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是由作者“梁晓南”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乡下人步子大,田间小路离水潭大概500米,几个人不到三分钟就绕过灌木丛“哗啦,哗啦”声音更清晰了!大家更激动了,听这声音,鱼还不小“荒草怎么长这么高?”“夏天雨水大,长得快”梁金宝夫妇和五六个大男人奋力扒开水潭边的荒草和灌木枝,就看到在水潭边哗啦哗啦淘洗野菜的梁晓南不是鱼?“你在这里干什么?”梁金宝皱眉,大喝一声梁晓南蹲在水潭边,继续洗野菜,漫不经……

小说: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

作者:梁晓南

角色:梁晓南周严

《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梁晓南”。《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内容概括:这个豆芽菜似的男孩,是“梁晓南”的弟弟,梁晓北。女人狰狞着脸爬起来,拿一把大扫帚朝着梁晓南拍过来:“你咋还有脸活着?”梁晓北急忙扑过来,用瘦弱的小身板护住梁晓南。“咣”,扫帚打在男孩的背上,打得小小的胸膛发出空谷的回声。他的脸近在咫尺,梁晓南清晰地看到一道十多厘米的疤痕从左眼角到右唇角,很狰狞…

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

第一章 让她嫁给家暴男 免费在线阅读

“你个破鞋,竟然还没死!”

梁晓南躺在梁家老屋的稻草堆上,昏沉了好几天,被一个满嘴污言秽语的女人薅住头发,拽清醒过来。

睁开眼,就看见长着一对三角眼的女人,牙齿咬得咯咯响,毫不掩饰对梁晓南的厌恶,嘴巴里不断地咒骂“狐狸精”、“破鞋”。

“不准打我姐。”随着一声稚嫩的小狼吼,一个男孩头一低,顶在中年女人的肚子上,把女人顶了个仰八叉。

这个豆芽菜似的男孩,是“梁晓南”的弟弟,梁晓北。

女人狰狞着脸爬起来,拿一把大扫帚朝着梁晓南拍过来:“你咋还有脸活着?”

梁晓北急忙扑过来,用瘦弱的小身板护住梁晓南。

“咣”,扫帚打在男孩的背上,打得小小的胸膛发出空谷的回声。

他的脸近在咫尺,梁晓南清晰地看到一道十多厘米的疤痕从左眼角到右唇角,很狰狞。

被打得眼睛包着泪,梁晓北还努力地笑出一对小虎牙,对她说:“姐,我不疼。”

前世里,13岁的男生,发育好的都能长到一米八以上,而梁晓北,看着也就8、9岁的个子。

他们的父亲叫梁大壮,大坑村有名的蛮牛,力大无穷。

母亲杜月红,是原先一个在本地挖大河的工友留下的姑娘,算是梁家的童养媳。在生弟弟梁晓北时,月子里受了风,病恹恹地拖了三年,撒手离去。

梁晓南14岁那年,村上的寡妇王翠英托人来说媒,她是村上的妇女干部,家里有房有粮有存款,儿子还去当兵了,这样的人能嫁给梁大壮,梁家可是烧八辈高香了。

一拍即合,王翠英带着一双儿女嫁到了梁家,梁大壮从此什么都听王翠英的。

王翠英进门后,天天扶着心口跟人说气得心肝疼,梁家俩孩子不学好,梁晓北偷鸡摸狗,梁晓南和邻村的二流子纠缠不清,和一些老光棍也勾勾搭搭,想男人想疯了。

村里都在传,梁家出了个狐狸精,不知羞耻,到处搞男人。

大坑村的姑娘15岁就有媒婆上门,梁晓南17岁无人问津,臭名远扬,顶风飘十里。

前些日子,鳏夫武兵来提亲,王翠英说:“咱梁家脊梁骨都被人戳碎了,武兵不嫌弃,给了10块钱的礼钱,叫他把晓南领走吧!”

梁奶奶坚决反对:“武兵原先女人就是被他打死的,这个亲不能结。”

王翠英拉着脸说:“就晓南这个名声,轮到我们挑三拣四?我脸挂不住了,咱们散伙各过各的吧。”

梁大壮一听王翠英要和他散伙,捞起扁担,下死手把梁晓南打昏过去,扔在院子里谁都不许管,夏天的雷雨淋了一场,高烧不退,一命呜呼。

于是,芯子换了来自地球的梁晓南,在稻草堆里挣扎了三四天才清醒过来。

醒来,就被薅着头发,问候“为什么还没死”!

梁晓南这暴脾气一下子上来了!

她不学好?她搞男人?

“梁晓南”天天在地里像头老黄牛一样耕地种田,她怎么去搞野男人?

还不是王翠英和拖油瓶子张心怡,派“梁晓南”去集镇上买东西、送东西,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路上被二流子、老光棍搭讪。

这就成了她浪?她破鞋?

深吸一口气,从稻草堆上爬起来,看着这张凶悍狡诈的丑脸,梁晓南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扫帚,用尽气力挥过去,把女人打了个大马趴。

踩着她的后背,梁晓南冷冷地说:“王翠英,从今天开始,你再敢动我和我弟一手指头,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她是来自地球21世纪的社会精英,除了长相比较路人,她文能叱咤职场,武能打趴流氓,在博奥论坛上给诸国大拿讲课的梁总,已不受鸟气好多年!

只不过积劳成疾,一朝猝死,从地球穿到这个蓝星星球,远离繁华的大都市,成为瓷国鱼县大坑村同名同姓的小农女。

穷点算了,还要像欺负前身一样欺负她?门没有,窗也没有。

虽然她现在很饿,大病初愈身体还虚弱,但奇怪的是,她好像力气变得很大,前世的业余散打的功底好像也带来了,打打这个泼妇绰绰有余。

王翠英等她松了脚,拉着假把式,前腿弓后腿蹬,冲着梁晓南拍着巴掌一步步逼近:“退!退!退!”

梁晓南“扑哧”笑起来,前世里这个“退退退”曾经火遍全网,没想到见到现场版了。

退尼玛,梁晓南直接一脚踢过去,王翠英“退”了个仰八叉。

今儿出师不利,王翠英两次被梁晓南按地上揉搓,她色厉内荏地指着梁晓南说:“你等着,等会儿就叫武兵收拾你。”

梁晓北梗着脖子说:“你怎么不叫张心怡嫁给武兵?你就想我姐被他打死!”

“你姐给心怡提鞋都不配,”王翠英气恨地说,“我马上去叫武兵,一分钟都不想再叫你们磨眼珠子了。”

她扭脸跑出去了。

梁晓北担心地说:“姐,要不,你跑吧?”

被武兵带走,就姐姐这个身板,不出一个月就得被打死。

梁晓南倒是想跑,但蓝星她不熟悉,另外她高烧好几天才刚清醒过来,怎么也要缓两天。

再说,逃避不是她的性格。

“别担心,姐有办法。”

梁晓南安慰着梁晓北,走出茅草屋,在没有院墙的小院子里站定,双手叉腰,活动活动酸软的筋骨。

这才发现,这副身材真不错,腿细且长,蚂蚁腰,双手合拢,预估最多一尺五。

虽然没有照镜子,但是单看这身材已经足够赏心悦目了,与前世里五五身材天壤之别。

就算冲着这副容貌,她也对未来充满期待。

这里的空气无比清新、干净,简直发甜,是她前世在北方工作的20年里,无法享受到的美好。

“真没死?”

岁月静好,被一声记忆里的恐怖声音打断,一个黑不溜秋的壮汉,踌躇满志地跑过来,一脸的自信和威风。

“武兵,你不许过来。”梁晓北双臂打开挡在梁晓南身前,声音发颤,冲着武兵嚷道。

这就是那个拿10块钱向她提亲,打死老婆的武兵!

“你爹妈收了我的钱,她就是我的人了,你老子都同意了,你敢拦着?”

武兵一个使劲就把梁晓北甩一边去了。

看着眉眼精致,杨柳细腰的梁晓南,武兵一边脱自己的裤子,一边蛮横地把她用力往稻草堆上推。

“两年没沾着女人,老子等不及了!你既然醒了,现在就伺候伺候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