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梁晓南周严)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最新小说

“梁晓南”的《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说亲了如何?不说亲又如何?”“如果说亲了,那我想办法找他谈判把人抢了,如果没说,我就找人去你家提亲”“……”“说实话,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了,你长得就是我心里喜欢的样子”其实周严给梁晓南的印象很不错,至少没有任何反感,他的话也很真诚,不是那些二流子调戏小姑娘梁晓南也不是傻子,她没有结过婚,但是男朋友谈过她现在清楚了,周严这么晚在县城路口遇着她,并不是巧合,分明……

小说: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

作者:梁晓南

角色:梁晓南周严

经典小说《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是网络作者“梁晓南”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梁奶奶到的时候,二愣子妈正破口大骂:“王翠英,你道貌岸然的,装得像个正经人,没想到你偷鸡摸狗,偷我家的鸡。”王翠英一边指使着梁大壮和邻居“去后面的鱼塘挑水”,一边对二愣子妈说:“你眼瞎了吧?我偷你家的鸡?”二愣子妈手里提着烧了半截的两只小鸡,恼怒地说:“这就是我家的小鸡!我养了一春才养个半大,你偷我…

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

第二十八章 母狼发怒 免费在线阅读

“杀千刀的,夜里偷吃鸡,把自己家房子都点着了,咋不烧死你?”

二愣子妈,尖嗓门在喧闹里更胜一筹。

又听着王翠英的咒骂声:“二愣子妈,你撒泼也看个时候。”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梁奶奶到底没忍住,急忙踮着小脚跑去看。

她和儿子分家,气归气,还没上升到和儿子有仇,梁大壮的屋子着火了,她还是很担忧的。

梁奶奶到的时候,二愣子妈正破口大骂:“王翠英,你道貌岸然的,装得像个正经人,没想到你偷鸡摸狗,偷我家的鸡。”

王翠英一边指使着梁大壮和邻居“去后面的鱼塘挑水”,一边对二愣子妈说:“你眼瞎了吧?我偷你家的鸡?”

二愣子妈手里提着烧了半截的两只小鸡,恼怒地说:“这就是我家的小鸡!我养了一春才养个半大,你偷我十多只,你咋这么不要脸?”

王翠英一把推开她:“你给我滚一边去,耽误我家房子救火,我把你送监狱里去。”

梁大壮已经担了两桶水回来。

梁奶奶看着那水桶里真的有梁晓南的鱼苗,那小鱼有一寸长,还不知道自己要死了,欢快地在水桶里游来游去。

她哭着拦住梁大壮,叫他把鱼苗还给梁晓南。

“你们去水井里打水啊,这是晓南养的鱼,她好不容易借点钱买几个小鱼苗,你们不能都给她毁了。”

王翠英蛮横地拉住她:“你挡着干什么?房子都着没了,你看着我们睡大街?”

“去大水井里打水啊,去大坑里也行啊,晓南和晓北累死累活弄个鱼塘,才一天,你们就给毁了?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养什么鱼,谁吃鱼!只有你老糊涂了才叫她养鱼,鱼塘里的水不用留了,你们脑子里的水就够养鱼了。”

梁大壮是大力士,梁奶奶怎么拦得住,两桶水直接就泼到大火上去了。

梁奶奶被撞翻在地,哭着阻止大家说:“你们不能打我家鱼塘的水。”

也有人说:“大壮叔,我们去水井里打吧?”

“水井里哪里来得及?”

井水要想打上来,必须用井绳坠着水桶摇好几下,装上水,还要拔着绳子,好几分钟才把一桶水拉到井口。而在鱼塘里,水桶直接舀水,方便,快。

不管她怎么阻拦,大伙又去梁晓南的鱼塘担水了,他们怕梁大壮的房子火势太大,引起全村大火!

大家拿着手电筒,也有的举着火把,慌慌张张去鱼塘挑水。

当他们走到鱼塘边时,发现一只毛茸茸的小狗正在水塘边捞鱼。

梁大壮一扁担把小狗给打开,直接拿水桶灌水,小狗被他打得翻一个跟头。

“呜~”,妈妈,有人打我,很疼!

“呜~”

一声愤怒、威严的狼嚎从高处传来,一头灰白色的大狼一跃而下,直扑梁大壮。

“妈呀,狼~”

“有狼~”

“快跑!”

所有来打水的,挑子都撂了,一个个跑的如丧家之犬。

母狼不依不饶,紧盯着梁大壮不放,锋利的爪子一扑挠向他的后背,梁大壮惨叫一声:“啊~”

村里人怕归怕,但是发现只有一头狼,齐声喊:“打死它,打死它。”

扁担棍子齐上,母狼收住脚,龇着尖利的牙,凶狠地盯着梁大壮。

“呜~”

那悠远幽咽的声音在月光下传出很远,令人胆战心惊。

梁奶奶跑不快,因为是夜里,她没看清狼专门盯着她儿子,只知道狼撵人去了。

她也很怕狼,赶紧踮着小脚往老屋走。

一边走一边担心梁大壮会不会被狼咬了,又担心他又恨他。

这么一耽搁,王翠英的一个院子大半个烧没了。

王翠英哭得惊天动地:“我的钱啊,我攒了半辈子的钱啊,都烧没了,我这后半辈子咋过啊!”

农村人钱不多,也不习惯去信用社或银行开户存款,有点钱,塞到鞋窝里,锁在柜子里,反正现金基本都是藏屋子里某个角落。

王翠英一开始光顾着把梁晓南的鱼塘给毁了,又被二愣子妈缠着骂街,等她想起来自己家的存款时,大火已经大的没法进人了。

梁晓南和梁晓北都被吵醒了,听了一会子才知道梁大壮的院子着火了。

但是她一点想去救火的心思也没有,烧呗,关她屁事!

梁奶奶回来了,两脚泥,还流泪。

梁晓南以为她是看到梁大壮的房子被烧了心疼,就听梁奶奶说:“这个孽子,心坏透了。”

纸里包不住火,这件事她决定亲自给孙子孙女说。

“晓南,晓北,王翠英偷二愣子家的鸡晚上偷着炖,把厨房点着了,她为了灭火,撺掇大家去你的鱼塘里打水灭火,她是想弄死咱仨,多亏山上下来一只大狼……”

梁奶奶说着就哭起来。

梁晓南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着个火,王翠英也能想着害她,她的鱼塘,和村头的大水井比,路程远了不少,再说村头有个大水坑啊,他们宁愿绕远,也要把她的鱼塘给毁了?

才一天啊,这就忍不住了!

“我找他算账去!”梁晓北气得眼珠子都红了,“他不配做爹!”

王翠英坏,亲爹更渣!

梁晓南拉住他:“别去了,他们房子烧了,正一肚子气没有处撒,你去了就成出气筒了,你是儿子他是爹,人前你打他不合适,再说,你现在也打不过他。”

梁晓北气得呼哧呼哧喘气。

梁晓南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机会多的是,你着急啥!”

难道她想把这个仇给咽了?

怎么可能!

第二天一早,她和梁晓北去了水塘那边,看着满地乱七八糟的脚印,还有丢下的好几个水桶、扁担,池塘周围好多干渴死的小鱼苗。

“要不是狼,我们的鱼塘就都毁了。”梁晓北愤怒地说。

“等会儿看都是谁来找水桶扁担,把名字记下来。”

她又去了山上,给两棵人参苗直接滴灵泉液,顺便找找小狼。小狼没看见,却看见村里三四个人扛着猎枪在山上转悠。

昨天母狼咬了梁大壮,村里派人出来打狼了。

梁晓南不动声色地赶紧离开人参苗,背着篓子下山,直接去了梁大壮家的玉米地。

这是他们种的一块春玉米,现在才抽穗,玉米秆子一人多高。

外边就是梁大壮的麦地,小麦成熟了,他们今天肯定会来收割小麦。

她敛声静气,坐在玉米地里等着。

不多会儿,隔着玉米秆的缝隙,看着王翠英来割麦子。

梁串子妈给她打招呼,问:“大壮呢?”

“昨夜里被狼抓了一把,早上心怡带了大夫来给他看看。”

“你家心怡有了吗?”

“女婿说趁年轻,玩几年,现在还不想要孩子。”

王翠英来到自家麦地边,放下水壶,开始割麦子,梁晓南悄悄蹲起来,像野兽一样盯紧王翠英。