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阅阿卡伦史诗西亚克威尔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西亚克威尔)再阅阿卡伦史诗最新小说

奇幻玄幻小说《再阅阿卡伦史诗》,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代表人物分别是西亚克威尔,作者“竹子天天想吃肉”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七位天选少年正穿过集市熙攘的人群,见圣殿已经离得远了才放下心来这时伽米尔提议去到集市以东的观景亭稍作休憩,同时规避离开圣殿要从这条路回客馆的长辈,同行六人一致赞成在伽米尔带领下一行人穿过纵横交错的巷口与市集来到了一座小山脚下,伽米尔示意山顶就是观景亭上到观景亭后包括伽米尔这一本地人在内都不由得对景色发出惊叹观景亭地处高位,俯瞰山下包括集市在内的大半个亚瑟城邦尽收眼底,尽管夜色笼罩只能看见远……

小说:再阅阿卡伦史诗

作者:竹子天天想吃肉

角色:西亚克威尔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竹子天天想吃肉”的一本书《再阅阿卡伦史诗》。简要概述:随着泽维尔轻轻关上房门,西亚自己的世界仿佛也沉寂了下来。走回自己的房门跟前,手刚放到门锁上,就听见细微的讲话声。寻着声音看去,原来是父王的房间门虚掩着,留出一条缝隙。西亚蹑手蹑脚走到虚掩着的那条门缝,声音便略微清楚了些,好歹能听见到底在说什么了…

再阅阿卡伦史诗

第4章 危机!备战捉襟见肘(中) 免费在线阅读

西亚和泽维尔回到客馆,走上翻新的尚带有轻微染料味道的楼梯一路爬到三楼便是为北海部族安排的一整层楼用于休息。轻轻推开近乎于崭新的厚重的蓝色木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略长的过道。时间已经很晚,整个过道只有两人的很轻的脚步声,路过两个门便在泽维尔的房间门前停下了。

“哥哥晚安~”泽维尔略显俏皮地轻声问安,随后松开挽着西亚胳膊的手去轻快地拧开房门,轻轻拉开,然后一下子就钻了进去。随着泽维尔轻轻关上房门,西亚自己的世界仿佛也沉寂了下来。走回自己的房门跟前,手刚放到门锁上,就听见细微的讲话声。寻着声音看去,原来是父王的房间门虚掩着,留出一条缝隙。西亚蹑手蹑脚走到虚掩着的那条门缝,声音便略微清楚了些,好歹能听见到底在说什么了。

“……我没有理由不去担心这些孩子。从上次封印坍塌到现在仅仅隔了十二年,你要知道上次的上次还是在六十年前,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他们继承皇位之前至少要面对两次征魔战争。现在的他们去面对那些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恶魔还为时过早,如果真如你所说封印坍塌迫在眉睫无暇进行武选那我们大可以亲自上阵,何必把这些孩子置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激动急切的语气正是出自北海王阿泰伦之口。西亚听到这些,忽然感觉好像有股无形的压力压在自己胸口上,这时另一个声音说话了。

“我知道你的担忧,但是你又了解我的苦衷吗?上面那几个老头子甚至都没有预料到封印这么快就撑不住了,而且疾风回去之前给我留下了一封信,说的是维持暴风屏障的指风神石在十二年前的那一次征讨中就被恶魔毁坏得很严重了,至今还没有修复完成,风雷结界作为控制恶魔攻势的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屏障,现在却无法保证它正常运转,我也很担忧我们的未来……如果风雷结界撑不住,恶魔像浪潮一般涌入大陆,那后果不堪设想……”这个声音西亚只觉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那你的意思是仅靠这几个孩子就能控制住这群穷凶极恶的恶魔吗?赫尔西斯你告诉我,他们到底有什么能力去独自面对这些恶魔?上次征讨从风雷结界钻出来的虾兵蟹将就把我北海和中土搅得民不聊生,甚至一度打到我府邸门前,我和鎏金两个人一起甚至险些败在一个先锋手里,你真的见识过恶魔的利害吗?我们在抗争恶魔的时候你还连圣物都不会用呢……”

“所以我才这么安排。我也和恶魔交过手,深知他们的狠毒和残暴。这几个孩子包括我弟弟在内都是各位皇帝钦定的继承人,明面上我是让他们西征魔窟,实际上按照他们的赶路速度等他们到达阿洛伦山巅的恶魔封印前我们早已经结束了这场大战了……”未等赫尔西斯说完,阿泰伦就一脸迷惑得打断了他。

“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已经打完仗了?”

“那几个老爷子打算拜托住在日轮的那位,为我们五个部族打开阿扎那伦之扉,让我们带兵直接通过两扇阿扎那伦之扉穿过阿扎那伦界更快到达前线战场。而这些孩子们就相当于被我们保护在后方,等他们走完全部旅程我们早已经结束了这场战斗。对于孩子们而言整段旅途也算是一次历练。我们此行多半是九死一生,倘若我们任何一位皇帝遇到不测,届时就算把皇位继承给他们,他们也已经足够成熟,也有能力承担下管理整个部族的重担了。”赫尔西斯语重心长地对阿泰伦解释道。

“这就是你的安排吗?如果这次征讨甚至惊动了日轮那位,那……封印里面出来的,绝非曾经和我们对弈的恶魔吧……而且你又如何保证我们就有胜算呢?难道那几个老头也要参与进来?如果……”阿泰伦还想继续追问,赫尔西斯打断了他的说话,只回答了一句:“日轮那位说他不会袖手旁观的。”随后便往门口走去。西亚听见脚步渐近,连忙往门口墙角躲着,不过脚步声走到门前便停了下来,随后是又赫尔西斯的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们能知道这么多消息,已经算是日轮那位破了例了,我们只需要跟着安排走就好了。”趁着赫尔西斯说话的功夫,西亚已经蹑手蹑脚摸到了自己房门跟前,轻轻打开房门慢慢钻了进去,轻手轻脚地又把门关上。听着外面赫尔西斯的脚步走远、下楼,西亚心里那一块大石重重地砸了下来。

时间来到第二天清晨,侍从早早地敲响了西亚和泽维尔的房门。西亚挣扎着坐起来穿好了衣服。他昨晚上一宿没睡,毕竟父王和赫尔西斯的那些话信息量对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说还是太大了。西亚打开房门走到泽维尔门前,发现门并没有关紧锁死而是虚掩着留出了很小很小的一条缝。西亚轻轻敲门,里面泽维尔听出来是哥哥在外面,便轻声地喊西亚进去。西亚推门进去,反手把门带上,看着泽维尔头发乱蓬蓬的还盘着腿坐在床上,还带着一脸睡意。西亚给泽维尔顺手把衣服拿过去,一屁股坐在床上,泽维尔顺势就倒在西亚身上。西亚伸手搂着泽维尔的肩膀,扶着她靠在自己肩膀上。看着睡眼朦胧的妹妹,他轻声说:“还不想穿好衣服去吃早点啊?”西亚歪头使兄妹二人的头贴在一起。泽维尔伸出双手一把抱住西亚,只嗯了一声。

“都十三岁的大丫头了还要哥哥给你穿好衣服背你去吃饭啊?”西亚听见声音眼珠一转方才发现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了,看他一脸笑意仿佛刚刚泽维尔撒娇已经全部被他看在眼里了。泽维尔听见父亲的声音,撑开千斤重的眼皮看见父亲正在门口看着她,只好满脸不情愿地把自己从哥哥身上分开,伸手去拿自己的礼裙。西亚起身走向父亲,两人一齐退出了泽维尔的房间并把门关紧了。

“你就使劲惯着她吧,到时候回北海你不在又没人收拾得住她了。之前你母亲带着你去依菲尔那边玩,才一天不见你,她就又哭又闹的,到你回来才消停……”阿泰伦边走边和西亚拉着家常,本来是挺有意思的话题,可是西亚因为昨晚上的缘故根本高兴不起来。

二人刚走出客馆,就听见泽维尔哼着歌蹦蹦跳跳下楼了。

赫尔西斯已经在楼下等了一会了,他神色不太好,有点无精打采的。见阿泰伦一行人出来,他对阿泰伦使了个眼色,阿泰伦便让西亚去接后面的泽维尔,自己先和赫尔西斯一道上了一辆马车。两人刚刚坐下,赫尔西斯就把一卷文书扔在阿泰伦腿上,自己扶额看着窗外。阿泰伦轻轻打开文书,是疾风和奥沙希科斯联名写好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