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尘李锦(剑起)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古尘李锦)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剑起》,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呼~呼~”大口大口的吸气声在漆黑的夜里传的很远,撒丫子直接跑出两里地来,刘杰望着前面不远处的草垛,直接就躺了上去枯燥的草根扎着刘杰,汗水打湿了头发,他脸上却带着笑“倪丫头真好看啊……”不多时,清辉的月光下一道身影出现在草垛的另一旁“咯,他们家的豆腐,不懂你小子想什么”古尘摇摇头,一个由巨大树叶包裹的拳头般大小的东西递给躺在草垛之上的刘杰“哇!你们跑这么快,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最后到”憨……

小说:剑起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沉香以南

角色:古尘李锦

经典小说《剑起》是网络作者“沉香以南”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有些微寒的溪水触碰到皮肤十分舒服,溪水对岸十个奇形怪状的土灶在冒着黑烟,四周的军士在不停的改造这前方的空地。亭长在领头的军士旁话语不断,一杆黑色秀龙旗在场地中央肆意飞舞。军士肃穆,无人低语,军纪严明。古尘将泥土往染血的衣袍上一抹,脸上一笑,直接回家…

剑起

第4章 引气入体 在线试读

微微的疼痛在额头和手上蔓延,血液已经干涸,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古尘心中有些震撼。

这种神奇的事情他第一次见,而且在少年这辈子的记忆中也是第一次。

额头中裂开的位置一丝一丝的凉意在伤口游走,每游走一次伤口就加快好一次,古尘清晰的明白了自己的不同之处。

“这是一下撞开窍了?”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古尘不再去想额头的事情,连忙跑到村边的一溪水中洗干净身上的血迹。

有些微寒的溪水触碰到皮肤十分舒服,溪水对岸十个奇形怪状的土灶在冒着黑烟,四周的军士在不停的改造这前方的空地。

亭长在领头的军士旁话语不断,一杆黑色秀龙旗在场地中央肆意飞舞。军士肃穆,无人低语,军纪严明。

古尘将泥土往染血的衣袍上一抹,脸上一笑,直接回家。

“我的身体太过孱弱,不知道以前军队用的练体法还能不能用?”

古尘一边回家一边为自己定制锻炼计划,古尘有种预感自己的身体不会再一直虚下去,而且他对这个世界的武道充满了兴趣。

“阿娘,刘杰来过吗?”

一到屋门古尘的声音就响彻这小小的家。

“瓜娃子,今天回这么早,刘杰莫来过,咋滴有么事么?”

中年女子笑吟吟道。

“没啥事,想找他耍哈。”

“天天就晓得耍,以后人都耍没,明天跟阿爹上田去。”

屋内一声雄厚的声音传来。

“好的。”

古尘说完阿爹一愣,心想这瓜娃子不是很抗拒出门的嘛。

古尘进到屋内,一桌清淡的农家饭已经出现在他眼前,都是地里出的同根同源,十分养人。

古尘拔腿就开始狼吞虎咽,阿娘一旁看的笑盈盈。

古尘回来了之后阿娘的笑就没有断过,阿爹是个晒日头的汉子,默不作声慢慢的吃着饭菜,一家人其乐融融。

古尘埋头吃着饭,眼中含着笑,古尘吃完就回了房,感觉研究研究这么锻炼。

“老古,娃是不是有点变了?”

“娃他娘我倒觉得变得好,迟早是泥汉子,天天闷葫芦像啥。”

阿爹憨厚的脸上有了表情。

“你真让孩子去下地啊,这斗把力的活,累人的紧,你舍得?”

“那是舍不得的,打小底子弱,闷葫芦主要是想让他出去觅下气,看个新。”

古尘回忆了一下当兵的那段时间主要是格斗术,杀人技,然后就是体能提升。

不过还教过一些武术概念,毕竟几千年总结出来的,古尘还是觉得很有用的。

在古武的概念中讲究气的说法,古武中人们认为天地之间存在着一种具有力量的气。

古武讲究引起入体而含气以及崩气而发,引气入体进而锤炼其身,含气就是那些武侠小说里面的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这里的匹夫身含一口气力。

之后的血溅三尺就是崩气而发,石烈木碎,有很强的破坏力。

而古尘要借鉴的就是引起入体然后加上体能训练,加快锤练身体的这个过程。

不过就算是加快也是水磨的功夫,练而一日,日而复始,方得大乘。

选好了目标古尘开始在脑中构思好了计划,这体能好说,这引气就难了。

貌似古武中描述就是清晨黄晖而入定,就是打坐然后感应天地中的气,这就很模糊而且现在时间是下午还有些时辰。

暗吸一口气,双掌在瞬间压附在地,脚跟而起,以垂于地面,全身重量压于前胸以及手臂之间。

大口呼气,充足的氧气在古尘的身体里面翻滚带动全身微微发热,无比熟悉的做起夹臂俯卧撑来。只见起起伏伏之间上下以有百回,速度丝毫不减。

“这个世界果然神奇,氧气充足了几倍,运动能力提升了不少,十分强悍,要是以前那个世界,九岁的小孩子做几百个,简直就是超人。”

古尘一喜,心情大好,不由双腿一夹,臀部骤然发力两支纤细的手臂猛的收回一只。

依旧在坚持上下起伏,片刻数度放慢所兴吐出那一口气在一旁休息了起来,身上细汗密布,毕竟身子骨弱若是他啊爹只怕是能做上千个。

“三百来个已是极限。”

古尘心中暗自算道。

之后不顾疲惫就往山里跑,阿爹啊娘见怪不怪,这孩子打小就闷,但是喜欢往山里跑,毕竟村民亲山。

日落西垂,离也入山入林差不多时辰,翠绿的树叶有人脸这么大,坠落的速度不急也不慢,不远处“哗哗汐汐”的流水声。

声声入耳,一少年双足沉入水中,如四周枯木一样,一动不动身后约三旬高的水流从高处坠下,如高悬棉云垂垂而下,昏黄的阳光直射下如绫罗绸缎,煞是好看。

这是山内一出溪水源头古尘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将这四周摸清,自然是知道此处。

古尘刚刚在家练的是上半身的力量,现在在这溪水之中练的是下盘。

身体是一体而成,要练得匀称而灵动,这需要身体的每一块地方都高度配合,而在练的过程中古尘发现自己对身体的掌控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感觉每一块的肌肉都能传导他的意思。

“难道是意识强大能极大的提升自控力。”

而他是两人之魂而和已经强大到未知数了。

大道至简,如此繁杂且多样的锻炼方法只是为了集中锻炼身体的几个重要发力部位,而锻炼这些重要部位是为了正好的掌控它们。

银色的水流在地力的撕扯下,不断的冲向低处,不断的冲向少年,水流携带这冲击之力撞在古尘身上。

力量透过皮肤向肌肉深处不断释放压力,在压力的冲击下那些柔软的皮肤纤维像线一样一根一根从松软变得逐渐硬了起来。

冲击之下少年咬牙坚持,身体在巨大的银幕之下还是显得有些脆弱,几欲被冲击而下。

但每每快要受不住只时,一股从额头而下的暖流就会稍微给予点帮助,让他继续坚持,而身体之中暖流到处流窜,像是溺水之人抓住希望,开始疯狂吞噬暖流。

而少年面无表情,嘴唇之下的牙龈几乎咬碎,双眼之中透露出来的韧性惊人!

日落西山,阳光已经变成了谈谈的薄雾,少年终于力竭往后一躺随着水流而动,手中摸到了溪水中的原石,不由想起了李锦。

他可不是小孩子而是四十多,用他四十多的眼光看一个孤儿一样的李锦能活这么久肯定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但是那又怎么样?谁没有自己的秘密,而且在这辈子中,他欠别人一颗糖……

很快古尘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他调整好精神开始入定探索古武之中的引气,按照以前在部队中的文献参考。

古尘控制着身体做的有模有样,他将心沉入思海之中很用力的在感应着天地的气,可是毕竟这个世界跟以前那个不一样,片刻时间转瞬即逝。

身体累一点动静都没有倒是因为白天的训练导致肌肉的疲惫在身体里面不断发酵,而且恢复的很慢,毕竟身子骨弱。

就在试下无果之时,内股熟悉的吸力又从额头之中传来,一丝丝月光而下的寒冷被吸引到古尘的身上,然后一直往上,爬速度极快,一瞬间沉入额头之中,如石沉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引气入体?”

古尘在心中暗暗猜道。

在寒气进入额头之中后,庞大的寒气变成了一丝丝极细的白气,白气在身体内四散开来,那身体内瞬间开始沸腾起来。

无数极其饥饿的肌肉像发了疯一样开始疯狂吞噬这白气,无数的细胞开始统一的呼吸,每呼入一丝白气,就吐出一些细汗,古尘感觉自己突然进入到了一个加速运动的阶段,肌肉在不断被迫的吸收不断被迫的运动起来。

如此反复,一夜无话,古尘早已累的沉沉睡去,而额头还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月光,庞大的月光被吸入四散的丝丝白气如边角料一般的散入古尘的身体中……

竖日清晨,露水成珠,带点凉薄的风格外提神。

少年牵着如犀牛办大小的环猪,望着一片清清匆匆的平地眼神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出一点疲惫。

一旁的环猪体型庞大,环猪皮糙肉厚十分耐苦,乃是大隋特有的农耕物种。

古有云:“山有物力,力无慧。食无杂也,惯而养。惠之余农,耕其地。环而肉迷,体为猪。上有角方,破土糜。复之人种,其收也。”

说是环猪肉壮而有角,专用来耕地,然后人只管播种就好了,十分方便,肉还可以食之。

“土娃子,你咋下地了?”

刘杰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我咋不能下地?”

古尘缓缓道。

刘杰不以为然上手就要去拿牵着环猪的麻绳,见状一旁的婆婆连忙上前阻止。

“少家,这那是您干的粗活啊。”

赶忙从刘杰的手上把麻绳拿了过去,一旁的刘杰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

“能莫管我?”刘杰低声道。

“那可不行,老爷在上面呢。”

老婆子仿佛早就习惯了刘杰这样。

“土娃子,我等下来帮你。”

说完,大步向一片屋舍走去,那一片清砖瓦房就是刘杰家,而且还是一片,老婆子连忙跟上,一旁还有一个穿着粗糙大衣老翁也慢慢跟上。

“九娘,你平时这样,那样管少家,他都很听话,但是你说这个土娃子我感觉少家不会听你的,不如就顺水推舟,还能讨个好。”

老翁乐乐呵呵的。

“那能啊,叶先生您是肚里有墨的人,知道的多老婆子不好说啥,但是您看到没,这田下十几个做农的,都是东家的田地,少家以后是要接手的,不能跟那个泥农混的太熟,熟到没有了界边,不然以后不好管人。”

老婆子一边说道,一边步子加快。

“你们懂什么。”

刘杰大步流星,心中暗暗吐槽。

清晨阳光初开,空气如碧洗,另人的心情都是极好的,田间地里渐渐的多起了人来。

“哟,老古,你家小娃娃也下地了啊。”

说话的是田边的一黄肤汉子,弯腰间一口白牙,声音厚实一副实诚像。

“对呀,老古,小家伙皮肤白,莫晒黑罗。”

另一边一个中年大婶打趣道,大婶长发用布巾包住,皮肤发红常年在田间晒日头所致,身材却是匀称。

身边还有一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手上一青竹所编的竹萝,亚麻布间隙之中点点白润,如山间幕雪有黄有白。

“红大姐,莫说这俏皮话,哪白,白的过你家俏姑。”

古尘他啊爹显然有点高兴。

听闻大婶旁边的少女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属实山间娃,淳朴。

“黄老哥,你家牛墩不在?”古尘阿爹牵过古尘手中的环猪道。

“墩子昨上山,碰了好运气,打捶死了一只发病的黄獐,莫有二十来石重,今早上搁老爷家换盐。”

黄皮肤汉子笑呵呵到。

清晨的初阳饱含日落之后的积累,之后在一瞬间扫过万物,阵阵的暖意在田间地头的人们身上到处流窜,顿时暖暖的日光居然开始往古尘额头上窜,如晚上月光一般。

“我这应该算是练成了吧,额头比丹田要好吧?”

古尘把这种自己不能理解的现象归根于古武中的引起入体,而且确实各方面也在向好的地方发展,也到达了提升身体素质的地步。

朝阳以上青天,新的一天新的开始,田间的误农汉子们,汗水开始挥洒,一切都是那么安详平淡,古尘身体暖暖的说不出的舒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