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小说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那个软件可看宁禾贺绍川_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那个软件可看宁禾贺绍川免费小说完结

长篇小说推荐《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那个软件可看》,男女主角宁禾贺绍川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茵栀”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穿书了,穿成了年代文里同名同姓的炮灰原配。 炮灰就是炮灰,一出场就搅和男女主的婚事。 开局就是婚后三年,炮灰原配为了嫁给凤凰妈宝男,吵闹着要跟男主离婚,抛夫弃子,离家出走。 她一个劲吐槽原身,炮灰女配真是不懂享福,从今天起,这福气她替原身享了! 摆脱短寿命运,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她可不会浪费大好时光。 她决定要努力搞事业! 承包大院食堂,开设服装厂,勇当上了女老板。 最后,她事业蒸蒸日上,订单接到手软,数钱数到抽筋。 追求她的男人,排成了长龙,就连那当上首长的前夫都来求她复合。…

点击阅读全文

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那个软件可看

小说推荐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那个软件可看》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宁禾贺绍川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茵栀”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身后响起女人雀跃的声音:“真的?贺绍川你真好!”身后的怀抱一下子空了,贺绍川有些不适应可一回头瞧见宁禾开心地跳了起来,他的唇角也扬起了一抹不易觉察的弧度来宁禾又想到什么,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问贺绍川“你那有没有认识会做车的人?”贺绍川没有首接回答宁禾,而是问她:“车子多久要?”宁禾首言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但我知道做车子很费时间,所以也没那么急,能做好就行”“三天来得及吗?”贺绍川给了宁…

在线试读

贺绍川没法解释,只是对谦霖说:“这是女孩子的房间,谦霖是不是该回避?”

谦霖想起爸爸对他的教诲,他没再吭一声,乖乖走到门口,背过了身。

贺绍川重新打开衣柜,仔细翻看衣柜,里面都是宁禾的衣裙,没有看见她的贴身衣物。

想也知道,贴身衣物是不可能挂在里面的,只能是放在抽屉里,他目光往下落,果然在衣柜的下方看见了两个抽屉。

贺绍川打开抽屉,瞧见了几件各种花色的内衣,海绵垫的罩子有小碗那么大,他随手拿过一件,握在手中那柔软的触感,让贺绍川的麦色的皮肤泛起了一抹红。

他又伸手拉开另一个抽屉,飞快从里面拿出了一条布料极少的小裤。

虽然贺绍川与宁禾结婚三年多了,但这是他头一回如此直观地接触到女人的东西。

这种感觉既陌生又怪异。

贺绍川没有犹豫,将这两件小东西藏在衣裤里面,确保谦霖不会瞧见,他拿着衣服出了宁禾的房间。

走了几步,又回头对跟在他身后的谦霖说:“你先回房间看今天刚买回来的书,一会儿我考考你。”

“可是……”谦霖在触及到贺绍川落来的眼神后,欲言又止。

他乖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拿起白天刚买回来的书,看了起来。

贺绍川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宁禾感觉木桶里的水都快要凉了,再这么坐着,她一定会生病的。

她将双手撑在木桶两侧,刚一起身,门口的布帘子被人一把掀开。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宁禾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就瞧见贺绍川走了进来,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贺绍川极快地偏过头,将手里的衣服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衣服都在这里,我出去了。”男人嗓音微沉。

说完,也不给宁禾反应的机会,转身离开了厨房。

徒留宁禾一人错愕地看着那布帘再次合上。

直到贺绍川出去后,宁禾才反应过来,刚才贺绍川那是什么眼神?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她的身材很糟糕?还是贺绍川觉得她没有什么吸引力?

她身为当事人都没有做出反应,没想到身为原身的丈夫,竟然头也不回就走了?

宁禾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全裸着身体对她来说已经不会有什么难为情了,更何况还是在自己丈夫面前。

倒是贺绍川的反应,把宁禾给整不会了。

丈夫对妻子没有了欲/望,才是最大的问题啊!

这要让她怎么搞?

宁禾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拿过衣服。

藏在衣服下的内衣裤很快暴露了出来,宁禾看着那贼厚两片的海绵垫时,眼神有些嫌弃。

大夏天的穿这个睡觉,也不难受?

还有,哪个女人睡觉穿内衣了?还是穿着那么勒又那么厚的内衣?

宁禾果断将内衣拿远了,她穿好了衣服,随手将脏衣服都放进小盆里。

掀开布帘子,她就唤着谦霖来洗澡。

很快,贺绍川带着谦霖走来了,他看都没看宁禾一眼,大步走进厨房,去给谦霖换水洗澡。

宁禾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男人面无表情从她面前经过。

她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只能硬生生止住了。

这还真不好搞啊!

宁禾捧着小盆走到手压井旁,打算洗完衣服后,再同贺绍川好好聊一聊。

她伸手还未碰到手压井,厨房的布帘子再次被掀开。

贺绍川看着弯下腰的女人,他皱了皱眉,对宁禾说:“衣服放在那,我来洗,你回屋休息吧。”

宁禾手微微顿了下,她抬头望去。

贺绍川手里拿着谦霖换下的衣服,朝她走来。

他走到宁禾面前,伸手接过宁禾手里的小盆,弯腰一手摁着手压井,将盆放下接水。

宁禾就这么看着贺绍川熟练地接完了水,又跟着他来到水池旁,将衣服一件件用肥皂抹上,就开始搓洗,不一会儿就搓出好多泡泡来。

宁禾觉得,让她洗衣服还真没有贺绍川洗的干净。

洗衣服这活,她就不跟贺绍川争了,好在刚才她已经将自己的贴身衣物都洗好了。

趁着贺绍川洗衣服的空隙,宁禾顺手将贴身内衣裤挂在晾衣架上。

她又重新站在了贺绍川身旁。

男人没有被干扰到,洗的很认真。

宁禾润了润嗓音,轻咳一声:“你搬回来吧,霖宝也大了,该自己一个人睡了。”

宁禾话音刚落,男人搓洗的动作停了,他不解地看向宁禾。

这眼神可把宁禾吓了一跳,难道是她露馅了?贺绍川怀疑了?

贺绍川的确是怀疑了,宁禾刚来大院的时候,明确表示过不会跟他睡在一起。

可经过今天早上的事情后,她主动提出要他搬回去睡。

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宁禾没等贺绍川开口问,就连忙解释:“之前之所以让你跟霖宝一起睡,只是想增进你们父子之间的感情,毕竟你这当爹的,已经缺席三年了。今天我问过霖宝了,他说你已经通过他的考核了,可以不用跟他一起睡了。”

贺绍川听完宁禾这一番话后,都还是一头雾水。

考核?他们来大院的第一天,就给他安排了考核?

贺绍川决定一会儿要好好问问谦霖。

但宁禾怎么可能让贺绍川问谦霖呢。

她一下子就看透了贺绍川的想法,连忙补充了句:“霖宝这孩子从小心思敏感多疑,你可千万跟他说,你已经知道考核的这件事,否则他一定会多想的,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了爸爸妈妈的爱,别扫他的兴。”

贺绍川沉吟了会儿,宁禾说的没错,谦霖这孩子性子敏感多疑,想法很多,像个小大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装作不知道对谁都好。

只不过,宁禾怎么会愿意让他搬回来?

她不是最厌恶自己的吗?

想到这里,贺绍川眉眼冷淡了不少。

“不用了,我在堂屋打地铺就好。”

宁禾:……

她如遭雷击,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缠绕着她的心。

这关系要怎么补救?光着身子站在他面前无动于衷,主动邀请晚上一起睡也被拒绝。

到底是她不行,还是贺绍川不行?

哪个男人会拒绝女人的主动邀请啊?

除非是不行的男人!

对,贺绍川到底是不是男人?他到底行不行???

小说《与首长复婚,我养崽随军都可行那个软件可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11日 am11:58
下一篇 2024年7月11日 am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