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鸟情结微生盏琴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微生盏琴酒)雏鸟情结最新小说

无删减版本的小说推荐《雏鸟情结》,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沉塘,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微生盏琴酒。简要概述:夜晚,让琴酒更头疼的情况出现了……他到底要怎么洗澡啊前脚踏进浴室后脚就发现身后跟了个小尾巴的感觉谁懂啊?偏偏那只小流氓还不以为耻反为荣:“宝贝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白看你的,你要是想看,我随时可以……”“……滚开”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微生盏委委屈屈的被骂退了(装的),结果琴酒刚进浴室不到三秒钟他就又踮着脚凑了上去免费的福利,不看白不看嘛当琴酒裹好浴袍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歪在浴室门口打哈欠的小少年……

小说:雏鸟情结

作者:沉塘

角色:微生盏琴酒

小说推荐的小说《雏鸟情结》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沉塘”。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比如,晚上回来他会带上他一起去买食材。再比如,对于相拥而眠这件事,琴酒貌似已经习惯了。——他居然肯让他上床睡了!!倒计时140天。琴酒最近出任务去了,没人管的微生盏天天在酒厂里闲逛,不过因为长得漂亮,所以到哪里都有人逗他…

雏鸟情结

第7章 故人 免费在线阅读

倒计时152天。

微生盏脚上的链子解开了。

而自那晚醉酒后,他惊讶的发现琴酒对于他的态度居然有所松动了。

比如,他也会时常带上他一起去做任务。

比如,晚上回来他会带上他一起去买食材。

再比如,对于相拥而眠这件事,琴酒貌似已经习惯了。

——他居然肯让他上床睡了!!

倒计时140天。

琴酒最近出任务去了,没人管的微生盏天天在酒厂里闲逛,不过因为长得漂亮,所以到哪里都有人逗他。

顺带提一句,他还挺喜欢基安蒂的。

Gin,伏特加,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酒厂里的饭也太难吃了!

琴酒回来以后,听说微生盏每天对酒厂里的饭菜挑挑拣拣,不禁冷笑。

“有吃的就不错了,你难道指望我回来把你倒掉的饭全都塞你嘴里吗?”

“幼稚的小孩子行为。”

倒计时130天。

琴酒又又又又又出任务去了。

微生盏苦恼的在酒厂里晃荡。

刚好路过一个训练场。

他探头看去,不禁吸了口气。

我靠!怎么是他!

还没等微生盏脚底抹油开溜,他亲爱的基安蒂姐姐就看见并叫住了他:“嘿,微生,你也想来试试五百五十码的狙击游戏吗?”

……这下可好。

微生盏硬着头皮被兴高采烈跑过来拉他一起的基安蒂拖到狙击枪前,一道打量的目光和一道震惊的目光让他如立针毡,剩下那位正在眼神放空的思考自己究竟哪里见过他。

“姐姐,可我不会玩枪欸。”他揉了揉被基安蒂捏疼的肩,苦恼的蹙起了眉。

基安蒂咧开嘴,冲他笑着:“一回生二回熟嘛。你先试试看?”

于是他被赶鸭子上架似的推到前面抱住了枪。

基安蒂在一旁叉着腰,“你这姿势不对……”

被肆意摆弄的微生盏欲哭无泪。

他为什么要一边接受眼神的洗礼一边玩这种他根本不擅长的东西啊?!!

漂亮到过分的少年双眼都好似失去了光一般,破布娃娃一样被身边的女人动作粗暴的弄来弄去……站在一边的诸伏景光不禁皱起了眉。

心如死灰的微生盏顶着社死的恐惧趴在狙击枪上。

基安蒂退后一步,满意的看着自己调出来的标准姿势,“行啦,打一枪试试吧。”

微生盏:“……脱靶会有惩罚吗?”

“脱靶我就把你上次偷偷让我带你去喝酒的事情告诉琴酒。”基安蒂这么说着,还阴森森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开始吧,小弟弟。”

微生盏不自觉的开始颤抖。

“只要不脱靶就可以了吧?”

基安蒂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后就见基安蒂慢慢凑到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脱靶的惩罚我已经说过了。”

“打到一二三环,我就把你上次偷刮保时捷车门上的漆然后用马克笔重新涂好的事情告诉琴酒;”

“打到四五六环,我就把你上上次给伏特加下安眠药,然后在他脸上画乌龟——又因为嫌弃自己画的丑事后擦掉了的事情告诉伏特加;”

“打到七八九环,我就把你上上上次穿女装的照片发给琴酒和伏特加。”

“怎么样?还想好好打吗?”

微生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又迅速青了下来,在外人看来简直就像是一朵被无良女人威胁但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娇花。

“……基安蒂姐姐,我可以不打吗?”

基安蒂又挂上了那副令人恐惧的笑。

“可以啊,那我现在就给琴酒……”

“不不不我打我打!!”

一边的诸伏景光默默攥紧了拳。

而安室透依旧没想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

生无可恋的微生盏默默趴下,选择从瞄准镜里盯靶子。

突然,他脑海里灵光一闪。

“基安蒂姐姐,只要十环上出现一个洞就行了吧?”

基安蒂不满的叉起腰,“必须要是你打出来的才行哦,不要想着耍花招。”

“我知道我知道!”

这不就好办了吗。

微生盏嘿嘿一笑,琥珀色的瞳孔中雷光一闪!

“啪!”

“五百五十码啊,弟弟,”基安蒂兴奋的看着靶子中心那个还在冒烟的洞,“真是厉害——你第一次玩狙吗?”

微生盏心虚的眨了下眼。

……那个洞边上还有火星子呢。

不过基安蒂貌似也不准备管,她手一伸就搂住了他的肩,“去玩吧,记得别跑远了,待会儿姐姐带完这批新人就去找你,今晚姐姐请你喝酒……”

“他还未成年吧?”诸伏景光忍不住出声道,“未成年的小孩子不能喝酒!”

安室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基安蒂的笑容也逐渐消失了。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吗?”

诸伏景光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微生盏不自觉后退一步,拉住基安蒂的衣角:“姐姐,他是谁呀?好像不是很有礼貌的样子,像是伏特加会喜欢的类型呢。”

本来怒气值已经积攒到一定程度的基安蒂一听这话不由得笑出了声,“你就想着抹黑伏特加是吧?”

微生盏勉强的笑了笑,“哪能呢。”

他似是不经意的瞥了诸伏景光一眼,对方一怔,低下了头:“对不起老大,我刚刚失礼了。”

基安蒂冷哼一声,“你好像挺喜欢我们微生啊?不过真是可惜,微生已经是琴酒的人了。如果你真有这种想法,我劝你还是打消。”

什么?

琴酒的人?

诸伏景光瞳孔地震。

不过好在基安蒂被微生盏这么一打岔也没了追究的念头,“行了,开始训练。科恩,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