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烬遗忘的故事(苍生游龙)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苍生游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苍生游龙》,主角分别是余烬遗忘的故事,作者“遗忘的故事”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夫子啊,你儿子今年是不是就要进京赶考了?”“这么小就已经中两元了,前途不可限量啊!”“哪里哪里,犬子只是运气好运气好”言夫子这几天已经笑开了花而言家那位夫人更是天天高兴的合不拢嘴,只是这父子俩还有一个心事,就是居安小阁那位先生还是没有回来“父亲,你说先生知道我要赴京都考试吗?”“或许知道吧”“那他会回来吗?”“这个为父也不清楚”再说余烬终于出了大山“幸亏没走岔路,要不钻进深处不知道啥……

小说:苍生游龙

作者:遗忘的故事

角色:余烬遗忘的故事

《苍生游龙》小说是网络作者“遗忘的故事”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余烬拿布把琴好好的包了起来,“送给你了。古琴有名,清聆。”“先生这个太贵重了。”余烬笑着直接把琴塞在了言朗的怀里,“有时间好好练琴…

苍生游龙

第3章 余烬赠琴遇化龙,崖前杀机嗅血魔 免费在线阅读

又过了三五日,每日只要言夫子得空都会找余烬聊聊天,畅饮一番,今日两人坐一起喝酒聊天,言夫子不知怎么的今天就喝多了,趴在石桌上睡着了。

“先生,父亲喝多了,我把他带回家吧。”

“夜深了,回家吧,言夫子醒了把这封信给他吧。对了,你喜欢这把琴吗?”

“嗯,喜欢。”

余烬拿布把琴好好的包了起来,“送给你了。古琴有名,清聆。”

“先生这个太贵重了。”

余烬笑着直接把琴塞在了言朗的怀里,“有时间好好练琴。”余烬嘱咐道“这把琴陪着我很久了,今日缘分也到了。”

语罢,这琴自鸣了一声。

“今日一别,再见不知何年,夫子多珍重。”余烬附在言父子耳边轻轻说道,说完就搀起了言夫子,带着言朗缓缓的走出了居安小阁,

“先生,父亲说您是有大本事的人,和您聊天很开心。”

“令堂才华也是少有。”

“先生,您为什么总是闭着眼睛?他们都说您盲了,可我不信。”

“苍眸不映红尘色,心有灵觉天地清。”

“先生何意啊?我的眼睛真的瞎了。”

“啊,可是我看您轻易也不用棍子探路啊?”

“因为我心有灵觉啊,自能见常人所见,亦能查常人所不能查。”

“先生,我以后也会有灵觉的。”

“你到家了。”余烬不置可否。

“先生进来坐坐吗?不了,把琴和言夫子领回家吧。”

“是余先生吗?是的,嫂子。今日天色已晚,多有不便,明日先生可来家中坐坐否?某不便叨扰,这就回了。先生慢走。”

“父亲,再不起就迟到了。今日放一天假吧,一起去小阁看看先生走了吗?”

“好,父亲。咱家什么时候有这么雅致的琴了?父亲,那是先生送给我的,对了,这是先生的信。赶紧拿给我。”

良久,“儿啊,先生出门远游去了。哎。”

此时的余烬已经走到了一处河边,“都说风铃峡下有鱼,食之鲜美异常,今天正好到饭点,尝一条来。”

余烬一挥手一股力量扭曲在空中忽的潜入水中,擒上来一条通体白色形如河鲫的鱼。正准备煮的时候那边突然来了几人。

“先生且慢,先生且慢。”

余烬看着赶来的几人,对着鱼说“得了,今日你不能入我腹中了。

先生,抱歉,在下是这风铃涧重华山的张丘,我们需要这条鱼,您方便的话可以让给我们吗?诺”余烬直接递向了几人。

“这鱼本是风铃涧灵气所化,先生这么让给我们了?”

“某本来只是想吃而已,你们有用让给你们也无妨。”

“多谢先生。”三人齐齐施礼。余烬还了一礼便扭头往南去了。

“师父,这位先生是谁啊?不知道,以后会见到的。”

“那师父,这条鱼本就无主之物,先到先得,人家让给我们,我们怎么还人家呢?”

“以后见到了再还吧,不过还的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师父?风铃涧深百丈,这鱼本是灵气所化,每次不论捕捉还是拿着极为费力,这先生却如此轻易,定是高手,凡修行之人,必定先练气化精,行到深处,周身气息必定十分独特自是有别于常人,而这位先生周身气息内敛,精光入体而不显,若不是看见他的手段,不敢相信他也是修行者。”

“那那位先生和师父一样厉害吗?”

“希望掌教能和他一样厉害吧。”

余烬继续上路,他需要到处走走,他有感觉,血海里的东西有的应该已经逃出来了,这说明,镇守血海出口的封夕十四灵有可能有几位已经牺牲或者堕落了。

如果不能堵住这个血海出口,血海凶灵怕是会重现这个世界。

而且其他的御所之地一定也忙的不可开交,血海动了,其他几个不可能毫无动静。

想到这里余烬就感觉纠结,这群杀不完的家伙真让人头大,十四个封夕之灵镇守在六个出口,天南地北的,自己还不知道位置,要是韩兆先还活着就好了,愁人。

天黑了,还在林里转悠的余烬,只能准备在树林里睡觉了,他一直觉得不睡觉的人生是痛苦的,即使他并不需要睡觉。正在他跳上一棵大树上,准备睡上一觉时,感觉到周围水汽不正常的汇聚起来。

“有蛟化龙,有趣,得看看去。”心念一起,余烬纵身一跃化作一股水汽被周围的水气携带着流向化龙之地。

离蛟龙八十丈的时候余烬现出了真身,悬浮在空中好奇的看着蛟龙。

那蛟龙在半空上下翻腾,忽而,惊雷降下。蛟龙翻腾,在天地间上下翻腾显现神通,惊雷炸响,交织的闪电犹如银锁横空断绝生路。

闪烁的电光照的黑夜里如同白昼,轰鸣的雷声惊的是走兽狂奔飞禽乱飞。蛟龙上下翻飞,吞云吐雾,巨大的身躯在天地之间显得如此渺小,牛吼声也逐渐被越发可怕的惊雷压下。

雷霆携带天威昭示化龙之困难,蛟龙裹挟云雨展示着求生化龙的渴望。一个是浩浩天威,一个是勤勤苦修。

天威震怒吓得众生惊恐逃,苦修经年只盼今朝化龙行。终于蛟龙在雷声中化出龙角,生出龙爪,浑身鳞甲尽数脱落。

雷声终于远去,老蛟终于化龙,聚集在蛟龙周围的水汽开始化作云雨,“哞”嘹亮的龙吟从云中发出,刚刚褪去蛇形的龙携带风雨奔赴大海而去。

余烬突然嗅到了什么,苍眸睁开了,天地山川,风雨雷电,天地间的一切都映照在这双苍眸之中。

“终于找到了”余烬和一个血衣男子心中同时发出感叹。只不过余烬对着血衣男子,血衣男子却是对着那条伤痕累累的龙。

“小蛇,你的血肉归我了。”血衣男子直接拦在真龙走水必经之路上,“哞”真龙走水,不可泄气,龙气一泄,龙珠难成,终生难化龙,甚至连蛟都做不了。

“真龙莫慌,只管走水,那个血衣人是我的猎物。”余烬化作一道电光直射血衣人而去,血衣人惊了一下,伸手丢出两道飞轮。

那飞轮说来也神奇,本非凡铁练就,又沾染无尽煞气,一出手携带浓浓血色,划出诡异的血线分左右射向余烬。

与此同时,血衣人也化作血色光芒直扑余烬,务求一击必杀。

余烬苍眸一闪,整个人闪到血衣人身后,右手探出直接擒住血衣人头颅,左手伸出一道黑色的锁链自掌心射出,在空中诡谲的扰动。

只听见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声,两道飞轮几次三番都被打偏。

真龙走水快到他们身边时,余烬左手一抓,锁链犹如铁网直接将两道飞轮抓住。

“你胆敢阻挠大人好事,还擒住血轮,大人会让你生不如死!”血衣人见血轮也被制住,发出威胁的声音,“告诉我你从血海的哪个出口出来的?”余烬平静的看着血衣人。

“待到血海重临人间……”

“聒噪。”

余烬右手掌心窜出一股热气,血衣人便化作飞灰散去。“老龙我叫做应封,有时间请先生来虫语涧做客。”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