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诺贺吏(荆中贺诺)免费阅读无弹窗_荆中贺诺陈诺贺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陈诺贺吏是小说推荐小说《荆中贺诺》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毋立”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陈诺领着陈睿把钱给了研究院,研究院负责人招待了他们“这是20万,我知道这钱都不够你们买一台仪器的可是积少成多吗!而且这些钱是你们应该得的”陈诺对负责人说“应得的?”负责人疑惑“是的”陈诺把那个女子做的事情跟负责人说了,又讲了如何要的这钱“真是活该!”负责人解气的说可是说完负责人又陷入了沉思“你在想值不值得是吧!其实我是觉得值得的,因为还是有很多人维护”陈诺又要把后半段路人的维护……

小说:荆中贺诺

作者:毋立

角色:陈诺贺吏

《荆中贺诺》小说是作者“毋立”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今天下午我就去把他骗出来,不会耽误订单的。她不一定会跟我去酒吧!但是晚上的那条路是他的必经之路,那条路人少可以从那边劫持。”‘真的是她骗的我,为什么要这样,我和她不是很好的朋友吗’陈诺想到。“你确定她的体检单子和这张的匹配吗?”刀疤脸男人拿了支烟,旁边一个女人立即点上…

荆中贺诺

第2章 灵魂飘荡 免费在线阅读

一阵撕裂过后,陈诺的灵魂飘荡了起来。还来不及多想,就看到一个刀疤脸男人走进黑暗的房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王青和几个女孩在地上争先恐后的爬到刀疤脸男人身边,王青爬到了前面,用脸蹭着男的腿。

讨好的对男人说。“今天下午我就去把他骗出来,不会耽误订单的。她不一定会跟我去酒吧!但是晚上的那条路是他的必经之路,那条路人少可以从那边劫持。”

‘真的是她骗的我,为什么要这样,我和她不是很好的朋友吗’陈诺想到。

“你确定她的体检单子和这张的匹配吗?”刀疤脸男人拿了支烟,旁边一个女人立即点上。刀疤脸男人抽了一口后这样说道。

‘我去,这是黑帮啊!’

“是的,我确定。”王青一脸真诚。

‘原来之前要我和她一起体检是这么个情况呀’‘这么早就开始筹划了。’

王青说完之后,刀疤脸男人拿出手机,不一会儿一个男人走进来的给了刀疤脸男人一包东西。

刀疤脸男人从这大包中拿出一小包扔到了王青面前。对王青说赶紧行动。

‘这个是毒品吧!’

王青爬过去把东西捡起来。然后拿着东西对着刀疤脸磕了几个头之后出去了。

王青出去之后,刀疤脸男人身边的几个女人又开始争先恐后的说,只是声音越来越远,陈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

‘那他们已经不仅仅身体不是人了,灵魂也不是。’

陈诺接下来就看到和王青逛街的场景,很快就到了王青邀请陈诺去酒吧。

王青在陈诺走之后,她打起了电话说“她不和我去酒吧!可是我怕她还会回来找我。我已经拖的得够久了,已经超过他平时出去玩的对自己门禁时间了。”

陈诺飘在空中的灵魂又抖了抖,一个人可以了解一个人到这种程度,然后这种程度的利用。陈诺感觉自己的心又被震惊到了。

画面又变了,毒贩打开手机看了一眼表,说都七点了怎么还不来?

陈诺想了想这个时间好像是自己小孩母亲分开的时间。

后来陈诺看着之前和自己绑着在一起的男孩子从这条路上经过。男孩子长得很清秀,因为自己不是那个被绑时的拉里拉他的样子,男孩第一眼惊艳到了陈诺,但还是能认得出来。

“快回去啊,快……”陈诺的灵魂在空中拼命提醒他说快回去,可是那人却听不见。一群人看到他自己落了单,于是就上前抓了男孩子。

男孩知道自己遇到事情了,拼命挣扎,可是一个人哪里躲得过这一群人呢?

‘原来也没有想象中的绝对安全’这个时间陈诺脑子里冒出来这么个想法。

男孩被抓之后,陈诺就看到自己在那条路上鬼鬼祟祟的走,但是很明显,因为微弱的灯光照射下还是能看到人影的。而那一群人在那两盏熄灭的灯下,陈诺没办法,只能沉静的飘在空中看着。

陈诺返回去打电话时,陈诺在空中看得清清楚楚。几个人注意到她了。几人沉默的处理者男孩,男孩带上了车,女士就开往陈诺的方向。立马就跟了上去。

‘原来他们看到我了,好吧!是挺明显的。’陈诺吐槽。

几个人中有一个人说他好像听到了报警,然后另一个人说,如果报了警就把他杀掉。

‘还好,还好,我当时删的及时。’‘可是是最后还是没有到逃过。’

最后他们没有看见人,因为那是一条笔直的路,于是几个人就下来寻找,他们是知道可能人藏在了绿化带。

陈诺那个时候,他灯光不在动了,车子也没有了发动机的声音,陈诺开始删东西了。

现在陈诺很庆幸那个时候自己小心,删了所有东西,不然自己死不瞑目。

后面就看到了卫夏打电话,可是那个时候手机已经被关机了。卫夏第二天又打了电话,没有人接通,他就有点慌掉了,没办法最后决定报警。

‘竟然还有人记得我。’陈诺飘在空中的灵魂有点开心。

警察查了一下情况,卫夏做了笔录。做完笔录时警察告诉他,其实陈诺昨天有打过电话,应该是被绑了。等卫夏做完调查回家走到半路,陈诺就看到了卫夏忽然跑了起来,回家去拿电脑开了一下定位。

陈诺想起来了,那个定位是最新研发的成果,好像自己试用,挂在了衣服上。

陈诺‘我是没有拿下来吗?记得我拿了呀!后面我还还给了他呢。’

卫夏查到了定位,又去了一趟警察局。卫夏跟警察说“最近我觉得王青不对劲,我没办法往他身上安装定位。所以我就安在了承诺身上。”

‘爱别人早就有察觉,怎么不提醒我呢!好吧!我跟王青玩的很近。’‘不是,那为什么要装在我身上呢?直接装在放在你身上不就好了’‘好吧,他撞的时候我没有发现,这是不是说明我傻呀!’陈诺在空中抓狂。

警察就问卫夏,你觉得他哪里不对劲,“他一直在承诺身边转,而且问陈诺很多问题,我见过的几起盗用商业机密的案例和这差不多。”警察又问了几个问题,卫夏都顺利的回答出来,警察后面就没有太追究卫夏。

于是警察就想法探清情况。派去了一些人,在群山之中找寻窝点。派去的人一个被抓了,几个被先进的武器当场被打死了。

‘哇,这个武器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先进。’‘可是它怎么能在毒贩手里呢!’

陈诺看了一眼,那个被抓警察的脸和身形,大概确认了,那个被每天折磨的人就是这个缉毒警察啊!

‘不要,不要啊!’陈诺这个时候,飘着在空中的灵魂已经开始在那些毒贩了。

那飘在空中,看到了又一次看到了警察被折磨时的场景,陈诺闭上了眼睛,灵魂都在颤抖。颤抖的灵魂,一部分是因为害怕,一部分是因为愤怒。

后来陈诺不断看着被抓者,有被打的,有被挖心的,有被送去做苦力的,有被送去给人寻欢作乐的。

陈诺看着这些,从最初的心痛到最后的麻木。‘他们还是人吗,有什么办法可以消灭他们。’

警察还在努力的寻找准确定位。找寻地形寻找突破的方法以后人质怎么样不被伤害。

我又看着毒贩去国外买一些先进的军火,有的是外国研究出来还没有被实验过就卖给了毒贩,陈诺看着这些军火最后这些军火在缉毒警察身上实验,真的很心疼和焦急。

后面因为一些损失,王青又被带去了娱乐场所,和毒贩一起给人下套。看着那些被骗的人,因为一包毒药,倾家荡产。而想到他们花出去的钱,会成为武器在缉毒警察身上实验陈诺就感觉心在滴血。

陈诺笑了,笑的有点疯狂。‘这就是他们口中的自由,真的很自由呢!’

看这缉毒警察和毒贩斗智斗勇,陈诺的心被安服了,但又突然感觉自己的智商遭到了碾压了。‘我要是去当缉毒警察是是啊?刚入职就会牺牲,啊不对,应该是送死吧!’

“什么怎么死掉了,那我们撸的人怎么办。”毒贩挂电话。可又打了一通电话“刚开始那个叫陈诺的器官直接送给交易人的,可交易人突然死掉了,现在要怎么办。”

毒贩在想陈诺的去处,“是送去做引人;送去娱乐场所;送去干苦力还是杀掉。可是做引人好像不太聪明,这人长得也不好看,做苦力又做不来的样子,杀掉又有点可惜,毕竟是耗时一个月的猎物。”

‘我谢谢您勒,这么说我长得丑,又不聪明,还不能干活。什么玩意儿把我损的一无是处’

“算了,如果她听话就先留着,不听话就直接杀掉吧!”陈诺算是逃过一劫。‘还好我当时比较识时务。’承诺飘在空中的灵魂在庆幸。

在把毒贩的耐心磨灭之前,又一个大佬买器官,还是要活的。

‘还真是要谢谢我这器官呢!’陈诺现在已经对自己之前的身体开始阴阳怪气了。

陈诺就被绑去做交易,在这期间,那个和陈诺之前绑在一起的那个男孩被送去做苦力了。‘细皮嫩肉的,能做的了苦力吗?白瞎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

路上陈诺在绑架他的人身上偷偷摸了个手雷。在碰到警察的那一刻,她看到了缉毒警察比毒贩少了很多,又有人只在承诺不想成为负担,因为陈诺知道自己肯定是活不了的,所以就拉开了手雷。

‘哼哼,不是嫌我一无用处吗?我还是有点用处的,就是给你们倒乱’飘在空中的陈诺有点自豪。

在拉开手雷来之前,陈诺要了摇头,说了几句密语。

拉开手了以后,陈诺身边几个人受伤了,缉毒警察见没了人质开始行动。‘狠狠的打,帮我仇。’陈诺的灵魂现在已经开始在空中叫嚣了。终于在一些损失中剿灭毒贩。

后面活下来的人开始收尸,他们脸上都悲痛不已。陈诺灵魂对胜利的欣喜已经被冲散,开始悲伤起来。‘谢谢你们帮我报仇。’声音到后面已经开始哽咽,中陈诺的灵魂在空中还是没忍住哭了。

最后陈诺的灵魂来到了一片无名冢。陈诺竟然看到自己的尸体进入了无名冢,因为有人申请让她埋进无名状。申请的理由,一是因为如果让他家人去接收尸体的话,家人有可能会被报复,而且陈诺的一些行为也在为缉毒事业做贡献。最后上级破例让她进入无名冢。

‘没想到我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进的无名冢,那我这次被抓的是否值得呢?’陈诺在空中的灵魂突然笑了,有一种莫名的自豪。

缉毒警察后来又把陈诺说的话报给了上级,然后警察局向卫夏通知陈诺的情况。卫夏知道陈诺死后开始沉默。然后又向警察道歉说,“对不起,没有帮上你们忙。定位能定到那个地步,已经帮了我们很大忙了。”

“对了,陈诺不知道是给谁带的了话。”警察又把话重复给了卫夏说了一遍,卫夏一听,他说这是工作时的密语,他其实在说窝点的周围环境。

后面请查根据我点的周围环境,然后以及内部结构,不仅捣毁窝点,还拿到了主要的资料,后面的交易也都一一的被追查。

陈诺笑了,他看到提供的信息有用。陈诺的灵魂飘在半空,已经开始手舞足蹈了。“太好了,我终于在没有人的帮助下做成了一件事情,还是一件大事。不对,是在不麻烦别人的情况下。”

“看到自己临死之前没有放下的事了吗?或许也给你看到了你可以放心去往另外地方。”空灵的声音响起。

陈诺在找,可是没有找到。“你是谁。”

“其实你命并不致此的。可是因为一些疏忽没有把你救过来。那你就去另外一个世界吧。”那道声音并没有理陈诺继续说道。

“什么叫没有把我救过来,什么叫另一个世界。”陈诺沉声问道。

这次那道声音倒是回答到。“那个孩子撞到你是我安排的,至于另一个世界需要你自己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