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山海经,我是山水共主陈酌畸键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手握山海经,我是山水共主)手握山海经,我是山水共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手握山海经,我是山水共主)

奇幻玄幻小说《手握山海经,我是山水共主》,由网络作家“畸键叟”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酌畸键叟,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秦国栎阳城愤怒至极的吼声响彻王宫“陈酌,你这个体脉断绝的废物,谁给你的胆子敢非礼宰相家小姐”消息如冬雷一般在王都的蔚蓝天空炸开“我说这位二王子为什么有个最劣等的黄沙灵府,原来是天生断体脉呀”“黄沙灵府,修行的末等天赋!断体脉,二十岁前周天灵气冲突必死啊!”“短命鬼还敢猥亵姚家女,不说权倾朝野的宰相,单是那女子,不光美貌绝伦被很多人视作佳偶,修道天资更是盖过同龄的道山年轻一辈修者,甚至有……

小说:手握山海经,我是山水共主

作者:畸键叟

角色:陈酌畸键叟

奇幻玄幻小说《手握山海经,我是山水共主》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畸键叟”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秦有俚语,事有不明问乡老,老巫头这位乡老在领地中威望很高,陈酌耐着性子解释。“你是说吃了这鱼,就能治好乡亲们的病?”“是的。”得到肯定答复的老巫头并未欣喜,老人脸上露出轻蔑笑容:“真是笑话,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鱼能治瘟疫。”听着老人越来越冒犯的言语,身为儿子的乡长不时沾着额头渗出的…

手握山海经,我是山水共主

第6章 谣言 免费在线阅读

老巫头和他身后的几个上了年岁的乡中老人见陈酌来了,蹭到一起站成一排,正好立在鱼锅与百姓之间,像一堵老朽的墙。

“为何?”陈酌皱眉问道。

老巫头发出嗤的一声,像是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恶气。

“请问殿下,这锅里是什么?”

“一种鱼,能治疗瘟疫疾病。”秦有俚语,事有不明问乡老,老巫头这位乡老在领地中威望很高,陈酌耐着性子解释。

“你是说吃了这鱼,就能治好乡亲们的病?”

“是的。”

得到肯定答复的老巫头并未欣喜,老人脸上露出轻蔑笑容:“真是笑话,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鱼能治瘟疫。”

听着老人越来越冒犯的言语,身为儿子的乡长不时沾着额头渗出的汗水,拼命给父亲打眼色,只是老巫头好似浑然未觉。

“况且吗。”老人抬起拐杖,指了指鱼锅,继续在空中画出一个半圆,像是胜利者挥舞旗帜,“这方圆三十里内并无溪水,殿下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怪鱼。”

陈酌当然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是得到金手指,封山后才获得的鱼儿,那样就更加没法说明,且事关自己的秘密。

人群越聚越多,乡子不大,有事,一传十十传百,不过一会功夫,就全知道了。

“这鱼到底能不能吃?”

“不知道呀,听听乡老怎么说,他知道的多,咱们听他的。”

老巫头看着陈酌不说话,听着人群中传来的窃窃私语,头扬的高高的。

“我听说有很多古怪玩意,表面上暂时能吊住人命,不过这是以耗尽人的精气神为前提,你们知道吗,精气神耗尽就要死了,不知道这锅里煮的是不是这种东西?”

老巫头这话一出,向是在水面上投下一块巨石,砸的水花四溅,几个靠近鱼锅的乡亲连滚带爬的跑远,甚至有的父母拉着孩子走到鱼锅的上风向,疯怕孩子中了邪魔。

老巫头的拐杖杵着地面,嘭嘭响,他看着陈酌,继续抛出生硬言语,这次的话可是大不敬。

“我问你,为何你来之前乡里好好的,死个人都稀奇,你来了之后,就一直死,死个没完没了。”

这番话直戳人心,将散播瘟疫的帽子直接扣到了陈酌脑袋上面。

这次人群也立刻静了下来,静的落针可闻。

在疫情肆虐之时,村中的老人说有个魔怪正缠在每一家的屋顶上,看见老弱就扑上去啃咬,等魔怪吃够了成了神怪,就会攀上壮年人,那时村里人就死光了。

而这个魔怪是二王子带来的,这个王子走到哪就会把怪物带到哪,王都就被其变成了一座魔窟。

那个魔怪的谣言正在乡中肆虐,由不得人信,却又不得不信。

红泥气喘吁吁的跑来,此时眼角噙着泪水站在自家殿下身后。

她从小跟着身边人长大,陈酌的性子她一清二楚,其余的暂且不说,对于下人却要比那些动不动就要把犯错婢女当成恶狗粮食的跋扈贵公子好上千百倍,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念过书的老人要阻止殿下救下人们,反而还处处刁难殿下,她很想说殿下是好人,你们听他的吧,只是嘴唇抖的发白,说不来。

啪啦啪啦,秦军制式扎甲特有的甲片撞击声响起,车英迈步而出,作为军人,只知道服从上令,若是有人不服,那就看看谁的拳头更硬。

“哦,殿下不加解释,却要让人将老翁处置了吗?来来来,我身后这些人都是不到一百斤的老骨头,今日就陪你玩玩,要看看为秦国人守国门的秦锐士是如何将自家人抽筋扒皮的。”老巫头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声泪俱下。

“看看我身后这帮人,原先这个年级的村里有四五十个,现在呢,就他娘十来个了…天造的孽啊!”

老巫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此言一出,惊起一层浪,很多人看着陈酌眼神不善。

“是不是应该让他赔咱们死去乡亲的命。”老人身子颤抖,不知是激动,还是单纯吐的拉的身子空,就像是插的不深的军旗,被风一刮,颤颤巍巍,却怎么也不倒。

“赔命!”

“赔命!”

“赔命!”

老巫头这么一说,其身后的那帮老人有拐杖的杵拐杖,没有的就跺脚,最后拍子竟然碰到了一起,轰轰响,有气势,有感染力。

陈酌示意要举步向前的车英稍安勿躁,今日这事,用自己的领主架子压服对面很容易,只是这样一是会使自己与领民之间多了一条隔阂,对于以后领地发展不利,二是对方身为乡老,有向州府、甚至王廷递送密信的权利,若是被京都某些人知晓,很有可能对自己不利,到时候封地丢了都是小。

所有人都看向陈酌,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担忧不已,有的期盼能给个解释。

没法劝呀,陈酌知道不讲理是老年人的特权,偏偏你没法打,没法骂。

他沉思片刻,心下做出决定,开始沉默前行。

老巫头身后发出的拍子稍显凌乱起来,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十六七岁的少年,前者脸色阴沉如水,怎么,觉得下令亲兵处置了己方不痛快,要自己亲手将糟老头子撂翻在地才解气吗,还当真我怕你这毛头小子不成。

出乎老巫头预料,行到跟前的二王子,冷冷说出让开二字后,就继续前行,来到鱼锅旁。

他示意黑伯递过来一柄木勺,从锅中侩出小半勺鱼汤,转过身面对众人,张开口将鱼汤慢慢灌入腹中,直到一滴不剩。

“王子都喝了,那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是呀,王子的身子尊贵,咱们都是贱命一条,有什么怕的。”

“这味道很好闻,喝起来会更香,万一要是能治好病就更好了。”

“据说王子殿下之前也得了病,是不是就是喝这鱼汤好起来的。”

人群蠢蠢欲动,只等陈酌发话就要扑向大锅。

“这样,不知乡老是否满意。”陈酌问道,“我说过,那是瘟疫,看不见,摸不着,早在我来之前就已经开始传播,我不来也会死人。”

老巫头自看到陈酌喝下鱼汤,就开始沉默,以身试毒,眼前的王子用了一种不得不令他信服,也令众人沓心的行动来有力的反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