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完本小说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薄荆舟沈晚瓷_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薄荆舟沈晚瓷)完本小说

小说《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淮苼”,主要人物有薄荆舟沈晚瓷,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沈晚瓷离婚当天,一份离婚协议突然在网络上曝光,分分钟成了大爆的热搜。其中离婚原因用红笔标出:男方功能障碍,无法履行夫妻间基本义务。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楼梯间。男人嗓音低沉,“我来证明一下,本人有没有障碍。”离婚后的沈晚瓷,从小小文员一跃成为文物修复圈最年轻有为的大能。然后她发现,那个曾经常年不着家的前夫,在她面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一次宴会中,有人问起沈晚瓷现在对薄总的感觉,她懒懒抱怨:“烦人精,天生犯贱,就爱不爱他的那一个。”薄荆舟却走过来将人打横抱起,“再犯贱也不见你有一丝心软。”…

点击阅读全文

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

主角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推荐《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淮苼”,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你什么时候开始想穿旗袍了?”秦悦织不解。沈晚瓷挑选了几件样式,“马上就是我婆婆……薄夫人的生日,给她选的礼物。”虽然江雅竹什么都不缺,但这是她的心意,况且她还有存了别的心思。听到是给江雅竹买的旗袍,秦悦织不禁叹息:“这薄荆舟真是有个神仙妈妈,不然做那么多孽,早该被雷劈死了!”沈晚瓷:……嗯,这一点…

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 在线试读

沈晚瓷听到打官司三个字,就哭笑不得。

又不是床照,构不成证据,况且……她现在有什么资本跟薄荆舟打官司?

正想着,那霍律师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沈晚瓷看到霍霆东的名字就不自觉皱眉,跟秦悦织说了一声后将电话切出去:“霍律师。”

“薄太太,很抱歉这个点打扰你。”大概是因为职业的缘故,霍霆东的声音听上去有种不近人情的淡漠,“薄先生希望您能在这个月内还清那笔钱。”

这对沈晚瓷来说不亚于是晴天霹雳,现在已经月中了,半个月的时间,她就是把自己掏空都筹不到三个亿。

那个男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沈晚瓷几乎是被气笑了,“要是还不上呢?”

“那就算是借给您的,逾期按银行的利息来算。”

三个亿,每个月的利息对她而言都是一笔巨资!

她没有和霍霆东多说,他只是在传达某人的意思,挂断电话后,她直接拨通了薄荆舟的电话,想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可电话响了两声后被人直接挂断!

沈晚瓷气得想磨牙,她没再给薄荆舟打去电话,但也清楚赔钱的事不是在开玩笑。

她看了眼日历,愁云满目时她却注意到了一个特殊的日子……

沈晚瓷心思一动。

第二天中午她就约了秦悦织去逛街,目的地很明确,精品旗袍店。

“你什么时候开始想穿旗袍了?”秦悦织不解。

沈晚瓷挑选了几件样式,“马上就是我婆婆……薄夫人的生日,给她选的礼物。”

虽然江雅竹什么都不缺,但这是她的心意,况且她还有存了别的心思。

听到是给江雅竹买的旗袍,秦悦织不禁叹息:“这薄荆舟真是有个神仙妈妈,不然做那么多孽,早该被雷劈死了!”

沈晚瓷:……

嗯,这一点她表示认可。

她拿起一件墨绿色的旗袍,“这件怎么样?”

江雅竹皮肤白气质好,保养得宜,半点赘肉都没有,这种掐腰的款正好适合她。

秦悦织拿过来看了看,“好看,挺适合你婆婆……”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一只纤细的手伸过来,将她手上的旗袍给抽走了,“麻烦帮我把这件包起来。”

“这是我们看中的,你这人怎么……”秦悦织顺着那人的手臂看上去,在看清对方的脸时,顿时就笑了:“难怪喜欢抢东西,原来是小三啊,抢男人抢习惯了?”

抢衣服的人是陶清宜,但她身旁站着的是简唯宁。

这两人就是蛇鼠一窝,不分你我。

“秦小姐,请你慎言,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简唯宁睨了她一眼,冷冷清清的脸色透着几分孤傲,“东西没付钱就不算抢,现在我买了,它是我的。”

最后那四个字,听着别有他意,一时不知简唯宁说的是旗袍还是男人。

沈晚瓷刚要说什么,秦悦织就不客气把衣服给夺了回来,递给导购,“包起来,我们要了。”

这间店的每一件旗袍都是设计师独创,每个款式只有一件,导购接过衣服,一时为难。

简唯宁直接从包里抽出一张黑卡,“我出十倍的价格。”

秦悦织挑高下颌,“我出二十倍。”

简唯宁勾唇浅笑,笑中透着几分挑衅:“秦小姐,这应该是晚瓷要买的吧?你一开口就是二十倍价格,就没想过以她现在的处境拿不出这么多钱?”

沈晚瓷蹙眉,简唯宁怎么知道她的处境?难道薄荆舟跟她说了那三个亿的事?

小说《薄荆舟沈晚瓷的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1:16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