宇越来越帅了”苏宇翻了个白眼,无言以对苏烈穿着土黄色大棉袄,手里拿着一堆油炸小吃,嬉皮笑脸的,活脱脱的一个该溜子形象“苏宇哥哥!”远处一名少女从胭脂铺子里走出,看见了苏宇二人,眼睛眯起月牙状少女叫苏……

小说:这剧本不太对

作者:我心如魇

角色:苏宇我心如魇

奇幻玄幻小说《这剧本不太对》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我心如魇”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苏宇翻了个白眼,无言以对。苏烈穿着土黄色大棉袄,手里拿着一堆油炸小吃,嬉皮笑脸的,活脱脱的一个该溜子形象。“苏宇哥哥!”远处一名少女从胭脂铺子里走出,看见了苏宇二人,眼睛眯起月牙状。少女叫苏灿灿,是苏宇的堂妹,今年十三岁,酆都第九子…

这剧本不太对

第5章 烈哥赏钱 免费在线阅读

万物迎春送残腊,一年结局在今宵。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幽岛上面此起彼伏,苏宇跟在苏烈表哥身后在岛上闲逛。

紫色的雪狐貂披在苏宇身上,腰间挂着一枚玉佩,乌黑长发束起成鬓。

苏烈咬下一口炸年糕,取笑道:“小宇越来越帅了。”

苏宇翻了个白眼,无言以对。

苏烈穿着土黄色大棉袄,手里拿着一堆油炸小吃,嬉皮笑脸的,活脱脱的一个该溜子形象。

“苏宇哥哥!”

远处一名少女从胭脂铺子里走出,看见了苏宇二人,眼睛眯起月牙状。

少女叫苏灿灿,是苏宇的堂妹,今年十三岁,酆都第九子。

“呦,这不是灿灿妹妹嘛。”苏烈调笑道:“这才十三岁就开始涂抹胭脂水粉了?”

“你个孬货怎么也在!”

苏灿灿撇撇嘴,忍不住爆粗。

苏烈可以说是青年一辈中最不受弟弟妹妹尊重的人了。

这也不能怪苏氏没有礼法,实在是苏烈这家伙的嘴太损了。

“灿灿,不得对苏烈堂哥无礼。”

一对情侣打扮的年轻人从后方走来,其中的男子斥责道。

见到二人,苏烈和苏宇打招呼道:

“苏宁哥。”

“苏玉姐。”

苏玉娇笑道:“来的正巧,烟花巷里的戏班子刚要开始表演,你二人要不一起跟来看看。”

苏宇轻展折扇,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幽岛分五大区域,岛中央自然是镇幽王府坐落之地,其余地域按东南西北分为四区。

苏氏嫡系血脉全都生活在东区,旁系血脉生活在西区。

南区则是铁匠铺、裁缝铺等家族建筑,北区则是休闲娱乐场所,甚至连青楼都有。

烟花巷位于北区,因烟花戏团传名幽岛。

烟花阁三字高高挂起,五人踏入其内。

“早就听说烟花阁的戏曲一绝,今天总算有机会大饱眼福了。”

苏烈吃着不知何时买的丸子,瓮声瓮气道。

见苏烈如此不着调,苏宁忍不住开口问道:“苏烈兄今年过去,也应该要接受家族的安排了吧?”

“对啊,事务殿长老给我安排的是幽州雨城的苏氏分舵舵主之位。”

苏烈发牢骚道:“讲实话我才不想去雨城当什么舵主呢,还不如待在幽岛安稳修炼,待我突破金丹大修,我也要当个长老玩玩!”

大乾皇主册封苏武镇幽王之封号,对于苏氏来说等于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让苏氏有了官方认证的监察幽州之名,成为真正的幽州霸主,另一方面却是把苏氏逼向了整个幽州势力的对立面。

镇幽二字,可谓权势滔天。

幽州五十城,苏氏在每一城都建立有分舵,奉乾主之命监察幽州。

“苏烈兄万万不可这么想,吾等生于家族,受于家族,如今苏氏大厦难撑,你我须得为苏氏尽一份绵薄之力。”

苏宁劝解道。

就在几人聊天的同时,烟花戏团也是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第一场表演是《鸳鸯啼》,一个流传甚广的民间戏剧,讲的是一个凄惨的爱情故事。

烟花戏团精彩的表演把这个故事给演绎的活灵活现,众人仿若身临其中。

“演的好,本大爷赏钱!”

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叫囔道,身后一名下人抬着一个金盆上前。

“二十七号房间贵客赏钱三百金!”

三百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足够凡人安稳生活一生。

然而有资格来烟花阁看戏的都是在幽岛颇有地位之人,这区区三百金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如此。

“演的不错,烈哥也要赏钱!”

苏烈从钱包里取出一粒星光流转的珠子放在下人递来的金盆内。

“七号房间贵客,赏法珠一颗!”

大殿众人骇然,居然是法珠!凡俗银白之物对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不过尔尔,但是法珠可是观想境修士才能使用的宝物,这可是整个人域十四州的硬通货!

一颗法珠,千金难求!

其他房间的人纷纷探出头,想要一观七号房间到底是何人,居然如此财大气粗。

当他们看到咧着个大嘴的苏烈时,一个个心中了然。

“原来是烈公子,难怪如此豪爽。”

苏宇一头黑线,揶揄道:“表哥可真是人傻钱多。”

苏灿灿在一旁频频点头。

就连苏玉和苏宁道侣二人也对苏烈的行为表示不理解。

“等一下,你们这是什么眼神?烈哥我今天突破观想境,高兴不行嘛。”

苏烈囔囔道。

“要是被苏树伯伯知道了,非得把表哥你吊起来打!”

苏灿灿狡黠道。

“我才不怕我爹……”

苏烈语气显然有点不对劲,士气低落,有点后悔刚才的举动,现在他只能祈祷苏灿灿这丫头别乱说话,不然被他爹知道的话,烈哥可真的要完了。

至于求苏灿灿?哼,想都别想!

苏烈的父亲是族内执掌药田一脉的首席长老,可以说是位高权重,不过若是被他知道苏烈居然打赏一群戏子一颗法珠……

“表哥,你就等死吧。”

苏宇唉声叹气道,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苏烈。

接下来的表演越发有趣,苏宇几人看的津津有味,连下人端上来的佳肴都忘记品尝。

只有苏烈闷闷不乐,心事重重。

“话说苏伦族叔有没有和宇弟你说过关于福地一事?”

苏宁突然问道。

苏宇摇头,疑惑道:“还请苏宁哥详说。”

“就在半月之前,瑜城分舵传来讯息,说是在瑜城郊外发现了一座隐藏的福地,不过这座福地有着修为限制,只有筑基境修士可以进入,超过筑基境的修士会影响那片界域的稳定,若是真的进入了福地,恐怕会被瞬间绞杀,这似乎是独属于那座福地世界的法则。”

福地,一般只有顶级势力才能掌控,而只有拥有第八境大能的势力才能被称为顶级势力。

自从近古时代开始,大乾朝创立三千年,整个人间界都没有诞生过第八境大能。

哪怕是镇幽王都止步于第七境。

“父亲还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情,不过苏氏在幽州五十城的分舵安排的舵主最多也只有观想境,不可能独占秘境。”

“半月时间过去,福地应该已经有人探索过了吧。”

苏宁摇头道:“不,这座福地很是特殊,是一座大墓,入口难寻。”

“以福地世界造墓!这等规格哪怕是第八境大能也没有资格享受吧?”

苏烈讶然,“这么牛的吗?”

苏灿灿恶狠狠的给了他一拳,怒道:“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