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的热门小说陆星剑许诗霜的小说许诗霜陆星剑_陆星剑许诗霜的小说(许诗霜陆星剑)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

小说《陆星剑许诗霜的小说》,现已完本,主角是许诗霜陆星剑,由作者“浙A猛1”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你这次找过来,又要发什么疯!”她怔愣看着眼前的男人,找过来?发疯?她一个牙医,能发什么疯?不对!再一看,她发现这是穿越了,成了一个恶毒后妈,虐待孩子,结局凄惨。冷面老公要跟她离婚,所有人都在等她的笑话。她:“离婚?求之不得。”可为什么离个婚这么难,一年过去了,她都考上了医学院了,婚还是没能离成。等她再去找的时候,发现某人竟然把结婚证藏起来了?她:“???”他:“怎么了,老婆。”看着男人谄媚的样子,她都替他脸疼………

点击阅读全文

热门小说《陆星剑许诗霜的小说》是作者“浙A猛1”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许诗霜陆星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见她对自己下的命令没反应,他大步向前攥住她的手腕道:“你等一下,我带你去。”这回许诗霜是光明正大跟陆星剑进去军营的。一定级别以上的军官每个月可以被探亲两次,她在门口做了登记,拿到一块牌子。陆星剑看了一眼手表,说:“时间紧张,先陪你到围墙那边,快去快回…

陆星剑许诗霜的小说

免费试读

再次来到军区部队,许诗霜有些感慨。

她下了车,跟陆星剑说自己想去之前掉下来那片围墙看看。

她想,万一呢。

万一能离开这儿,再穿越回去呢?

陆星剑皱眉“军区重地,你不要乱跑。”

“我那天有东西落下了,”许诗霜抿着唇,“我就过去看看。”

她自顾自地往前走。

“站住!”陆星剑心想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无理取闹。见她对自己下的命令没反应,他大步向前攥住她的手腕道:“你等一下,我带你去。”

这回许诗霜是光明正大跟陆星剑进去军营的。

一定级别以上的军官每个月可以被探亲两次,她在门口做了登记,拿到一块牌子。

陆星剑看了一眼手表,说:“时间紧张,先陪你到围墙那边,快去快回。”

“我知道了。”不用他说,许诗霜自己便加快了步伐。

她边走边观察四周,发现军区守卫极其森严,到处都有持枪的士兵巡逻,也不知道原主当时是怎么混进来的。

等到围墙边上,许诗霜闭着眼,等了一会儿。

没有任何反应。

她又走动几步,到处转了转。

陆星剑眉头紧皱,不耐烦道:“你到底丢了什么?”

“我弄丢了自己。我想找回自己不行啊?”许诗霜拍了拍手的灰尘,直起身,没好气道。

这下是彻底断绝了她最后一丝回去的希望。

想到以后可能就要永远留在这个鸟不拉屎、落后的七零年代,许诗霜刚变好的心情又急转直下。

许是见她神情似有些失魂,陆星剑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没再说她,转身淡淡道:“走吧,先去打离婚报告。”

许诗霜沉默地跟在他身后。就算路上碰到江宽,对方很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她依旧垂着头,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江宽凑近陆星剑,曲起手肘碰了碰他小声问:“嫂子今天怎么了?看着气压这么低沉。”

陆星剑道:“我们要去办离婚。”

“什么?”江宽吃了一惊。他早就知道这段婚姻对陆星剑而言是巨大的折磨,但还是没想过他们会这么快离婚……

“嫂子同意了?”他悄悄看了一眼许诗霜。今日的她,虽然臭着脸,却看着比以往还要漂亮。

陆星剑颔首,“同意了。”

“那我提前恭喜你了,星剑,单身万岁。”江宽挤眉弄眼。

许诗霜在旁边忽然插嘴:“你怎么不恭喜我?”

“呃……”江宽思索了一会,嬉皮笑道:“那我祝嫂子离婚后找到一个比星剑更好的男人,幸福快乐度过余生。”

“男人就算了。”许诗霜心里嘀咕,男人只会影响她赚钱的速度。

说话间,他们来到了首长办公室。

因为陆星剑级别较高,加上他父亲的原因,想要快速离婚可以直接去找首长。

陆星剑敲了敲门,里头道:“进来!”

他打开门,许诗霜先挤了进去。

“首长好!”陆星剑恭敬脱帽敬礼。

陈爱国正坐在办公室后处理工作,神情不怒自威,“什么事?”

陆星剑上前将结婚证、身份证明等材料递上去,“报告首长,我们想申请离婚,找您开离婚报告。”

“你们为什么离婚?”陈爱国拿起搪瓷杯吹了吹,喝了口茶,斜眼打量他们,“小两口吵架了?”

不是陈爱国八卦,而是前几天他跟陆星剑妻子打照面时,对方还给他塞了一大口狗.粮。

按理来说俩新婚夫妻正恩爱,不至于闹到离婚这个地步。

“不是。”陆星剑垂首,“我们彼此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了,如今商量一致要离婚,望您同意。”

许诗霜也真情实感地附和道:“对对,我现在见到他就烦。他家里还有个儿子皮得要命,首长,麻烦您了,我年纪轻轻的,未来还有大好前途,真的不想当后妈……”

陈爱国脸色一沉,瞪着两人道:“胡闹!你们当军婚是儿戏吗?回去,这个离婚报告我不会批的。”

陆星剑:“首长,我们是自愿离婚,也没有孩子。按照规定,您不能拦我们。”

“我是不能拦你。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作为兴泰独子,年纪轻轻又在副营长这个位置上,有多少人在盯着你?”陈爱国起身,拿起桌上那叠离婚资料啪地甩在他面前道:“我实话跟你说吧,下月上面马上有个去外地深造的名额要空出来了,跟上面的领导商量过,都比较中意你。但军队任务重,我们都更希望去外地的军官是已婚、解决了个人情况的。这个节骨眼上,你跟我说要离婚?”

也是因为陈爱国跟陆星剑父亲以前是战友,才会说得这么语重心长。

有些事他可以明说,但有些不可以,只能靠自己悟。陆星剑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他老子也在面临升迁?他深造名额事小,但若是影响到他爹,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不得不说陆星剑的政治领悟能力不错。

陈爱国这么提点了一下,他似乎很快就明白过来,低声道:“抱歉,首长,我们先回去再重新考虑一下。”

许诗霜:“?”

“嗯。”陈爱国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行了,快走吧。小年轻离什么婚,床头吵架床尾合。要真离了,以后有你们后悔的。”

许诗霜:“……”

“麻烦首长了。”陆星剑攥住许诗霜的手腕,以免她在办公室说些什么不好听的话,直接把她拉出了办公室。

“你松开!”她用力地甩开陆星剑的手,然后心疼地揉搓着已经红了的手腕。

陆星剑抿了抿唇,道:“抱歉。这件事是我没考虑周道,应当与我父亲有关。等我回去与他商量,最坏打算,也许要过几个月或半年,我们才能成功离婚。”

“那意思就是我们现在不离了?”许诗霜问。

陆星剑迟疑地“嗯”了声。

许诗霜很是冷淡:“这是你说的,反正我已经配合你来过了,别回头又说是我巴着你不放。”

想着回也回不去,今天又被拉着溜了一遍,她气冲冲地走了。

小说《陆星剑许诗霜的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3日 pm12:09
下一篇 2024年6月3日 pm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