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剑两仪,剑无极(风云任逍遥)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风云任逍遥)热门小说

主角是风云任逍遥的小说推荐小说《易剑两仪,剑无极》,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扑街鱼怕野猫”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沉默地从枯骨中拔出石剑,风云搀起小七就此遁去风云可能不知道,如此行为在其他修士心中是何感其余火邪宗弟子拾起枯骨,返回宗门很快,邪修的名号传遍此地各个势力,各大宗门包括城邦都联名要缉拿风云乌云之下,一场狂风暴雨正在积聚天色渐黑,夹杂着大雨滂沱风云和小七在森林中一废弃的大宅内歇下脚步,此处距下个城邦只消得半日功夫破宅内已有两人在这驻足,一位装扮儒雅的行脚大夫正在煮着东西,风云一闻便知是那……

小说:易剑两仪,剑无极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扑街鱼怕野猫

角色:风云任逍遥

小说《易剑两仪,剑无极》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推荐文,它的作者是“扑街鱼怕野猫”。详情概述:“再限你们三日,若还是无法完成,误了师尊的好事,那你们就选处风水好一点的地儿。”几个女人都弄不到,一群废物,误了师尊的事,免不得要被数落。念及此,男人将茶杯重重砸在桌子上。正当下面人要应声时,刷的一道身影落在他们面前…

易剑两仪,剑无极

第8章 人间再难是一人 在线试读

眼下还有其他事等着风云去解决,安置好昏睡中的少女,再备些食物。

安排妥当后。风云拿起那把石剑,身形再次掠向小镇,血债当须血来偿。

城西一处空郊处,十数粗布短衫泼皮正跪倒在地,坐在上位的是一一身白色轻袍,脸色不耐,喝着茶的男人。

“再限你们三日,若还是无法完成,误了师尊的好事,那你们就选处风水好一点的地儿。”

几个女人都弄不到,一群废物,误了师尊的事,免不得要被数落。念及此,男人将茶杯重重砸在桌子上。

正当下面人要应声时,刷的一道身影落在他们面前。

众人纷纷从地上爬起,望着眼前昂首挺胸,身着破烂的年轻人,呜呜喳喳自是挥拳相向。

“两仪剑法,剑八卦,乾。”

风云按照书中剑法,开始运转源气,身后一轮象征凡启境的金色光环显现。

石剑挥出,剑势如虹,只见十数人像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生死难知。

坐上的男人自是被这一手惊到,再细细端详,约莫是个凡启境的散修,只是背后源环颜色不太对劲。按下念头不表,问个清楚不迟。

“敢问道友何方门派,我乃火邪宗弟子叶青,有没有兴趣入我火邪宗。”

“无门无派,专杀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畜生。”风云拒道。

“好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只见那青叶运起功力,顿时飞沙走石,象征着凡圣境的两轮棕色光环加持,团团火焰燃起周边校场。

火焰的温度和凡圣境的压力迫近风云,看着腾空,一脸睥睨着自己的青叶,风云抖擞了一下手中石剑。

大战一触即发,双方打的势均力敌,青叶越打越心惊,任他使出各种术法,始终是无法战胜眼前这人,迟则生变,心中已萌生退意。

风云面对眼前高他两境的凡圣也很是吃力,若没这顶级心法,功法,自己早已败下阵来。

体内源气渐渐见底,风云知道不能再拖,便荡剑离身。

“两仪剑法,剑四象,青龙。”

风云耗尽最后源气,霎时间,狂风大作,一个十余丈的龙卷青龙出现,怒嚎着冲向青叶。

青叶躲闪不及,在面前形成一数丈高火墙加以阻挡。出乎青叶意料的是,火墙竟然未能阻挡其分毫。

青龙势如破竹,青叶被轰的倒飞出去,浑身是血。

自己有火邪宗背书,没必要跟他单打独斗,你等着。

青叶借着这股力直接向远处遁逃,风云象征性的追了追,见其远遁便立马收剑离开此处。

回到洞中,看着呼吸已经匀称的姑娘,风云躁动的心也安静了下来。

橘猫习惯性的依偎在他的肩头,他开始架锅熬汤,一只母鸡和一些山参。

风云看着篝火,不自觉想起了不知何方的竹屋,想起了他的师父与师兄。毕竟大病初愈,风云就着熬汤的功夫打起了盹。

夕阳西下,咕噜咕噜的冒泡声吵醒了睡梦中的风云,他揭开锅盖熄灭火焰,舀了大半碗汤出来。

待他回首望去,少女正睁着那双大眼睛,茫然的看着他出神。

“醒了,正好这汤也煲好了。”

将她扶正,吹凉后一口口喂下。回甘香浓的药汤挑逗着味蕾,她吃的很认真,她不知道讲些什么,就只是安静的喝着汤。

“跟我走吧,离开这个地方。”

“我名风云,和你同是孤儿出身。你若不嫌弃,便认了我这便宜哥哥,风风雨雨,此后人间再难是一人。”

风云认真的看向她,语气温柔的说道。

此后人间再难是一人,她眼泪夺眶而出,一把抱住风云,在他的怀中抽泣起来。

夜幕降临,洞内的火光同时荡漾在两人脸上,不善言辞的她陆陆续续讲起了这些年她的故事。橘猫趴在风云怀里,跟他一起安静的听着。

她叫小七,是个女儿身,已经在世间流浪十九载。

疗养数日后,风云准备出发了。在此期间,风云试着把无极心法传给小七。

虽吞吐源气缓慢,但也是可以进行修行,小七身子骨明显得到大的改善。

两人皆是素衣常服,橘猫安静的被小七抱在怀中,自从入道以来,风云就觉察出这只橘猫的不简单。

小七得到源气的充盈,已不再是骨瘦如柴的形象。发髻挽起,清秀的脸庞配上大大的眼睛,非常有灵性。

小镇街上军武马匹来往的更加频繁了,已无闲人走动。

风云回到了上次的药堂,把那上次的药钱还清。

那掌柜看到风云就慌忙迎了出来,他可是听说了城西那帮泼皮的事。俨然是把风云当作那云游的神仙了。

“拿着,我不是那帮泼皮。”

风云将钱袋子扔给掌柜,掌柜此时正在打量那门边的少女,那大眼睛怎么越看越熟悉。

接过钱袋子,他不愿去相信,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位小姐是。”

“舍妹。”

风云言罢,拉着小七头也不回的走了。因为有若干双眼睛在暗处盯着,蠢蠢欲动。

小七则很是惊喜,这个小镇好像是把自己忘了,舍妹,舍妹···

风云来到小镇大道出口前,找了家饭馆靠着窗吃饭,观察着周围。他看到门口驻留的军士,以及刚被强征的小镇居民。

小七敏锐的觉察到风云状态不对,轻声问道:“哥哥,有什么事吗,看你从刚刚就在留意些什么。”

“没什么,就是有些人要来找些麻烦。待会可能要委屈妹妹你了。”

“看到前面那些聚在门口的军士了吗,我打算咱俩混入队伍,先离开这里再说。”风云拿起筷子,指了指城门口。

待从饭馆出来,风云带着小七来到了一处衣馆,给小七换身行头,扎起头发。

风云看着眼前尤像男儿身的小七,不觉笑出了声。小七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啥的,反而觉得这样穿自己才会舒服,才会安全。

只是看到哥哥开心,她也跟着开心起来。

两人向镇口走去,坐在那喝茶的伍长自是觉察到身着素衣的两人,站起身来,声音尖细:“干什么,干什么,知道这是啥地吗。”

“知道,我和舍弟特来从军征战。”说着,风云扔给那伍长大包钱两。

那伍长一摸,懵了一下,立马习惯性的弯腰笑脸相请。待风云和小七走入那乱糟糟的新兵堆向他拱手时,他才反应过来。

咦~不对啊,复又想寻那风云。可转念一想,便停下动作,坐回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