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生剑(李无生白清雪)热门小说_(李无生白清雪)完结版免费阅读

武侠修真小说《无生剑》,讲述主角李无生白清雪的甜蜜故事,作者“明月晓枫”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半晌“今天可真是热闹,你们犯了事,应该知道是有什么后果,胆敢冒充我们明教之人,把这两个人给我杀了”白清雪朦朦胧胧的醒来,“是什么声音,谁在说话”她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废弃的柴屋内,窗户一点点光线照进屋内,她慢慢起身,隔着窗户寻声望向窗外远远望着,屋外小树林大约三百米的位置,一个身着黑纱蒙着面露出一双明媚双眼的女子,身后站着两个黑衣杀手,确切来说这三人是杀手,刚才把人杀了的话便是从这个蒙面女……

小说:无生剑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明月晓枫

角色:李无生白清雪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无生剑》,作者是“明月晓枫”。本书精彩截取:有的疯狂像院外爬去,声音发抖的喊着,“救……救命…….”有的在跪地求饶,双腿哆嗦着,吓尿了满地,“大弟子饶命啊,饶命啊……”有的当场拿起刀具,话尽刀落,破腹自杀。“不,不,不打了,我,我们自己死!”……………弯月再次挂上夜空,夜行人们逃的逃,死的死,顾家外院内顿时死一般的寂静。李无生摘下斗笠,一袭黑…

无生剑

第6章 一见倾心 在线试读

“他……他说什么?”

白清雪瞪大了双眼,愣神的看着斧爷死在院中,她想着这个斧爷死前说的话,喃喃说道,“剑,出,无,声?是什么意思?”

白清雪身旁举刀站着的一名夜行人,此时已经吓得不敢乱动,僵持在原地,刀从手中“啪”的一声落在地上,他双目蹬圆,盯着白衣少年李无生,双腿哆嗦着,双手无措,在胸前颤抖着,嘴巴里支支吾吾的喘着微弱的气息,嗓子劈开似的喊道,

“剑……剑出无生,无……无生剑!此人是……岭川,岭川的剑……剑阁大弟子李无生!”

白清雪听完惊恐看向李无生,她看着眼前这个面庞俊朗,可表情阴怖的白衣少年问道,“李,李无生??”

此时暴雨停滞。

李无生从半空而下,右手臂指向天,只见九把金色白光如龙一般的剑影又重新汇聚成剑,那把剑影形似金光白龙般的神物,围绕着李无生四周转了一圈,白龙剑影从空中自己飞回入鲜红的剑鞘。

鲜红的剑鞘在暴雨中透着幽幽嗜人的暗光,似是吃饱了的恶龙一般沉静睡去。

李无生目光阴冷的斜望着院内那些早已吓的兵器散落满地的夜行人们,轻蔑的目光夹杂着冰冷的声音说道,“还要打么?”

那数十名夜行人,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双腿哆嗦着扑倒在地。

有的疯狂像院外爬去,声音发抖的喊着,

“救……救命…….”

有的在跪地求饶,双腿哆嗦着,吓尿了满地,

“大弟子饶命啊,饶命啊……”

有的当场拿起刀具,话尽刀落,破腹自杀。

“不,不,不打了,我,我们自己死!”

……………

弯月再次挂上夜空,夜行人们逃的逃,死的死,顾家外院内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李无生摘下斗笠,一袭黑发散落在白衫上,他转脸看向不远处的内院木塔,眼神中带着思索凝望。

白清雪在原地站着不敢动弹,心跳加速,看着离自己仅有三步距离的李无生侧脸,笔挺如峰,双眼内双狭长,搭配一对浓黑剑眉,黑色的眼珠犹如夜空明亮的星星,嘴角微抿向下,看似一副难惹的冷峻样子。

她思索着,这样漂亮的疯子,刚刚打起架,杀起人来尽然如此骇人,令人不寒而栗,像一头肆无忌惮的野兽,白清雪摇了摇头,即使再好看的脸蛋,这样的杀人也是会让人心生畏惧,如果在一起,哪天他发疯了把自己被杀了,怎么办?若是有天他成为自己的夫婿,夫婿?想到这里,白清雪脸上突然泛起两团红晕,嘴角害羞笑出一声。

“噗哈”

一个冷峻声音响起,“你在,笑什么?”

白清雪如梦初醒,“我,我没笑。”

李无生见状,看她摇头如钟否认的样子,倒是觉得可爱有余,他轻笑了起来,说道,

“你这个小兄弟倒有几分有趣,刚刚我在院外听到你与那厮的问话,听着甚是年幼蠢笨。”

白清雪支支吾吾起来道,

“我与那厮说什么了。”

她看着李无生这双桃花笑眼,越发脸红起来。

李无生向白清雪走近两步,憋笑着,

“你说人家光天化日之下,灭屠满门。”

白清雪皱着眉头,抿了抿小嘴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李无生嘴角轻蔑的笑容弧度上扬,面容此时比刚才杀人之时温和些许,他说道,

“此时已是夜半时分,何来光天化日之说,再有,你的问词是哪个戏折子里学来的词,灭屠满门?下此狠手?”

李无生还没说完,便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白清雪看他完全没有了刚才阴怖冷峻的样子,反而开始取笑起她说的话来。

她顿了顿冷静一下,开始压着嗓门,委屈着又带着些许不服气的口气说道,

“你说的对,我是爱看戏折子,可你也不能这么取笑我,我好歹也是将来名震江湖的大侠,而我现在,这不是刚踏上这江湖之路嘛,你看起来武功似乎比我厉害了许多,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你想笑就笑好了。”

李无生听到“名震江湖的大侠”这句稚气话时,更加想笑了,觉得眼前这约莫比自己小的少年,天真果敢,甚是可爱真诚,他不再笑她说的话,他咳嗽了一声缓解的口气,

“不知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白清雪此时放松下大战后刚刚紧绷的神情,小心翼翼的用细小的声音试探着真诚的口气问道,

“你,你不杀我吗?”

李无生转过身立马忍住又憋笑起来,继而又转脸镇定的回道,

“我像是那种不讲道理,乱杀之人吗?”

白清雪此时摘下头上的斗笠,

“你刚才一进院子,二话不说,唰唰两下就把那厮杀了,也不问缘由,所以……就很像戏折子里那些到处砍杀犯事的大盗。”

李无生这会冷峻的面容上出现疑惑的眼神,他看向摘下斗笠的白清雪,眼前这个身着天青月白色的青衫少年,俊俏如玉,嘴巴嫣红,水汪汪的眼神明亮真诚的看着他,气鼓鼓又惊怕的神色,带着俏丽和灵动在内,这是李无生长这么大第一次看一个人看到愣神了几秒。

他盯着她有些面红的脸颊,想起这个青衫少年刚刚说的话,十八年来,头一遭被人说他像个大盗,想想以往路遇不平之事,都被人尊称大侠,知他身份后,都吓得屁股尿流的喊出一声剑阁大弟子,此时李无生觉得以往枯燥无味的江湖生涯,在今晚遇到这个青衫少年之后,这空气中顿时多了一分美妙灵动了起来。

他看着白清雪认真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笑了。”

白清雪看着李无生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眼神游离看向了远处,他眼神中还带着些许哀愁。

李无生想起上一次笑,还是三年前和六师姐,五师兄一起在岭川山谷里打猎,猎到一只黑熊,三人扛着回剑阁时,大家一起做烤肉喝酒,好不畅快喜悦幸福的画面。

他从回忆中醒来,继续问道,“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白清雪抿着嘴,气鼓鼓的腮帮子,张开小口回道,

“既然你真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在下名叫白清,二字写作清清白白的白,清清白白的清。”

“白清?以后就唤你小白。”

白清雪听到“小白”二字,顿时觉得好像一只小狗的名子,她立马不爽的回道,

“你这是在骂谁小狗?”

李无生双手插胸前说道,

“哎?你可别乱说,我这人从不养小狗。”

“我叫白清,不叫小白”

“可我就想唤你小白,小白兄弟?看上去,我比你大,唤我一声大哥就好,不算越界,剑阁大弟子这个名号对你来说就免了罢。”

白清雪听完这一席话,顿时觉得眼前这人,刚刚还是阴怖冷峻疯子一样难以接近,此时却要自己唤他大哥?我堂堂星罗门大小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喊人一声大哥,虽然他长得好看,就不要想的太美,虽然比我武功高,可是我大小姐的威严要坚守住。

“不,我绝不答应!”

李无生看着这个生平第一次遇到拒绝做自己兄弟的青衫少年白青,顿时感到此次江南之行,定时欢快有趣,他冷漠起来说道,“随你,小白,我现在要进这个顾家木塔。”

白清雪白日里初到风溅溪时,船上看到顾家木塔,本就好奇,她灵机一动,

“进木塔,我也要去。”

李无生沉着冷静的神色,

“你的武功还有待精进,我刚才在院外有看到你的招式,还是略显生疏,不够贯通,打这些夜行人绰绰有余,可是遇到那些头目,你肯定会吃不消,不过,倒是你手中这把武器是上乘之器,可用在你手里,略显浪费,如一小儿拿了大人用的器具,况且前方木塔内,嗜血阁的人一定都还在,你若非要前去,我可管不了你,到时候你死在里面。等天亮了,我以初见相识之谊,最多给你收个尸。”

白清雪听完后顿时心中火冒起来,大声说道,

“你这个人长的冷冰冰的,没想到说话也冷冰冰的,一个拥有体温的大活人是怎么从热热的嘴巴里说出这些冷酷无情的话,我们初次见面,你这个大冰块就咒我死?还要给我收尸,我就不相信了,里面能有多危险,我来闯荡江湖,就不怕这些,否则也不会只身一人出现在这雨夜里,你越是这样说,我越是要去,今晚这个顾家木塔,本小……我白清去定了。”

差点说漏嘴,说成本小姐的白清雪,立马收住了口,脸涨的通红,像个秋日成熟的大苹果,她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令人发指,说话却又把人气的半死的剑阁大弟子李无生,真是想当场原地暴打他一顿,奈何自己武功打不过他,只能嘴上不服输的说出这些话。

李无生满脸疑惑的看着她的脸,慢慢靠近问道,

“你的脸,怎么回事?”

“我说我一定要去这木塔。”

“我没问这个,我是说,你的脸…….”

眼见李无生慢慢靠近白清雪的脸,二人之间仅有半掌距离,白清雪觉得空气已经快被李无生吸完,她快窒息了,憋着脸上的红云颜色越来越红,白清雪双手慌张的一把用力推开他,李无生往后退了几步,满脸惊讶问道,“你不会是?”

白清雪内心颤抖着,她眼神躲闪起来不敢看向李无生,她以为李无生刚才听清了她说的话,以为他听出了“本小姐”三个字。

她眼神灵动转悠,急中生智立马略带气急败坏的口气对李无生喊道,

“大冰块你长得那么漂亮,怎么会是个男人,你一定是个女人!”

李无生听到此话,顿时犹如刚才暴雨中的雷电霹中自己,他傻在原地,尴尬到空气都凝结住了。

平生第一次让他这个冷峻威严,说一不二言辞犀利的人说不出话的尽然是面前这个青衫小少年,他吞了一口气,镇静的说道,

“小白,你不会是生了热病?看你脸发红发烫,定是刚刚淋雨之故,我刚才靠近你看了又看也是正因如此,可你居然以为我是个女人?”

白清雪看着满脸无辜的李无生傻站着,不动弹,她顿时翻脸过去想笑,她想这个呆子李无生武功深不可测,可这男女方面的智商也不是那么聪明嘛。

白清雪转脸过来看着李无生,冷酷的压着嗓门说道,

“既然你不是女人,那就与我一同前往木塔,我白清,是不会靠近女人的,这是我行走江湖给自己定下的规矩,没听过红颜是祸水吗?女人只会影响我拔扇的速度。”

白清雪说完,便朝顾家木塔内院大步流星的走去。

李无生看着向前走的白清雪慢慢消失在夜色里,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被耍逗了一番,可心里又觉得,既然有一个这么有趣的青衫小少年想陪他一同前去木塔,斩杀杂碎,他也是乐意,长夜漫漫,除了打架,这闲谈也会别有一番风趣。

……………

“哎呀!”

一声哎呀从内院水榭长廊那里传来,李无生赶忙追上去。

黑夜的前方,李无生看到白清雪四肢悬于半空中,后被悬挂在长廊上面,似是中了机关。

白清雪摇摆着四肢,背后的衣服挂在一个突出来的石柱子上,她大喊着让李无生救她下来,李无生见状甚是觉得她蠢得可爱,令人发笑。

白清雪在长廊上面的墙壁上挂着,她急着说道,

“大冰块你快别笑了,快来救我下去,我在这墙壁上发现了东西。”

“什么东西”

“你把我救下去,我在说,快点呀。”白清雪带有娇气的口吻命令的口气喊道。

只见李无生一个轻功二式风雪一合上去,拽住白清雪的肩膀似拎着一只小鸡儿一般,另外一只手搂住她的腰,轻功而下。

白清雪抬眼看他棱角分明的下颚线,是那样好看,她吞了吞口水,她又向下看了看他搂着自己腰的左手,手指纤长,指关节干净,这手,这脸,白清雪已经彻底迷晕在这男人的美色中。

李无生将她平安放到地上,他认真的说道,

“发现了什么?”

白清雪从刚才发痴的神情中缓过来说道,

“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